言情小說

夏冰傾沒有回頭,長髮披散在肩頭,白皙的肌膚在星輝上暈開一點點的光影,像個晚上出來偷偷看月光的小美人魚。

慕月森想過去,將她抱在懷裏。

可是,他到底忍住了。

更深沉的理智控制住了他的荷爾蒙。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 得到她或許很容易,就像上次在公寓裏那樣,她在力道上,是比不過自己的。

可是那樣的得到,也意味着再次的失去,而且會失去得更徹底,更加沒有轉圜餘地。

他清楚地知道,對於她,他想得到的,不僅僅是人而已。

夏冰傾沒有回頭,只是意味不明地輕笑了一聲,“你這話就好像在對小孩子說,吃了巧克力不會蛀牙一樣。一點信服力都沒有好嗎?”

雖然很誘惑,但是,她不會再輕易動心。

慕月森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默然了幾秒,他才又低低道,“可是總有一個人,可以帶你摘星,爲什麼那個人不能再是我呢?”

他的聲音說得極低,夏冰傾恍惚了一下,似有錯覺。

因爲她不確定,他說的是摘星,還是摘心……

又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保姆的話還未全說完,只見衣裙飄飄,衆人還到是眼花,待醒過神來時,本來全場最爲耀眼的司馬家二少奶奶人影都不見了。

柯小鷗那個悔啊,三個孩子出生就是先天級別,雖然自己一直象老婆婆一樣叮囑他們和人玩鬧時不能太過用力,可到底年紀還小啊。

在家中平時稍一用力,不是捏壞這個,就是掰壞那個的,要是用在那些細小的胳膊上,哪能經得住他們那一下下。

計劃生育的年代,個頂個的都是獨生子,能來參加宴會的也都是有身份的人家,這要是出點啥差子可咋交待啊。

柯小鷗後悔自個沒有封了幾個孩子的內力。

等她趕到事發地時,那兒可是哭聲一片,一地的狼藉,自家的兩個小兔仔子一左一右的護着老2,對面的圳圳身後也站着一個額頭撞得烏青的小姑娘。

小姑娘也挺堅強的,額頭上那樣大的一個包腫起,也只是哭了幾下就止住了,兩眼紅彤彤的,硬是忍着不讓眼淚再往下淌。

“司馬景鴻,司馬景霖,你們在幹嘛?去,到牆角站着去,我沒發話不許離開…”柯小鷗氣得粉臉鐵青,聲音也提高了許多,這一嗓子可是把整個屋裏數個小朋友都嚇的一哆嗦。

柯小鷗在家護短,可是對外,卻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主,雖然她還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引起的,可是她早就看得清清楚楚,吃了虧的是大姐的兒子圳圳和另一個小姑娘。

幾個保姆看到少夫人進來了都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

司馬景霖那小祖宗剛纔就象發了狂一樣的的又踢又打,好幾個大人都被他打的不敢太過靠近了。

看到母親來了,司馬景舸才知道了害怕,自家的母親可不象別家一樣疼女兒,相反對女兒管教的最爲嚴,要是知道這禍是自個惹起的一會肯定要狠狠的吃上一頓竹筍炒肉了。

因爲三個小的還不會說話,柯小鷗揉了一下自個的臉,儘量的放鬆了表情,走到外甥圳圳跟前,看着小家夥一臉的警覺感到十分好笑,這麼小就會爲了別家小姑娘和自家人翻臉了,這大了還了得。

“圳圳,讓三姨先給你身後這個小姑娘額頭擦些藥成不,你看她額頭腫了這麼大一個包,一會她媽媽看見肯定要傷心的。”

圳圳特喜歡自家三姨,因爲三姨身上很香,而且每回見到三姨,三姨都會給他做好多好多好吃的東西,還會給他買許多別人見也沒見過的玩具,可是現在,三姨有了自個的孩子,好象對她不象以前那麼好了,小家夥心裏也有一稈自個的秤,可是他哪知道他家三姨爲了這三個小祖宗傷透了腦筋,哪還有功夫再去管別家的孩子呢。

小孩子不知道三姨的心中會是啥想法,猶豫了半天怯懦的吱唔道:“三姨,是表妹先動手的…”

看到孩子膽怯了,柯小鷗心中暗想,自個已經放鬆了表情,咋還能把孩子嚇成這樣,忙拉過圳圳摟在懷裏細聲道:“待會你再把事情經過和三姨說行嗎,你放心,三姨絕對不會偏袒任何人。”

靠在三姨懷裏,滿鼻腔裏聞到的都是三姨身上好聞的香味,就象在媽媽懷裏一樣,圳圳略微僵硬的身子也鬆馳了下來。

因爲要同時哺乳三個孩子,小鷗身上的奶根本不夠,所以從出生起,三個孩子就是空間牛奶夾雜着母乳一起餵養的,半歲時母乳就徹底的斷了,但是空間裏的奶牛是司馬明柏早早的特地讓人從荷蘭訂購來的優質奶牛,再經過優質培育後,篩選了十餘隻品種最爲好的做爲給孩子的配方奶,以及家人吃的奶製品。

即使是這樣,柯小鷗身上還有着幾乎聞不出的淡淡的奶香,這也是小孩子願意接近其的原因之一。

“圳圳…”也許是看到圳圳找到了靠山,三個可怕的欺侮她的小霸王被罰站了,小女孩膽子大了一些,怯怯叫了一聲,那嗓音就象是貓叫一樣。

圳圳卻好象聽到了軍令,一下子從小鷗的懷裏鑽了起來,牽起小姑娘的手和小鷗說道:“三姨,她叫伊人,是我媽媽好朋友梅阿姨的女兒,今年三歲,剛纔媽媽讓我帶伊人來這玩,可是景舸表妹不知爲什麼上來就推她,看,她的額頭都起這麼大一個包了。”

小家夥邊說邊比劃,小臉急欲表現剛纔的場景。

雖然是自家姑娘不對,可是看在柯小鷗眼裏,那個小姑娘的表情也太嬌弱了點,自家的外甥才這麼點,就會爲了她和自己幾個孩子幹架,這要是大了以後,還不定咋得小白花呢。

柯小鷗最看不過白蓮花模樣的女人,前世也好,今生也好,都討厭這類人,太會裝了。

可是自個身爲主人,又是自家孩子的錯,不管如何,這是大姐朋友的孩子,得先把這事給圓了才成,聽到外頭傳來好幾雙腳步聲,柯小鷗伸出了手。

柯小鷗現在那表情有點那啥,就象狼外婆要吃小紅帽前的表現,有點假模假樣的,可是手上的動作卻不慢,一下就捂上了小姑娘的額頭。

“沒事,三姨給她揉一下,馬上就不疼了。”柯小鷗邊說,體內的靈氣通過她的胳膊和手就施在了小女孩額頭的烏青大包上,只是那麼一抹一帶,鴿蛋大小的腫塊就不見了,只餘下了淺淺的一點烏青。

哄小孩子那可是柯小鷗的拿手絕活,左手一翻一個超大超紅的蘋果,右手一隻扁扁的白色小盒子,“伊人聽話哦,阿姨給你抹點藥藥,一會就一點也看不出受過傷了,阿姨在這裏替***給你道歉了,妹妹小,還不懂事,你做姐姐的大方一點行嗎,來,這個大蘋果是阿姨獎勵你的。”

這邊話音剛落,房門打開,涌進了一羣人,沒錯,就是一羣人。

打頭的可不就是三個小霸王的親奶奶,這不,趕來救架了,生怕柯小鷗虐待自個家的三個小寶貝,她可是知道,小鷗那心賊黑,下手可不留情。

這後面跟着的就是柯小燕,還有一幫子珠光寶氣的貴婦人,也包括了柯小燕的那個朋友。

柯小燕聽到兒子和幾個外甥幹架時也很生氣,自家兒子都四歲了,平時一直是爺爺奶奶帶着的,寵歸寵,可是禮數教的還很好,咋到了這就變了個人樣,和小dd***也能吵起來,心想着一會要好好教訓一下。

這不,進了屋,小燕就搶在了徐霞前面開了口,還沒等小鷗反應過來,扯過自家兒子,在屁股上狠狠的就給了兩下,圳圳讓他**這兩下也給打懵了,可是疼痛的滋味小娃娃們是最真的,估計小燕打的是真狠,圳圳的眼圈紅了,可是沒敢哭出聲來,強忍着,雙肩一抽一抽的。

“你神經啊,不分清紅皁白的就打人,看把我們圳圳給打的,來,三姨給你呼呼。”柯小鷗使勁的瞪了一眼自家大姐,又從她手下把圳圳給救了出來,帶着靈氣的手就捂上了小屁屁。

柯小鷗可沒有當着衆人的面扒下圳圳褲子看的習慣,可是神識早就看見小外甥的屁股被大姐的兩巴掌給打紅了,這可是心痛壞。

伊人看見自己的母親進來,這下子可是真的找到靠山了,小姑娘臉一擺頭一甩的眼淚就象水龍頭開閥一般嘩嘩的流了下來,“媽媽…”

這回柯小鷗可是囧壞了,人家親孃來了,自己雖然毀了罪證(消平了小姑娘額頭上的腫塊)可是那個傷處還有一些於青還沒來得及抹藥膏咧,這誰家的孩子不心疼啊。

當下她站起身,顧不上理皺巴巴的裙襬,先是象大姐小燕使了一個眼色,才緩緩走過去伊人媽媽梅女士那處。

“你是伊人媽媽吧,真是不好意思,剛纔我家姑娘和伊人不知爲啥起了衝突,我那孩子手勁比較大,這不,把伊人的頭給弄傷了,我這手頭正想要給她上些藥膏呢。”柯小鷗自知理虧,態度可是很自謙,但是心裏恨不得咬那幾個闖禍的小家夥一口。

NND,老孃我還沒這麼低聲下氣過,爲了你們幾個,老孃臉都丟盡了,一會客人走之後,再好好的收拾你們,這當然是柯小鷗在心裏想的,事後能不能找見這幾個娃還沒一定呢。

因爲她知道,一會這幾個娃肯定會被他們的奶奶啊,外婆外公啊,或是太爺爺的給藏起來。

這一幕可是司馬家自從幾個孩子開始走路後就開始闖禍後的一貫來表演的節目。

伊人**面色不好,雖然她和小燕結識的目的並不單純,可自家姑娘也是含在嘴裏怕化了,頂在頭上怕摔着的寶貝,加上孩子的外祖家在杭城也是有權有勢的人,孩子的父親也是政府一官員。

要是被普通的孩子欺侮了她們還能去找個理,可是現在?梅女士心思慢了一拍,就聽到一個稚嫩的聲音在碎叨着。

“奶奶,把那個伊人趕走,她老纏着我圳圳哥哥,哥哥都不理我…”RS 傑西卡的笑容非常燦爛,尤其是兩排牙齒,在黑色肌膚襯托下白得炫目。

“謝謝!”韓亦城禮貌地道謝。

傑西卡花癡一樣地打望了他好幾眼,面帶羞澀地笑了。

年輕英俊,氣質高貴的東方男子,深深地吸引了她仰慕的眸光。

她進了櫃檯,不時向那邊偷偷看過去。

“傑西卡,對你很有好感。”雲錦用勺子攪着咖啡,“這裏的姑娘們都很熱情……”

“所以,我更喜歡東方女孩特有的含蓄。”

韓亦城微微擡眸,剛好看到了雲錦白皙的左手腕,上面戴着一個裝飾物。

飾品樣式很簡單,就是黑色皮繩上穿着一枚銀質的圓環,那枚圓環上有櫻花紋飾,圖案非常精美。

他認得這件物品,京都風家的東西,名爲流光。

銀子打造的物件不值什麼錢,但是意義卻很非凡。

因爲這件東西相當古老,是第一任風家家主的飾物。

距今,好幾百年了。

雲錦好像是感覺到他在看手腕上的飾物,下意識地擡起右手輕輕撫摸。

東西是冷梟的,當年他少年成名,是京都風家幻盟第一高手。

當時的家主是風顥的父親,是他將這枚意義非凡的飾物作爲一種獎勵和肯定送給了冷梟。

沒想到後來發生了一系列的變故,冷梟和他的師父忽然離開京都,埋名隱姓過上了平常人的生活。

正因爲這樣,雲錦才能認識了他。

一個有故事的男人,哪怕是短短的相識,便已經讓她願意傾盡一生去愛慕了。

作爲一名優秀的律師,她從來都是一個理智的人。

初相識,冷梟從不告訴她,他真的是誰。

他在她面前就是一個高大俊美,溫和沉穩的男人。

後來她才知道他隱瞞了些什麼,而那些隱瞞,最終都是爲了保護她。

“師姐,我曾經以爲,你丟不下你的事業。沒想到……”

沒想到一個法律界的當紅人物,突然有一天便消失在公衆視線裏了。

毫無預兆地離開,乾乾淨淨、灑灑脫脫。

“只有在這裏,我才能感覺到他,他在這裏,我又怎麼敢離開?”雲錦有些悵然,撫摸着銀色圓環,她的心慢慢地在沉澱。

韓亦城端起咖啡輕輕抿了一口,苦!

他微微蹙眉,歷來他喝咖啡不放糖,喝慣了的口味,在這一刻突然不適應了。

那種苦澀的滋味順着喉嚨,一路滲透到了心底。

冷梟死了很多年了!

他看着眼前這個自己愛了整整十五年的女人,差點衝口而出。

雲錦爲了一個死去的男人,守着她的心。

他卻爲了雲錦,讓自己的心,死了!

單單,只爲她活着。

一陣風吹來,白色的窗欄上,風鈴發出了清雅悅耳的聲響。

那一聲聲,鈴鈴鈴、鈴鈴鈴……

韓亦城的心空茫一片,被這聲音揪扯着。

當他的視線觸及到雲錦向他投過來的那一眼時,竟然是慌亂地別過頭去,看向了窗外。

“這裏視線好,能看到科科瓦多山,那座舉世聞名的救世基督像就在山頂上。明天你要是有空,我可以陪你去看看。” 洪天方如此直接問這個問題,封啓澤立刻有所警覺,嚴肅的反問他,“洪董事長這個問題問得還真是奇怪,你什麼時候把我跟黑風聯盟扯上了?”

無風不起浪,這事一定有蹊蹺,他不得不小心點txt下載。

“明人不說暗話,我既然直接這樣問,就一定確定你跟黑風聯盟有關係,看來封少爺是不願意說了,是嗎?”洪天方不斷的提‘黑風聯盟’的字眼,就是想把話題圍繞在這。

他可沒指望封啓澤會直接告訴他,之所以直接問,是想等自己離開之後他們兩個會討論這個問題,屆時他就可以從監.聽器那邊聽到消息。

“洪董事長爲何如此確定我跟黑風聯盟有關係呢?”

“如果你跟黑風聯盟沒有關係,就不可能在短時間裏拿到封氏帝國百分之六十的股權,你能輕易的拿到,證明和你黑風聯盟關係匪淺。”

“就算我跟黑風聯盟有關係,那又怎麼樣,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那可不一定,要問過才知道。不過我現在已經得到答案了,你是不會告訴我的,對吧。”

“沒錯,我是不會告訴你的,所以你不用白費心思。”

“既然如此,我再想別的辦法弄清楚,不打擾你們,我先走了。”洪天方只是簡單說了幾句,說完就走,而且是帶着笑容離開。

他就不信查不到黑風聯盟的低?

謝千凝看着他走出門,然後快速的把門關上,慌急的問:“小猴,洪天方是不是知道黑風聯盟的事了,不然怎麼會來問你?”

“如果他知道就不會來問我了,別理他,這種不懷好意的人,你越是理他,就越會着了他的道,搞不好他是在虛張聲勢,嚇唬我們,讓我們亂了陣腳。”封啓澤安撫着她,不希望她想太多,免得影響情緒。

“可是我覺得他不像是來虛張聲勢的,他會不會知道了什麼呢?”

“千凝,把他送來的水果全丟了,然後找清潔工裏裏外外打掃一遍,整個房間的角落都要掃。”

“你要我把水果丟掉,我不覺得奇怪,畢竟上次洪詩娜送花來,你也是要丟掉,但房間很乾淨,沒必要打掃吧,而且是裏裏外外掃一遍,爲什麼?”謝千凝一邊疑惑的問,一遍走到桌子旁邊,看到桌子上的水果那麼新鮮,覺得丟掉有點可惜了。

但是沒辦法,洪家人送來的東西,他們堅決不會動。

“這個房間的空氣被洪天方污染了,我住着不舒服,如果掃不乾淨的話,我就換一個房間。”封啓澤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視線在房間裏打轉,像是在尋找什麼。

直覺告訴他,這個房間有問題。

以在幹到。洪天方剛纔的反應太過奇怪,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居然還能笑着離開,由此可見,他不是來問黑風聯盟的事,只是來點個題,至於點題的目的,大概就是想讓他自己說出這件事吧,只要他一說,大概洪天方就會立刻知道,所以他嚴重的懷疑這個房間有問題。

“他也沒待多久,你用不着有怎麼強烈的反應吧?”

“就算他待一秒也不行,馬上把他送來的水果丟進垃圾桶裏去,不是房間裏的垃圾桶,是外面的垃圾桶。”

“真的丟嗎?這水果看起來很新鮮,丟了有點可惜。”

“你喜歡新鮮的水果我買給你就是了,丟掉丟掉。”

“好,我現在就拿出去丟掉,可以了吧。”他的要求如此強烈,她沒辦法,只好照做,將放在桌子上的水果籃拿起來,結果沒拿好,整個籃子掉到了地上,裏面的水果全都滾了出來,滾得房間到處都是。

“糟糕,滿地都是了。”她哀嘆了一聲,想蹲下來撿水果。

封啓澤不讓,立刻喊住她,“別管了。”

謝千凝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疑問道:“你剛纔不是着急的想要我把洪天方送的水果丟掉嗎,現在滾滿了地,我不撿起來,怎麼拿去扔呢?”

“你挺着個肚子,蹲來蹲去的撿東西不累嗎?叫護士來撿就好,你把那個籃子拿來給我。”vgin。

“你要籃子幹什麼?”

“你拿來給我就對了。”

“哦。”她不知道他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只好乖乖做事,將地上的籃子撿起來,拿去給他。

小猴今天怪里怪氣的,像是中邪了一樣,怎麼回事?

封啓澤沒有多說什麼,將籃子拿過來,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確定裏面什麼東西都沒有,於是丟到一旁,溫和道:“千凝,我們出去走走,讓清潔工來清掃,每個角落都清掃乾淨,走吧。”

“小猴,醫生說你現在還不能走太多,剛纔已經走過了,現在還走嗎?”謝千凝擔心他的腿,並不知道他離開的用意。

“沒關係,我們到院子裏坐也可以,我想出去呼吸點新鮮空氣。走吧,我們一起出去,順便去叫人來清掃,不把這裏掃乾淨,我今晚睡不着。”

“好吧,我扶你。”

小猴的潔癖症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嚴重了,她怎麼不知道?

也罷,一切就依照他說的做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