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幾個人匆忙地將季夏送往醫院,掛號的掛號,排隊的排隊,一旁的林思妍看着着急,雖然是醫院的員工,但是他們和其他病人一樣,看病必須掛號排隊。只能讓秦言希亮出自己的身份,她就不信堂堂的市委書記看病還要排隊。秦言希深邃的眸子裏掠過一抹精銳的光芒,以前不管走到哪裏,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搞特殊化,可是這一次他卻破例了,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很快就有醫生親自跑過來找他。

量完了體溫,又掛了一瓶退燒藥,醫生說,她是着了涼才感冒的,再加上疲憊、勞累,而且她還有些低血糖,所以才會暈過去的,應該很快就會醒過來的。

聽到醫生這麼說,三個人懸起來的心也算是落了下來。

秦言希幾乎寸步不離地守在季夏的身邊,他從郊區回來之後,就直接去了市委大樓,緊接着又召開了一次緊急的會議,晚飯也沒來得及吃,更不用說休息了。因爲熬夜導致的眼圈發黑,就連鬍鬚也冒出了一些,黑色的胡茬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多了一份滄桑和成熟。出都這她。

風子熙扯了扯林思妍的衣袖,用眼神示意她離開病房,免得打擾了人家的二人世界。林思妍沒好氣地瞪他一眼,卻還是跟着他走出了病房。

。你幹什麼?沒看到秦書記已經累得不成樣了,今晚上我留下來陪小夏,讓秦書記回去休息。”林思妍微蹙着眉心,顯然沒有理解他的意思。

。人家兩個人雙宿雙飛,你留在這裏算什麼?”風子熙沒好氣地白她一眼,這個女人看起來挺精明的,怎麼辦起事來就這麼白癡?

。什麼雙宿雙飛?小夏的男朋友是邁克,好不好?”

林思妍反駁他,小夏怎麼可以拋棄她的偶像呢?雖然說秦書記也長得很帥,而且還是前途一片光明,但是她從心裏還是偏向於邁克,她知道,邁克是喜歡小夏的,可是作爲小夏,的確是很難選擇。如果是換成她,她也會覺得這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最好是兩個都能收了,林思妍嘿嘿一笑,陷入了自己的想象中,要是兩個都收了,豈不是太完美了嗎?她忘記了自己身邊還站着一個大活人。

。林思妍,你傻笑什麼?”風子熙皺了皺眉,不解地望着她。

微微一愣,下一秒鐘的時候才反應過來,臉頰飛快地掠過一抹緋紅,迅速地低下頭去,。要你管啊?”扔下這句話,就朝着外面走去。

。你去哪裏?”風子熙幾步追上去,看着她窘迫的模樣,他的心情突然大好。

重生八零:麻辣小媳婦 你剛纔不是說他們要雙宿雙飛,不要打攪他們兩個嗎?”林思妍緊緊地抿着脣角,一雙杏核眼瞪得大大的,就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樣。

他想笑,卻努力地強忍住,一直到忍不住破功笑了出來,一雙流光溢彩般的鳳眸神采飛揚,那樣的奪目,就像是天邊的星子一樣。

林思妍看的有些失神,卻突然聽到耳邊響起一個戲謔的聲音,。思妍小姐,你該不會是被我迷住了吧?我早就跟你說過的,我喜歡胸大腰細的女人,你頂多只能滿足其中一項。”VEx6。

。你?”臉色頓時紅得發燙,就像是火燒一樣,林思妍恨恨地瞪着眼前這個罪魁禍首,她長這麼大,還從來都沒有被一個男人這樣戲弄過,一雙秋水般的眸子立刻氤氳着朦朧的水霧,。風子熙,你真該死?就算是不喜歡我,也用不着說這麼難聽的話吧?我知道自己的胸部不夠大,我有自知之明,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理你,我發誓。”

她緊緊地咬着下脣,硬是沒有讓眼淚落下來,從來都沒有這樣傷心過,即使當初親眼看到林揚劈腿的時候,她也沒有這樣的感覺。林思妍知道,自己算是徹底地愛上這個可惡的男人了。

風子熙什麼都不怕,也不怕女人掉眼淚,他唯一怕的就是女人強忍着眼淚不掉下來,那樣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他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句玩笑的話,竟然惹得她傷心到欲哭無淚,對她,他談不上喜歡,但是卻覺得她很有趣,很適合娶回家當老婆。

。思妍,你別這樣了,我不是故意的。”風子熙雖然常年流連在花叢中,但是他從來都不哄女人,向來都是女人哄他,這還是他第一次放下身段來哄一個自己根本就不愛的女人。

林思妍聽了,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她怎麼了?一沒哭,二沒鬧,難不成他想要看她哭得梨花帶雨的麼?她可不是他的那些胸大無腦的女人。

。對,你不是故意的,你是存心的。”她冷哼一聲,轉身,朝着病房走去。

素白的牆面,素白的地磚,就連牀單被褥也都是白色的。清淺的月光從窗外傾瀉下來,落在窗臺上,投下一地的斑駁,空氣裏瀰漫着淡淡的蘇打水的味道。

季夏迷迷糊糊地醒過來,她隱約記得秦言希要來看她,然後她就昏迷了過去,再睜開眼睛的時候,那一張冷峻的容顏令她猝不及防地映進她的眼底深處,他的眼睛裏佈滿了血絲,也長出了很多的胡茬。

。你醒了?要喝水嗎?”他淡淡地笑着問她,略帶着薄繭的雙手緊緊握着她的柔荑。

季夏無聲地搖搖頭,緩緩地擡起手來,溫熱的指腹輕輕地觸摸他的滄桑的臉龐,長滿地胡茬的地方刺痛了她的指腹,不由得皺了皺眉心,。你是不是一直都沒有休息?” 116 魚和鳥的守候(3)加更

親愛的們,今天加更一章,推薦小魚的新文《此生共城池》,記得收藏留言哈!閃人。

張生晚薦。“小家夥,看着你這樣我能睡得安穩嗎?你要真是體貼我的話,等晚上睡覺的時候,你讓我跟你擠一張牀吧!”秦言希笑得像一隻狡猾的狐狸,卻說不出的溫柔美好。

“我已經沒事了,一會兒打完這一瓶退燒藥之後就可以回去了,所以,晚上你不用在這裏守着我的。”微抿着脣角,季夏一臉無奈的笑意,蒼白的臉色透着一抹淡淡的倦意。whob。

他昨晚上也沒有睡覺,如果再讓他熬一夜,還不知道會怎麼樣,他現在的職位容不得他出任何的差錯,她更不想當他的包袱。

“小家夥,醫生說了,你現在還不能出院。”他寵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樑,笑着說道。就好像是回到了五年前那一段平靜的日子,他們之間已經隔了一個五年,他不想繼續錯過。

“我就是醫生,而且我自己的身體怎麼樣,我自己知道的。”季夏斂了斂眼底的笑意,一臉認真地說道,“我承認,是我擔心你的身體,所以你爲了不讓我擔心,必須好好的休息。”

“那除非你跟我一起回去,回我們兩個人的家。”他不依不饒地跟她講條件。

季夏沉默了,腦海裏浮現出一張淺笑着的容顏,眉宇間似是隴着一抹淡淡的憂傷,他陪她度過了年少時的寂寞和孤單,如果可以選擇,她寧願受傷害的那個人是她自己。好一會兒,她都沒有作聲,她告訴自己,不能答應他的要求,五年的時間,沒有她在身邊,他一樣走過來了,不是麼?

“小家夥,你怎麼了?是不是不願意?你要是真的覺得不方便的話,我不會勉強你的。”秦言希似是看出來她的猶豫,修長的手指輕輕地劃過她的臉頰,性感的薄脣微抿着,泛起一抹極淺的笑意。

“對不起,有些事情我還沒有處理好,所以我不能答應你的要求。”

季夏低着頭,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每一次,他的目光都是那樣的深邃、灼熱,幾乎要燙傷她的皮膚。

“是因爲他?”纏繞着她的一縷長髮,一圈,又一圈,緊緊地繞着他的手指,他的笑容溫潤得如一幅古畫卷,款款而行的謙謙君子一般。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既然決定了,不如坦白,“是的,你應該沒有忘記那一年的大年初一,他衝動下就直接跑去機場買了一張機票回來看我,第二天他走的時候,是我用王子給我的壓歲錢給他買的機票,他離開的時候告訴我,他說三年之後一定會回來娶我。還記得那一次你跟我提過的江源嗎?我想你應該早就知道了,他跟江源是父子,他跟我說,曾經在飯局上他見過你,所以,他早就猜出來你不是我的什麼表哥……”

季夏說的有些凌亂,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想要表達一些什麼。

“前天晚上他特意從d市趕回來給我過生日,可是我沒有去找他,一個人,關了機,一夜失眠。思妍告訴我,不管是誰,他們都是唯一的,大少爺是唯一的,你也是唯一的。後來我跑去別墅找他,鍾點工阿姨告訴我,他一大早就離開了,但是給我留下來一份信和一份禮物。”

“他向你求婚了?”秦言希突然問道。

季夏有些詫異地望着他,竟然被他一語猜中了,不由得失笑一聲,卻又莫名的憂傷,他一定以爲她會接受他的求婚,可是她卻拒絕了,關了手機讓他找不到她。

“是不是很好奇我會猜對了?”他緩緩地勾起脣角,那樣的自信和篤定,“小家夥,其實他找過我,讓我不要再打擾你的生活,他說你想要的其實很簡單,只是一個家,一個有溫暖的家,而他可以給你這些……”

她就那樣僵僵地望着他,臉上滿滿的都是錯愕的神色,他竟然去找過秦言希,他更知道她想要些什麼。那一刻,她的心痛得幾乎無法呼吸,不着痕跡地抽回自己的手,藏在被窩裏緊緊地握成拳頭,就連指尖嵌入了掌心的肉裏,也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那個少年,從來都懂得她,知道她最想要是什麼,所以,才會在她生日的這一天向她求婚。

那時年少,她說,如果有人跟我求婚的話,那一定要一顆很大的鑽石。他笑,卻不發表自己的意見,卻不知他將她的話記在了腦海裏。

“小家夥,我也可以給你這些,只要你願意。”秦言希認真地說道,這是第一次,他給她承諾。

“我的腦子裏很亂,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好好想一想,可以嗎?”

她突然退縮了,一直都以爲,江一哲對她的感情不過是一種出於年少時的好感。

原來一切都是她的自以爲是。

那個少年,明明愛她深刻,她卻用最殘忍的方式傷害了他,就像是那一年的大年初一,季夏想象不出來,當他看到秦言希用鑰匙打開那一扇門的時候,他的心情到底是怎麼樣的。

“我願意給你的時間,但是別讓我等得太久了,好嗎?”他輕輕地撫上她的面頰,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小家夥,我已經等了你五年,一直在等你長大。”

修改超凡 “我保證,一定不會讓你等太久的。”季夏一字一句地說道,她想,她真的應該好好靜一靜。

她的大少爺,是她最不願意傷害的人,可是他離開的太早,那時候她還不懂什麼是愛情,他又回來得太晚,等她明白什麼是愛情的時候,她的心裏已經住進了另一個人,想趕都趕不走,想忘也忘不掉。

“小家夥,我相信你。不過,今天晚上你不能回去,就乖乖地在醫院裏待着吧!”

他朝着她微微笑了笑,讓她有一瞬間的失神,忽又連忙斂下了眸底的光芒,“好吧!我聽你的,但是明天一早我還要上班。”

“我已經替你請假了,好好休息兩天再去上班,萬一這手術中?出現個好歹,你哭都來不及。”男子寵溺地撫摸着她柔軟的髮絲,俯身,低頭,在她的額上落下一個吻。

站在門口的林思妍沒有推門而進,她剛纔聽到了他們的談話,一時之間,不知道是該進還是該退。

“傻孩子,你還站在這裏做什麼?真的想當燈泡嗎?”風子熙皺了皺眉,一臉無奈的樣子。

“用不着你管,你又不是我什麼人!”林思妍沒好氣地瞪他,說起話來,更是毫不留情,剛纔,她被那兩個男人的對小夏的用心感動了,卻不想被人大煞風景。

剛轉過身,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下一秒鐘,一個灼熱的脣瓣已經緊緊地裹住她的脣,驚得她將眼睛睜的大大的,怎麼也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事實,這個男人竟然強吻她。

“傻孩子,難道沒有人教你嗎?接吻是需要閉上眼睛的。”

風子熙直接敲了一下她的額上,下一刻的時候又吻上她的脣,輾轉反側,吮?吸,靈巧的舌尖趁着她換氣的時候鑽進了她的口腔裏,一路攻城略池。

林思妍覺得自己的身體都僵硬了,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主動吻她,他不是一直都說他喜歡胸大腰細的女人嗎?而她只符合其中一個條件,她深知自己不是他的菜,可是,可是,這到底算什麼!

他似是感覺到她的憤怒和不甘,緩緩地鬆開她,附在她的耳畔柔聲說道:“我改口味了,其實有時候吃多了油膩,清淡一點也是不錯的。”

“你!”緊緊地抿着被他吻得通紅的脣,林思妍只覺得自己雙頰發燙,瞪得圓圓的杏核眼委屈得想要掉淚,卻又硬生生地逼了回去,吸了吸鼻子,“風子熙,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覺得是什麼意思就是什麼意思!”風子熙酷酷地說道。

“我,我……”她的臉色漲的通紅,硬是說不出一個字,恨恨地在地上跺了一腳,推開門直接進了病房。

房間的兩個人紛紛錯愕地看着他們,季夏先反應過來,看着林思妍臉上可疑的潮紅,又看了一眼一臉若無其事的風子熙,不由得皺眉,“思妍,他欺負你了?”

“沒,沒有,我是想說,晚上我在醫院陪你吧!秦書記可以回去休息了。”

林思妍一口氣說完這句話,剛纔他吻她的時候,心跳突然加速,甚至還在最關鍵的時候漏跳了幾拍。

“那,你的臉?”季夏不解。

“有蚊子,打的。”林思妍急中生智,一定不能讓她看出端倪來。

“哦,我知道了,明天就跟院長反映一下,就說住院部走廊的蚊子很多,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季夏意味深長地笑了笑,又趁着林思妍不注意的時候,恨恨地瞪了一眼風子熙。

他卻淡然一笑,很坦然地接受了她的那一記白眼。

“林小姐,不用麻煩你了,我會照顧小夏的,不如讓瘋子送你回去休息吧!”秦言希淡淡地笑着說道,似是也聞到一股奸?情的味道。

林思妍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一眼秦言希,索性一屁股在病牀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秦書記,你覺得季夏會想要一整晚上見到你的嗎?很抱歉,剛纔你們說的話,我大部分都聽到的,不止是我,他也聽到了。” 117 魚與鳥的守候(4)

林思妍指着站在她身後的風子熙,然後不停地用眼神示意他。

風子熙勾起脣角,浮現出一抹邪魅的笑意。他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偷聽的,實在是你們的聲音飄進了我的耳朵裏。?

病房裏,突然就安靜了下來,三個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他的身上,林思妍更是沒好氣地瞪他一眼,在心裏誹 謗:虧你說的出來,丫的臉皮比城牆還要厚……

“言希,思妍說的沒錯,你還是回去休息吧?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季夏淡然一笑,脣角緩緩地向上揚起,一雙清亮的眸子暈染了一抹淡淡的悲傷。

有人說,人之所以痛苦那是因爲放不下、看不透、忘不了、有執着。季夏覺得自己把這四樣全佔齊了,原本所有的勇氣被他的那一句話擊得粉碎,她又想躲回自己的那個小世界,獨自一個人在深夜裏舔着血肉模糊的傷口。

秦言希聽到她對他的稱呼,嘴角緩緩地漾開一抹清淺的笑意,至少他不再叫他秦少或者秦書記。

“好,我尊重你的選擇,那你好好休息,明天出院的時候我來接你。?

“你工作那麼忙,還是不用了,思妍會陪着我的。? 法師的宿命 季夏無奈地笑了笑,經過今天晚上這麼一折騰,明天她肯定會成爲整個醫院從醫生護士到病人飯前茶餘的談資。

心,微微下沉,他還想說什麼,嘴角蠕動了一下,卻什麼都沒有說出口。

“傻丫頭,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帶他出去吃晚飯。?風子熙湊上來,笑眯眯地說道。

婚後被大佬慣壞了 “好,麻煩你了,風少。?季夏依舊客氣地說道。林到下沒。

“小夏,你幹嘛跟他客氣?以後想要使喚他就直接開口,用不着看他臉色。?林思妍沒好氣地瞪他一眼,竟然敢強吻她,而且還說她不會接吻,真是氣死她了。

季夏微微一愣,眸中一閃而逝的愕然,看了一眼默不作聲卻笑得狡黠的風子熙,又看了一眼氣鼓鼓的林思妍,半天,也沒有反應過來。

“你們這是怎麼了??她好奇地問道。

“沒什麼。?林思妍紅着臉,心裏說不出的喜悅還是驚慌,只覺得從來都有過這樣焦慮的感覺,他分明不喜歡她,爲什麼還要吻她?

季夏忽然明白什麼,脣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眸光正好與秦言希的眼睛相撞,下意識地避開,心底深處卻早已經激起起伏的漣漪。

這天晚上,他們離開之後,季夏就讓林思妍給她辦了出院手續,還有一些低燒,回去好好睡一覺就好了。

窗外的陽光一派明媚之色,透過玻璃窗照射進來,落了一絲斑駁的光影,有些刺眼,卻又是那樣的溫暖。路邊的幾株大樹上不時傳來幾聲蟬鳴,陽光從樹葉的縫隙間穿過,地面上無數搖曳着晶瑩的光斑,偶爾有幾個行人匆匆地趕去上班,樓下的廣場上有幾個晨練的老人,這樣的清晨,美得讓人心動。

季夏靜靜地站在窗前,睡了一夜,感覺好多了。

“小夏,最新消息,趕緊打開電腦。?林思妍敲了一下門,直接闖了進來,將她擺在書桌上的筆記本打開,眸中似是帶着一點擔憂,“小夏,你看了之後,千萬別激動,我覺得這裏面一定有陰謀的。?

季夏詫異地望着她,微抿着脣角,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看過之後就明白了,昨天晚上的娛樂訪談節目,邀請的嘉賓是邁克和舒晴。?林思妍飛快地敲擊着鍵盤,很快在屏幕上就出現了一個娛樂訪談節目。

從頭看到尾,不過是主持人調侃邁克和舒晴的這一對“姐弟戀?,只是邁克沒有多說什麼,當主持人提到他跟舒晴的合唱,舒晴的臉色卻微微泛紅,倒是被邁克一笑帶過,主持人又問到關於邁克的那個高中同學,邁克說,那是她一直放在心裏的人……一場訪談下來,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舒晴和邁克之間有某種曖昧的關係,不管是所在娛樂公司爲了造勢,還是有其他的目的,最終獲利的還是那些商人。

自始至終,季夏都是一言不發,林思妍回過頭去,有些不解地望着她,小夏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呢?難道她喜歡的那個人真的是秦書記?那邁克呢?她不是已經跟邁克在一起了嗎?

“小夏,你沒事吧??林思妍微皺着眉心。

“思妍,你覺得他們真的會在一起嗎??她忍不住問道,突然想起那一天在大少爺的別墅見到舒晴,那時候她的笑容是諷刺和冷漠的。

林思妍微微一愣,隨即否認,“當然不可能,邁克喜歡的那個人是你,怎麼可能會是她呢?她比邁克大了好幾歲呢?說不定是有人想要藉着邁克的演唱會復出。?她想了想,又說道,“前幾年舒晴還挺紅的,不管是唱歌還是演戲,但是最近這一兩年好像是銷聲匿跡了一樣,尤其是近一年來,從來沒有在任何場合見到過她。?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我相信他,但是不都說麼?對於投懷送抱的美女沒有一個男人能夠抵抗的住,再加上一些其他的手段,就算是個柳下惠,也能讓他慾望橫生。?

季夏說句話的時候,是想到舒晴對她的恨,也許她也想讓她嘗一嘗被自己所在乎的人背叛。

“小夏……?

林思妍有些驚訝地望着她,沒想到這樣的話會從她的口裏說出來,從來在她的眼裏,季夏除了那兩個孩子,似乎沒有人是她在乎的,她看起來拒人於千里之外,而她,是她大學四年唯一的一個朋友。一直到工作之後,她的姓子才開始有所改變,曾經她問過她的家裏人,可是她說,他們都死了,她在她的眼底看到一抹她還來不及隱藏的濃郁的悲哀。

“我沒事啊?如果他真的喜歡舒晴的話,下次就不能大方地朝他要簽名照了。?

她突然笑了起來,那一抹笑容就像是破冰而來,化作一抹輕柔的微風。

“小夏,其實你的心裏是有邁克的,對不對??林思妍凝視着她的眼睛,問她,生怕錯過她眼底的變化的情緒。

季夏緩緩地勾起脣角,漾出一抹清淺的笑容,就連那眸色也是那樣的清淺,他一直都將她放在心裏,這一點她從來都沒有懷疑過,若不然的話,也不回記得六年前他給她的承諾,儘管她一直都覺得自己早已經配不上她的大少爺,可是她再一次遇上他的時候,所有年少時的回憶全都浮現在她的腦海裏。

“思妍,我是在高一的時候遇上他的,在馬上就要升入高三的時候,他出國唸書,04年的大年三十,他從國外趕回來就是爲了看我過得好不好,後來他父親的公司破了產,他在國外上學只能依靠自己,原本是說好三年就會回來的,但世事難料……?

她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昨天晚上在醫院的時候,秦言希告訴她,她的大少爺說,其實她要的很簡單,只是一個家,一個溫暖的家,而他可以給她這些……

林思妍一邊聽着她說,一邊看着電腦屏幕,另一條爆炸姓的消息映入她的眼簾——

幾張不算是太清楚的圖片,卻也能一眼就看出來相片裏女生是季夏,而旁邊那個男人的臉上打了馬賽克,陷入他的身份不一般。圖片的下面寫了幾句話,邁克的女朋友趁着邁克不在C市的時候,跟別的男人約會。只是這短短的一句話,所有的輿論都將季夏看成是朝三暮四始亂終棄的女人。

“小夏,這個男人是不是秦書記??林思妍微微皺眉,除了這個男人,她再也想不到其他的人。

季夏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像是一團漿糊一樣,亂透了,這幾張相片明顯是昨天上午他們從堤壩趕回來的時候被人偷 拍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無奈的苦笑,也許大少爺早就看到這幾張相片了吧?他在別墅等了她那麼久,而她卻一直都沒有出現,之後就跑去堤壩找秦言希,第二天他們一起出現。rBJo。

季夏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思妍,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前天晚上我去哪裏了嗎??

“是啊?我一直都給你打電話,但是你的手機好像沒信號。?

前天晚上,林思妍甚至將電話打到了李一燕的家裏,可是仍然沒有她的消息,後來才想起在她失蹤之前,她提起過秦言希。

“我去了淮江下游的堤壩。?

她的話剛說完,立刻就引來林思妍詫異和驚訝的目光,“你在那裏待了一個晚上?回來之後因爲着涼就感冒發燒了??

“嗯,不過你別想歪了,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只是陪在他的身邊。?當她知道他在抗洪一線的時候,她那樣的害怕會失去他,於是她不顧一切地開車去找他。

“哎——我真是不知道該說你什麼才好,邁克肯定看到這張相片了,只要想一想,我都替他心疼。?林思妍無奈地撇撇嘴,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118 魚與鳥的守候(5)

季夏剛想要說什麼的時候,熟悉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她愣了一下,連忙抓起躺在牀上的手機,看着屏幕上顯示的那個名字,她有些心虛地不敢去接。

“是邁克?”林思妍問道。

“嗯。”季夏點頭,咬了咬下脣,她知道,自己必須去面對的,那一天晚上她沒有如約出現在別墅,想來已經讓他很失望了吧!

手指緊緊地摳着手機邊緣,不由自主地戰慄,猶豫了一會兒,終究是按下了接聽鍵,就連聲線也有些說不出的異樣,“大少爺,怎麼突然有時間給我打電話?”wjp3。

他沉默,良久,才緩緩地說道:“我想你了。”

聲音似是壓抑着什麼難以啓齒的話。

季夏微微一怔,就像是有一根細長的繡花針狠狠地扎在她的心臟上,疼痛緩慢地蔓延在她的四肢百骸。她定了定神,說:“那天,對不起,我沒有如約回別墅。”

“沒關係的,對了,生日快樂,我想親口對你說。”男子微微一笑,似是並不在意這些,只是他眼底一閃而逝的疼痛卻已經出賣了他的心思。

“謝謝。”季夏淡淡地笑了笑,她始終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畢竟她傷了他的心,這是實實在在的,“大少爺,有些話,我想應該跟你說清楚的,只是……”

聽着她欲言又止的話,他的心一直止不住的往下沉,就像是掉落了一個冰冷的寒潭,冷得他有些不知所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