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快招出來看看,熊貓被玩家馴化後會不會有什麼變化,是不是還是那麼可愛?「

張山點一下熊貓頭像,將寵物招出。

一隻可愛的熊貓出現在張山身邊,熊貓被招出來后,看了一眼張山,馬上就邁著小短腿跑過來,抱著張山的腳打轉。

「哇,太可愛了,給我抱抱。「

風鈴二話不說,直接抱起熊貓寶寶,寵物沒有設定攻擊模式的時候,是不會攻擊的。

張山查看了一下寵物屬性,表情變得有點古怪。

「怎麼了,寵物屬性怎麼樣?「看到張山的表情古怪,風雲天下奇怪的問道。

「怎麼說呢,屬性還不錯,不過馴化的寵物為什麼還有幸運值呢,而且,幸運值居然達到十了,這是個什麼設定?「

「靠,不是吧,幸運十的寶寶,難道用來尋寶的嗎?啊啊啊,我才幸運五啊,我居然不如一隻熊貓寶寶。「風雲一刀非常不爽的叫道。

眾人都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看著風鈴抱著的熊貓寶寶。

張山將寵物屬性共享出來。

食鐵獸(六管菩薩的寵物,未命名):1級,生命值1100,攻擊力110,攻擊力110,防禦110,幸運10,技能1,連擊,技能2,皮糙肉厚(被動)。

連擊:食鐵獸發動技能后可以瞬間攻擊七次,造成七次傷害,冷卻時間10分鐘。

皮糙肉厚(被動):食鐵獸天生皮糙肉厚,受到傷害減少百分之五十。

食鐵獸的初始屬性,應該是生命值1000,攻擊100,防禦100,多出來的,應該是馴化技能加成的,馴化技能一級會加強寵物百分十的屬性。

「靠,這屬性強的過分啊,一級的寵物就有1000血和100的攻防,這讓我們其它職業怎麼混啊。「風雲一刀很不平衡的說道。

「是好強,屬性強就算了,技能也很不錯,連擊配合十點幸運,有機會搶BOSS的最後一擊,就是不知道十點幸運打爆的BOSS,對掉落會有多大的影響,有點期待啊。「

「不知道屬性成長怎麼樣,升一級加多少屬性?「張山也有點期待,初始屬性這麼強,成長應該不會差才對。

「不管它,帶著升一級就知道了,刷怪刷怪。話說,還得給熊貓寶寶取個名字啊,總不能叫食鐵獸吧,太難聽了。要不就叫糰子吧,一小團肉嘟嘟的,很貼切。「風鈴比張山還要興奮。

張山沒意見,將寵物名字設成糰子后,寵物的名字就變成了,糰子(六管菩薩的寵物)。

將寵物模式設定為跟隨主人,不攻擊,眾人繼續刷狗熊升級,糰子則在張山身邊轉圈打滾。

打了三四隻怪后,糰子就升到了二級。

張山急忙看了一下寵物屬性。

「還不錯,升一級成長百分之十,現在是1200的血,攻防120。」

「人不如獸。」

哈哈

「讓糰子也來打怪,120的攻擊打怪沒任何問題,每過十分鐘就讓它放一次連擊,試一下幸運十的效果。」風鈴期待的說道。

張山將寵物模式改成跟隨主人攻擊,張山打哪只怪,寵物就打哪只。

糰子的攻擊力120,打狗熊只能打出30左右的傷害,而且攻擊速度超慢,完全是磨洋工啊。

「這攻速是老太太吧,怎麼能慢到這種程度呢,我都打了三四下,糰子才打一下。「張山被寵物的攻速噁心到了。

「很正常啊,寵物的屬性不比人物角色差,甚至還要強點,要攻速也和玩家一樣,那不等於開掛,這樣才是正常的,你的寵物還有個七連擊,已經很不錯了,其它獵人職業怕是羨慕到流口水吧。「

「得了吧,其它獵人,不要說招到糰子這麼可愛的寶寶,怕是有技能書的也沒幾個吧。「

「我們公會有多少獵人職業啊?幾個人學了馴化技能啊?」張山問道。

「我們公會獵人職業太少,就風雲火炮和大漠神槍,加上你一共三個獵人職業,之前不知道獵人有個爆頭的新手技能,要不然會多一點,獵人打BOSS應該很重要,多個獵人一起攻擊BOSS,可以不停的觸發爆頭,BOSS那些要讀條的大招技能,可能都放不出來。獵人不夠多的話,只能靠其它職業,放主動暈眩技能來打斷BOSS讀條了,手動操作比較容易出錯。」

風雲天下鬱悶的說道,之前誰知道獵人會有個爆頭技能,雖然只能暈眩0.05秒,但只要是暈就行,觸發就能打斷技能,就算BOSS的暈抗再高,只要火槍手數量多一點,也是可以不斷的觸發的,比主動暈好用得多。

「也沒什麼關係的,小團隊打BOSS,不可能多帶獵人,要有坦克、奶媽,還要輸出爆發和盜賊的控制,能上三個獵人基本就到極限了,至於以後開大團的話,反正公會建立后還要招人,到時注意招點給力的獵人職業就行了。」

風鈴安慰的說道,打BOSS畢竟是要靠各職業和玩家之間的配合,單一職業再強,最多也就欺負一下弱一點的BOSS,強力的BOSS要考慮更多的職業搭配和玩家之間配合。

當一隻狗熊血量不到兩百的時候,張山控制糰子發動連擊技能,糰子瞬間揮動爪子,連續拍出七下,狗熊倒地。一道光芒落入風雲天下的包裹之中。

「哈哈,真的出物品了,十點幸運這麼靈的嗎?」張山有點不敢相信。

「天下老大,快看看是什麼物品,要是出把極品斧頭就爽了。」風雲一刀意淫的說道。

「想太多,小怪基本就掉白裝,綠裝都要看運氣。」

風雲天下看了下物品后說道:「一刀運氣不錯,還真是你用的,不過不是裝備,是技能書,戰士用的衝鋒,守護戰士和狂戰士都能學。「

說完就把書交易給他。

「哈哈,看我衝鋒。「風雲一刀學會技能后,馬上對著一隻狗熊使用,極速沖向小怪,同時一斧頭砍在怪物身上,附加減速效果三秒。

「有了衝鋒才像一個戰士啊,要不然只能當個人形木樁。「

衝鋒是戰士的招牌技能,學了衝鋒,戰士才能快速接近目標攻擊,要不然,誰會站在那讓你砍。玩家又不是小怪,而且還有減速效果,衝上去后還能再砍一兩刀並施放後續技能,脆皮職業不小心被衝到,很容易被秒。

只有狂戰士和守護戰士能學,魔劍士沒有。估計魔劍士應該有其它位移技能吧。

「感謝糰子,六管兄弟,要不我給你發個紅包吧?「

「不用,誰能用就歸誰吧。「

「嘿嘿,怪不意思的,拍賣行剛才有這本技能書賣,十萬金幣起拍呢。「

「剛好出你用的書,算你運氣好,再說現在拍賣行那些物品裝備,哪個能賣得出去啊,誰也沒那麼多金幣的。「

「話說,你們今天打算刷到幾點啊,現在都十二點多,我想去睡覺了。「美少女風鈴說道。

「嗯,再刷一會就下線睡覺吧,今天的任務也算完成了,想升到十一級也不可能,早點睡覺,明天繼續。「風雲天下附和。

「我還想再刷一會,晚點睡覺,你們知道還有哪些怪,適合我刷嗎?一個人刷的話,不想打狗熊,太慢了。」張山問道。

「你一個刷的話,還真有,有一種十三級的魔人,不再是魔化的野怪了,是魔族的普通魔人,會主動攻擊,而且是遠程丟石頭,非常噁心,不過你有寶寶幫你頂住,應該還是能刷。只是要帶點大紅葯。要不然的話,突然刷出一隻魔人在你身邊,來不急拉寶寶頂,容易掛掉。我給你在地圖上標一下,等下你自己去吧。「風雲天下想一會跟張山說道。

「OK,等你們下線了,我一個去刷下試試。「

「記得給糰子買點寵物糧,要不然寵物開心度下降,會自動回寵物空間的。「風鈴提醒道。

了解。 謝嶼轉頭和沈思危對視一眼。

「他啊……」他一字一句咬著往外吐。

「現在怕也晚了!下跪認錯都不頂用!回去洗乾淨脖子等著吧!」

「好,我等著。」謝嶼笑眼微眯,扔下一句,轉身慢條斯理地扣上了衣袖,再出門,又是一副矜貴公子的模樣。

彷彿剛才的痞氣只是錯覺,一轉眼優雅沉穩,清貴絕倫。

沈思危默默看了他一眼,已經習慣了。

就像小時候不理解什麼是「衣冠禽獸」「斯文敗類」「道貌岸然」以及「人面獸心」的時候,突然抬眼看見了謝嶼似笑非笑的臉,一切都有了清晰的答案。

多多少少也去了解一下啊。

他清了清嗓子說道:「你沒聽過也正常,畢竟這個連央就是個遊手好閒的主,什麼事兒都不幹,靠連家養著的,你要是……喂,你在不在聽啊?」

謝嶼四下打望著周圍,期望能夠捕捉到那個女人的身影,然而溫喬早已經離開了。

沒關係,我們還有很多時間,下次見面不會隔太久的。

謝嶼微微一笑,再一眨眼,方才的溫柔已被深不見底的冷淡所替代。

「嗯,派人給他點教訓。」說完,便大步流星地上了車。

沈思危無奈地搖了搖頭:哎,這個男人永遠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啊。

「等等我啊,你去哪兒?這都七點過了,你不回謝家吃個飯?一會兒你家老爺子又要開始絮絮叨叨了。」

「先回事務所。」謝嶼乾脆地關上車門。

工作狂!你不餓,我餓了啊……沈思危摸了摸自己空癟癟的肚子,深深地嘆了口氣。

「阿啾——」

「喬喬你感冒了嗎?」溫建陽關心道。

溫喬搖了搖頭:「沒有,爸,你怎麼又到醫院來了?」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父親,溫喬的心裡很不好受。

溫建陽咳了幾聲:「今早你走之後,感覺身子有點不舒服,你齊阿姨就把我送到醫院來了。」

她是懶得照顧你吧。溫喬心裡想著,但沒有說。

「那醫生怎麼說?」

「老毛病了,今晚輸個液,明天就能出去。」溫建陽笑了笑,醫院慘白的燈光打在他臉上莫名增添了幾分凄慘。

溫喬點了點頭,她也知道他父親的病就是反覆折騰。

她站起身來搬了一個板凳到溫建陽床邊,又理了理溫建陽的被子才坐下。

「那今晚我在這兒陪著您吧。」

結果當然是被溫建陽拒絕了。

「我在醫院有人照顧,你明天還要上班,回去休息吧。」溫建陽擺了擺手。

溫喬要是聽他的真回去了,那就不是溫喬了。

「行了爸,您睡吧,您睡著我就走如何?」

溫建陽知道自己說不過她,便也只好躺了回去

「你——工作怎麼樣?」溫建陽知道她現在在醫院上班,雖然這是他一直阻止的事。

「還行,會慢慢習慣的。」溫喬捏了捏自己的小臂。

林音嗎?溫喬冷哼一聲,不過是個仗勢欺人的紙老虎罷了。

程振華。溫喬挑眉,看來以後得和這個硬骨頭杠上一段時間了。

想到今天用小車運的那堆成山的文件,溫喬又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說起來,當時自己在拐角碰到的那個男人,不是醫生,難道是病人家屬嗎?他身上的清竹香味無不在昭示著其身份的不一般,而且總感覺有些熟悉。

深夜十一點,謝嶼回家便看到謝毅鏘坐在沙發上看著表,聽到開門聲,才抬起頭來,濃濃的不悅透過眼鏡傳遞過來。

「爸,還沒睡?」

「你最近回來的越來越晚了,」謝毅鏘緩慢地站起身,扶了扶金框眼鏡,「你那個破事務所有那麼多工作?」

謝嶼敷衍地「嗯」了一聲,徑直走回了房間。

「臭小子!你可是謝家的繼承人,別一天到晚在你那個破事務所鬼混!」謝毅鏘沖著樓上喊道,也氣呼呼地回了房間。

「大少爺還沒睡呢?在和哪個美女共度良宵?哥哥給你講,熬夜傷身,更別說你這當心縱慾過……」謝嶼接起電話便聽到沈思危那欠揍的聲音。

謝嶼用毛巾擦了擦濕漉漉的頭髮,平淡地說:「沒事我掛了。」

「別別別——」電話那頭沈思危立馬提高了音調,挽留著,「我有正事兒,咳咳。」

「今兒兄弟我派人把那相親的男人打了一頓,你猜連央怎麼說?」沈思危還想賣個關子,可回應他的只有吹風機呼啦呼啦的聲音。

「咳咳,他說『活該被打』,哈哈,我覺得這是他這輩子說的最對的一句話,我猜他可能也被那男人弄煩了,你覺得呢?」

謝嶼忍住自己想要抽人的衝動,冷冷地回道:「就這事?」

「不不不——」沈思危連忙否定,心裡懷疑今天誰又把謝嶼惹著了,「我幫你查了一下你關注的那個美女,資料發你郵箱了。」

呼啦啦的聲音停了,取而代之的是敲擊鍵盤的聲音。

「謝了,沈思危,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的智商居然是正數。」謝嶼看到資料上那張溫喬的照片,語調也稍微柔軟了一些。

「嘿嘿,不用迷戀哥,哥只是個……」

「嘟嘟嘟嘟……」

不是吧?掛我電話?沈思危把手機往床上一扔,反作用下手機直接彈了起來,摔在地上。

「咔嚓」,是心碎的聲音。

「謝嶼!你賠我手機——」沈思危氣急敗壞的聲音在這個寧靜的夜晚響徹了沈家大宅。

被「深情」呼喚的謝嶼正凝神閱讀著溫喬的基本資料,突然,視線停在了「過失殺人」幾個字上。

過失……殺人嗎?滑鼠游標在這幾個字上來回滑動著。

十一點整,溫喬準時趕到了約定好的餐廳。

放眼望去,大廳里只零零散散地坐了幾桌,但不是成雙結對的情侶,就是交談著的西裝革履的生意人。

「您好,是溫喬小姐吧?這邊請。」服務生將溫喬帶到了包廂,已經有一個男人坐在裡面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