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刀出,群魔現,宛若千軍萬馬,嘯殺震天。

遠看,黑壓壓一片,簡直讓看者驚悚萬狀。

轟……!

兩位島主全力一擊碰撞,只見天龍之上驚現漩渦,引起空間動蕩。

漩渦散發出,恐怖的吸食之力,將海水瘋狂吞噬。

「不好!」

「兩位島主破壞了空間屏障,引起空間吞噬!」

神魔島眾多強者神色大變,看到上空恐怖的吞噬漩渦,各自居然四處逃竄,生怕被吞入空間未知黑暗。

而白萬里與風千古還在瘋狂打鬥中,二人這次不一決高下,誰都不會罷手。

「白萬里,你認輸吧!」

「你的浩然罡氣明顯已經弱了不少!」

風千古咬牙切齒,看白萬里不曾言語,他反而故意在語言上挑釁,試圖分散白萬里的注意力,為自己尋找致勝的機會。

「風千古?」

「休要在那裡使詐!」

「我看你還能堅持多久!」

白萬裡面露冷笑,他已經感受到風千古體力不支,他當然不會錯過這次戰勝風千古的機會。

砰砰……!

二人打鬥仍在繼續,而上空黑洞卻越來越大,散發的吞噬力量驟然加快。

只見整個東海的水位,在迅速下降,若讓空間黑洞繼續吞噬,整個東海就會幹枯。

白萬里、風千古似乎這意識到這一點,可二人誰也不想錯過這次一決高下的機會。

嘭隆!

可就在此時,突然頭頂上空黑洞,傳來一聲巨響。

只看黑洞中伸出一隻黑色巨手,直奔白萬里與風千古而抓來。

「不好!」

白萬里、風千古看到黑手從黑洞中伸出,各自神色大變。

噗噗!

不等二人躲避,就被這隻黑手拍的吐血橫飛出去。

白萬里、風千古二人面色頓時蒼白,憑藉二人實力,在黑手面前簡直就如螻蟻,不堪一擊。

「是魔族的魔尊!」

白萬里瞳孔睜大,感受到那隻黑手散發的氣息,他立馬就猜到對方身份。

「他怎麼跑到這裡來?」

風千古神情緊繃,魔族的魔尊,那可是擁有仙境修為的無上強者,就算一隻手也不是他們兩個能夠抵擋的。

「一定是你我交手,破開可空間屏障,引起魔尊察覺,所以跑過來試圖從這裡踏入人間。」

白萬里眉頭緊皺。

此時大敵當前,理應一致對外。

魔族的魔尊強者若要強行進入,那他們可就真的成了十惡不赦的罪人了。

「絕對不能讓他進來!」

「所有島上眾人聽令,立刻出手修復空間屏障,我與白島主抵抗魔頭降臨。」

風千古臉色陰冷,厲聲向四周但上眾人下令。

隨後,風千古與白萬里聯手,對魔尊巨手進行攻擊,希望將巨手逼回。

「喝……!」

神魔島眾人齊心協力,將力量凝聚一股,控制空間規則力量,強行將黑洞恢復。

另一邊,白萬里與風千古二人,對魔尊巨手刀劍相加。

可由於魔尊巨手刀槍不入,而且抬手瞬間,變可以震碎虛空,力量之上,簡直就是難以言表。

噗噗!

眨眼間,白萬里、風千古二人已經被震的吐血數次。

這次闖了大禍,此時正在拼了命的補救,早就忘了勝負之分。

「不行!」

「你我修為太弱,不如我們先將力量收回,當把魔尊逼退後,再將力量送回去,你看如何?」

風千古一臉愁容,由於他與白萬里修為太弱,難以發揮真正力量,所以他主動提議將散發出力量暫時收回。

白萬里看了風千古一眼,眼下他們的確別無他法,只能點頭試一試。

隨著二人意見達成,只見二人張開雙臂,四面八方飛來千絲萬縷的黑白之氣,迅速湧入二人的體內。

眨眼間,二人修為竟然直接達到了問鼎九重天。

隨著力量回歸,二人對視一眼,同時出手擊向魔尊巨手。

轟!

二人聯手一擊,只見巨手皮開肉綻,被擊退過半。

見到有效,白萬里與風千古乘勝追擊,全力攻擊魔尊巨手,直到將魔尊巨手逼退黑洞之中,空間黑洞快速癒合。

然。

就在黑洞即將合併之際,只見上空出現兩隻巨手,竟然試圖在撕開空間屏障,強行要降臨東海。

白萬里、風千古二人大驚失色,二人急忙飛身而上,各自施展渾身解數,對魔尊兩隻手猛攻猛打。

「混賬……!」

「本尊定會讓你們屍骨無存!」

受到傷害的神秘魔族強者,居然放聲大吼,震動東海上空轟隆作響。

。 於是孫蘭花拿著籮筐去地里了,胡天開著貨車到了瓜田附近,然後跟孫蘭花一起把西瓜運回家了。

胡天拿電子秤稱了一下,孫蘭花的西瓜一共有三百二十九斤,於是胡天給了她一百六十五塊錢。

「小天,你多給了一塊錢。」孫蘭花笑著說道。

「嬸子,一塊錢就別計較了,你可以拿著錢去村裡走一趟,就說把西瓜賣給我了。」胡天說道。

「好。」孫蘭花點了點頭,然後拿著錢走了。

孫蘭花拿著錢在村裡轉悠了一圈,大家都知道胡天收西瓜的事情是真的了。

這下,大家心裡有些按捺不住了。

因為他們一年到頭來的收入也就幾千塊錢,也不知道這個胡天是腦袋進水了還是被門夾了,竟然出五毛錢一斤來收購西瓜。

他們每個人家裡都有西瓜,少的都有大幾百斤,種的多的上千斤,幾千金都都有。

其中有個叫二禿子的傢伙,他家裡的西瓜有個兩三千斤,因為他家裡餵了兩頭豬還有一頭牛,西瓜吃不完就給豬和牛吃了。

他心想,自己要是把西瓜全部賣給胡天,那自己不就有一千多塊錢的進賬了嗎?

反正西瓜在胡家村是不值錢的東西,於是他趕緊拿籮筐去地里摘了一擔西瓜,挑著去胡天家了。

沒過多久,他拿著空籮筐回家了,手裡拿著幾十塊錢。

「是真的,胡天真的收西瓜,他沒有騙人。」二禿子拿著錢,激動的喊道。

他喊完后,意識到自己好像說漏嘴了,因為他把這個消息說出來,大家就全去他家賣西瓜了,萬一胡天收夠了,不收了怎麼辦?

於是二禿子趕緊又去地里摘西瓜去了,他要抓緊把西瓜賣掉。

大家聽到二禿子這麼說,很多人都顧不上吃早飯了,拿著籮筐去地里摘西瓜去了。

沒多久,胡天家門口就聚集了幾十個來賣西瓜的村民們。

大家腳底下都是籮筐,籮筐里都是西瓜,這些西瓜估計有上千斤了。

「胡天侄子,你收西瓜是不是真的啊?」

「是啊,你可不要騙我們啊。」

「對,就算你騙他們,也不要騙我,先把我的西瓜買了吧。」

「別聽他瞎說,先買我的吧。」

「買我的吧……」

胡天見現場亂鬨哄的,於是拿著一個喇叭喊道:「不要著急,看到那輛貨車沒有,大家的西瓜我都會收的,而且是有多少我要多少,大家先排隊,一個一個來。」

大家一看胡天家門口的貨車,心裡也有底了。

看來胡天是真的收西瓜了,不然他家門口也不會有貨車。

大家心裡雖然疑惑胡天一個小村醫怎麼幹上了做西瓜生意的買賣,但是他們也沒有想這麼多了。

他們現在腦袋裡想的事,就是快點把自己家裡的西瓜賣掉。

畢竟這些西瓜賣掉,就變成真金白銀了啊!

胡天讓大家排隊,然後上稱,不一會兒就把西瓜都收了。

而村民們的熱情徹底被調動了,他們見只要挑一擔西瓜過來就能換好幾十塊錢,不禁全家出動,都下地摘瓜去了。

胡天怕他們把還沒有熟的西瓜摘過來,於是胡天對他們囑咐道:「你們不要把沒熟的西瓜摘過來了啊,沒熟的西瓜我是不要的。」

「那你以後還收西瓜嗎?」其中一位老奶奶問道。

「當然收,沒熟的西瓜等熟了后再賣給我的。」胡天笑著說道:「你們不要懷疑我了,我是真的會繼續收的。」

胡天說著,又拿了兩萬塊錢碼在桌子上。

這兩萬塊錢像是磚頭一樣,在陽光下散發著金色的光芒。

大家一看胡天能拿出這麼多錢,他們也不懷疑了。

胡天繼續說道:「雖然我今天收你們的西瓜是五毛錢一斤,但是等我賣掉后,還會把差價補貼給大家的。」

「胡天,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二禿子又挑過來了一擔西瓜,他停下問道。

「意思就是,我五毛錢一斤收了你們的西瓜,我賣的時候如果做兩塊一斤賣掉了,那我還會把一塊五補給你們的。」胡天拿著本子上的登記信息說道。

「不會吧,你這麼做什麼都沒賺到啊,你圖什麼呀?」二禿子說道。

「我什麼都不圖,主要是為了給大家做收入,不然我是不會做這個事的。」胡天笑著說道。

「我不信,你有這麼好嗎?」三個叼說道。

三個叼是胡家村的石匠,因為他的鼻子一次可以叼起三個小石頭,所以大家都叫他三個叼了。

胡天笑著說道:「叼叔,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已經花錢收你們的西瓜了。」

「也是啊。」三個叼點了點頭。

大家雖然懷疑胡天說補差價的真實性,但是他們也沒有把這個放在心上了,因為胡天已經花五毛錢一斤收了他們的西瓜,他們已經賺了不少收入了。

「胡天,你等著啊,我繼續去挑西瓜過來。」村民說道。

「可以,大家迅速一點啊,我只收到十點,因為我等下要去市裡送貨。」胡天笑著說道:「明天我會繼續收的,但是每天上午十點后截止。」

其實胡天這麼做也是有考慮的,他想中午前把西瓜送到王梅那裡,這樣就保證西瓜的新鮮程度了。

而且十點后,艷陽高照,村民們這麼努力的去地里摘西瓜,有可能會中暑的。

「我只收當天摘的西瓜,所以你們每天早一點起床去地里摘西瓜吧,白天太陽曬就不要去了。」胡天補充道。

「行,沒有問題。」大家都表示贊同。

他們今天都賺到了不少錢,心裡十分開心,尤其是還有一個人賺了上千塊錢,嘴角都笑的咧開了。

到上午九點的時候,很多人都回家歇息數錢去了,只有偶爾有人擔西瓜過來賣。

這個時候,胡天已經收了五六千斤西瓜了,院子已經堆滿了西瓜。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