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個勁敵,是你的勁敵,還是安達爾的勁敵?」

「……安達爾的。」

迪恩頓時露出瞭然之色。

安達爾的勁敵,基本上等同於卡娜的勁敵,那他對阿爾法在學院中的實力排名,心裏就大概有數了。

7017k「是跟我沒關係啊,我就路過,說句公道話不行啊。」鄺石摸了摸鼻子,一臉無辜道。

「公道話,你這是斷我財路。我們老陳家跟你家八竿子打不著,要你多管閑事。」老丈操起地上的一根棍子朝著鄺石揮舞著。

「陳大爺你這是做什麼,怎麼還動手了呢。」鄺石閃的快,不然就被陳大爺給打到了。

「鄺家小子算你跑的快,以後敢來我家,見一次打一次。」陳大爺倒底上了年紀,追了幾步之後就氣喘吁吁的,累的慌,只能大喘著氣大……

《田園悍妃之攝政王欠收拾》第一卷第171章談成 「老婆,你別生氣啊,生氣對身體不好,傷肝還老的快。」

慕斯爵趕緊安慰道。

他不說還好,一聽到這話,宋九月更是火冒三丈。

他還好意思說老,要不是為慕斯爵操心,她能長皺紋嗎?

「慕斯爵,你可真是好樣的,居然連我都騙。我們兩個,還真的是一點信任都沒有。」

宋九月激動的一把推開了慕斯爵。

「怎麼會呢,老婆,天地良心,我可是比相信你,還相信我自己。」

一看宋九月真的發火,慕斯爵趕緊霸道地抓住了她的雙手,死死的拽在手裏。

「你給我鬆開。」

「不,我不要。」

慕斯爵連忙搖頭,這老婆的暴脾氣,他還是清楚的,要是真鬆開,晚上他就要獨枕空房了。

「慕斯爵!」

宋九月一邊說,一邊直接抬腳,朝慕斯爵的致命部位踢了過去。

慕斯爵嚇得一個側身,連忙鬆手,避開了宋九月的襲擊。

只覺得一陣涼風從襠下劃過。

就,後背一陣冷汗。

「老婆,你來真的?你知道要是我反應慢了點,以後,你就沒有幸福生活了。」

慕斯爵幽幽怨怨地看着宋九月說道。

「怎麼會呢,我還可以喪偶啊。」

宋九月朝慕斯爵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宋九月說着,光着腳丫從床上跳下,轉身就要離開。

她現在真的很生氣,完全不能冷靜。

她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有人騙她,結果現在騙她最厲害的,居然就是她拚命想要救治的老公。

天知道,她這次來北國,是懷着怎麼樣的心情,甚至還做好了,和慕斯爵同生共死的想法。

葉老頭他們,也為了慕斯爵,甘願冒險。

拋開江淮宇的身份不說,葉老頭他們這次過來,誰不是提着腦袋來的?

而慕斯爵居然把所有人都當猴子耍,這讓宋九月怎麼不氣氛呢?

她現在心情複雜的厲害。

一來慕斯爵恢復記憶,宋九月當然高興。

可是仔細一想,細思極恐。

這麼程度深到,對她這個枕邊人都這麼提防的男人,她還能夠共度餘生嗎?

「宋九月,你給我站住!」

低沉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從宋九月背後冒出,狗男人這一不假裝,深夜也都恢復了正常。

「慕斯爵,你算哪根蔥,你讓我站住,我就得站住?你以為你是太陽啊,所有人都要圍着你轉?」

宋九月頭也不回的說道。

在她指尖剛接觸到門把的時候,慕斯爵的雙手,從背後抱住了。

宋九月生氣地抬腳,狠狠地踩在了慕斯爵的腳上。

可惜她沒有穿鞋,影響發揮,不然要是換雙高跟鞋,一定可以好好收拾一下狗男人。

「老婆,我知道你在生氣,但是你都沒穿鞋,有什麼話,你把鞋穿好再說。」

慕斯爵說完這話,也不等宋九月回答,直接一俯身,就把人重新抱回到了床上。

隨即,一臉淡定地把宋九月的雙腳摟進自己懷裏,用衣服給她擦剛剛弄髒的腳底板。

宋九月小臉一紅,想要縮回來,卻被慕斯爵給攔了下來。

「你做什麼,別以為弄這些肉麻兮兮的事情,我就會算了。慕斯爵,你這次真的很過分,我不會原諒你的。」

宋九月依舊綳著一張臉,看樣子確實氣得不輕。

不過將心比心,要是他和宋九月的立場換過來,慕斯爵肯定心裏也很難受的。

這些天,宋九月為他做的每一件事,慕斯爵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

他不止一次想,能有這麼好的老婆,是不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

只是有的事情,既然開始,就不能半途而廢。

不然就白瞎了,宋九月這段時間的付出。

「好,我確實沒有資格,要求你原諒我,但是有的事情,並不是你想得那樣,我必須要說清楚。」

慕斯爵看着宋九月,認真說道。

這夫妻之間,有問題,必須地及時解釋。

不然只會讓矛盾越來越深,明明一句話,就可以解釋清楚的事情,慕斯爵可絕對不會像那些狗血電視劇的男主,非要把委屈憋在肚子裏,等女主自己猜。

宋九月又沒有透視眼,她誤會自己,他就好好解釋唄,不然嘴巴長來,是擺設嗎?

宋九月沒有說話,抿了抿嘴。

她倒是要看看,狗男人還要怎麼狡辯。

「一開始,我確實中了毒,當時失憶,是真的。」

慕斯爵那天中了葉奕深的圈套,被葉老頭診斷出來,中了忘憂草的毒,並不是假裝的。

「什麼,你真的中了毒?那你哪裏來的解藥?慕斯爵,你當我傻?」

宋九月眼色一暗。

本來還以為狗男人的狗嘴裏,要吐出什麼象牙來,結果她還是高估了慕斯爵。

「老婆,你別着急。我其實現在,也不知道,我到底解毒還是沒有解毒。」

慕斯爵說這話的時候,眼神無比誠懇,以至於宋九月一時半會兒,真的看不出來慕斯爵到底有沒有說謊,這狗男人,不去當演員,真是埋沒他的才華了。

「呵呵,是嗎,慕斯爵,你以為我是傻白甜,那麼好騙?我可是醫生,你跟我說這話的時候,不覺得好笑嗎?」

如果換做別人呢,可能相信,世界上有奇迹,被慕斯爵如火純青的演技給騙了過去。

但是宋九月可是醫生啊,中毒,是不會無緣無故,毒素就自然消失的,這,都不敢這麼寫啊。

「我小時候,被人下過毒,有一次差點死掉,後來被我爸爸的一個朋友救了。」

慕斯爵忽然提到他父親,讓宋九月有些意外。

她的公公婆婆,也就是慕斯爵的父母,在慕斯爵很小的時候,就意外去世了。

這件事當時在帝都十分轟動,被傳各種版本都有,宋九月小時候,也聽過不少,不過那個時候,她和慕斯爵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也沒有往心裏去。

後來跟慕斯爵在一起以後,他不提父母的事情,宋九月也從來不問。

倒不是不關心他,只是有的傷口,並不是必須要隨時撕開給別人看。

不問,也是一種溫柔。

很多人總是喜歡自以為是的想要去關心別人,卻從來不問問,當事人,是否想要把傷口再度剖開。上乘符籙三張:隨機三張符籙無論好壞。

神奇面膜:一種可以改換面貌的神奇面膜,每一次冷卻時間為七天,每次使用之後可以放在冰箱保存,可以重複使用三次。

悲情魔譜:一種神奇的琴譜,需要結合落陰琴使用,據說這琴音能彈奏出世間上最悲情的音樂,能讓聽到詞曲的人想起往事最悲傷的一幕從而失去戰鬥力。

看完介紹說明,我陷入沉思,經過前幾次的遭遇之後,我發現符籙在危機時刻還是能充分發揮效用的,比如之前漣漪那一張符就以一己之……

《我的恐怖直播間》第一百一十五章神奇面膜 「這玩意是啥?」沈明突然發現自己左前方牆壁上似乎有著什麼東西在閃爍著微弱的黃光。

他們前進的方式是以接力的形式前進的,所以現在這一段彎道只有沈明一個人。

「元晶?這麼走運嗎?」沈明似乎想起了一點劇情,好像這戈壁谷的確有著土系元晶的礦藏。

「這還有!」

沈明撿了一顆又一顆,一不小心竟然撿來幾十顆。

「發財了,發財了!這玩意好像比星河之脈還貴呀!」沈明要不是忌憚自己的聲音可能會驚醒石壁之中的禁月石魔此刻恐怕已經要笑出豬叫了

……

「陸一林你這是在找死了,我勸你別這麼做!」莫凡冷冷的看著遠處一手握著元素儀的陸一林。

「這就是你和我說話的語氣,莫凡你是不是搞錯了,現在你的命可是掌握在我的手上。」陸一林大笑著說道,他現在就是掌握莫凡生死的神。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莫凡現在看他就跟看傻逼一樣。

兩人有仇嗎?什麼仇也沒有,最多是拌了兩句嘴,現在竟然要以生死為威脅,這人不是傻,又是什麼?

「我勸你最好別威脅我,別說什麼你死了,我會怎麼怎麼樣?你猜誰會知道呢?他們只知道你死在了裡面,又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我乾的。況且就算知道又怎樣?我們陸家會怕你一個憋三?」陸一林言語之中充滿了狂妄,他就是看不起莫凡。

一介平民,憑什麼待在國府隊里?這是一種變態畸形的心態,陸一林覺得配合他站在一起的,只有那些大家族裡的天才,至於其他人,哪怕就算有點天賦又怎樣?都不配!

「你在找死!」莫凡的語氣越發冰冷。

「那就找死吧!」陸一林笑容越發的扭曲,就在莫凡的眼前一點點的把元素儀拔了出來。

然而下一刻,一隻手卻重重的又將元素儀給按了下去。

「別動哈,你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可以作為呈堂供證,我可是拍著呢!」

沈明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陸一林的身後,手中拿著通訊器,正拍攝。至於剛才那一幕,當然是全被拍進去了。

「你在做什麼!」陸一林一臉的驚恐,那不知道沈明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剛才的那些全被對方聽到了嗎?

「當然是取證,現在就算我當場把你殺了,現在也沒人可以說些什麼吧?」沈明笑嘻嘻的說道,然而語氣卻冰冷到了極點。

莫凡此刻也是陰冷著臉一步步的走了過來,他萬萬沒想到,僅僅是拌了幾句嘴就會讓一個人對他起了殺心,那既然如此他又怎麼可以容忍自己身邊存在一個想要殺自己的人呢?

「別天真了,你以為這就可以定我的罪?我可是陸家的繼承人,我就不信你們真的敢殺我。」陸一林後退了幾步,強裝著鎮定,自我安慰著自己,這倆人根本就不敢拿自己怎麼樣。

沈明看著這一幕,也是著實覺得好笑,看來並不是所有的大家族子弟都是他認識的那樣。

隊伍中的其他人也來自那些世家,雖然性格之中多少有點傲嬌,也有像官魚這樣嘴欠的傢伙。不過大多數人還不至於這麼廢物!

「你想殺就殺吧,留著也是浪費空氣,我知道你絕對不會允許一個危險時刻在自己的身邊。同樣……」

沈明舔了舔嘴唇,詭異的笑了笑。

「我也不會允許,這麼一個人在我身邊!」

……

戈壁谷的另一邊,眾人焦急的在出口處等待著,可是怎麼也不見沈明三人的身影。

「他們怎麼還不出來?不會出現什麼意外了吧?」趙滿延有些擔心的說道。

「恐怕是出事兒了!」艾江圖敏感的察覺到了,其中一定有貓膩,只是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陸一林那傢伙不會做什麼蠢事吧?」蔣少絮眉頭一皺,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應該應該不至於吧!陸一林還沒傻到那種程度……應該……」官魚說著說著,心中也有些不自信,講實話他對於這個二逼一樣的傢伙,也十分的不爽。

雖然兩人都是世家出身,但是陸一林顯然是從小嬌生慣養,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也未必不可能。

「如果真的是那樣……那可真是找死啊!」艾江圖臉色陰沉,默默的握緊了拳頭。

自己剛認的妹夫,難道要出什麼意外?那讓自己妹妹怎麼辦?陸一林要是真的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那隻能說就算是陸家也絕對保不住他!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