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凌淵搖了搖手:「不用給太多,像什麼靜謐寶石、疾疫寶石、征服寶石、渴望寶石,各來一噸就行。」

『?』

崩壞的頭上緩緩打出了一個白色的問號。

塞西莉亞也有些懵。

這叫沒什麼嗎?

沉默片刻,崩壞幽幽到:『吾,沒空陪汝開玩笑。』

「我沒有在開玩笑。」凌淵拿出了薪炎大劍。

三枚核心的出現讓崩壞的瞳孔微微一縮。

這些,除了那顆理之律者核心外,其餘律者本世紀應該還未登場。

『汝,是誰?』

「休伯利安的掃板人,提瓦特的工具人,天穹軌道的穹批,隨便你用哪個稱呼都行。」凌淵隨意道。

反正他已經習慣了。

崩壞:「.…..」

在沉默之後,崩壞緩緩開口:「你,很特殊。」

這是她第一次說話,聲音很動聽。

就和身邊的塞西莉亞一模一樣。

「我無法將意志作用在你身上,有一股十分神秘的力量,阻止了我。」

「神秘,古老,且,令人顫抖。」

「是嗎?那要不要討好我這個令你顫抖的人呢?」凌淵呵呵一笑。

「我對這個世界的律者核心很感興趣,有空給我來一套嗎?不用核心,寶石就夠。」

崩壞深深的看了一眼凌淵。

纖細的手指微微轉動。

四顆散發著不同顏色光芒的寶石浮現在空中。

「現在的我,已是極限。」崩壞空靈的聲音傳來。

她現在還沒有完全掙脫封印,只能使用一小部分力量。

「謝了,終焉親。」握住面前的四顆核心,凌淵笑道。

「你,很有趣。」良久,崩壞的聲音傳來。

凌淵笑而不語。

「我也不能白拿你東西,這樣吧,送你點小東西。」

凌淵將一本筆記本從系統空間拿出,隨後再通過核心的力量造了一個桌子。

「?」

崩壞靜靜的看著在她面前忙活的凌淵,有些出神。

奇怪的人類……

但感覺,意外的奇妙。

或許是因為凱文的砸頭一擊,讓她的腦子稍微有點不清醒。

「好了。」

裝配好的凌淵拍了拍手。

在崩壞好奇的目光中,凌淵輕笑一聲:「我給你連了個網,並且內存也給你準備充足,要是閑的無聊,你可以玩玩遊戲,看看視頻啥的。」

沒錯

凌淵要用珈百璃的方法來『感化』崩壞。

崩壞愣愣的看著面前的一切。

總感覺,很不真實。

這真的是人類嗎?面對她,為什麼就好像在對普通的朋友一樣。

「人類的東西,我不需要。」

身為物理極致體現的終焉,對於這種東西,一眼看去,全是漏洞。

「真的不需要?」凌淵再次詢問。

「不需要。」崩壞再次道。

凌淵面無表情,一記手刀直接劈在了崩壞的腦袋上。

「疼……」

崩壞下意識的發出一道很萌的聲音。

就在她想要質問的時候,卻看到凌淵雙手抱臂,一臉嚴肅。

「一直睡覺和廢物有什麼區別?」

「不起來鍛煉,等著再被一劍劈進月球嗎?」

「今年不比往年,律者全是反水貨,還要加上前文明的幾個,再不鍛煉,你拿什麼去扛?臉嗎?」

崩壞:「……」

為什麼這個人類聽起來像是在為她著想?

「你信不信,前文明能用一個月光王座打掉你一部分的血,這次一千個,一萬個月光王座能直接把你榨乾。」

崩壞:「.…..」

「應,應該,沒那麼恐怖吧……」終焉弱弱的聲音傳來。

凌淵不屑一笑:「笑死了,你看理之律者是不是為人類而戰?偏偏人家還是個理科生,兩個相好也都是頂尖的物理學家。」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不怕我對付人類嗎?」崩壞問道。

「沒事,反正你也出不去。」凌淵攤手,無所謂道。

崩壞:「.…..」

為什麼她有一種想一巴掌拍死眼前這個人類的衝動?

「好了,感謝偉大的崩壞的饋贈,愛你么么噠。」

對著崩壞做了一個比心的動作。

虛數空間在凌淵身後張開。

「對了,如果想買東西看到電腦上的企鵝了嗎?發消息給我就行,我給你跨次元投喂。」

話落,對著崩壞揮了揮手,凌淵帶著塞西莉亞離開了。

「.…..」

灰白色的世界一片沉寂。

原本塞西莉亞外表的崩壞樣貌逐漸發生轉換。

同時出現了色彩和五官。

變為了和琪亞娜一抹一樣的外表。

她看著凌淵的背影,緩緩開口:「崩壞,早已不在我身上了,人類……」

她是終焉,崩壞的使徒,並不是崩壞的意志。

看著面前的電腦,思考過後,終焉選擇了坐了下來。

打開了一款個名為崩壞三的遊戲。

一開場,終焉就是一愣。

看著琪亞娜的外表,沉默了下來。

和她一模一樣的外表……

會是祂選擇的對向嗎?

……

在離開月球后

兩人就行走在了西伯利亞的平原上

「塞西莉亞,能不能把黑淵白花借我看一下?」凌淵腳步一頓,對著塞西莉亞道。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試試能力了。

「好。」

沒有猶豫,塞西莉亞就從群聊空間內將黑淵白花拿了出來。

接過黑淵白花,凌淵發動了自己的真理核心。

張開左手。

構造能量發動

緊接著,一把一模一樣的黑淵白花出現在了凌淵手中。

握住黑淵白花,凌淵呢喃道:「比起之前,構造更快更輕鬆了。」

「凌淵,這是……」塞西莉亞一愣,好奇的湊了過來。

「理之律者的能力,你應該知道吧,只要理解就能夠具現,很bug的一種能力。」

塞西莉亞茫然的點了點頭。

「這把就送給你了,留著備用也行。」

「謝謝……」

接過黑淵白花后,塞西莉亞已經決定將本來的黑淵白花雪藏,以後一直用凌淵給的黑淵白花。

「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我就先回去了。」

「不多留一會兒嗎?」

「我也想,但時間貌似不太夠。」凌淵無奈一笑。

「等等。」

「?」

凌淵有些好奇,但緊接著。

塞西莉亞直接迎了上來,一把抱住了他。

軟香入懷,讓凌淵有些愣神。

「……」

良久過後,在塞西莉亞覺得差不多,準備鬆開凌淵的時候。

一把大手按住了她的後背。

「再抱一會兒……」

塞西莉亞一怔,再次抱住了凌淵。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分開,塞西莉亞微微一笑:「記得下次來玩啊。」

「嗯,會的。」凌淵點了點頭。

隨後,從系統空間拿出一枚穿著戒指的項鏈,遞給塞西莉亞。

「這個你拿著,可以當儲物空間使用,也可以在關鍵時刻保護你。」

。 這一嗓子,實打實的將江錯錯嚇了個激靈。

他和葉淺淺相處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卻也不短了。

相處的時間裡,她一直是溫柔可親的娘親形象,什麼時候見過她如此暴躁的模樣?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