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在見識了這個世界上怪物的級別後,樊青兒和高文一樣沒有了摻和進去的想法。

白紙扇退了!

從樊青兒家門前離開,看著樊青兒走進門內。

不明白情況的白紙扇,還是不死心的加了一句

「現在那座五行山被巨猿搬開,而村內的情況又變成這樣青兒姑娘,咱們若是現在提出離開,村裡的村官應該不會再阻攔了!」

「最後說一次,這類的事情不要通知我,我退出了。」

砰。

門關上了。

外面發生的一切,高文暫時還不清楚。

他這會兒也沒精力去管那些。

地下室。

擺放祭壇的房間。

看著表皮處裂開一道傷口、跳動起來都沒之前有力的不死心,高文也是嘆了口氣。

很明顯。

靈鬼出世早了。

或者說,它本不該現在出世,是因為高文遇到了危險,它才不得不強行跑出來。

因為這個。

還在孕育中的靈鬼元氣大傷!

呃。

好像也沒傷到哪兒去

滴完血。

看著已經開始癒合的不死心,高文的眼皮忍不住跳了下。

懷疑它是在騙自己的血

他倒是忘了,這玩意的底蘊厚的可怕!

蘊含著白骨夫人的海量靈韻,還有一本他連學習都不夠資格的『六陰天魔經』打底,就算有什麼損失,也不過是孕育時間變長那麼一些。

完全在不死心的承受範圍內。

心裡這麼想著。

可是。

再想想之前靈鬼出現救下自己,還被自己嫌棄的畫面。

高文下意識的伸手碰了下上面的傷口。

心臟噗通噗通的跳著,沒有丁點變化。

就很穩。

「行吧,這次多謝你了,以後要是遇到能喂你的東西,我盡量幫你弄回來。」

也不管靈鬼能不能聽到,高文這麼說了一句就想走。

哪怕心裡知道這玩意不會害他。

可害怕就是害怕

他也沒辦法。

等高文走後。

空曠的地下室中,忽然傳出了一聲嘆息。

『六陰天魔有死無生』

高文走出地下室時。

天色已經暗淡下來了。

狼朵朵已經醒了,這會兒正守在黑耳朵身邊。

見高文從地下室里走出來,小母狼眼淚汪汪的跑過來。

就一個熊抱!

高文「???」

「嗚嗚嗚,我剛剛還以為我們都要死了,那隻大猴子好凶啊」

「你鬆手鬆手」

「嗚」

小母狼這次是被嚇壞了。

講真,和那隻搬山的猴子比起來,沙漠里那些所謂的『神祗』,真的是上不了檯面。

至少在見到那些神明時,狼朵朵沒有被直接嚇暈過去。

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把狼朵朵的手掰開。

看著又抱住自己,而且哭的越來越凶的狼朵朵,高文無可奈何的摸了摸她的腦袋。

「別害怕,不哭了啊。」

「嗚」

「真的,不用怕。」

「嗯?是那隻猴子已經死了嗎?」

「是你以後會慢慢習慣的」

狼朵朵「」

放過她吧!

就之前的一次,她都要被嚇死了,怎麼以後還會遇到?

她只是一隻普普通通的狼人,是真的會被嚇死的啊!

狼朵朵這邊死抱著高文不肯鬆手。

門外這會兒卻是響起了敲門聲。

「高家的人還活著嘛?」

有人在外面喊。

高文見狀,沖狼朵朵示意。

小母狼不捨得鬆開高文,然後屁顛兒屁顛兒得跑去開門了。

過了一會兒。

就見三個手持刀劍的漢子,跟在小母狼後面走了進來。

都是一些祭奠村的本地人。

奇怪得是。

他們對於院子里的別墅似乎並不驚訝。

且在前方有著狼朵朵引路的情況下,他們還歪歪扭扭的在花園的位置饒了好幾圈。

那兒明明是塊空地來著。

高文看的有些無語,想到這是之前提示里說明的『偽裝』在起作用。

等到三人走進來,見到高文後。

帶頭的漢子沖高文拱了拱手。

「高家兄弟,此次前來是因為村子里的事兒。」

「你說。」

「你也知道村子里現在的情況,因為剛剛的天災,村子里死了不少的人,東北邊的牆還塌了一片,這情況等天色再黑點,怕是山裡的畜生們就要跟著血腥味進來了。」

山裡的畜生。

老虎。

成群的老虎!

想到群虎入村的畫面,高文很自然的沖他們點了點頭。

「三位放寬心,如過山上的畜生真的下了山來,高某是一定會出力的。」

「那就好,那就好」

「對了,不知三位兄弟高姓大名?」

「大名不敢當,吾名眼看喜。」

「舌嘗思。」

「身本憂。」

高文「???」

你們說的這是人名?

確定不是在逗他?? 「牧,牧哥,那位大仙為何如此看重嫦娥。」

林一笑緊張的看着台上,他不知究竟,也不敢認為妹妹被那些尊貴存在看重,甚至心理陰私的想,莫不是妹妹因容貌被那位大仙覬覦。

王牧眯眼一笑,「放心吧,那位是地仙之祖,你妹妹的緣法比你要好。」

「地仙之祖?」

林一笑的腦袋出現了點空白,似乎完全無法理解地仙之祖是何等存在,更無法理解為何妹妹會被這等存在看重。

王牧看的起了興緻,他倒是不知太陰神君和鎮元子還有如此緣法,如此,嫦娥也算是與鎮元子扯上關係,莫非前世便是因這層關係,才導致天蓬元帥受了如此懲罰?

不然若調戲的只是一般天女,即使玉帝早有陰謀,天蓬又豈會因此而被打入豬胎。

對此王牧拭目以待,就看玉帝是否會冒着得罪鎮元子的風險,讓嫦娥受辱。

果然,之後的宴會十分平靜,天蓬元帥的痴迷卻不知不覺消失,即使嫦娥後來又獻了一舞,也未曾讓其露出痴迷之色。

王牧嘴角含笑,知曉玉帝或佛門已收了手段,起碼在這宴會之上,或者說鎮元子面前不打算讓嫦娥受辱,至於八戒出世一事更是擱淺了。

看來他們心中很清楚,為了西行得罪鎮元子,得不償失,尤其是此事並不急在一時。

第二曲舞罷,嫦娥也加入了敬酒行列,且第一桌便方向明確的來到最後,看似從最後敬起,卻是特意來尋林一笑,或者說王牧。

倒酒的功夫,嫦娥小臉通紅,小聲道:「小女嫦娥,見過王大哥。」

「大哥對我兄妹二人的幫助,嫦娥謹記於心,無以為報,謹以此酒謝過王大哥恩情。」

王牧微微一笑,端起仙酒一杯飲入,「無需謝我,你哥哥是以功績在為我做事,這一切都是他應得的。」

嫦娥不敢久留,只是感激的看了王牧一眼,后就要轉身離去,卻不防林一笑急急忙忙的將一個蟠桃送到她手中,一個拉扯,嫦娥差點倒地,酒壺卻已經摔落。

噹啷聲響,雖輕微卻讓眾仙的目光齊齊看來,尤其是在有那護衛神將先例在前,眾人目光更是各異。

嫦娥小臉蒼白,忙跪拜在地。

林一笑更是嚇蒙了,也連忙出席,跪拜下來,還不知分寸的張口求饒。

「諸位大仙饒命,玉帝王母饒命,一切都是小人無禮,連累的天女跌倒,若責罰請一力責罰小人,與這天女無關。」

一言落下,宴席針落可聞,王母的視線更是冰冷,林一笑的說辭放到她這裏,就是為天女求情,有觸犯仙神之戀的嫌疑。

尤其是看到此子不過區區地仙,她更是惱怒,此等蟻輩如何進了她這蟠桃宴,不過看到天女是那嫦娥,她才強自忍下,等著玉帝發落。

玉帝更是皺眉,心情不悅,今日這蟠桃宴可謂是笑料百出了,嫦娥他肯定不會處罰的,但那地仙雖不知來歷,但其自己出來頂罪,自然是要從重處置。

只是他還未出口,卻又有意外。

「沒人責怪你,也沒人讓你跪下,起來說話。」

聲音平淡,眾仙目光轉移,看到了那屈居末等席位的王牧,玉帝王母也是一愣,他們才發現王牧居然在這裏坐着。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