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但是,聖尊三重天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如此多強者聯手,竟然沒有撼動無崖佛的佛力。

而就在這時,一道更加璀璨的佛光亮起,朝著無崖佛的背後衝來。

出手的不是別人,正是楚秦。

他使出古佛滅世,極強的衝擊力之下,直接一拳破開了無崖佛背後的力量,轟向了他的身體。

不過,就在下一瞬間,無崖佛的背後,那古佛陀杖,出現在了這裡,將楚秦的轟擊截住。

同時,無崖佛,一個瞬移,竟然從楚秦和諸位強者的中間,抽身而出。

「金蟬脫殼!」燭缺驚訝之餘,立刻和眾人,收斂了神力,楚秦的神力,也在此刻戛然而止,倖免了兩者之間的碰撞。

「竟然是大千佛國失傳已久的絕技,古佛霸體!」而這時,無崖佛,驚訝地看向楚秦說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這你就不用管了,做好死的覺悟了嗎!」楚秦,冷漠一笑道。

「哼,就憑你,可笑!」無崖佛的話音一落,已經是化作一道佛光,衝出了輪迴神殿。

楚秦,毫不猶豫地緊隨其後。

而波塞西,比比東她們,也都是一個個跟著衝出了輪迴神殿。

「遭了,小九,我不能出輪迴神殿,讓楚秦別追了!」燭缺,驚訝地說道。

「叔叔,我可管不了他啊。」九陰無奈地一笑道,「不過,你放心吧,我有預感他不是楚秦的對手,畢竟,這是一個我絕對相信之人。」

「我看你是愛上他了吧。」燭缺。一笑道。

「哪有啊,叔叔,你不要亂說,不跟你說了,我去支援楚秦了!」九陰語罷,也跟著走出了輪迴神殿。

他們,迅速地來到了地面。

而此刻,楚秦以及他的三道分身,已經將無崖佛,團團圍住!

「什麼!」無崖佛,頓時露出了驚容。因為,他剛剛試過了,這三道分身,不僅強大無比,而且知道楚秦的所有絕技。

分身能夠做到這一步,是他絕對不敢相信的!

而且,楚秦的實力,超乎了他的預料,光是這三道分身,竟然都擁有著不弱於聖尊一重天的力量。

而楚秦的本體,更是達到了與燭缺一般的地步。

「無崖佛是吧?你剛剛說什麼?」楚秦微微一笑道,「吞噬了魔體,魔佛兼修,可以無敵於天下?那正好,我修魔道,再吞噬了你的佛力,我的修為,是不是又能更上一層樓呢?」

「哈哈哈,可笑!」無崖佛冷漠一笑道,「就算你是聖尊二重天,帶上三個一重天的分身,就想勝我?痴人說夢!」

楚秦嘴角微微上揚,下一刻,三件聖尊級聖器以及鴻蒙真劍,在楚秦的手中出現。

「這個,你認識了嗎?」旋即,最後一件聖器,也出現在了楚秦的手中。

在這件聖器,出現在楚秦的手中之時,無崖佛手中的古佛陀杖,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什麼?大千佛國,鎮界聖器,天獄降魔杵,怎麼會在你手中!」無崖佛,終於是露出了驚駭之色。

「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這一招,很久沒用了,不知道,效果還大不大!」

「天魔六式·煉魔之境!」

「不死天魔之體!」

剎那間,伴隨著楚秦的低吼,他的渾身,開始徹底地魔化,他的皮膚,變成了黑紅相間的恐怖之色,一雙惡魔之角在他的頭頂浮現,背後的鳳凰帝之六翼,更是化作了惡魔的翅膀,天獸帝鎧和龍皇帝冠,也是變成了暗黑色的鎧甲。

但是,楚秦的顏值依舊存在。

帥氣無比的他,配上華麗而令人恐懼的皮膚,赫然,宛若傳說中,真正的魔王降臨一般!

而楚秦手中的鴻蒙真劍和天獄降魔杵,皆是正道之力,握在楚秦的手中,分別綻放著金色的神聖光輝。

給人的感覺,便是神王與魔王的完美結合!

「這傢伙,又變帥了!」雲韻,一臉小迷妹的痴顏說道。

「看來,我們不需要出手了。」雲曦,也跟著說道。

此刻的無崖佛,有些面帶恐懼了,因為楚秦除了變得帥氣,霸氣了以外,他的實力,竟然再度攀升,達到了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境界。

最要命的是,楚秦的三道分身,也跟著攀升,同時達到了聖尊二重天的戰力!

「哼,楚秦,今日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饒是如此,無崖佛的氣勢,不能輸啊。

無崖佛的話音一落,他的身軀,瞬間膨脹了千倍,達到了千丈之高,「大千佛身!」

不僅如此,在他千丈高的身軀背後,浮現了萬丈之高的坐佛虛影!

而楚秦,亦是不甘示弱,他以及三道分身的身軀,也是變得與無崖佛一般之大。

旋即,三道分身,分別施展絕焰焚天,古佛滅世,天滅轟向了無崖佛。

「不動明王!」無崖佛,當即盤坐下來,口中一聲長嘯,剎那間,古老的鐘聲彷彿響徹了正片七獄魔塔,而在無崖佛的周圍,浮現了一個堅不可摧,肉眼可見的佛光護罩。 七十四、弄梅隧道

這就是戰爭,拼的是實力、拼的是能力、拼的是戰鬥力。光有革命大無畏精神不行,光有獻身精神也不行,白白地做出無為犧牲同樣不行。「革命不是請客送禮。」同樣,勝利也不是異想天開。

當敵人從山角下,在戰士們的視線中,慌亂地逃過這一段被敵人稱為死亡之谷的時候,戰士們不都紅了眼嘛!但他們有什麼辦法!急也沒用,眼紅也沒用。敵人沒有上山去追剿就已經是不錯了,真要是分兵一部,上山來拼一拼,眼下這幾十人的隊伍還真有可能對付不了。因為,他們幾乎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

因此,不能說,有一隻大野兔在你的槍口下溜掉,就是你的責任吧!

等敵人過去了,副參謀長才帶著手下這些人下山。

他們在公路上揀起敵人丟下的各種武器,重新又把部隊充實起來。空手等著大部隊來自然不行,雖然人少,還是應該做些什麼。那做什麼呢!既然手裡又有了傢伙,當然還是接著打吧!

於是,這支小部隊又向前開拔,充當起了前衛尖兵。

不一會,我軍的一個坦克營開了過來。

一見到自己的坦克部隊,戰士們高興地歡呼起來,紛紛跑向坦克,跳上去搭載著前進。

有了步兵搭乘,坦克兵自然是求之不得,最起碼是坦克看不見的死角有了保證。有了步兵,就沒有敵人敢舉著手榴彈彈硬往炮塔裡邊塞。

就這樣,一支由步兵、坦克組成的尖刀部隊第一個向高平插去。

在接近高平的靠松山、嫩金山口、博山等地段,敵人破壞了橋樑和路面,並在公路上設置了伏擊陣地。其中最主要的是在嫩金山口,有一條稱做弄梅的隧道,地形十分險峻,敵人在這裡構築了三層暗堡,組成交叉火力網,專門對付我軍的坦克部隊。

所謂三層暗堡,是指從山角下一直建到山頂上隱藏著的堡壘。

第一層暗堡建在灌木草叢中,充分利用自然植被覆蓋,擋住了公路視線。如果暗堡不主動開火暴露,過往的軍隊就很難發現。在暗堡的最下方,包括公路一線,設置了大量地雷,障礙物和竹籤。特別是在公路上,還專門設有卡子,幾排樹木欄在**,前後還擺著許多巨石,用來阻止坦克前進。第二層暗堡是利用石縫、鑿開的岩石等固體東西弄成射孔狀,然後把這些天然石頭與山體相連,再從外邊加以掩飾,進行偽裝后便形成了天然堡壘。最上一層是利用多個自然山洞。因為在這一地區的山峰特別筆直,幾乎是一個挨著一個。怪石林立,岩洞成群,稍加改裝便是一個個天然的藏兵洞。最為可恨的,是敵人把這些暗堡幾乎用地下通道給連了起來,互相往來根本不用走地面,就是飛機在頭頂盤旋上半天,也不會發現這些山鋒上會有這麼複雜的內容。

公路上響起了隆隆機器聲。

拐過山角,便看見我軍一長溜坦克向這邊開過來。

第一輛坦克看見路上擺放著許多樹木和石頭,便意識到這裡有敵人,於是,坦克炮火朝著公路上的卡子連開兩炮。

「轟、轟」兩聲巨響,樹木被炸開了,石頭也被掀到了一側。坦克旁若無人地繼續前進。

忽然,「轟」的一聲這輛坦克壓響了一顆地雷,車尾猛烈地掀動了一下。搭載在車上的吳江龍心裡一驚,趕忙抓緊炮管。然而,坦克有驚無險,並沒有被炸壞。吳江龍心裡讚歎,「還是這個大傢伙好,要是步兵踩上可就完了。」

他剛想到這,還沒來得急誇獎,坦克下面又是一聲巨響,這個聲音比剛才來的還要大許多。只見坦克猛地抖擻了一下,便傾斜了。一側的履帶嘩啦啦散開了架。

坦克猛地一斜,一下子便把車上的吳江龍、牛強和另外三名戰士掀了下來。

五個人知道遇敵了,慌忙從地上爬起來,躲藏到了坦克靠近山崖的一側。

第一輛坦克一停下,後邊的坦克便被阻住了。

這時,敵人暗堡里的機槍響了,暴雨一樣的子彈,紛紛射向前邊的幾輛坦克。火箭筒也在坦克身上連連爆炸。

搭乘坦克的步兵紛紛從車上跳下來,連滾帶爬地進入車底,四處尋找敵人射不到死角。

戰士們現在還沒有還擊餘力,只是驚恐地躲避著,耳聽敵人射來的密集槍聲。

這時,有兩個戰士胡亂地向山坡開了兩槍,也不知打到哪了。但他們的這一射擊,立刻招來了敵人一挺機槍的報復。

吳江龍大膽潛行到坦克履帶下,偷眼望山上瞧。只見山上射出的子彈帶著火苗向山下狂閃,但就是看不見敵人隱藏在哪。

這時,牛強也湊了過來問:「組長,敵人在哪呢!怎麼看不見。」

「暗堡,龜兒子在暗堡里。」吳江龍恨恨地說。

「那咱們怎麼辦」牛強不知所措地問。

「只有消滅暗堡里的敵人,咱們才能過的去。」吳江龍似乎看出了門道,對牛強說,「看見沒,那個草叢就是敵人暗堡。」

吳江龍正說著,似乎那個暗堡里的敵人也發現了他們倆。突然便有子彈向這個方向射過來。吳江龍一把按低還在抬頭向前看的牛強腦袋,自己也趕緊低下去。

幾顆子彈擦著兩人頭皮飛了過去,打的鋼鐵「啪啪」迸發火花。

「龜兒子的,打的還真猛,呆會叫你們好看。」吳江龍轉過頭,看了看身後的其他幾人,說,「冷小栓、韓越、胡朝東,你們幾個跟著我拿下眼前這個暗堡。」

「是」三個人答應的很痛快。

雖然不是一個戰鬥小組,但戰鬥把他們聚到了一起,誰還能不聽誰的指揮呢!這時的戰士們可沒有爭權奪利的想法。誰勇敢,大家就佩服誰。誰有本事,咱們就聽誰的。開戰雖然時間不長,但龍子,吳不要命,吳大膽等一些對吳江龍的綽好早就在連里叫響了。何況眼前的是幾個新戰士,就是老一點的班長,在他跟前也是很聽話的。

吳江龍趴在地上,用手指划拉了幾下,向幾個人分配任務,「我和牛強從這過去,你們三個從這過去。記住,近了時一定要用手榴彈,槍打不進暗堡。萬一把自己暴露了,想跑都不知往哪跑。

五個人按著分工,從坦克兩側繞過去悄悄接近山底。

靠在最前邊的一個暗堡發現有人過來,邊拚命朝著吳江龍和牛強射擊。

「牛強,我過去時,你開槍掩護。」吳江龍對牛強說完,便向暗堡處投出一顆手榴彈。也不管能不能炸到暗堡,這個都無所謂。吳江龍之所以要扔出這顆手榴彈,目的只是給敵人個煙霧彈,藉此好掩護自己衝過去。

「轟」

手榴彈在暗堡近前爆炸。爆炸后的煙塵掩蓋住了敵人視線。

吳江龍趁著敵人機槍停火,搜尋目標的機會,連著幾個縱躍便跳到了暗堡邊沿。

牛強緊跟著向前跑,但他沒跑幾步,便被敵人發現了。於是暗堡中的機槍又響了,狠著勁地朝牛強射擊。

幾顆子彈打在身邊后,牛強趕緊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牛強並沒有被敵人擊中。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引出敵人暗堡火力點。

冷小栓他們也出現在敵人視線中,敵人又轉過機槍去打冷小栓他們。

暗堡中的敵人又開始專心致志地對付冷小栓他們,子彈在山體上跳個不停。

吳江龍向草叢中仔細查看,終於看見了用草皮掩蓋著的敵人機槍射孔。這個暗堡的位置太低了,頂上覆蓋的蒿草也沒高出正常草棵多少,看上去仍是一塊沒有異樣的草地。從地堡里噴出的火舌離吳江龍沒有十步遠。

吳江龍趴在地上,只能是緩緩向前爬。因為他如果站起來,不但會被眼前這個暗堡發現,還有可能招致其它暗堡的射擊。

一米多高的蒿草擋住了敵人視線。吳江龍爬了一會,終於爬到了正在向外射擊的暗堡前。只見他舉起一顆手榴彈,拉著火環,一二三四地數著。數到第五時候,他才把手榴彈塞進射孔。

手榴彈塞進暗堡后,吳江龍便奮力向旁邊一滾。身體剛一離開,便聽到暗堡內傳來一聲巨響。

「轟」

暗堡的蓋頂被掀開個大洞。

瞬時間,敵人的機槍不響了。趁著這個空隙,牛強和冷小栓他們躥了上來。

「怎麼樣,沒事吧!」牛強上來便關心地問吳江龍。

「沒事。」吳江龍從地上站起來,抓過衝鋒槍。

這裡一爆炸,便引起了第二層暗堡內的敵人注意。他們發現吳江龍等人後,便放棄了對公路上的掃射,把火力移向這裡。

「快進來。」吳江龍向牛強他們幾個喊,縱身跳進暗堡。

「牛強、冷小栓、韓越和胡朝東連滾帶爬地,緊跟著也跳進了剛剛被炸毀的暗堡內。

吳江龍一進來,就覺得身後有涼嗖嗖的風吹來,彷彿見了鬼風似的從頭冷到腳。

「這可就怪了,大熱的天,哪來的冷風。」吳江龍迴轉身向後看。

只見在暗堡靠近山崖的一側有個破爛的小木門。木門虛掩著,露出了很大的空隙。

「小心,這裡有暗洞。」吳江龍發現后,立即向其他人示警。

五個人刷地一下把槍全都對準了暗洞。

吳江龍從地上揀起一塊石頭,甩手丟進洞去。「砰」地一聲,石頭向是撞到什麼東西上,又向是遇到了什麼阻礙,從上邊重新滾了回來。

吳江龍想不明白,明明是一個洞,怎麼還有牆。一見石頭返回來,他后怕的不得了,暗自慶幸著剛才多虧沒投手榴彈。要是扔出去的,是拉著火的手榴彈,現在這樣滾回來,那他們幾個可就全都死在自己手裡。

「我先進去,你們幾個在外望著點。」吳江龍對幾個人說。

「不行,這回該輪我了。」牛強意識到裡邊可能有危險,搶著要進去。

冷小栓和胡朝東,彭越也爭著要先進,「吳組長,剛才是你先上的,怎麼也該輪到我們了。」

「算了,算了,這回是我先進暗堡的。我對這的地形熟,還是我先進。」吳江龍說,「一會再有情況,你們在搶先。」

幾個人知道硬爭是爭不過吳江龍,便讓步道,「那也不能你一個進,我們四個人中,你挑一個。」

「那就牛強。」吳江龍一指牛強說。

「不行,不行」冷小栓反對,「每次你都帶著他,我們幾個怎麼了,難道就不如牛強?」

牛強一旁嘿嘿笑,不做聲。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