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八太子手持方天戟,負手而立,眼觀八方。

一旦有什麼變化,他都來得及動手。

當然,他不用照看少年。

少年實力一般,但是想破開他的防禦,極其困難。

那皮感覺比真的窮奇還要厚。

難怪窮奇會誤以為是自己的孩子,從而養大。

少年也是天賦異稟。

「紅雅?」少年突然看向前方,有些驚訝。

八太子立即望了過去,發現前面確實走來了一位少女。

她面帶微笑往他們這邊而來。

正是客棧的天羽鳳族。

但是很奇怪,他從未察覺對方怎麼出現的。

「不對勁,少年別被迷惑了。」八太子立即道。

「我知道,紅雅是不會對我笑的。」少年立即說道。

八太子:「……」

「為什麼不會?」紅雅停在了少年他們前方,並沒有靠近。

保持着安全距離。

「在客棧的時候,我只是讓自己保持着冷淡。

其實我很想你靠近我,雖然我說我想一個人試着接待,不用你幫忙。

但是其實還是希望你待在我身邊。

這會讓我有安全感。

你雖然不強,但是卻是唯一一個不會傷害我的人。」紅雅往前走了兩步,對着少年繼續道:

「我並不信任任何人,但是這個任何人不包括你。

可是我說什麼,你就聽什麼,讓我有些苦惱。

我只是為了面子而已,你要是真待在我身邊,我其實也不會再說什麼。

而且心裏會高興。

你可以對我強勢一些。

不用讓着我。」

八太子聽着沒什麼感覺,但是看向少年時,發現此時的少年一臉的激動。

就差淚流滿面。

彷彿在表達,自己付出了那麼多,終是得到了回應。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少年看着紅雅開口問道。

「真的,我在等。

等你長大,等我長大。

然後來我家提親。

人類是需要提親的吧?

所以,你要跟我家提親,讓我嫁過去。」紅雅對着少年很認真的說道。

聽到這些少年哭了。

「你說的話,真的打動了我,讓我感覺自己努力得到了回報。

讓我感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少年低頭沮喪道:

「紅雅是不會說出你這些話的。

她是真的不太喜歡我。」

八太子看着沒有說話,少年沒有迷失自己。

他就不用動手了。

「所以你肯定不是紅雅。」少年對着出現的紅雅說道。

「那你要對我動手嗎?」紅雅試問道。

「不,我不想對你動手。」少年有些難受的開口:

「你說的話太好聽了,好聽到我都想去相信你就是我喜歡的那個紅雅。

可是…

你不是。

所以你自己消失吧,我不想對你動手。

不過我不動手我旁邊這條龍肯定會動手,他比你強。

你很危險的。」

聽到這些話,八太子點點頭,他又不是人類。

哪有那麼多複雜的情緒?

要不是看在少年的面上。

這個天羽鳳族已經沒了。

「嘻。」紅雅對着少年歪了歪頭,聲音帶着輕快的笑意:

「好,我聽你的,這就消失。

誰讓我…」

少年看着紅雅在消失,消失前她傳出了最後一句話:

「誰讓我,最是喜歡你呢。」

聽到這句話的少年愣住了。

隨後放聲哭了出來。

「太痛苦了,這裏是什麼人間地獄。

給了我最想要的紅雅,最後卻告訴我,不是真的紅雅。

讓人感覺到了絕望。」少年感覺經歷了人生最痛苦的時刻。

「感覺出來了沒有,這裏是什麼情況?

明明是幻術,但是感覺有些不一般。

畢竟我們都看到了。」八太子頗為疑惑。

至於少年痛苦,他根本不在意。

他痛苦的時候,少年也沒在意過。

「是爺爺最得意的術,鏡花水月。」少年看着八太子,擦了擦眼淚道:

「就跟心神客棧差不多。

我們經歷的幻術其實不算幻術,都是一個鏡面的事。

理論上出去是很容易的,但是這個陣法是大哥哥佈置的。

那就說明,需要心神境界靠近大哥哥,不然很難破開。」

八太子嘆息:

「那完了,姐夫身為人類,連龍都能下得去手,心神境界肯定不低。」

噠噠!

與此同時,有腳步聲在他們身後響起。

八太子他們一愣立即往後方望去。

然後八太子看到身後站着一位抱着花盆的年輕人。

穿着崑崙宗門服飾。

看到對方的瞬間,他當場跪了下去:

「姐夫,你聽我解釋。」

江瀾:「……」

少年在一邊好奇道:

「我們還在心神鏡面中,這個大哥哥可能是假的。」

「少年郎,我姐夫溫文爾雅,氣息內斂,眉目平和,看似平凡實則非凡。

我只需一眼,便可知曉,這是真的姐夫。

氣質是無法模仿的。

趕緊跪下。」八太子開口說道。

少年冷眼以對:

「是你說大哥哥壞話,關我什麼事?」

江瀾:「……」

不過他確實不怎麼喜歡龍族。

只是碰巧小雨是龍族而已。

如此便能接受。

人或者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雨。

不過,總感覺八太子跟少年混久了,也不怎麼喜歡龍族。

未來,他要對哪一族下手?

7017k 一邊說着,迪達拉一邊用黏土做出一隻黏土鳥,白和鼬一起坐上黏土鳥。

大野木剛看到迪達拉的時候還有點意外,但是當看到迪達拉身上穿着的黑底紅雲的衣服時,氣得臉色扭曲,兩隻眼睛就像是要噴出火來一樣。

「迪達拉!你在幹什麼!」

「老頭子,我要去尋找更完美的藝術了,現在的我已經加入曉了,再見了!」

「你這個混蛋!快給我站住!」

大野木咬牙切齒地看着乘坐着黏土鳥越飛越高的迪達拉,雙手之間再次聚出白色光芒,想要將迪達拉給打下來,但寧次一個閃身,抱着黑土飛到大野木和黏土鳥之間。

「喂!土影大人,你是不是忘了什麼啊?還是說,你連孫女都不要了?還有這位,我手裏的可是你女兒啊,你也無動於衷?」

說着,寧次又將目光轉向飛在大野木身邊的黃土身上,黃土怒視着寧次,完了又有些擔憂地看了一眼大野木。

大野木氣得渾身發抖,但最終還是散去了手中的光芒。

寧次嘴角勾起一絲笑容,雖然寧次表面上很淡定,但其實心裏慌得一批,寧次還真怕大野木一氣之下真的給自己來一發塵遁,這種直接將物質從原子層面破壞的術,寧次還真不敢嘗接招。

等到迪達拉的黏土鳥飛得完全看不見了之後,寧次迅速往上攀升,到達一定高度后將黑土丟下。

黃土立刻將黑土接住,大野木的手中再次出現光芒。

「塵遁·原界剝離之術!」

白色的光柱直奔寧次而去,寧次也不敢怠慢,立刻丟出尾獸玉,並且讓尾獸玉在接觸到塵遁之前引爆。

「轟隆!」

巨大的爆炸照亮了整個岩隱村的上空,讓夜晚的岩隱村變得如同白晝一般明亮,而塵遁也不負血繼淘汰之名,直接貫穿了尾獸玉爆炸的火焰,只不過並沒有打中寧次。

「大野木!雖然很唐突,但是我們這一次行動的主要目的還是帶走迪達拉,其他人可一個都沒死啊,我看就算了吧,你也這麼大年紀了,被氣死了也太不值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