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悅彤立刻就有了反應,轉頭一臉期待的看着張曉。

「確實不喜歡,不過嘛。」

「不過什麼!!??」

周悅彤一臉的警惕。

「不過你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啊,你看看你,跟一個瘋婆子一樣,哪有一點小家碧玉,溫柔似水的感覺?」

張曉的話讓周悅彤為之一愣。

「可我,可我。。。」

她仔細想了想自己從小到大和張曉在一起的時候,就是一個瘋丫頭的樣子。

好像真的沒有一點小家碧玉和溫柔啊!

張曉忽然在她愣神的時候,用兩隻手一手一邊捏住了她的臉蛋。

「不過嘛,你這樣不就很好嗎?我實在是想像不來你溫柔似水和小家碧玉的樣子,肯定特別的滑稽。」

張曉一邊說着,一邊哈哈的笑了起來。

這將周悅彤氣得不行,「哼,誰說我不能溫柔的?誰說我不是小家碧玉?」

「那你知道什麼小家碧玉和溫柔嗎?」

張曉反問。

「不知道!!」

周悅彤惱羞成怒的將張曉捏着她臉蛋的雙手拿開,冷哼一聲轉頭看着車窗外的風景不再理會張曉。

「其實,我更喜歡原原本本的你。」

張曉說完這一句話后,重新閉上眼假寐。

而周悅彤此刻再也沒有了一絲一毫的嫉妒,從脖子根臉紅到了臉蛋。

為了掩飾自己的害羞,她坐的筆直,表情有些僵硬的看着窗外。

想要表達出一副根本就不在意張曉說喜歡她的話。

好吧,她直接將張曉話中的意思曲解了另外的一個意思。

而計程車師傅透過後視鏡看到了後座的兩人,頓時感嘆一聲。

青春真好啊!

這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第一百零一章出手救人

「啊!老太太小心!」

安如初看到熱湯朝着老太太身上潑了過去,頓時嚇得驚呼。

墨錦城眼疾手快。

一把將湯盅打開,滾燙的湯打翻在桌面,濺到了墨雅緻的身上,燙的她尖聲大叫:

「小叔,你幹嘛啊!」

不過,當她回過頭去的時候,整個人直接嚇傻了。

因為墨老太太受到了驚嚇,在後退的時候,被凳子絆了一下,人直接摔到了地上。

直接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老太太,老太太!」

安如初跪在旁邊,驚慌失措。

墨錦城一看到老太太臉色似乎有點發紫的跡象,立馬打橫將人抱了起來,就要衝出去。

可他才剛剛跑出兩步,胳膊突然被人給拉住了。

墨錦城一回頭,赫然對上了顧兮兮那張精緻的小臉:

「老人突然昏迷過去,最好不要輕易移動,否則後果可大可小。我是個大夫,能不能讓我先看看?」

顧兮兮在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堅定,透露著專業跟自信。

竟然,莫名的讓人感覺到信服。

顧兮兮又把他的胳膊抓緊了一些:

「多耽誤一秒,老太太就多一分危險,相信我?」

墨錦城定定的看了她一眼。

沒說話,而是轉身將墨老太太放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一看到這個動作,墨雅緻就急了。

她跳了出來,厲聲呵斥:

「小叔,你還真的聽她的?這個女人跟我有過節的,她肯定不會認認真真的替老太太看病,說不定還會趁機報復。你不能相信她!」

墨錦城冰冷的眼刀射了過去:

「你還有臉說?」

墨雅緻被嚇了一跳。

可是她還是硬著頭皮:

「小叔,我說的是事實。這個女人這麼年輕,一看就不專業。就算她沒有私心報復,但是讓她檢查我不放心!」

說着,墨雅緻還打算衝上去把正在給老太太做檢查的顧兮兮給拽走。

不過,她還沒碰到顧兮兮,突然被人大力抓住了胳膊。

「好痛!」

墨雅緻吃痛。

反手就要一個耳光扇過去。

手,再度被抓住。

是慕千塵。

此刻的他,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墨雅緻,作死也該有個限度。你再胡攪蠻纏,我不管你是不是墨家的表小姐,我對你不客氣!」

慕千塵不管對人對事,從來都是文質彬彬的。

這還是墨雅緻第一次看到他這樣兇狠的樣子,就好像要吃人一樣。

墨雅緻頓時委屈的眼淚冒出來了:

「怎麼回事?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好的?你們一個兩個全部都護着她?可惡,可惡!」

慕千塵將她的胳膊重重一甩,沒有再搭理她。

任憑她一個人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委屈抽泣著。

顧兮兮在經過粗略的檢查之後,發現了問題的嚴重性。

她抬頭看向墨錦城:

「老太太是不是有心臟病?」

墨錦城眸子突然眯起:

「十年前,因為心臟不舒服做過心臟搭橋手術。」

顧兮兮咬牙:

「呼吸心跳驟停,臉色發紫,情況很危險。」

說完,她抬頭看向了慕千塵:

「大師兄,你過來幫我。我們配合做心臟按壓跟人工呼吸!」

慕千塵點點頭,立刻過去幫忙了。

在等待救護車過來的整個過程中。

慕千塵跟顧兮兮兩個人輪流交替給老太太做心臟按壓和人工呼吸。

當急救人員趕過來的時候,兩個人已經持續施救半個小時左右了。

「呼——」

墨老太太猛的喘過氣來。

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安如初驚喜的紅了眼眶:「老太太,您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嚇死我了!」

急救人員小心翼翼將老太太抬上輪椅,扭頭對滿頭大汗,累的直接癱坐在地上的顧兮兮跟慕千塵說道:

「多虧你們兩個了,心跳呼吸已經恢復了,晚點去醫院做個系統的檢查就可以了。」

顧兮兮擺擺手,實在沒力氣多說什麼了。

安如初多問了急救人員一句:

「醫生,老太太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之前她的身體一直就很好的啊!」

急救人員解釋道:

「經過剛才的詢問,初步判斷,應該是受到驚嚇引發的急性心梗吧。具體的情況,還要等醫院的系統檢查結果出來才能知道!」

「受到驚嚇引發的心梗——」

安如初喃喃的重複了一遍,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錦城哥哥,該不會是剛才摔倒的時候,因為坐在玻璃棧道上,所以老太太才會受驚過度吧?」

墨錦城冰冷的目光,如刀一般,瞬間射向了墨雅緻。

墨雅緻嚇了一跳。

她看了一眼臉色發紫的老太太,哪裏肯負這個責任?

她一骨碌爬起來:

「安如初,你給我閉嘴!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想陷害我是不是?」

安如初驚慌的搖頭:

「雅緻,我只是在分析事實而已。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墨雅緻氣死了:

「你還說你沒有?我看你就是因為吃飯前我說了你幾句,所以懷恨在心,故意在這個時候抹黑我!」

安如初連忙搖頭。

她有些害怕的躲到了墨錦城的身後:

「錦城哥哥,我真的沒有這個意思。我就是想到了什麼就說什麼而已……」

「你個白蓮花,你還敢在小叔面前挑撥離間是不是?我、我跟你拼了!」

墨雅緻氣的直接跳了起來,直接朝着安如初那邊沖了過去。

「啊!雅緻,你別過來,你不能推我——」

安如初驚慌的往後退。

餘光朝着右側不遠還坐在地上的顧兮兮瞟了過去:

機會,只有一次。

錯過,就沒有了!

「雅緻,你別衝動。我知道你不是故意想要害老太太的,這一切都只是個意外。到時候你好好解釋一下,沒人會怪你的!」

安如初這話,聽上去像是在求饒示好。

可每一句都像是針一樣,扎在墨雅緻的心窩子上。

直接把墨雅緻氣瘋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