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再次到來這裏,與上次相比有了明顯的變化。

首先是兩界要塞的面積擴大了,再就是武管局地下的凶獸市場,據說已經挪到了京城當中。

再有就是武管局的職能,國家進行了相應的調整,除了有着約束武者的權力,還成立了任務發佈大廳。

只要是在武管局註冊的武者,就可以來此接取任務,完成後得到一定的獎勵。

就像網文中的傭兵工會,完成任務越多的武者,相應的等級會提高,有優先接取任務,以及享受某些待遇的權力,積分還能兌換各種東西。

一路聽着寧清茹的介紹,蕭越不禁感慨,國家意識到武者越來越重要的地位,某些戰略規劃正在慢慢的改變。

「上去吧,武管局陳局長已經在恭候了。」

蕭越任憑寧清茹在前面帶路,平靜的跟在後面。

進到三樓一間封閉的會議室,一名面容剛毅,透著鐵血氣質的中年人大笑着迎了上去。

「哈哈,蕭先生,久仰大名。」

陳鋒大笑着走上前,顯的很熱情。

蕭越笑道:「陳局長客氣了,我不過是胡鬧妄為罷了,當不上什麼大名。」

「我可不是客氣,對蕭先生我是真的很關注,當初起源還沒有關閉的時候,我的另一重身份就是觀察遊戲中的潛力玩家,蕭先生正是重點觀察的對象。」

蕭越恍然,想不到自己早早就進了某些人的視線。

又是一陣客套,幾人分別落座,整個會議室除了三人之外,刀王和槍王也在,他們沖蕭越眨了眨眼,算了打過招呼。

「蕭先生,我就直言了,國家對你此次在秘境中的收穫很感興趣,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一些東西可以交給國家進行研究……當然,國家絕不會白拿,有什麼要求可以儘管提。」

陳鋒的要求,之前與大長老交流時,對方也提過幾句。

可以說在國家,蕭越就是一座移動的寶藏。

蕭越指關節輕敲著桌面,似乎在深思著,會議室傳出清脆的響聲,陳鋒並不急,靜靜等候着他的答覆。

啪。

聲音停下,陳鋒面色一正,知道有答案了。

「這樣吧,從各國收巢來的東西,我可以無償拿出來,不過我需要一塊地。」

「當真?」

陳鋒眼睛亮了,之前他早就聽刀王說過,各國得到的科技物品不少,其中不乏一些武器類存在。

哪怕只是複製出幾樣,對於實力的提升都是巨大的,未來應對變局的信心也會更大。

至於蕭越所說的一塊地,陳鋒根本不在意,目前的情況,華夏有大片土地被荒置。

「別急,我說的這塊地,是整個御景園,相信陳局長知道是什麼地方,裏面的人如何安置,需要上頭出面。」

蕭越想要御景園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具體用途已經有了想法。

「好,沒有問題,我現在就可以答應你。」

蕭越笑着點頭,至於御景園原先的業主被安置到哪,根本不用他操心。

隨後,蕭越手一翻,一枚儲物戒指出現在手中,並順手抹去了上面的印記。

戒指空間不小,差不多十平米左右,裝滿了各種科技物品。

他隨手一彈,戒指緩緩飛到陳鋒面前。

「陳將軍可以滴血認主,算是我附贈的。」

陳鋒眼睛一亮,一番操作后驚嘆道:「真的很神奇,起源世界的武道文明,已經達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這種空間技術,以人類目前的科技遠遠無法做到。」

蕭越點點頭,當初他看到儲物戒指的時候,確實被驚艷到了。

看過戒指中的科技物品,陳鋒神情很是激動,鄭重的向蕭越行了一個軍禮。

「蕭先生,我代表國家和人民感謝你。」

蕭越不在意的搖搖頭,他又不是爛好人,不可能做不求回報的事情,看似他只要了一座御景園是吃虧了。

不過等到天使傀儡生產線開動起來,大把的資源會向手裏聚攏。

相信未來的不久,人手一隻甚至幾隻天使傀儡都是可以預見的,相比交出去的東西,等於掌握了一隻聚寶盆。

到時候即便上頭再眼紅,有着今天讓出的利益,加上他本身的實力威懾,想必一些想動心思的人,也會投鼠忌器。

甚至在回國前,他在非洲的一番血腥殺戮,也有這方面的考量,就是要讓一切想打他主意的人,忌憚他的手段。

米帝等國死去的武者和政府人員,不過是他利用的工具人罷了。

如果這都震懾不住某些人的貪婪,他不介紹再掀一場血腥殺伐。

「我畢竟是華夏人,陳將軍不用說感謝的話,這點覺悟我還是有的。」

蕭越一臉謙虛的回應,寧清茹在一旁直翻白眼。

兩人接觸最多,她最清楚蕭越的為人,要說他有什麼覺悟是萬萬不可能的。

蕭越撇了眼寧清茹,裝做沒有看到。

「蕭先生,不知道這種儲物戒指,你手中還有沒有?」

陳鋒開始動儲物戒指的心思了,這東西放在某些人手中,絕不僅僅是裝東西這麼簡單。

「這個不急,戒指我雖然還有幾枚,不過會優先考慮身邊的人。」

陳鋒聞言滿是遺憾,若是他知道蕭越身上足有幾十隻戒指,恐怕不要這張老臉,也要軟磨硬泡弄到幾枚。

這時會議室門被敲響,與蕭越見過幾面的張菲走了進來,將一部手機交給了陳鋒。

陳鋒接過電話,只說了幾句就面色一變。

「蕭先生實在抱歉,有件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處理。」

「陳局隨意就好。」

陳鋒離去后,之前一直沒說話的刀王和槍王變得活躍起來,他們與寧清茹都是龍王小隊的成員,聊起來一點拘束都沒有。

「秘境中有什麼收穫?」

幾人聊了一陣,蕭越看向刀王,對方進入秘境前只有聚氣五重,出現后變成了聚氣八重,想來收穫不小。

刀王嘆氣道:「我在秘境中發現了一架小型飛船,藉著一些殘餘的進化液提升了不少,可惜飛船沒能帶出來,我感覺飛船還能啟動。」

「……」

蕭越目前一閃,黃金門在他手中,他可以隨時進秘境,下次再進去也許可以叫上刀王。

不久后,蕭越提出告辭,到了京城他最想見的只有聶冰瑤。

車上,寧清茹好奇道:「說說秘境吧,到底是什麼樣的,聽說起源世界的武者都很強大?」

蕭越搖頭:「天堂只是一個廢棄的秘境,無法代表起源世界,進去的武者都是人族的年輕一代,真正的強者並沒有出現。」

「這話也就你有資格說,我可是聽回來的武者說過,秘境中處處都是危險,起源世界的武者年紀輕輕,最少都有聚氣六重以上的修為。」

可能是眼界的不同,對於尋常的地球武者而言,起源世界的同輩確實太強了。

……

因為事先收到了蕭越的電話,聶冰瑤早早就回到了家裏。

當他推開門的時候,對方身上裹着一條白色的浴巾,半濕的髮絲盤在一起,幾滴水珠落在胸前,盡顯誘惑。

沒什麼好說的,秘境中一直神經緊繃的蕭越,頓時化身為狼。

經過了整整四個小時的折騰,一直到了快傍晚,蕭越才在一聲低吼中得到了滿足。

「你是牲口嗎?我差點要死了。」

聶冰瑤一副快散架的樣子,說話都有氣無力。

蕭越得意的一笑,秘境中肉身蛻變,看來提升的不只是肉身力量和強度。

「哈哈,知道厲害就好,你先睡一覺吧,睡醒了我有禮物送你。」

聽到有禮物,聶冰瑤的眼睛頓時亮了,伸出白嫩的小手道:「什麼禮物,我現在就要。」 羅空有些肉痛地走出了密室,剛才的那一番問話讓他獲得了所有有用的消息,雖然他為此付出了接近十萬枚靈石,可是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羅空現在最想知道的是那十五個大勢力的分別都佔據了哪些地方,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個信息了,可惜,那個包打聽沒辦法為他提供這個消息。

羅空用腳丫子想也知道,不是那人不知道那些大勢力的具體位置,而是他不敢往外露,一旦被發現,連他也要一起倒霉,他才不會傻到吧所有事情都說出來呢。

羅空嘆了口氣,心想:到底該怎麼去了解那些大勢力的信息呢?

這時,那個包打聽走了出來,他對羅空說道:

「看你買了我那麼多消息,我就免費送你一條吧,您想知道的東西,貿易站裏面沒有,您得去外面找。」。

羅空心中一喜,心想這麼多靈石果然沒白花,他沖着包打聽施了一禮,轉身飛出了貿易站。

他一飛出貿易站,立刻就迎面撞上了一個大勢力的弟子。

那是一個道場的標誌,羅空思索了一番,終於想了起來,那是五大道場之一的開天道場的標誌。

羅空觀察了那弟子一番,發現那弟子的實力略強於斯派奇,但是要弱於洛克菲勒。

「我得好好跟着他,千萬不能被他發現了。」。

羅空很快便傻了眼,只見那人身後竟然跟着數百人,似乎全都是跟蹤他的。

其中有不少人還用威脅的眼神看着羅空,讓羅空離他們遠點……

羅空無語了,他的面色開始嚴肅起來,不過他嚴肅不是因為這群人警告他,而是因為盯上各大勢力的不在少數,而且這些人之間恐怕不能達成某種共識,所以一旦能量潮汐出現,它們很有可能自己就先打起來,到時候都在防著各自的偷襲,大勢力的人仍舊可以安然進入漩渦之中。

羅空仔細地思索了一番,他還真得沒有什麼好主意。

他想着和其他人結盟,可是現在的這個形勢實在是不適合結盟,漩渦的數量只有幾千個,能搶到一個都算是運氣了,更遑論多個,當然他也可以選擇結盟,佔下一個漩渦之後再在內部進行爭奪,可那依舊不現實,來這裏的沒有一個人是傻子,哪怕是結盟,他們也會保存着他們的實力,等到最後決戰的時候給自己的盟友來上致命一擊,而不是在初期爭地盤的時候就傻乎乎的將自己的底牌暴露的一乾二淨。

羅空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回到了貿易站內,找到了剛才那個包打聽。

包打聽看到羅空又回來了,疑惑的問道:

「你又回來幹什麼?」。

羅空將他拽入密室中,問道:

「我問問你,你知道歷次能量潮汐時,各大勢力爭奪漩渦數和實際佔領漩渦數嗎?如果能有那些攻佔漩渦的人的詳細信息,那是最好。」。

包打聽看着羅空,大張著嘴,隨後他結結巴巴地對羅空說道:

「這……這可是個大活……」。

羅空說道:

「我不會少你一塊靈石的。」。

「得嘞」,包打聽有些興奮,他對羅空說道:「您能給我多長時間?」。

羅空眉頭微皺,說道:

「越快越好,如果今天能找到,那是最好。」。

包打聽眉頭一皺,說道:

「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一天怎麼夠,您就是加一個零,我也不一定能給您辦妥。」。

羅空說道:

「你就沒有個團隊什麼的嗎?我可以先給你一筆靈石,你可以拿着這靈石去招兵買馬,擴大包打聽的規模,隨後再把你知道的消息告訴我。「。

包打聽問道:

「您就不怕我拿着靈石跑了嗎?「。

羅空戲謔地說道:

「你跑一個試試?「。

包打聽嘆了口氣,說道:

「好吧,我知道了。「。

羅空點了點頭,從空間裝備中取出了一張卡,遞給了包打聽。

「卡裏面有三十萬靈石,應該是夠你招兵買馬了,我希望你能夠快一點,我很需要這些信息。「。

包打聽接過晶卡,他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密室。

包打聽走出密室,頗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密室,然後便向前方大踏步前進。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路邊的花壇里,有數百雙眼睛正在緊緊地盯着他,當他走出了那條街,走進了另一條街后,又有另外幾百雙眼睛在盯着他。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