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村長昏了過去,又被弄醒,最後只剩下一口氣。

「我說……我說……」

村長氣息微弱,黑魚精耳朵湊近。

「嗬tui……」

一口濃痰吐在黑魚精臉上。

村長哈哈大笑:「仙長們會替我報仇的!」

「找死!」

黑魚精抽出鋼叉,就要了結此人。

嘩!

一條鮮紅舌頭從千丈之外飛來。

捲走黑魚精以及周圍百名黑魚。

村長抬頭一看,一個黑袍道人坐在金蟾頭上,金蟾咔嚓咔嚓嚼著黑魚精等妖怪。

「終於來了……」村長鬆了一口氣。

「交給我們吧。」韓瀟望著被綁在樹上的童男童女,說道。

村長聽罷,溘然長逝。

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硬漢,支撐下去的是心中刻骨的仇恨,這才是村長無盡毅力的源泉。

陸謙看了心中深有感觸。

許多異族打破腦袋都想不到,身體孱弱,甚至連先天神通都沒有人族,為何會屹立萬界種族之林。

因為哪怕再弱小的人類,都能剋制自己生物本能,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勇氣。

和它們這些失去了先天本能就變成小蝦米的野獸,有著天壤之別。

這也是陸謙煉體始終不敢真正化妖的原因。

那樣與野獸何異。

鑽木取火、披荊斬棘、勇嘗百草……

人族的歷史,便是一部關於勇氣的讚歌。

妖族畜人為食,斬盡殺絕。

即便是旁門邪道,大部分對妖類也是惡感滿滿。

陸謙在通幽的時候,就接過幾個斬妖的任務。

人類與妖族之間,是絕對無法緩和,是有你無我的生存鬥爭。

嘩!

黃泉奈何金橋橫空。

一道人影站在金橋橋面之上。

「桀桀!!可算找到機會了,莫愁,今日讓你吃個痛快!」

奈何金橋跨越百里,來到下個村子,金光一閃。

又有幾百隻黑魚精被黃泉奈何金橋鎮壓。

黃泉奈何金橋飽**血,金光大放。

方圓數百里的妖魔見到奈何金橋,膽子快要嚇破了。

好凌厲的兵器,金光一放,許多同僚直接沒了。

「呱呱呱!」金蟾鼓起腮幫子,似乎也想吃海鮮。

「沒事,都有!」

陸謙拍了拍金蟾的腦袋。

隨後帶著四千道兵以及赤陰等人飛往海波城所在之地。

沿路有著大量的妖怪,黃泉奈何金橋一路鎮壓過去,其上沾滿了斑駁的鮮血。

金蟾更是從吃得不亦樂乎。

四千名道兵也從雲層中落下,與各種奇形怪狀的妖魔斗在一塊。

妖魔數量很多,但沒有一個道基。

陸謙這邊,加上赤陰和韓瀟三名道基,打得對方落花流水。

除了妖魔以外,還有身著朱紅長袍的人類修士。

陸謙伸出手,凌空攝來一個修士。

「血煞教的?」陸謙問道。

「饒命,我是被逼的。」修士瑟瑟發抖。

一番折磨之下,修士才道出實情。

血煞道人與日月灣蛟贏太尉勾結,屠了一座城,順利突破道基之境。

這次日月灣可謂是傾巢而出。

黑魚、鯨魚、蟹老嫗三大妖將齊出,同時還有蚨青和元羅兩大道基妖帥。

目前正在海波城圍攻六甲秘塔,屠城獻祭。

轟!

此時,遠處傳來一陣轟鳴聲。

「不好,六甲秘塔被破了。」赤陰說道。

7017k 葉缺遭擊飛之後急忙運勁護身,一口鮮血卻是噴了出來,眼看就要撞上一旁的巨樹,此時葉缺手中雷光鏈再出,甩向一旁的樹榦,用力一扯,將自己甩向半空之中。

半空中的葉缺朝下望去,只見呂重、呂慶和梁成三人已再下面好整以暇地等着他,還有兩尾目測八米長的巨大毒蛇在下面等著自己。

「媽蛋,老子死了也不會讓你們好過!」葉缺咬牙將儲物戒指中的火咒符一口氣甩出。

「我靠!哪來這麼多符咒!」梁成看着天上密密麻麻超過數百張的符紙,感到頭皮發麻,他們哪知道葉缺閑着沒事就狂畫火咒符,就算符紙上的靈力會隨時間消散,葉缺儲物戒指里還是隨時保持着上百張火咒符的儲備。

一時間無數火球亂炸,形勢再度逆轉,三名千毒山弟子瞬間被炸成一團人形火球,無數靈蛇在地上痛苦翻滾,這靈蛇不怕刀劍劈砍,卻是特怕火焰傷害,葉缺一時間將整個樹林燒的滿林肉香。

葉缺放完火咒符之後,卻是瞬間感到一陣乏力,內力被抽空的感覺。從半空中穿越樹林層層枝幹,跌落到地面。

呂重和呂慶憤怒至極,本以為勝券在望,沒想到被葉缺玩命式的反撲,讓自己這邊損失慘重,瞬間又三死兩重傷,連忙召喚兩人所操控的巨大破甲蛇朝葉缺圍去。

葉缺這才剛跌落地面,還沒來的及反應過來,就見到一個血盆大口迎面朝自已咬下,「媽蛋,賭了!」葉缺急忙一個翻滾,躲過破甲蛇的攻擊,右手雷光鏈再出,朝樹端拉去,瞬間又站在樹上看着尚有戰力的呂重、呂慶和梁成三人。

「是你們逼我狂化的啊!」葉缺咬牙怒道,左手握著剛剛上來時順手抓住的靈蛇,葉缺用手用力一捏,毒蛇瞬間露出毒牙,葉缺將毒牙用力朝手上一刺!來吧,狂暴化的蛇毒加上天罡鬥氣爆發,老子跟你們拼了!

呂重和呂慶則是一臉愕然的看着樹上的葉缺,這進干毒山這麼久,第一次看到有白痴朝自己身上弄蛇毒的,這道宗弟子是想自殺嗎?

一時之間場面為之凝滯,樹下的三人也不急着進攻,等著葉缺毒發身亡。葉缺也一臉納悶,他們還這麼好心等自己狂化?

就這樣過了十息,呂重和呂慶同時點了頭,算算時間毒性也該爆發了,兩尾破甲蛇再度朝葉缺攻去。葉缺也是一臉愕然,媽蛋,這天罡鬥氣還真的百毒不侵,手中雷光鏈閃現,再度在樹叢奔竄。

戰鬥再度開啟,葉缺卻是無心再戰,奈何三名敵人皆是門派精英,葉缺又負傷在前,沒多久又被團團圍住,三人兩蛇不停圍攻,葉缺竟是無力反擊,身上傷勢漸漸加重,一個反應不及又是被蛇尾重擊甩出。

葉缺口吐鮮血,梁成見狀一個前沖,血殺劍派劍招血影閃發動,準備一劍了結葉缺性命。

只見梁成化身一道紅光,朝葉缺疾閃而去,只需一瞬,葉缺就魂飛魄散。陡然間葉缺身旁一陣光華大作。

一道藍色身影瞬間出現在葉缺眼前,來人右手朝前神速一劈,梁成竟是被不知名的武器遠遠擊飛,胸前重傷濺血,瞬間倒地不起!

葉缺和呂重呂慶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女子,一頭金髮盤在頭頂,身穿騎士戰裙,雙手虛握著看不見的武器,炯炯有神充滿英氣的雙眼,葉缺心中再度百萬條草尼馬狂奔而過……

….此時女子緩緩轉身看向葉缺開口說道:「你就是我的御主嗎?」

「夜夜,你這摳死普類可是越玩越高端了啊!」葉缺頭疼說道,這連阿爾托利亞·潘德拉貢都能完美複製出來了嗎?

你明明是法術型喚靈,什麼時候連劍法都會了?有沒有考慮過這個完全不會劍法的主人感受啊!

「不行啦,葉缺,你要快回答你是土狼,人家才能繼續接下去啊!」夜夜熟悉的聲音再度傳來。

「是士郎,不是土狼,別玩了,快把那幾個混蛋都給我打扁!」葉缺連忙道,現在可不是玩鬧的時候。

「哼!葉缺越來越沒有幽默感了,就是眼前這兩條大虹蚓和這兩個肥仔對吧!」夜夜看着眼前的敵人,對着呂重和呂慶說道:「雜種,一起上吧,敢對我的葉缺下手,我要讓你們化為殘渣!」

葉缺無語的扶額,這連金閃閃的個性都混進去了,話說你的武器到底是從哪來的,為什麼連喚靈的逼格都比我高了。

算了!這夜夜總算是出關了,葉缺再度起身,盯着眼前的兩人兩蛇。

「就讓我們一起…葉缺冷然看着前方,「了結這些王八蛋的生命吧!」

呂重和呂慶此時按耐不住,同時召喚破甲蛇一起朝葉缺和夜夜進攻。葉缺和夜夜也同時朝兩人兩蛇衝去,深夜的甲級任務區,戰鬥,再度開啟!

暗夜中,兩尾巨大破甲蛇朝葉缺和夜夜衝去,張開的血盆大口傳來濃烈腥味,若是修為較差者,聞到氣味就可能暈眩無力。

「看我的,勝利誓約之劍!」夜夜依然是雙手虛握看不見的武器,朝正前方的破甲蛇斬去,只見那破甲蛇頭頂突然遭受重擊,蛇頭朝地面重重跌落!

葉缺則是一個跨步閃過另一條破甲蛇的攻擊,並連忙問夜夜:「哪來的武器,還能隱形?」

「大和尚給我的,你可別跟我搶!」夜夜隨即轉向攻擊另一條破甲蛇。

只見夜夜手中劍影連閃,堅硬如鐵的破甲蛇被砍出道道傷口,節節敗退。

葉缺目瞪口呆,居然是道宗的道風斬,時常偷跑去天武堂旁觀的葉缺立刻認了出來,這乃是道宗弟子入門劍術之一,斬擊帶風屬性,一劍快上一劍,擅長對攻,重點是可以附法道宗的風系符咒和風系法術,讓斬擊的風屬性加強,甚至做到偽劍氣外放的效果,怪不得前陣子夜夜一直丟著風刃玩,原來早就計劃好了。

。 陳家大院外,聚集了足足數百人。

除去專程來看熱鬧的人外,還有幾十人明顯是來擋住燕北去路的。

「哼,不解決人家苗中傑父女的事情,你怎麼好意思進陳家的門?」

「你怕不是不能解決苗中傑父女的事情,所以來這裏找存在感了。」

「這裏是陳家大院,閑人免進,陳先生你還是請回吧!」

「……」

看着這些阻攔自己的人,燕北輕笑道,「怎麼?陳家沒人了嗎,就只能派出這些小魚小蝦來擋我的路?」

但是,並沒有陳家人出來。

很顯然,他們這是想要羞辱燕北。

燕北如果這時候對這些人動手,那很顯然就是中了他們的圈套,平白無故降低了他的身份。

此時,在陳家大院內,陳鋒和他的兒子陳陽兩人,正在看着這一場戲。

陳陽笑道,「父親,燕北如果能直接打進來就好了,我們就有理由率先出手,狠狠地收拾他,同時也讓他在眾人面前丟了面子。」

陳鋒微微搖了搖頭,道,「能不動手就不要動手,我們好不容易讓局勢發展到了如今的地步,萬萬不可亂了方寸,燕北雖然不值一提,不過是一個棋子罷了,但天策等人肯定在暗中注意著這裏的一切,我們不能讓他們有機可乘。」

「我明白了,不過我們今天準備了不止一個計劃,諒燕北也逃不出我們的五指山,不管是從計謀還是硬實力上比拼,燕北都得玩完!他這顆棋子的用處已經不大了,天策他們不可能再勁全力出手救他。」陳陽惡狠狠的說道。

就在兩人談話的時候,卻不料外邊傳來了一聲驚呼。

兩人紛紛望了過去,卻瞬間愣住了。

不知為何,外邊圍着看熱鬧的眾人,突然暴走了。

他們推搡著那些陳家這邊的人,很快就將他們都推開了,全都朝着院子裏沖了進來。

他們的目光伴隨着這些人的行動而轉移,發現不知何時,陳家院子裏赫然多了十塊源能礦石!

作為源武高手,他們太明白這些源能礦石對人的誘惑力了。

看到這些近乎於瘋狂的眾人,陳鋒和陳陽不由得對視了一眼:燕北,果然可怕!

這才多長時間?

連三分鐘都不到吧?

可是燕北卻能瞬間想出來一個這麼巧妙的解決辦法,簡直就是離天下之大譜!

這樣敏捷的思維,試問誰能算計得了他?

看着瘋狂湧入院子裏的眾人,姚佳彤不禁感嘆到,「沒想到你對人心剖析的這麼透徹,僅僅用了幾塊源能礦石,就解決了眼前的難題。」

燕北輕笑道,「不過是因為他們做的不夠絕而已,如果他們是將所有的人都換成了自己人,那我確實沒辦法奈何他們。」

「哼!他們怎麼可能會想的那麼周到?而且從他們的視角來看,唯有在人群中摻雜一些他們的自己人,這才能做到真真假假分辨不清,也難以落人口舌。」姚佳彤輕哼道。

燕北微微點頭,兩人跟隨着眾人邁入了院子裏。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