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

官沐鴻手疾眼快的抓起桌上的煙灰缸,回身接連打在身後站著的兩個人的臉上。

打臉比打頭會延長疼痛感三到五秒。

接下來,趁他們吃驚的幾秒鐘內,把煙缸撇向周奇。趁他躲閃的功夫,身體一串,兩步跨過桌子,來到潘洋跟前,在一起拉住他,從窗戶跳下。

周奇也是打打殺殺混的久了,慌亂的躲過砸向自己的煙灰缸,右手趁機掏出了手槍,找著官沐鴻的身影射擊。

官沐鴻設計的行動,一氣呵成就差跳到花壇里,啟動晶元帶走潘洋。

也怪潘洋點高,花壇四周有鐵藝圍欄,其中一個彎鉤掛住了官沐鴻的衣服,潘洋在驚恐中,腳一落地,順勢一滾,官沐鴻衣服掛住,被潘洋生生掙脫開來。

「這是哪裡來的瘟神。」

潘洋跳下花壇,拚命的向前跑去,邊跑邊叨咕著。

「潘洋。」

官沐鴻跳下花壇,只幾秒功夫,潘洋在人群中以經跑的很遠了。

官沐鴻大叫著他的名字。

這時,身後傳來行人的驚叫聲。

周奇惱火的也跳了下來,小弟一看這情形,也接二連三的跳了下來。

路過的行人發懵的看著這幫人,像雪山飛狐一樣的蜂擁而跳。

官沐鴻看見周奇手裡提著槍,目光猙獰的沖自己而來。忙身形一晃,混進人群之中,消失不見。

……

「來碗炸醬麵,兩碗吧!再來一瓶大鴨梨。」

官沐鴻幾了咕嚕的吃了起來。

夜色漸起,官沐鴻走在街上,兜里的錢是越來越少。

錄像廳,是錄像廳。一個旅店旁邊,赫然寫著地下錄像廳。

聽大人說過年輕往事時,錄像廳里的故事,所佔的比例很大,對男人來說,是個充滿神秘的地方。

一個叼著煙的賣票人,坐在門口,手裡拿著零零散散的錢,看著官沐鴻走過來。

「看錄像嗎?最新的港台大片。」

「包宿多錢?」

賣票的看了他一眼。

「你要去一廳還是二廳?」

「有區別嗎?」

聽官沐鴻一問,就知道他是第一次包宿,往四處環視了一下,低聲告訴官沐鴻。

「一廳是港台槍戰,二廳是大片帶色的。」

看著賣票的那嫌棄的樣子。官沐鴻說一廳。

這一晚,在烏煙瘴氣和盈盈的喧嘩中度過。早上,黑著眼圈的官沐鴻在李局長單位門口等著他來上班。

看來,只有李局長能知道潘洋最近的動向。

官沐鴻看著李局長的桑塔納車開來,停在他面前,車窗下滑,露出一臉反感的樣子。

「你在這裡幹什麼?不會又是……」

「李局長,你真聰明,去你辦公室談吧。」

官沐鴻說完,也不等他說話,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你到底是幹嘛的?非要找潘洋嗎?」

進到辦公室,李局長關上門,疑惑不解的問著官沐鴻。

「我要帶他回家。」

官沐鴻坐在打發上,享受一下沙髮帶來的短暫的舒服。

「你怎麼還纏上我了。」

李局長要不是看在官沐鴻知道自己的把柄,真想轟他出去。這不是臭無賴嗎!

「潘洋跑了。」

官沐鴻很直接的說著。

「找我也沒用啊!我都告訴你他的住址了。」

李局長強隱著怒氣,自顧自的泡了一杯碧螺春。

官沐鴻看著他的舉動說。

「你把潘洋最近的交往告訴我,你也不想整天有人跟著你,琢磨你吧?」

「你是不是有病,他的事我怎麼知道,我和他的合作以經結束了,你以後不要再來煩我了。」

李局長的忍耐以經到了極限,他還從沒有這樣忍氣吞聲的和別人說過話,當然,上面領導除外。

「唉,遺憾,你可能不了解我的能力,我最近都會跟著你的,會發現你更多的事,除非你忍著,天天回家做個好老公。」

說完,官沐鴻走到李局長的桌前,端起他剛才泡的碧螺春,吹了兩口喝了起來。

「你太放肆了。」

李局長徹底惱怒官沐鴻的挑釁。

「啊!好茶,肯定不是你買的,太燙了,我還有更放肆的。」

官沐鴻對視著怒目圓睜的李局長,轉身離去。

接連三天,官沐鴻都在跟蹤著李局長。

李局長像徹底變成了一個好人似的,天天回家。

這不是個辦法,自己這樣可耗不起。官沐鴻放棄了對李局長的監視。雖然憑直覺他和潘洋肯定還有利益往來。

「周奇,對啊!忘記他了。他說過已經和潘洋是生意夥伴。」

第四天早晨,官沐鴻吃完炸醬麵,以經身無分文了。

明天要換個早餐,這玩應太膩。

星海灣國際大廈還有很遠,官沐鴻依稀記得走近道,穿衚衕會很近,好在城市的變化跟過幾年出生的他,變化不大。

在即將拐出這個衚衕,過了街就是星海灣了,上午的陽光格外的燦爛,官沐鴻咽著唾沫,今早的炸醬麵確實有點咸。

「嗨嗨,那個小子,說你呢?站住。」

官沐鴻的面前和身後出現了四個年輕人,長毛拉撒的穿著花花綠綠的衣服。

「叫我嘛?」

官沐鴻疑問道。

「還叫我媽?是叫你。」

一個人耍著橫的說道。

官沐鴻沒理會他,一看就是衚衕混子。

「把錢給小爺拿出來,還有值錢的東西。」

官沐鴻無聊的嘆口氣。

……

「啪啪啪。」

「哎呦。」

「大哥饒命,我的胳膊斷了。」

官沐鴻走出衚衕,揍他們幾個,就是活動活動四肢。

望著手裡從他們身上搜出的三十幾塊錢,沒出息的笑了。

星海灣國際大廈門口附近,官沐鴻在無聊的監視中,過了好幾個小時。終於,周奇出現在大廈門口,身後跟著幾個手下。

一個豐田佳美停在周奇面前。後面一輛夏利跟著駛離而去。

川府銅火鍋,周奇領著手下進去了。官沐鴻來到飯店後面,后廚門口的樹上掛著幾件工作服。

官沐鴻上前一摸,還有些濕氣,拿了一件能穿的,從后廚進去。

官沐鴻路過傳菜的地方,又順手拿起一個托盤,在二樓包房區,挨個的查看搜索。

當走到一個包房門口,聽見潘洋的說話聲傳來。

「這位是區規劃局趙副局長年底就要當正局長了。」

隨著一陣奉承的話語說完,潘洋接著說「這位是福星物資公司的總經理周奇,是一位很有實力的老闆。」

周奇忙客套的說「不敢當,不敢當,今日認識趙局長很榮幸啊!以後趙局長多多關照,我們一起發財,趙局長只要給我們一口湯喝就行了。」

「哈哈哈。」屋裡的人哈哈的笑著。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不會虧待你,聽潘洋說你有實力,有實力就能賺大錢。」

趙局長說完,潘洋連忙趁熱打鐵的說「來,我們敬趙局長一杯,在趙局長的關照下,一起發財。」

官沐鴻在包房外聽著,心想,這個潘洋倒是混的風聲水起啊!

。 李長老聽得震驚,印象中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丹藥。

這其實也只是陸顏霜的猜測,到底是不是真的陸顏霜並不確定。

但這會兒,李長老問起,陸顏霜還是很堅定的點了點頭,「對。」

「所以接下來,我要測試下,這丹藥是否每個煉丹師都能煉製。」陸顏霜對眾人說道。

眼下在崔府,就這幾日,連同李長老和李扇趙洗禮在內,陸顏霜已經招攬到了十二個煉丹師,這已經可以說是一筆很大的財富了!

照着這個速度下去,到時候丹藥閣直接開成丹藥售賣連鎖,想必也只會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兒!

陸顏霜當然清楚。

底下的煉丹師聽到這,這會兒也是議論紛紛。

當然,沒人質疑陸顏霜說出口的話。

畢竟她可是十品煉丹師啊!

十品!

所以底下,聽到這些話人的反應,只是震驚好奇,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丹藥。

「好了,我把藥材都發下去,接下來你們趕緊煉製。」陸顏霜還催促。

這種時候,也不想浪費時間。

煉丹師們也沒耽擱,聽着陸顏霜的吩咐一個個很快投入了煉製中,結果還真是。

五品煉丹師,煉製出的洗髓丹是五品,一品則是一品,二品則是二品,果然是真的沒有品級。

什麼水平的煉丹師都能進行煉製。

李長老看着,也不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那這些品級之間的差別,會影響到這洗髓丹的效果嗎?」

「對,一品的洗髓丹難道真能有讓人脫胎換骨的奇效嗎?」

「一品丹藥若是就能逆天改命的話,這些藥材又是藥鋪中最常見的,並不珍貴,那豈不是說明,往後的臨武大陸人人都可以修鍊了!」有人驚呼。

然而這正是陸顏霜想要的。

聽到這,陸顏霜也只是沉默,因為丹藥在煉製出來后,還並沒有進行過實驗。

所以這接下來,也算是最為重要的一步……

陸顏霜將這些不同品級的洗髓丹都交給崔月月。

第一步,當然是試驗一品的洗髓丹,要知道一品煉丹師最多,也最好煉製,容易量產,讓普通人修鍊也變得很容易。

「霜兒表妹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辦好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