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其實胡夢也是能夠理解的,只是覺得這男人還是有些大驚小怪了一些,畢竟現在小不點在肚子裏還一點感覺都沒有,除了每天嗜睡,而且還不想吃東西,吃了東西就要吐以外,肚子也只有一點點大,其他的好像還真的看不出來,她懷孕了一般。

但是何禹每天比她都還要小心,不讓她做這個,不讓她幹這個的,每天的飲食都被伺候的好好的,所以要不是這個男人,還真的感覺不出自己肚子裏有一個孩子的存在。

其實她沒有那麼嬌貴,畢竟當年懷哲哲的時候,都還在外面奔波呢,甚至那個時候懷孕了,在肚子看的不是很明顯的時候,還在外面打工賺錢呢。畢竟當年沒錢,又在異國他鄉裏。

所以想想現在,她還真的是嬌貴的可以。完全是一副公主的樣子嗎,每天早上起來,早飯有了,吃了早飯還能繼續睡,吃了午飯,還可以睡,幾乎一天到晚都在睡覺中度過,甚至還多了各種下午茶,夜宵,何禹幾乎是想盡各種辦法的要弄出好吃的東西給她吃來着。生怕她餓着。

(本章完) 夏冰傾慢慢走到慕月森的身邊,好像周圍那些鬧哄哄的聲音全都不見了,只剩下兩個人彼此對視。

慕月森仔細而認真的凝視着她。

自己眼前的這個女人,夏冰傾,他從她十八歲那年就看着她長大,她從女學生的身份慢慢變成了他的妻子,他兒子的媽媽,到現在因爲一個真人秀的機緣巧合他們可以相互看到對方變老之後的樣子。

她還是那麼美麗,就算是已經一臉的滄桑,可是明亮的眼睛裏還是閃爍着光芒。她真美。

夏冰傾看着自己的老公,眼睛不知道爲什麼溼潤了。

“你還認識我嗎?”她的聲音還是那麼好聽。

慕月森二話沒說,直接吻了上去,夏冰傾一時被嚇到了,她小拳頭輕輕的錘了幾下他的胸口:“你幹嘛呢!”

慕月森還是一臉壞笑的咂摸着自己的嘴巴,好像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他好笑的看着有些害羞的夏冰傾:“認不認識,嘗一下味道就知道了。”

……這男人,真是奇葩,自己都醜成這個樣子了,他也下得去嘴。

其他的戀人們也是相互看着彼此變老的樣子,大家都頗爲感慨良多,就連一向拍戲拍慣了的蕭茵,原本化妝的時候她還不覺得有什麼,不就是扮成老奶奶的樣子麼,拍戲的時候又不是沒有拍到過這樣的鏡頭。

可是到了真的把自己的這個樣子要面對自己的老公和女兒的時候,她又有點難爲情了,生活不是演戲。她裝扮成不一樣的面貌,但是卻不能像演電影電視劇那樣子的順其自然。

現在她要面對的是她的親人。

季修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就是看到蕭茵慢慢到他面前的那一刻,笑了。

這個曾經是那麼伶俐的女人,現在變成了一個小老太太,可是看起來還是那麼的有精神,只怕是就算蕭茵以後變老了,也會是那種每天出門跳廣場舞,有一堆小老頭偷瞄的那種老太太吧。

姜媛覺得自己現在滑稽極了,她現在的身體情況,再配上這張老得不能再老的臉,只恨節目組這回不讓她戴墨鏡了。

她看了看卓隨行,心裏不平衡極了,憑什麼他畫的就這麼的年輕,就算是老人妝,也應該要比自己老才對啊。

她可是每天接觸國際頂尖奢侈品牌護膚品的帶貨女王,就算是老了,肯定也會比這些不懂得保養自己的皮膚的男人要年輕的吧!真是的,眼看着自己現在可成了一個小老太太了。

卓隨行一臉傻笑的看着姜媛,“你老了也是這麼好看。”

暈,這算是什麼情話啊,可是姜媛還是笑了,就算卓隨行變成了老頭的樣子,也還是一個傻傻的小老頭,就像是以前一直生活在鄉下種地現在突然進城了一樣。

他們現在還不可以像其他家庭一樣手牽着自己愛情的結晶參加這個環節,但是兩個相愛的人一起看着對方提前變老的樣子,好像也挺有意思的,姜媛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但是現在他們相互愛着對方,就算是老了還是這樣,也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吧。

卓隨行認真而仔細的看着姜媛,眼神中還帶着閃爍,姜媛承認自己現在也是迷醉的,愛情有的時候真的是讓人不會覺得膩味,她的目光也變得柔情起來,她看着卓隨行,想看看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老婆……你最近是不是變胖了啊?怎麼感覺整個人胖了一圈?”卓隨行認真的問道,那孜孜不倦的深情就像是在研究什麼社會問題一樣。

很好……姜媛原本還有些感動得淚光閃爍的眼睛瞬間翻了個白眼,這個男人到底懂不懂什麼是浪漫啊!

她有些慌忙的把手機舉起來照了一下鏡頭,自己可能是真的胖了,自從她上次從醫院檢查回來之後,總是感覺自己就像是吃不飽一樣,短短兩個星期不到,胖了好幾斤。

雖然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胖的原因是什麼,但是還是有點驚訝於自己這樣的變化。

卓隨行有些好笑的拉了一下姜媛的手,“沒事沒事,胖了到時候再把肥減下來就好了!”

就在這一瞬間,姜媛是真的感覺到了一種老夫老妻的浪漫感,自己永遠都不用擔心自己是不是肥了醜了,只要有這個人在自己身邊就夠了。

“不行,我可不能減肥,至少還要再胖八個月呢。”她溫婉一笑,就像是明媚的春光。

卓隨行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爲什麼啊?”

爲什麼……姜媛笑着抓起卓隨行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你問問這個小家夥唄!”

卓隨行摸着姜媛的小腹,手已經開始微微的顫抖了,他現在反應過來她是什麼意思了,可是他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嗎?這是真的嗎?她的肚子裏已經有了一個小生命?


這是他們愛情的結晶,難道真的已經被她孕育?

姜媛看着卓隨行這沒有出息的樣子,忍不住捂嘴笑了:“是這樣的,傻子,你不要再不相信了,我們有孩子了。”

卓隨行從來都沒有感覺自己這麼幸福過,這滋味太過於美妙,雖然自己一直都很喜歡小孩子,可是無奈自己跟姜媛談戀愛的時候她就已經說得清楚了,自己不喜歡小孩子,這輩子是不會要小孩的。

現在沒想到幸福來得這樣突然,參加了一個真人秀節目之後姜媛竟然願意違背自己最初的意願,現在有一個小寶貝正在她的肚子裏茁壯成長。

此時此刻大家都被這裏的動靜吸引過來了,姜媛懷孕的消息無疑是真人秀上最具爆炸性的新聞。

“哇塞!幾個月了啊!你們兩個什麼時候播種的啊!”蕭茵口無遮攔,上來直接問道。

沒想到姜媛竟然真的開始仰着頭思索,什麼時候播的種……大概,就是在真人秀期間……她的臉有些紅了。

不僅僅是她的臉,就連卓隨行的眼眶都有些發紅了,他已經忘了自己應該做什麼了,只知道開始羣發消息,他——終於要當爸爸了。

幸福,大概就是這樣微微泛紅的顏色吧。 封千薰之所以會出現,並不是爲了來和妹妹爭吵,她只是想給她要點錢來花。但是看到如今封千凝的風光,外面那有大把記者候着,相比她的落沒,她的心裏就沒法不升起一股嫉妒。

封千薰心裏扭曲着,這巨大的落差讓她沒辦法平靜,只有出聲羞辱封千凝,才能讓她發狂般的嫉妒宣泄一些。

現在的她已經過氣了,以往合作過的導演都對她愛搭不理的,她一直努力討好導演,只求一些配角的戲份,但是導演完全不給,她想再回到以前的風光是不可能的了。

其實這幾年,封千薰還是憑藉以往的紅火賺了不少錢,但是她奢侈無度,再上嗜賭,早就把賺的錢花得一乾二淨,現在還差了一賭場一屁股的債。

每天被追堵着還錢的日子讓她心驚膽戰,妹妹剛剛被她一激已經不想再理她了,但是現在門外,全是等着她出去要錢的男人。

不自覺的摸向包裏的手鐲,封千薰盤算着這個鐲子能賣多少錢,應該可以幫她度過現在的難關。

“封千凝,你不是很想要回這個手鐲嗎?我偏不讓你如意,現在我就去把它賣了!”

封千薰冷笑一聲,當下就做了決定,拉開門就往外走去。

封千薰陰沉着臉走出了記者招待會,一路上根本沒有人關注她,哪怕有幾個記者看到,也都是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就移開目光,她在業界的名聲已經臭得不能再臭了。

封千薰一臉的忿恨,當年她正當紅的時候,這些記者就像蒼蠅一樣撲過來,現在全都勢利得不再理她。

走出影視中心之後,封千薰深吸一口氣,她一定會想辦法翻身的,不可能因爲現在的困難就善罷甘休。

“斐歐娜,錢呢?”

一旁的幾個混混模樣的男人一看到封千薰就圍了上來問道。

封千薰害怕得後退一步,本來以爲等了這麼久他們應該已經走了,沒想到竟然還在這裏守着。

“你……你們慌什麼,裏面的伊娜可是我的親妹妹,她錢多得很,還你們的錢完全沒有問題好不好?!”

“伊娜是你妹妹?看你這模樣哪點和她相像了?別吹牛了,還錢!”

一個男人上前一把抓住封千薰,將她狠狠地拉下臺階。

“等一下!你們要的不是錢嗎?我現在就去當東西,當了的錢就先還你們!”

“你別玩花樣了,你再不還錢,你這漂亮的臉蛋我們可真想劃幾刀來看看。”

看着男人兇狠的模樣,封千薰嚇得直捂住自己的臉,這可是她的資本,要是毀容了,她就什麼都沒了。

顫抖着手拿出包裏的手鐲,封千薰對着男人說道。

“看……看這手鐲,很值錢的,怎麼也得值幾萬塊吧……”

“拿來看看!”

男人伸手一把將封千薰手裏的鐲子搶了過去,認真的看着,這個東西做工很精緻,一看就知道值錢,只是不知道幾萬塊錢值不值。感嘆幾聲過後,當他一看到鐲子裏的“YW”字樣的時候,臉色瞬間就變了。

“這……這是你的?”

“當然是我的,你搶走了,那也是我的!”封千薰急急地說道,他剛剛她手裏搶過去,難道想佔爲己有,不認賬了?

“你……”

男人突然鬆開抓着封千薰的手,一臉震驚地說道,“你難道……說!這個手鐲是誰給你的?”

“這個手鐲是我從小一直戴着的,要不是你們逼得緊,我才不想賣!好歹值幾萬塊呢,賣了你們總得剩點錢給我吧!”

封千薰只是以爲這個傢伙也看出了手鐲的價值,不由得得意起來,看來媽媽還真是藏了個好東西呢。

男人收起了之前的惡像,恭敬地將手鐲拿在手裏,輕聲說道,“不是幾萬塊的錢事,它簡直就是價值連城。”

“價值連城?”

封千薰不可思議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是在跟她開玩笑嗎?還是他眼神有問題,這個東西怎麼可能價值連城。

“反正你都這樣說,那你拿去吧,就當我欠你們的所有錢一筆勾銷。”

手鐲看來是拿不回來了,不過能把她的賬抵清,也在她預料之外了。封千薰正想轉身離開,一邊的幾個男人又上前把她抓住。

“把她帶走……”

“你……你們想幹嘛!我都說手鐲給你了!你們爲什麼要抓我?”封千薰驚慌的大叫着。

“想幹嘛?你好運來了!”

冷漠一笑,男人把封千薰塞進車裏,車直接發動,接着就飛快地開了出去。

封千凝擺脫姐姐的糾纏之後,在蘇珊的陪同下走向宴會廳。

大廳裏擠滿了人,更是放滿了不少的攝影機和相機,記者們全都耐着性子等待着,這樣的場面讓封千凝本來就忐忑的心更加狂亂了,這些人都是因爲她而來的嗎?這一點完全不用置疑。

目光在人羣裏搜索着,很快她就發現了人羣裏的焦點上官靖亞,他正在應付記者和各類富豪,作爲國嘉影視的董事,他自然是衆人關注的中心。

一身筆挺西裝的上官靖亞悠然自在的回答着記者的各類問題,面對這樣的場景他總是如此的輕鬆愜意,他的社交能力一向都很厲害。

封千凝的出現,立即引發了現場的一陣轟動。

“伊娜小姐來了!”所有的記者都爭相拿起相機瘋狂地拍攝着。

“我們都等了一個小時了。”

“比照片上漂亮多了!”

“不僅漂亮還很有氣質,聽說鋼琴彈得一級棒,現在的國嘉可是挖到寶了啊。”所有記者都在私下議論着,手裏的相機更是沒有停過,紛紛把鏡頭對準了封千凝。

閃光燈不停地閃爍着,封千凝對着記者露出甜美的微笑,哪怕心裏再緊張,她也要努力鎮定。

優雅地走向上官靖亞,上官靖亞伸出手腕,將她的手臂挽在其中,兩個人落落大方的任由記者拍照。

上官靖亞的目光看向一邊封千凝完美無暇的側臉,眼裏充滿了濃厚的欣賞與讚歎,她永遠都是這樣美麗動人,不管在哪,都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這們就是國嘉影視的明星,伊娜小姐!大家有什麼問題,儘量在今天的招待會上完成。招待會完成後,我們將不接受任何採訪。”

上官靖亞淡然地向着記者介紹着,他心裏充滿了驕傲,就像封千凝是屬於他的一樣。事實也確實如此,因爲母親薛殷兒已經答應他了,只要封千凝愛他,愛他的家人,她就不會反對這門婚事,至於父親那裏,母親會有辦法解決的。

現在的他心裏滿滿的都是幸福,封千凝這樣優雅動人的美人,做上官家的少夫人完全沒有問題,相信家族也會支持他的決定的。

在轟動的人羣裏,有着一雙雙驚豔的眼,更有一雙冷冽,深邃的雙眼直直的看着封千凝,正是快速趕到這裏,內心波動不已的赫連軒。 擎天集團大廈,八樓的員工餐廳。

隨着簡慕清和樊軒陽的出現,這裏彷彿成爲了一場即將襲來的暴風雨的中心。

在場的擎天員工們,一邊膽戰心驚着,一邊又壓抑不住自己激-情澎湃的內心,一雙雙好奇的目光遊離在簡慕清和樊邵陽的兩邊。

對於普通員工而言,向來只能通過一些流言蜚語和報刊雜誌上得到一些八卦信息,知道擎天兩位總裁之間的貌合神離,但是想今天這樣,親臨現場,近距離觀看的機會可是千載難逢啊。

有些人就算已經吃完了午餐,還把屁股黏在椅子上不動了。

而一貫暴風雨的開始之前,都會是祥和而詭異的寧靜。

“這就是你今天要我請你吃飯的目的?”簡慕清的腳步在餐廳門口頓了頓,目光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餐廳的那一角,然後神色清冷的回問着樊軒陽。

簡慕清所指爲何,樊軒陽心裏清楚的很,就算被簡慕清當場戳破,他也只是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那這個午餐,你還請我吃嗎?”樊軒陽雙手環胸,好整以暇的等着簡慕清的答案。

樊軒陽即是造成眼下這種尷尬場面的誘因。也是等着好戲開場的看客。

而他那副翹首以待,等着她落荒而逃的模樣,十分的讓人討厭。

“吃,都已經來了,爲什麼不吃?”簡慕清高傲的瞥了對方一眼,沉沉的反問道。

她挺直了背脊,一馬當先的走在樊軒陽的前面,高跟鞋的鞋跟踩在光可鑑人的大理石地板發出清脆而堅定的響聲。

樊軒陽立馬跟上簡慕清的腳步,看着眼前人的身影,樊軒陽的嘴角揚起一抹優美的弧度,這樣充滿自信而戰鬥力十足的簡慕清,是他最喜歡的樣子。

簡慕清拿着餐盤在窗口前挑選配菜,今天餐廳的主食是日式雜糧飯糰,所以其他的配菜也是相對清淡的日式料理,她選了一份炸蝦天婦羅,一份厚蛋燒,一碗味增湯,搭配兩個飯糰。

簡慕清回身的時候,看到樊軒陽也一樣選好了配菜。

樊軒陽揚着眉問她:“坐那裏可以嗎?”

樊軒陽的目光,落在窗邊那一排的空位上,就跟樊邵陽所座的位置幾米遠。

“不坐那裏,難道還有其他的位置可以坐嗎?”簡慕清目光不屑的瞥了一眼樊軒陽,他的這個問題還真是多此一舉,餐廳裏早就座無虛席了,除了靠近樊邵陽的那邊,根本沒有其他的空位。

簡慕清率先走了過去,選了背對着樊邵陽和蘇亦歌的位置坐了下來。

就在她坐下來的瞬間,簡慕清明顯的聽到周圍人倒抽一口冷氣的聲音,還有在她背後,蘇亦歌那柔軟嬌滴的說話聲。

“邵陽,慕清他們也來了,我們要跟他們一起吃嗎?”

簡慕清一邊整理着餐盤,一邊在內心冷笑了一聲,到底誰是“我們”誰是“他們”,聽蘇亦歌這話,看來反倒是她這個“樊夫人”成了外人了。

“沒事的,亦歌,我們吃我們的。”樊邵陽對着蘇亦歌,勾了勾嘴角,露出一個安撫性質的笑。

自從簡慕清和樊軒陽一起走進餐廳之後。樊邵陽凌厲的目光就沒有從簡慕清的身上移開過。

俗話說,日防夜防,家賊難防。他處處守住了齊朝雲又如何,還不是擋不住樊軒陽的趁虛而入。

樊邵陽的心裏憤恨滿滿,可是越是如此,他對待蘇亦歌的神情越是溫柔。

樊邵陽說的話,簡慕清也一樣聽的一字不差。

她心口不斷的收緊着的,被刺痛出來的傷口不斷的噴涌着血液,但是越是痛,她臉上的笑容。越是炫目。

絕不肯在對方面前先低頭,或許……這就是讓他們在婚姻的路上,越走越遠的問題所在。

明明是夫妻倆,同處一個餐廳,但是卻像陌生人一樣,坐在相距幾米遠的位置上,各自吃的各自的飯,各自說個各自的話。

“咳、咳咳、咳。”

簡慕清聽到背後傳來蘇亦歌小聲咳嗽的聲音,然後是樊邵陽輕柔的詢問聲。

“怎麼樣,覺得好些了嗎? 甜妻追夫:總裁深深寵 一定是昨天被雨淋到受涼了,下午的會議你別參加了,先去看醫生吧。”

“邵陽,我沒事,只是被嗆到了,不是感冒。”蘇亦歌帶着幾分嬌嗔,柔柔的反駁着樊邵陽的話。

“還說沒事,你的臉都紅了。”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