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在呢,不用叫的那麼深情。」藍曦若笑嘻嘻的答應著,然後望望她,「行了行了,大恩不言謝啊,不用這樣看著我,走吧走吧,不用記得我。」

然後一腳踹過去,還很好心的揮揮手。

艷姬本來是預備著要和藍曦若打一架的,結果被這樣一襲擊,哪裡還有要打架的心思,只想先找個地縫鑽下去再說。

不過,藍曦若還沒笑完呢,這艷姬倒是反應的快,看起來很是柔弱的搖搖晃晃站起來,似乎馬上就要倒下一樣。

然後,她深深的看了藍曦若一眼,然後緩緩的走到她面前。

這艷姬似乎是想要走過去,然而不知道為什麼,藍曦若發誓自己沒有推她,她就像是失去重心一樣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這……

藍曦若很無奈的想:這麼狗血的劇情,竟發生在她身上了?

夜華傲微微皺眉,看看艷姬又看看藍曦若:「若兒你……」

這話還沒說完,艷姬就很是迅速的起身,毫不含糊的跪下來,然後開口:「邪王殿下,是我自己不小心,不關曦若的事情。」說著,她還望了一眼藍曦若,似乎很是害怕的樣子。

藍曦若翻翻白眼:這套路也太老了一點吧?

見夜華傲不說話,艷姬繼續為藍曦若求情:「邪王殿下,曦若不是有意要絆倒我的,你不要怪她。」

那表情,倒是真的可憐巴巴的。

夜華傲挑挑眉看看趾高氣揚的藍曦若,然後又看看跪在地上的瑟瑟發抖的艷姬,這強弱的對比……似乎很明顯啊?

「哦,所以呢,你跪下來求我是什麼意思?」夜華傲望著艷姬,嘴角帶著幾分說不出道不明的迷之微笑。

艷姬望著夜華傲,似乎下定了決心,這才開口:「你別懲罰曦若,求求你,我……不對,我不能這樣說,嗯,反正……」她看起來很是手足無措的樣子,眼眶就紅了。

夜華傲走到艷姬身邊,伸出手:「是嗎?那我需要考慮考慮了。」

艷姬看到夜華傲伸過來的手,很是激動的想要伸過去,結果卻撲了一個空。她眼睜睜的看著他摟過藍曦若的腰,笑的燦爛。

「我怎麼會忍心懲罰我家小若兒呢?別說絆倒了,就算是絆死了,我都不會有一丁點的不高興。」夜華傲的聲音很是溫和,親昵的蹭蹭藍曦若的青絲,嘴角上揚。

藍曦若心情大好:她就知道,這故事不會按照狗血劇情發展。

於是,她也伸出手,努力踮起腳尖摟住夜華傲的肩膀,笑嘻嘻的點頭:「我就知道我家華傲捨不得。」然後繼續旁若無人的秀恩愛。

艷姬瞪大眼睛:怎麼……怎麼會變成這樣?!

她猛地站起來:「為什麼!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這太不公平了!為什麼,憑什麼!我那麼愛你啊邪王殿下,我愛你愛了那麼多年,她才是後來才到的那一個!」艷姬的聲音尖銳而刺耳。

藍曦若捂住耳朵:「阿姨,注意公德,謝謝。」

艷姬哪裡還管那麼多?直接三步兩步的走過去,對著藍曦若就要扇耳光,卻被夜華傲搶先一步。

「啪」的一聲脆響,艷姬的臉上已經通紅一片。

「啪」的又一聲脆響,艷姬另外一半臉上也通紅一片了。

藍曦若揉揉手指頭:「打人是個力氣活,好累啊,揉揉……」她可憐兮兮的把手伸到夜華傲的面前。

夜華傲寵溺的揉揉她的小腦袋:「好,好,揉揉。以後這種力氣活交給為夫好了。」

艷姬就這麼傻愣愣的看著兩人秀恩愛,被刺激的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再之後,一直被冷落的羅儀開口了:「邪王殿下,我知道你很出色,也很強大,但是……你這樣和藍小姐在一起,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啊。」他的目光又不著痕迹的在藍曦若的身上掃了一圈,心裡已經是泛起春-水。

這身段,這聲音,這相貌……

若是在床上……

夜華傲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哦。」然後繼續幫藍曦若揉手指頭。

羅儀也不尷尬,只是幽幽的繼續扇扇子,望著兩人搖搖頭:「你只知道你們相愛,卻不知道這樣會給彼此帶來大災難。倘若不分開,你們可都是要死的啊!」

這話說的很是駭人聽聞,若是膽子小的,大概也就信了。

藍曦若眼皮都不抬一下:「什麼要死不要死的,這不是你說了算的。」她從夜華傲的手裡抽回自己的手指頭,然後笑笑,「我說羅儀啊,你這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找我們,是有事嗎?我們可沒時間陪你耗。」

明知道藍曦若是在冷嘲熱諷,羅儀也不惱,只是點點頭:「我只是想要告訴你們,你們若是想要長長久久,就必須先分開一段時間,等風平浪靜之後再出來。」他說的很是誠懇,眼中帶著光芒。

分開?

夜華傲望著羅儀,冷哼:「休想!」

羅儀將目光繼續投向藍曦若:「我知道你喜歡邪王殿下,但若是因為你,害了他,你豈不是要後悔死?」

一旁被氣得半死的艷姬冷哼一聲:「什麼後悔,我看啊,她就是想要害死邪王殿下!她從來都居心不軌!」

藍曦若懶的理她,只是看著羅儀:「哦,說完就可以滾蛋了!」

她聲音帶著幾分不耐煩。要想想也是,本來挺好的心情,被這個說,被那個堵的,心情能好才奇了怪呢!

羅儀繼續搖晃著手裡的扇子,望著藍曦若:「藍小姐,難道你不覺得,這大好年華,與其陪著所謂的邪王一起死掉,還不如離開他,好好享受,來得更舒暢嗎?」

他聲音依舊很溫和,眼中也不帶一絲絲的私慾,完全的大公無私的樣子。

藍曦若歪歪腦袋:「是嗎?」

「對啊藍小姐,你這麼年輕漂亮,若是早早死了,那多不公平!現在就應該好好享受啊!」羅儀一看藍曦若有鬆動的跡象,自然心裡樂開了花。

藍曦若繼續歪歪腦袋,點點頭。

這艷姬就趁機溜到了夜華傲的身邊:「邪王殿下,你看到沒有,這就是你喜歡的女人,口口聲聲說愛你,最後還是要背叛你,自己躲起來享樂,這樣的女人不能要啊!」

她聲音很著急的樣子,似乎是在為夜華傲打抱不平。

見夜華傲沒有表示,她繼續勸道:「邪王殿下,真的,這樣的女人不能要啊!」她很是大膽的抓住他的手臂,搖晃道。

不能要?

夜華傲是真的想笑了:難道艷姬這樣的女人就能要?

「艷姬,你莫要忘了,當初是誰先背叛我,和那該死的蕭狂雲雙宿雙飛的?是誰跪在我面前讓我成全的?」夜華傲嘴角帶著冰冷的笑。

好哇,這艷姬現在竟然開始譴責別人了。

「又是誰抖露了我所有的信息,讓我被暗算,關進那該死的石室數萬年的?」

夜華傲的眼神冰冷:他千不該萬不該,當初沒有防著這個該死的女人!他以為她是他的心腹,沒想到竟變成了導致他失敗的最重要力量。

幸好他沒損失太多東西,只是這人,他是不會再信了!

他邪王再傻,被騙了一次也不會再吃虧了!

「我相信我家若兒,別用你那副噁心的說辭來找我了。」夜華傲眼睛微微眯起來,「當然,若你活膩了的話,我隨時都可以送你下地獄。」

艷姬的身子劇烈的顫抖了幾分,她的腿開始發軟,這次真的是「撲通」一聲跪下來,然後坐在了地上。

完蛋了……什麼都完蛋了,原來她當時犯下的錯誤竟如此大。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邪王殿下,邪王殿下你聽我說啊,艷姬,艷姬不是那樣的人,艷姬不願意做對不起你的事情啊,實在是當時難以推脫蕭狂雲那禽-獸,我才會被迫和他去求你成全,可是我這心裡一直都是你啊邪王殿下!」

艷姬哭喊著,她的手緊緊抓住夜華傲衣擺的下角,生怕他就這樣離開。

夜華傲直接拔劍把那一角割下來:「被你碰過,就不配再穿在孤身上了。」他聲音高冷而充滿寒意。

艷姬慌了,她四肢並用爬到夜華傲的面前:「邪王殿下,邪王殿下,你可以不相信我,是我有錯在先,但是我真的愛你啊,我可以用我的整條命來愛你啊邪王殿下,我從很早的時候就愛慕你了,我努力的完成每一項任務,就是想要得到你更多的關注。」

「邪王殿下,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放棄我,求求您,只要讓我呆在你身邊,讓我幹什麼都可以,我求求你了!」

艷姬現在的樣子是真的可以用狼狽來形容了,夜華傲根本都不看她一眼,可她卻還像條狗一樣的搖尾乞憐。

原本還有些清高的氣質,瞬間就灰飛煙滅了。

夜華傲一腳邁過去,無視了艷姬所有的話。

艷姬繼續鍥而不捨的爬過去:「邪王殿下!」

藍曦若這邊也被羅儀纏的煩不勝煩,直接一拳招呼過去:「羅儀你有完沒完!滾蛋!」她聲音很大,帶著十足的怒氣。

羅儀卻反手握住藍曦若的手,色迷迷的看著她:「嘖嘖嘖,小美人……」他還把手放在自己鼻子上嗅了嗅,「好香啊……」他說的一臉陶醉,整個人看起來都像是要升仙了一樣。

藍曦若被噁心的要死,只是看著他,然後用另一隻手聚集靈力,整個人一躍而起,那冰凌就擴散開來。

只聽到一陣慘叫聲,藍曦若已經是穩穩的落地了。

羅儀是徹底知道了這混沌靈力的厲害,防禦根本沒用啊!

「邪王殿下,邪王殿下,求求你,讓我跟著你吧,當牛做馬我都可以,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絕無怨言,邪王殿下,求求你留下我好不好,艷姬知道自己錯了,讓艷姬有一個贖罪的機會好不好?」

艷姬的臉上有些髒兮兮的,大概是在地上爬的時候不小心蹭到的。她的衣衫也已經是有些髒亂了,整個人看起來很是狼狽。

「邪王殿下,為了你,我可是連蕭狂雲都敢殺,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艷姬說著,淚就落了下來,「邪王殿下,若不是我殺了那蕭狂雲,你現在大概是會被他的法陣給困住的。」

法陣?

夜華傲心裡微微有一點吃驚,但也沒有表露出來。

「邪王殿下,我為你做了這麼多,你為什麼就是不肯原諒我?看在那麼多年的情分上,你連一次改正的機會都不留給我的嗎?」艷姬髒兮兮的手還欲抓夜華傲的衣擺,卻被他躲過了。

藍曦若卻是看透了這艷姬了,這是一個為了自身利益不擇手段的女人,而且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不惜做出任何事情。

這樣的女人,真的很危險,也很噁心。

夜華傲冷哼一聲:「艷姬,不要做夢了,若不是我命大,我早就死在那裡了。你現在知道錯了?現在知道悔改了?若我當時修為全廢,成為一個人人唾棄的廢物,你一定也會把我踩在腳下的吧?」

他早就看透這個女人了。

不擇手段,心狠手辣,而且對自己也夠狠!

羅儀和艷姬雙雙被羞辱,自然也有點惱羞成怒,但是為了不讓彼此的關係太過僵硬,也沒有出手對戰。

這次不行,還有下一次,反正人還在,就不怕有不成功的一日!

於是,兩人就迅速的回去了。

這次的速度倒是挺快,幾息之後,藍曦若就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了。

「曦若,我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夢家,應該是有動靜了,你們注意一些,我就怕……他們用卑劣的手段……」赤玄忽然出來,有些猶豫的開口,「不然,你進去看著藍家的人,我來對戰好了。」

終究,他還是不想讓藍曦若受傷。

既然開口叫了「主人」二字,他就務必要保證她的安全!主人生,他生,主人死,他死!他赤玄絕不偷生!

藍曦若搖搖頭,伸手摸摸赤玄柔順的頭髮:「好啦,我沒事,你要好生看著那些人,弱要真的發生什麼,務必保證他們的安全!」

赤玄神色有些複雜,看看夜華傲,最終還是點頭回去了。

他服從主人的一切命令,所以他會好好看著藍家的人,守著他們,等著主人凱旋而歸。

但是……若是主人的生命受到威脅呢?他還會聽話嗎?赤玄心裡沒有答案,因為從開始到現在,他還沒有想過忤逆藍曦若的事情。

紅舞莫和藍影疏也已經是準備好了,藍家的高手們早就休整好了,昨晚喝酒吃肉,那叫一個痛快,精神可是恢復的賊快!

果然不出赤玄所料,夢家家主很快就帶著幾個人來了,很驚訝的是,這次竟然帶的人並不多。

聽完一眾高手們彙報,夢家家主滿意的點點頭,然後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他帶來的這幾個高手很是迅速的就到了藍家的院子里。

「藍寧絕,你還是不投降嗎?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夢家家主的聲音很是傲慢。

藍寧絕現在正火大著呢,他頭上的傷疤怎麼看怎麼傻,再加上這群孩子昨晚都看見了他丟人的一面,他已經不敢出門了。

現在夢家家主一叫,他怒火中燒:「勞資就不投降,你能怎麼著?你到底還是不是男的,要殺殺,要打打,再啰嗦勞資打不死你!」

夢家家主被嗆得臉色很是精彩,大怒,就直接指揮讓這些人上了。

藍曦若幾人迎了上去,還有藍家的幾個高手,一人對戰一個。

似乎……沒什麼不一樣,但是心裡那種強烈的不安讓藍曦若有些懷疑了,這夢家家主到底在搞什麼鬼!怎麼這次帶了這麼少的人!

而且……這些人看起來雖然被壓制著,但一個個淡定的很,完全不像是要輸掉的那種狀態。

這就更糟糕了。

藍曦若看不出來,夜華傲也看不出來。但那種說不出來的詭異卻一直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

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這些人……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藍曦若一邊和一個人打鬥,腦海里卻在飛速的旋轉,似乎有東西一閃而過,卻怎麼都抓不住。

虛無飄渺……

不再去想,藍曦若開始專註於和高手的打鬥。現在她修鍊的進展已經很慢了,距離聖帝七重還有一段距離,而且冰玉聖訣也已經修鍊到了一定的程度,第六式也遲遲參不透。

這是她的瓶頸,她只能通過和別人的對戰來積累各種經驗,以運用於對靈力的領悟和修鍊的各種感悟。

藍曦若越打越處於上風,其他幾人也是。夢家的高手全部都被死死壓制住,最後竟束縛的他們動彈不得!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