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但是,僅僅是半張臉,就足夠藍曦若震驚的了。

畫上的女子很年輕,那雙眼睛很有靈氣,不知為何,藍曦若覺得,那半張臉和自己有七分相似!

至於為什麼,她自己都說不出來,只是一種直覺。

「娘親」兩個字,忽然就卡在喉嚨,很疼很疼。

藍曦若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對一個陌生女子如此失神落魄。她只能將其歸結為,這個宮殿有問題。

什麼娘親,什麼巧合,一定都是騙人的。雖然她娘親確實沒死,但是她怎麼可能會生活在這種地方?打死她,她都不會信的。

藍曦若上了二樓,二樓是一條長廊,壁畫栩栩如生。她一邊走一邊看,心裏,再次掀起巨浪。

這些壁畫,記錄的竟然……全部都是輔助系靈力化攻擊系靈力!

但是,這些壁畫明明簡單的很,她到底是如何看懂的?藍曦若的心裏,再次開始了懷疑。倒是一直跟在身邊的赤玄,又一次知道了些什麼。

輔助系當攻擊系使用……這是整個彩雲大陸都不知道的,但是這壁畫為什麼會有記載?而且自己還能看得懂?藍曦若不知道,她只是一遍遍的看着這些壁畫,想要發現什麼。

忽然,她發現,在壁畫的盡頭,有幾句話,上面記載了輔助系靈力的逆天之處,並且說,只要得到對應元素力量的天才地寶,服用之後,輔助系靈力就能包容這種元素,並且在催動靈力的時候,會發生很多變幻。

這就是所謂的,輔助系靈力可以包羅萬象!

藍曦若的心跳的很快,總有一種要發生什麼的預感。

這些壁畫,一定不是屬於這片大陸的!藍曦若忽然篤定的認為,然後還緊緊攥住拳頭。曾經在這宮殿裏住過的人,到底和她有什麼樣的關係?輔助系靈力,相同的名字,相似的長相,這一切,加在一起,總會讓人浮想聯翩。

難道,她的身世真的不同?

難道,她的娘親和爹爹,都不是這片大陸的?

難道,所有的事情都另有隱情?

藍曦若的腦子運轉的很快,連續打了幾個問號之後,也沒得出結論,只好放棄。

緊接着,藍曦若上了三樓。

三樓是開放性的設計,風很溫和,吹的藍曦若清醒了很多。

藍曦若忽然發現了一張陌生的圖紙,看起來應該是地圖,不過,她敢打賭,這絕對不是彩雲大陸的地圖,因為……彩雲大陸的構造沒有那麼複雜。這一切,赤玄都看在眼中,心裏卻是越來越明白了。

在地圖中,有兩個地方被着重畫出來了。兩個地方距離很遠,藍曦若根本看不懂。

赤玄的眼睛,卻是越來越亮了……

原來是這樣,難怪一直感覺藍曦若身上有種讓人親近的味道呢……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切,小看人了不是?」西月泠鳶冷笑,拿出一根巴掌大的竹笛,吹了起來……

並沒有發出什麼聲音!

片刻后,後方陡然出現幾十道身影……

全是元嬰巔峰——

「……」

「居然來真的?」

「我們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先保命要緊……」圍觀的人心驚肉跳。

感覺自己被夾在中間……

「夫君,怎麼辦?」孫挽眉被嚇了一跳,臉色蒼白。

她也不過是金丹期的修士。

「閉嘴!」南仲喝了一聲,這個蠢貨,沒看到他在想辦法嗎?

為今之計……

「夏殿主,你看……」

「抱歉,本殿覺得和南淵城的聯姻,可以再考慮考慮……」夏衢心思急轉,直接拒絕南仲的求助……

「十七都已經和軒兒大婚了……」

「這不還沒舉行大典嗎?做不得數……」和南淵城聯姻,大部分原因都是因為七七看上了南池軒,現在他可不願意躺這趟渾水。

再說……他也不敢隨意動用修羅殿的力量……

前段時間因為私自接了個任務,就被少主削了一部分實力……

現在正是關鍵的時刻,他可不能犯傻。

但人就是這樣,不是你不想犯傻,就不犯傻的……

這不,還有個妹妹幫他呢!

「哥哥,我們就幫幫軒哥哥吧……」

「七七,這可不是鬧着玩兒的,你若是喜歡他這樣的,過了今天,大哥給你找十個……不,一百個……」

「不!我就要軒哥哥……」

奚淺:「……」

黎君竹:「……」

其他人:「……」

南域三公子:「……」

不是四公子嗎?還有一個呢?喏!不是在那嗎?

「嘔!」西月泠鳶正扶著牆吐得天翻地覆。

「七七,算了,你不用為了我委曲求全,我沒事的,若是今天我僥倖活了下來,希望你不嫌棄我,若是我……」

「軒哥哥,你別說,你不會的。大哥!」看到這樣的南池軒,夏十七早就把剛才的事忘了,只一臉心疼……

「……」艹!

「……嘔!」

「閉嘴吧狗男女,嘔心……」落千帆沒忍住大喝。

太他娘的噁心了,這倆不要臉的,簡直絕配!頂配!

「你……」

「動手!」靳衍厭惡的暼了他們一眼。

「等等……」南仲臉色大變。

「季兄……」轉頭一看,季天明早就察覺到不對,帶着季羅伊和季家人溜了。

黎君竹眼眸一閃,率先出手!

今天鬧到這個地步,她也不必錯過這個機會。

雖然是借了人情,但……以後她會儘力償還……

西月泠鳶幾個也興奮的沖了上去。

「小寶,不要放走一個修羅殿的人!」奚淺心神微動,修羅殿的人既然來了,就別走了。

「特別是夏家兄妹!」一個是分殿殿主,一個是羅空曾經的護法。

「放心吧娘親!」

「娘親,其他人呢?要放走嗎?」

奚淺看過去,發現那些路人正在偷偷溜走。

「那些人別管!」

「好的!」

不好!奚淺轉頭正看到南仲飛身拍向黎君竹。

眼裏的狠辣顯露無遺!

一個瞬移,出現在黎君竹的左邊,攔住她的腰身,同時拍出去一掌「覆崑崙!」

這時,黎君竹的右邊也出現一道黑色的身影。

。龍姬板正張某的臉龐:「為什麼要移開視線。」

「因為燈光太耀眼。」

「騙子,根本沒開燈。」

在兩人的頭頂,是沒有通電的節能燈。

瞞也瞞不過去,張罘從地上站起身來:「那就把它打開吧。」

燈光被打開,柔和的白光灑在潔白的牆壁上。

牆壁上的時鐘,分針

《奧特曼也要用騎士踢》第一百四十五章回首顧微羽從堡壘內下來,來到中州城前,愈發顯得自己是那般渺小,宛若滄海一粟,微不足道。

中州城比之她們先前見過的雲州、青州城的面積至少大了兩倍不止,再加上它獨特的地勢——

坐落在一馬平川的草原上,看起來便更顯威武霸氣。

「好了,要入城的快些排隊,每人繳納十顆下品靈石入城

《在修仙界當錦鯉》第二百四十三章金風玉露 費迪南德似乎聽到了聲音,但是並不真切,以為自己還在做夢。

他下意識的微微側身,將她攬入懷中。

「冷,靠近我一點。」

他眼睛沒睜開,聲音還帶著剛剛睡醒的惺忪。

她沒聽懂話里的意思,但能感覺到他抱緊了自己。

她開心的枕著他的胳膊,再睡一個回籠覺。

這邊酒店倒是愜意舒服,而陸昭在醫院卻沒有那樣自在。

他傷口有些深,流血過多,所以醫生建議他住院觀察一晚。

季歆月一晚上沒回來。

他並沒有意外,也不擔心,她是個成年人,在這兒也沒有語言不通的麻煩,應該不會出事。

這個點,說不定都已經回費蘭城了。

「你可以出院了,十天後記得去醫院拆線。」

護士確認后,安排出院。

他看的東西模糊,白茫茫的,還需要藉助導盲杖,但比以前兩眼摸瞎好多了。

看到前面障礙物,還是可以輕鬆避開。

護士看到他眼睛不便,有些擔憂。

「沒有家屬接你出院嗎?昨天不是好幾個人送你過來的嗎?」

「沒事,我一個人可以。」

他平淡的說道。

護士想了想,臉頰微紅:「要不我送你離開吧?」

她負責陸昭這個床位,昨晚到現在都是她看著的。

陸昭氣質儒雅,斯斯文文,像是搞文化藝術的,身上沒有半點商人精明的氣息。

而且他長得這麼好看,昨晚好幾個人要跟她換房號,她都沒答應。

「不用麻煩,我可以的。」

「這有什麼麻煩的,護士照顧病人應該的,我送你走。」

護士臉紅通通的,打著膽子上前,主動攙扶住陸昭的胳膊。

陸昭剛想拒絕,話還沒說出口,耳邊就傳來熟悉的聲音。

「誰說沒家屬的?我來,不需要你。」

護士的第六感立刻產生了危機,細細打量眼前眼睛腫成核桃一般的女孩。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