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父母都不吃了,那這一大桌子的早餐怎麼辦?

「大哥他們是怎麼了?難道都沒胃口?還是我做的不好吃?」

劉小青納了悶,看著知道接著一個離去,到讓她措手不及。

「小青,你想多了。」

「你做的什麼都好吃,只是今天氣氛好像有些不對,跟你沒關係。」

小蕊微微一笑,親自為劉小青盛了一碗粥,開口解釋一下,免得劉小青多心。

「對!小青,我們不用管他們,咱們先吃。」

李珊珊向劉小青點頭,寬慰幾句,率先拿起筷子吃飯。

身在書房裡的雷凌,他站在書房房門近前,看著站在窗戶那裡的李庭雲,笑了笑邁步上前。

「伯父,你要找的人已經確定了。」

「南郊大獄的獄長寧天雄,就是你要找的叛徒寧雄。」

「昨晚,我親自與他碰了面,不知道您打算什麼時候動手?」

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直接提到了寧天雄。

畢竟,要找寧天雄的是李庭雲,如今一定確定目標,當然要請示一下李庭雲的意見。

「好!」

「沒有想到,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竟然躲在南郊大獄,難怪一直找不到他!」

李庭雲得知,叛徒龜縮在南郊大獄,他臉色倏然陰冷無比,雙手握著拳頭,發出嘎嘣的脆響。

「南郊大獄是國家重地,內部有一個排的人,個個都是裝備精良,加上南郊大獄固若金湯,只有一個大門通往內部。」

「要想生擒活捉這個叛徒,就不能打草驚蛇。可這根本做不到,因為南郊大獄里三層外三層,都有哨兵與防盜系統。」

「沒有內部人幫忙,就算我派人強攻,恐怕也於事無補。而且此事不能鬧的太大動靜,如果可以就把他就地正法。」

李庭雲身為最高指揮官,對打仗防守最為擅長。

他考慮的很周密,只是因為南郊大獄比較特殊,內有重兵把守,根本不可能做到悄無聲息進入內部,將寧天雄擒拿。

「這個……我應該有辦法能將他生擒活捉。」

「只是,需要伯父派人配合一下,也就不算什麼難事。」

雷凌皺眉。

看李庭雲的樣子,明顯想要親自手刃叛徒寧雄。所以,雷凌就主動為李庭雲排憂解難,也算是討好自己這位準岳父。

「哦?」

「看來你,早就想好了怎麼抓住那個叛徒了是嗎?」

「既然這樣,我會派一隊人聽你指揮,但要保證不能鬧出太大動靜,引起地方察覺。」

李庭雲不由多看了雷凌兩眼,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但不代表雷凌做不到。

雷凌可是異人,只要能夠活捉寧天雄,他願意全力配合。

「不!」

「不需要那麼多人,我只要伯父親自帶幾個人在南郊大獄門外等著就行。」

雷凌微微一笑。

他可沒有要興師動眾的意思。

「你確定?」

李庭雲有些不相信。

南郊大獄戒備森嚴,雷凌一個人就想把寧天雄生擒活捉,這不是開玩笑呢嗎?

「伯父放心。」

「我敢這麼決定,自然有自己的辦法。」

「天黑后,我會堂堂正正進入南郊大獄,到時候伯父只需要在門外等候便可。」

雷凌信心十足,沒必要解釋太清楚。

「好吧!」

「那你可要小心,我怕寧雄狗急跳牆。」

李庭雲見雷凌心意已決,他只能選擇相信雷凌,但他還是覺得有必要提醒雷凌一句。

雷凌點了點頭,就這樣二人達成共識。

「大嫂,書房的門打開了!」

隨著雷凌與李庭雲在書房,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個小時時間。

在劉小青打算收拾碗筷時,書房的門忽然打開,劉小青急忙向在廚房收拾的李珊珊與花小蕊提醒。

李珊珊、花小蕊走了出來,看到雷凌與李父李庭雲兩人面無表情走出,各自心裡疑惑,但見雷凌與李父沒有事,她們也到放心了不少。

「小蕊,你不是要去上班嗎?」

走出書房的雷凌,看向花小蕊問了一句,讓花小蕊一愣,隨後急忙尷尬的笑道:「對!公司那邊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正好你送我過去吧?」

說完,花小蕊略有些慌張,雖然不知道雷凌為什麼這麼著急走,但她還是很配合雷凌。

至於李珊珊,神情古怪的看著雷凌,直到雷凌一聲不吭,帶著花小蕊離去后,她來到自己父親李庭雲近前問道:「爸?你不會又為難雷凌了吧?」

「臭丫頭!」

「你把你爸想成什麼人了?」

李父聽聞,直接瞪了李珊珊一眼。

最近幾天里,他對雷凌的看法一直有所改變。

直到今日,雷凌已經被他很是看好,又怎麼可能為難雷凌?

「那你們在書房說了什麼?看雷凌一聲不吭就走了,我怕他會多想?」

李珊珊有些半信半疑。

每次,雷凌來都會與自己父親單獨在一起,弄得她時刻緊張著,生怕雷凌與自己父親大打出手。

「你想多了。」

「我只是讓他早點給你一個名分而已。」

「好了!你趕緊收拾去,別來煩我。」

李父板著臉,一副及其嚴肅的訓斥李珊珊幾句,后自己坐在客廳沙發上,打開了電視機,不在搭理自己女兒。

李珊珊神色古怪,自己父親的表情,擺明就是有心事,她太了解自己父親了,可自己又真不出什麼來。

「歡迎收看今日晨光。」

「近日,城內突現一家名叫玩石商會,在昨日舉辦慈善賭石大會,邀請了不少成功人士進行募捐活動。」

「但在商會活動時,一位翩翩少年出現震驚全場……以極好的運氣贏了著名企業家徐老,直接大放光彩,成為江都城名副其實的首富……。」

李庭雲電視剛剛打開,表示本地頻道早間新聞節目。

隨著電視里,主持人播報關於玩石商會慈善活動是,屏幕上竟然出現了雷凌的影子。

不止這些,今天早上,所有頻道都在滾動播出,關於雷凌賭石如何成為萬億首富的新聞。

「這……那不是我大哥嗎?」劉小青目瞪口呆,聽到新聞報道稱,雷凌已經是全城首富,這簡直就是爆炸性新聞。

「不簡單。」

「雷凌居然把徐老贏的傾家蕩產了?可他為什麼隻字未提?」

李珊珊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從新聞中得知雷凌以是腰纏萬貫,富得流油,這麼招風,哪個看到不心存嫉妒?

不過可以看出,這也是玩石商會的套路,利用雷凌事件,來吸引更多人一夜暴富的心裡,招攬更多人去光顧玩石商會。

這種宣傳手段,可謂是高明,藉助雷凌的熱度,直接利用各大媒體霸屏,久而久之玩石商會的名頭就徹底打響了。

「萬億首富?」

「沒有想到,這小子還這麼低調?」

李庭雲都不得感到吃驚,萬億那是什麼概念?

就算他身為三軍總司,恐怕也沒有看過那多錢吧?

這簡直就是富可敵國了。

「大嫂,你說我大哥有那麼多錢,他該怎麼花啊?」

劉小青有些發愁了,沒錢時候知道錢的重要性,如今有錢了跟一堆紙有什麼分別?

「怎麼花?」

李珊珊訝然無語,別說怎麼花,她連見過都沒見過呢。

想到這裡,李珊珊與劉小青不約而同看向李父李庭雲。

這麼多的錢,恐怕只有李父才用得到才對。

試問,有了這麼一位富甲一方,富可敵國的女婿,還會愁沒錢花?

李庭雲老臉有些不自然,道:「你們看我幹什麼?又不是我的錢?」

。。 現實世界永城!

「歡迎沈檢察官和陳大人蒞臨永城!」

在沈言和陳千重剛達到永城之時。

城市禁飛區,下面卻早已拉好了橫幅!

「看來王家是早有準備啊!」

「注意點!別被他們唬住了!」

「我你還不了解嗎?王家唬得住我?」

「別貧了!下去!」

沈言和陳千重兩人對視一眼,各自的眼神都早已明白。

這次他們走的時候,可沒有告訴任何人。

就連這樣王家都能收到消息。

看來聯盟大樓是真的被這些所謂的家族給滲透了!

「哈哈!沈檢察官最近可是平步青雲啊!怎麼想到我永城來了?」

下面一個看起來滿臉紅光的中年男子,一臉和藹的看著沈言。

絲毫看不出有任何的敵意!

「也就是工作需要,不用搞這麼大排場,不過……不知道您是?」

「啊!是我唐突了!鄙人永城城主王哲!」

「王城主,不知你是從何得來的消息,知道我們要來永城的!」

看著滿臉堆笑的王家人,陳千重直接擺明了說道。

他可不怕這永城的王家,作為聯盟本部的直屬議員,他也是為數不多靠著自己的實力擔任這個職位的。

而沈言所熟知的,他目前擔任的空間門管理處的一把手,也是因為他的實力。

所以王家對他來說,儘管在永城一手遮天,可也還遮不到他的頭上!

「這件事就不牢二位費心了,聯盟既然讓我王家擔任永城城主,自然也是有聯盟的道理!」

王哲此時依然笑嘻嘻的看著陳千重,只是那一直眯著的眼睛,此刻卻微微睜開一條縫隙,眼中一抹寒光炸現。

他的這番話就是在敲打陳千重!

這裡可不是聯盟大樓,你再大的職位,到了我永城也只有乖乖按照我王家的安排走。

就算是聯盟負責人來了永城,也得聽我王家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