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像秦沖這樣擁有和自己實力相當的七階靈獸,那絕對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想不到你竟然還有這樣的幫手,難怪在如此情形之下仍舊能鎮定自若。」

「哼,和他廢什麼話?就算多出一隻七階靈獸,今日他也休想翻盤。」

那岳文一聲冷哼之後,當即揚手一揮,讓自己的土黃色飛劍猛然朝雷火紫電蛟襲去。

而那岳武的手上也沒有絲毫的停滯,一直在緊緊的咬着秦沖不放。

同時這兩人也都有了另外一番動作,趁著進攻的間隙,各自腰間一拍,也紛紛召喚出了自己圈養的靈獸,只見一黑一白兩道光芒一閃,兩隻六階靈獸便和雷火紫電蛟糾纏在了一起。

岳文喚出的是一隻雙首烏麟蟒,通體黝黑,體型直逼雷火紫電蛟,雖然此獸只有六階,但是面對雷火紫電蛟也沒有絲毫的畏懼。

而那岳武喚出的則是一隻六階妖禽錦背玄鷹,要知道這類妖禽可算是蟒蛇類妖獸的天地,雖然境界低了一籌,但看到雷火紫電蛟時,仍舊發出了幾聲興奮的嘶鳴。

見此秦沖也不禁眉頭一皺,以雷火紫電蛟的實力應該能應付這兩隻靈獸,但是想要取勝怕是有些難了,或者說短時間之內是無法分出勝負的。

如以此來,秦沖便再次開始以一敵二,處境堪憂。

隨即秦沖便開始且戰且退,刻意拉開和三隻靈獸激戰區域的距離。

「小子,今日老夫也很想看看,你到底還有何等手段?」

開口的正是那岳文。

秦沖退至百餘丈之後,當即一個轉身身形再次急閃,猛然將身形拔高了數十丈,隨即龍麟訣飛速運轉,秦沖的身形頓時猛漲到十丈開外。

繼而右手一揮,如意棒隨即出現,居高臨下以泰山壓頂之勢猛然砸下。

秦沖這一連串的動作幾乎是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什麼?竟然還有煉體之術?」

「想不到你還是法體雙修之士,看着模樣煉體的造詣也是極高了。」

這時兩人的臉色也都不禁大變,現在看來兩人想拿下秦沖似乎不那麼容易了。

「轟!」

如意棒一記猛擊砸下,那兩人隨即各自祭出法寶去一同抵禦秦沖這猛然一擊。

這一擊秦沖幾乎用盡了全力,將頓時將兩人的法寶都壓制了下去,但卻並未能擊退這兩件法寶,但是這一擊帶來的震撼力,已經讓那兩人心有餘悸了。

兩人苦苦支撐了片刻之後,秦沖隨即抽回如意棒,轉身便是一記橫掃。

到了這般境界的修士,雖說法寶已經能如御臂使,但若是在對方壓制之下卻並不好隨意的撤回。

因此此時的反應確實是比秦沖慢了一拍。

再次傳來一聲巨響,兩人的法寶抽身不及,當即被這一掃蕩開,反震之力更是讓那兩人各自後退了數丈距離。

「想不到這小子如此棘手,大哥快用定光鏡遲緩他的速度。」

「好,你全力牽制他。」

再次聽到定光鏡這三個字,秦沖的眉頭也不禁微微一皺。

當初在拍賣大會之上,秦沖也知道了一些這定光鏡的功效,此寶着實有遲緩速度之功,若是敵人的法力修為遠低於自己之時,還能徹底將地敵人定住一段時間,而且在此期間全身的法力也會被暫時的禁錮起來。

但此時秦沖用的全是肉身的力量,對於法力的使用極少,如此一來這定光鏡能發揮幾成的威力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如今秦沖化身巨人,想要徹底避開對方的攻擊確實有些不易。

畢竟體型太大,即使速度不慢,但目標確實太大了。

岳文暫時收回法寶換出了定光鏡,而此時岳武的壓力頓時倍增。

既然閃避不易辦到,秦沖索性就不再理會這定光鏡,揮舞如意棒發起了更加猛烈的攻擊,一次次猛擊之下,讓那岳武苦不堪言。

短短几個呼吸的功夫,秦沖便猛砸出了數十次的攻擊,以至於岳武的本命法寶都有些難以支撐了,甚至其飛劍之上已經開始出現一些細小的裂紋。

要知道本命法寶對於金丹期修士而言,那可是重如性命的存在。

「呼!」

定光鏡終於被徹底催動起來,一道白光激射而出,正中秦沖的胸部位置。

但是此時秦沖卻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只感到似乎有一股溫和的靈力侵入到了自己體內,並且開始阻礙自己法力的運轉,秦沖當即暗自心驚。

如意棒再次揮起之際,速度當真是慢了許多。

隨即一青一黃兩道光芒也隨之激射而來,正是岳氏兄弟各自的本命飛劍法寶。 第794章

蕭鳳棲打斷馮晨的話。

他現在心裡煩悶的厲害。

見蕭鳳棲已經閉上了眼,馮晨嘆了口氣,「那你好好休息,我去見見君姑娘。」

蕭鳳棲沒出聲。

但馮晨瞧見他耳朵動了動。

……

馮晨直接去了涼亭,遠遠的就看到秦臻坐在那裡,背影挺直,看著遠方,怔怔的似在出神。

馮晨突的就想到第一次見到君緋色的情形,好像過了幾個月的時間,她清瘦了很多。

秦臻聽到腳步聲,便下意識的回頭,便見馮晨走了過來,而沒有瞧見蕭鳳棲的身影。

「馮公子,蕭鳳棲他怎麼樣?」

秦臻掩下眸中的失落,忙出聲道。

「還好,外傷不是很厲害,那一掌多多少少讓景行受了內傷,需要將養,沒有生命危險,別擔心。」

聽到馮晨的話,秦臻點了點頭,鬆了口氣。

「他還是不肯見我嗎?」

秦臻問。

馮晨抿了抿唇,「你們之間出了什麼事?我問景行,他不說,冷牧的嘴巴也撬不開。」

秦臻輕吐出一口氣,而後便將北山山腳下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就這樣……」

馮晨,「……」!

「所以景行這是因為吃醋,所以鬧脾氣了?」

馮晨的語氣很是誇張。

他真想去去罵自家好友一頓,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眼前這姑娘為了他能做到什麼份上?

秦臻話都不想說了。

「走吧,我帶你過去,你好好訓他一頓,這都什麼時候了,還鬧上脾氣了。」

馮晨道。

秦臻點點頭,跟著他一起走向蕭鳳棲的房間。

冷牧正擋在門口,瞧見馮晨領著秦臻過來,張了張嘴想說什麼,被馮晨給瞪了一眼,便沒敢出聲。

「你直接進去就行,景行那個人心思比較敏-感,之前也不曾喜歡過女孩子,他……哎,你應該能理解,他只是沒有安全感。」

「我知道。」

秦臻點點頭。

如果不是理解蕭鳳棲,他這一而再再而三的給她甩臉色,她早就轉身走了。

秦臻推開門,進了屋子。

屋內很靜,燃燒著檀木香,帶著安神的作用。

她腳步很輕,走向卧室,蕭鳳棲赤著上身,穿著中褲,背對著她躺著。

墨發披散在腦後,聽到動靜了,他也沒轉過來。

秦臻知道剛才在門外她跟馮晨說話的時候吧,他應該是聽見了。

心裡嘆了一口氣,抬腳走向他,坐在床邊。

「蕭鳳棲,你轉過身來。」

秦臻道。

蕭鳳棲沒動,但是後背卻微微一僵。

秦臻嘆了口氣,倒也沒強迫他轉過來,只是輕聲開口道,「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但是我還是想跟你解釋一下,蕭鳳棲,你誤會我了。」

她說。

「今天我跟蕭泓宇去北山山頂,是因為我之前答應了他,作為唯一見過『秦臻』死亡的我,自是知道地方的,答應帶他去緬懷,也是對過去的徹底告別,我跟他之間,該有個結束的。」

秦臻聲音清雅,在卧室里響起。

「那鬼面刺客抓向蕭泓宇的時候,我當時腦子裡閃過的是你,我知道蕭泓宇若是丟了性命,你便也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不管你信與不信,我當時想的是你。」 噠噠噠噠噠……

周離在秦媚兒的帶領下走上樓梯,來到了百花樓四樓。

這裏是幾位花魁的專屬樓層,她們的閨房都在這裏,只有少數的客人才能入內,與她們一澤芳香。永安城許多男人,都以登上四樓為一種莫大的榮譽。

想睡花魁的人千千萬,但能入花魁眼的,就只有寥寥幾位。

秦媚兒推開房門,一股暖香撲面而來,率先走了進去,回眸看了周離一眼,神態嫵媚。

周離邁步而入,走進了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花魁閨房。

房門關閉,樓下頓時傳出一陣惋惜哀嚎,羨慕那人能得到秦媚兒的服侍,今夜必定銷魂至極。

閨房中,屏風華麗,書架擺滿書籍,牆壁掛着大師的詩字畫作,給人一種濃厚的書卷氣息。很多人看到這種房間佈局,第一印象肯定是這房間的主人是個飽讀詩書,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

但實際上,卻是個嫵媚多姿的青樓花魁。

秦媚兒笑吟吟道:「公子是想先和奴家一起洗澡,還是想先和奴家一起作詩,或者先讓奴家為你彈奏一曲?」

周離沒有回答。

「那奴家就先給公子彈奏一曲。」秦媚兒以為他是緊張,便主動活躍氣氛,嫵媚勾人地說道,「公子,你是想看奴家穿着衣服彈,還是不穿衣服彈?」

我覺得半遮半掩最好……周離不禁感嘆,古代女子的服務就是好,睡之前還要給你彈兩曲或者跳個舞,不像以後的姑娘,服務麻木,態度冷淡,只會讓你搞快點——這是他從旁人那聽說的。

但很可惜,這位詩畫雙絕的花魁,已經遭遇了不測。

剛剛在樓下的時候,他就已經使用了玉清璃給的破妄符籙。

破妄符能看破鬼怪身上的障眼法、幻術。

在旁人眼裏千嬌百媚的秦媚兒,在他的眼中只是一張血淋淋的人皮。

同時這也說明了一件事。

秦媚兒不是幕後黑手,她也是受害者之一,在買了墨香書坊的那些紙張后便被殺害,而兇手則順手使用了那些紙張,剪出了襲擊李家所用的紙人。

「姑娘。」周離開口了。

「公子有何事?」

「你能不能轉過身去?」周離道。

秦媚兒妖嬈一笑,以為周離是想玩什麼情趣,便盈盈轉過了身,腰背臀弧線驚人。

真翹啊……可惜了,我沒有要當亡靈騎士和你生死之交的打算……周離默不作聲,體內真氣奔騰,勁力匯聚。

猛然出手!

嘭!

空氣發出短暫悶響,這一拳竟打了個空。

秦媚兒形似鬼魅,出現在幾步外的地方,幽怨地看着周離:「公子為何要傷害奴家,是奴家哪裏做的不好嗎?」

周離目光一凜,剛才出拳的瞬間,秦媚兒就做出了反應,身體如同軟泥一般扭動,躲過了他的拳。

對於沒有骨頭的人皮來說,這是很合理的操作。

他驚訝的是秦媚兒的反應能力,要知道八極拳近身爆發極為迅猛,對方居然能這麼快就察覺到危險並做出反應。

是個很難纏的對手。

「姑娘,我這是跟你玩情趣呢,你不會生氣了吧?」

「呵呵……那就讓奴家剝了公子的皮,咱們再慢慢玩……」

秦媚兒七竅溢出猩紅鮮血,身上那股媚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死人的怨氣、陰冷,面容可怖,臉龐慘白,透著詭異瘮人的邪異氣質,鬼氣森森。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