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見秦慕抉垂首不說話,似乎是在思考的模樣,董昌明的臉上露出喜色,連忙繼續開口道:“慕抉,不要覺得舅舅不疼你,我的關係都已經幫你找好了,你的案子應該很快就有着落了。”

秦慕抉心中冷笑,所以董昌明是想用這麼個似是而非的人情,加上那麼點人情,來買他手上的股權?

不知該說他野心大,還是該說他愚蠢。

秦慕抉依舊是垂着頭,沒有開口。一旁的董明竹卻忍不住了,出聲罵道:“董昌明,你還有良心嗎?慕抉好歹叫了你那麼多年的舅舅,你不念着一家人的情分謀了他的公司就算了,如今居然還來落井下石。董昌明,你還是人嗎?” 從那一天和小石頭攤牌之後,兩個人之間的相處模式變了。怎麼說呢,以前要是兩個蘿蔔呢?那麼現在就是一個蘿卜一個坑。而這小石頭確確實實的栽進這個坑裏了。

琅琊島。

處處可見那常年呆在寶殿裏的殿下,帶着一個長相普通的小女孩,四處晃盪,衆人看到的儘量避開,沒看到的伸着頭悄悄的看…衆人疑惑,這殿下是怎麼呢?

正偷看的起勁的,英俊的雞鴨鵝先生出現了,對着他們一個美麗的笑容。衆人訕訕的一笑,揮手,“嗨,雞鴨鵝先生!”

雞鴨鵝笑,“咦,大家都很閒嗎?”

什什麼?切,他們才不閒呢?這不是工作的時候偶然看見了這一幕麼。“那個,小雞先生…殿下這是幹什麼?”

一天到晚,帶着那女孩在這逛逛,在那走走,偶爾坐在朱雀的身上,環遊仙島。

小雞雋秀的臉上凝起一道意味不明的笑容,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嗯,殿下說這是什麼來着?哦對了,壓馬路…”

衆人,“…”

主殿裏。

澹臺銘景等了三天,還沒有等到小石頭自覺的前來覲見,心中的那口氣堵的。雖然石辰每日的行程都有人告訴他,但是當他聽到,殿下將什麼什麼寶石,什麼什麼名藥,什麼什麼佳餚,都送給那個小女孩時,臉都會黑上一截。不是因爲他捨不得。南海上的奇珍異寶簡直是琳琅滿目,澹臺銘景對於這些東西也早都免疫了,就算是讓島上所有的東西都拱手讓人這也是可以,當然得看那人是誰呢?最讓澹臺銘景氣憤的是,是石辰送。二十年來,那家夥送給自己一件東西沒有?哼!

“家主!”這會兒,進來的是家主身邊的一個近侍。並不是預料中的管家,澹臺銘景意外的挑眉。

“管家呢?”這些天來,澹臺管家就是他的通信員,一直幫着他來瞭解石辰的動態,當然準確的來說,便是管家幫着他去監視小石頭。每日也都是這個時辰管家便會來稟報消息。

於是,澹臺銘景發現了這人微微有些尷尬的表情…

“肉團?”澹臺銘景眯起眼睛,叫出這人的名字。不得不說石辰的取名的靈感絕對是來源於自己的老爹,畢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老爹已經可也是非常的無厘頭,身邊人的名字一個比一個奇葩。

肉團苦着一張臉,頓時覺得,哎。

命苦。管家一定是害怕自己被罰,所以才找他來幫他擋槍子的!誰讓他講義氣呢?誰讓他是肉團呢?哎。

“家主…”肉團有些欲言又止,哎,這差事真不是一般人所能駕馭的了的啊。

“說!”清冷的語氣,讓人不寒而慄。

肉團頓時知道,家主生氣了,再吞吞吐吐的他就會被活剝啊!

“管家說,殿下似乎在半個時辰前已經離開了南海。”一鼓作氣的道出這些話,說完才發現這,這這…他竟然出賣了那苦逼的管家。頓時一張臉變得有些哭笑不得。哎。

殿內一陣靜謐…

肉團頭埋着,心中惴惴,身子墜墜,努力的想要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不敢擡頭看,家主的表情,雖然家主那張臉絕對的好看!雖然家主現在的表情絕對是溫和無害的笑啊,但是…暗含殺機!

許久,空寂的殿內,響起一道幽清幽清的嗓音。

“你說,什麼?”

肉團頓時感覺自己的身上的那些脂肪在燃燒啊,超速度的在燃燒,媽的,真是大汗淋漓!

“管家說,殿下已經離開南海了!”

這次,肉團一個愣都沒有打,噼裏啪啦的全數倒了出來。

肉團想的不錯,澹臺銘景卻是笑了。那張英俊好看的臉上,出現是溫潤和善的笑容,眉眼輕輕一彎,嘴角輕輕牽起,聲音依舊溫和。

“兔。崽。子。”

肉團身子一抖,瞬間明白了,這下,家主是要和殿下耗上了。完了完了完了,這樣一來,吃苦頭的都是他們啊…

——

其實這些日子以來,唐淺與石辰不僅僅是培養感情而已。

在南海中,唐淺吸收了許多的靈氣,整個人也變得心曠神怡。以前遲遲不能突破的瓶頸也在這次給提升了,當然也通過了小石頭的幫助,唐淺這下一次連蹦三級,實力可以和四大家族中的人能夠一拼了,當然在小石頭的眼裏,依然是只小蝦米。但是,唐淺卻是沒有傷心。畢竟人家是神是不?神之子呢?想到這,唐淺無聲的笑了笑。

而南海裏,收益最大的便是青玄了,不但因爲吸收了靈氣,還被小石頭灌下去了許多湯湯水水,三日不見,真的是當刮目相看啊!青龍這會兒雖然不能夠和當年相比,但是再也不是那小小的模樣,已經成了一條巨龍,當然這個巨是相對於普通的龍來說。之於青玄大帝的距離怕是有點遠…當然青玄依然非常開心,能有這樣的效果,已經非常不錯了!所以,這次出來之後,看待小石頭的目光,頓時變了。

而小石頭在他的心中,也頓時的高大上了。

能夠將四大神獸改造的人,能是一般的人嗎?能夠讓朱雀神君屈服的人是一般的人嗎?所以,青玄沒有任何羞愧感的非常崇拜一個人…雖然他是青玄大帝,但是他也有偶像。 那時喜歡你 就是石辰殿下。

連帶這幾天與小紅相處,都非常的和顏悅色…這是讓小紅非常的心驚膽戰,畢竟,青玄每次笑笑都可是沒有什麼好後果啊。生怕這傢伙有什麼後招,來等着修理他!

自然,作爲陪襯品的赤金,也是不甘示弱。不僅趁着某殿下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吃掉許多寶貝,還明目張膽的索要一些珍貴的東西。這次出來赤金的肚子可是鼓鼓的,臉上的笑容也都是扯的大大的。而石辰不少送給唐淺的東西,也都是在赤金的肚子裏面。

於是,赤金在心中悄悄的想到,這女人是走了狗屎運嗎?竟然傍上了這樣的土豪啊。嘿嘿嘿…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在出了南海之後,青玄,赤金也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而小紅也是消失在石辰的衣袖上,頓時…石辰的右腕上多出了一副金線繡出的惟妙惟肖的火凰。唐淺好奇多看了兩眼,以前都沒有發現過,原來是這樣啊。

卻發現,身爲一副繡成的火凰,對着唐淺,眨了眨眼,興奮的想將翅膀伸出來…

唐淺失笑。

石辰那眼望過去,於是,小紅縮縮脖子,慢慢的收回了翅膀,不敢再輕舉妄動,真正的成了一副火凰圖。

頓時,世界變得清淨了,小石頭的眉頭也跟着輕輕的放開了。

“殿下,我們要去哪兒?”

身後的小雞忍不住的出聲,現在已經出了南海的界限,看着殿下似乎是一直向北的趨勢,忍不住的開口。因爲長到這麼大,小雞還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好嗎。

現在看見外面的一切都非常的新奇,一雙漂亮的眼睛到處的轉着,心中卻是非常的興奮啊!這…跟着殿下有糖吃,真的!

旁邊的小鴨,小鵝也是這樣的想法,一直以來,他們三兄弟就是呆在藥房裏,除了給殿下辦事,可是一直都沒有出去過。更不用說去看外面的世界,這可是澹臺管家都沒有過的疏遇!

聽見這話,小石頭的身形沒有頓一下,清冷的聲音沒有帶上一點波瀾,但是卻是將身後的三人齊齊的怔住了。

“回孃家。”

呃…小雞小鴨小鵝崩潰了,殿下你你你…簡直是…那是你的孃家嗎?那是你的…哎,到底是什麼?雞鴨鵝有些不懂了,算了!孃家就孃家吧!反正都是夫人的家…

說道這裏,就不得不說,當唐淺第一次聽見這三個英俊的少年,對着自己恭敬的喊道,‘夫人’的時候…整個人頓時不好了。我勒個去,要不要這麼坑爹!夫人!我去,她唐淺現在也纔剛十六歲好不?好不?

所以,唐淺笑眯眯的發話了,“小雞小鴨小鵝啊,你們還是叫我唐淺吧…”

石辰眯眼,小雞小鴨小鵝瞪瞪眼。

“嗯?”唐淺將尾音拉長,惹人不住的發顫。

於是,石辰又恢復了面無表情。小雞小鴨小鵝識時務的答道,“是,唐淺!”

雖然有些別捏,但是啊…殿下可是個妻管嚴,相信他也不會拿他們怎麼樣,於是小雞小鴨小鵝下意識的想要巴結巴結他們的夫人啊。嘿嘿。三人心照不宣,夫人好,才是真的好!

當回到唐家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

當然,憑着小石頭瞬移的速度只是分分秒的事情,但是他卻不得不顧慮身後的三人,所以才放慢了速度。何況…也得製造一個剛從外面回來的假象,不然…

“咦?”進了屋子之後,唐淺輕輕的咦了一聲,有些奇怪…

有客人?三個字飄在了唐淺的面前,是的。家裏的氣氛不同於以往,有陌生人的氣息。唐淺也沒有打算用異能看看究竟是誰,不是她沒有好奇心,而是她不能將異能用到生活中,否則…別人還有什麼隱私而言?

袁紅匆匆忙忙的從客廳中走出來,手中還拿着水果盤,就要往廚房裏去,突然間剎住腳步,遲鈍的回頭,看到唐淺之後,立即瞪圓了眼睛,久久沒有說話。

“哎呀!死唐淺你終於回來了啊!”

果然又是一身暴吼,唐淺下意識的躲了躲耳朵,這老媽從來都不會想想後果…聽,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來。

從客廳中走出一大簇的人,張望着這裏,“發生什麼事呢?”

“袁阿姨,怎麼呢?”

“媽?又怎麼呢?”

唐淺汗顏,因爲他們幾人還在門口,站在客廳門口的人還是看不到他們的,現在可好…老媽一臉糾結的表情,對着衆位客人,扯出一抹尷尬的笑,“嘿嘿,沒什麼沒什麼…你們趕緊進去吧。”

一驚一乍…

衆人訕訕回到了客廳,並沒有出來,原本他們在客廳也是沒有聽清楚袁紅的話,只聽見了受到驚嚇的聲音。還以爲袁紅是摔倒了,還是怎麼呢?現在看來,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衆人的心放了下去。

院子裏並沒有別的人,袁紅這下摸了摸胸膛,其實她自己也是被嚇到。連忙走進幾步…

這才發現,女孩好像又變漂亮…

當然袁紅也是同一時間看見了依舊英俊漂亮的小石頭,心中更是樂開了花。一想到今天兩個女婿都在家中,袁紅就非常的開心。

“小石頭,阿姨可是想死你了。”袁紅對着小石頭道。雖然有些誇張,但是袁紅說的卻是不假,這些日子來,想的不單單是唐淺,還經常想起這個呆萌的小石頭,想到之前各種好玩的事情,忍不住想念這兩個小家夥。

嘖嘖嘖…果然是幾日不見,當刮目相看的。

小石頭倒是沒有什麼反應,竟然非常好氣的衝着袁紅笑了笑,輕聲叫了聲,“阿姨。”

剎那間,那啥,袁紅圓滿了。一個美少年對着自己笑,何況還笑的這麼漂亮,是誰誰不開心啊?!

“咦?這三位…哦,你們是小石頭的同學吧!來,一起進屋玩!”袁紅瞪大了眼睛,心中卻是受到了打擊啊。沒有想到小石頭漂亮就不說了,連帶着他這三個同學也都非常好看,當然小石頭是最好看的!

雞鴨鵝尷尬的笑笑,頓時不知所措…

人情世故,他們一概不知啊…這世界,和他們南海完全不是兩樣啊…

但是在殿下的薰陶下,他們自然是不會丟了臉面的,淡笑一聲,“好,謝謝阿姨。”

嗯,不錯,殿下剛纔就是這麼叫的,應該沒有錯吧!

倒是唐淺挑挑眉,心中覺得這三個傢伙真心聰明!雖然只有十七歲啊!十七歲啊!孺子可教也…下意識的,唐淺將這三人劃入自己的勢力範圍內,現在她的目標就是將三人,一個一個的拿下!嘿嘿,爲自己所用…

當然現在唐淺還是沒有,這樣的意識。

小石頭的就是她的,她的就是小石頭的。哎…自然沒有將兩人的所有物混爲一體的意識。

所以,小石頭自然是要更加的努力!心中變着法的想,怎麼樣才讓自己的東西都變成小姑娘的呢?

到了後來,唐淺知道了小石頭心中的想法之後,還愧疚很長的一段時間…於是,那時候,小石頭非常困惑的想,怎麼突然獻殷勤了呢?後話自然不提。

當幾人邁進客廳的時候,在身後的袁紅這才有了一個驚天的發現,頓時熱血沸騰了起來!

小石頭竟然拉着小唐淺的手!

這麼說,已經功德圓滿了?兩個傢伙開竅了!啊啊啊啊啊——不行,袁紅覺得自己受到了刺激,一會兒笑,一會兒再笑…嘿嘿。袁紅心想,哎,此生足矣…

進了客廳之後,唐淺才知道今天的客人是誰?

老姐的相親對象?

——秦子涵。

秦子涵,24歲。京城人士,家中獨子。父親秦家房,母親XXX,秦邦老總,母親是翡翠愛好者,收集世界各地的翡翠珍品。一家人家庭和睦,並沒有任何的不和訊息。還有,秦子涵初中之後,便是在美國求學,嗯。現在剛剛畢業,雙碩士學位,嘖嘖,真是年輕有爲。而現在在家待業,當然…秦子涵的藉口就是先玩會兒。對此,父母倒是沒有任何的看法,畢竟…秦子涵就是不工作,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因爲秦子涵早在高中時期,就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現在幹得也非常有滋有味。

對於這樣的人,唐淺表示…高富帥啊!老姐的運氣簡直是好到爆了好嗎?

當時,唐淺看到蒼狼查這些資料的時候,就非常的驚訝。原來以爲老姐相親的對象可能就是那些潛力股的那些男人,有錢有勢的男人,當然唐淺是排除了的,因爲老姐可不是隨便嫁給一個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秦子涵竟然是這樣的人?完美的小說男主,男配的命啊…

當然最讓唐淺驚訝的是,在秦子涵在美國留學的時候,竟然是住在美國秦家裏,嗯,不錯。就是秦御風的家。於是,唐淺便覺得世界簡直太小了。當即給秦獸打了電話。

秦獸聽見挑眉,“咦?你問我小堂弟幹嘛?看上他呢?”

於是,唐淺咬牙,面無表情,“不,我看上小寧楠了…”

電話那頭的秦獸頓時炸毛,朝着電話裏開始各種…虛張聲勢,威脅恐嚇,敲詐勒索…

唐淺無情的按掉了電話,卻是對上小石頭那…淡淡的目光,頓時頭皮發麻。扯開一抹訕笑,“開玩笑的…”

小石頭不理,唐淺便去拉小石頭的手。

小石頭立即甩開,哼…

唐淺再拉,小石頭再甩,再拉,再甩…終於,唐淺板着一張臉。

“我就是看上他了!”

於是,小石頭乖乖的轉身,主動牽起唐淺的手,放在嘴邊,輕輕的吻了吻,清泉般的聲音叮咚作響,“嗯,我不相信。”

嘿,唐淺背過身,悄悄的牽起嘴角,“哼!”

看着對面那英俊的小夥,唐淺挑挑眉,終於見面了。

秦子涵起身,對着唐淺笑着點點頭,英俊的笑臉上扯出一抹陽光和煦的笑容,“妹妹,你好,我叫秦子涵,你未來姐夫…” 第二天一早,樂好好揹着一大袋東西去學校集合。

大巴車上,林芷萱坐在了姜珊珊和她的後面。

時不時的,樂好好會回頭分享自己帶的美食。

對此,林芷萱友好的笑着搖頭,在樂好好看不見的時候,林芷萱的眼神有些嚇人。

樂好好在吃零食的時候,姜珊珊眼尖的看到了什麼。

“哇,好好,這是不是精爵的那款白金手鐲?這款我很喜歡,就是太貴了,等我家女神代言精爵之後,我一定要存錢買一個!”

樂好好嚼着東西低頭看着自己的手鐲,這是顧慕璟親自給她帶上的,還說了“合適”兩個字,於是她就再也沒拿下來過。

“唔,我也不是很懂,有可能是盜版。”

她現在已經很招人了,不能告訴她們顧慕璟是她的監護人。

至於葉溫晴的代言,樂好好可憋不住。

“你知不知道葉溫晴以前坐檯過?精爵怎麼會看上她?”

樂好好發誓,她絕對是一時嘴快!

姜珊珊瞪大了眼睛,立刻反駁,“怎麼可能?那都是別人見不得我女神好,你要知道葉家可是有錢人,怎麼會讓自己的女兒去坐檯?她不缺那點錢!”

“哎呀,你別生氣,我也就這麼一說,網上都那麼說的。”樂好好當然不能把顧慕璟告訴她的事,轉述給姜珊珊。

“哼,以後不許黑我女神!”

“好好好!”

樂好好應聲,心裏加了句,只要葉溫晴不搶她的男人,她就不黑葉溫晴。

五峯山距離江陵市的市中心有點遠,足足開了五個小時才到。

樂好好一行人到了山頂之後,先是搭了帳篷,然後才拿出畫架,在老師的講解下,她們開始畫着山頂的自然風光。

不得不說,這裏的景色可真是寫生的好去處。

不知不覺間,夜幕快要降臨,篝火晚會也被人搬了出來,然後大家開始了自己的才藝表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