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瑟卻依然沒有尋找到他想要的那個「開門者」。

……

……

【或許我能幫你對話】

安平對奈瑟開口道。

【如果你只是希望不要起紛爭的話,我應該能有辦法】

經過一番交流,安平發現奈瑟要比自己想像中容易溝通的多。

也得知了原來在上古龍族裏,冰霜巨龍和水龍一族其實一脈相承。

這片森林和冰原的位置也不算遠,冰霜巨龍算是水龍一族裏的上位龍族,這也是為什麼奈瑟對安平如此的客氣的原因。 米拉·漢的確在許多方面展現出了她在軍事與統御士兵方面的卓越才能與領袖氣質,她通過恩威並施在士兵與低級士官之間建立威望,以其歡脫開朗但在關鍵時刻絕不失威嚴與擔當的性格贏得了許多高級軍官的信任。

亡者之港軍團的三個陸戰隊師與一個半機械化混編步兵師中,米拉所在第一陸戰隊師是最早形成戰鬥力的一支部隊,他們的組織能力以及紀律也高於其他的師。

在如何應付亡者之港中那些不受拘束且不懂得什麼是紀律的士兵時,相比於革命軍中那些克哈出身的軍官,米拉·漢所採取的強硬手段也取得了更好的效果。假以時日,如果米拉·漢並沒有在奧古斯都經過亡者之港時加入革命軍,那她也許就會在十幾年以後成為那裡的「女王」。

「我說過許多次,米拉·漢的才能值得一個校官。」奧古斯都說:「她已經通過幾次針對泰倫聯邦基地的打擊行動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無須質疑,我任人唯能,一切有能力的人都會得到他應得的位置。」他說:「我們缺少軍官,尤其是高級軍官——缺得要命。以亡者之港人指揮亡者之港人是最好的選擇。」

「讓軍官和政治委員一起帶隊,做好亡者之港新兵隊伍中的思想工作。我相信,只要稍加歷練,他們就會變成一支由鋼鐵鑄就的軍隊。」

對那名二級泛泰倫革命黨政治委員的質疑做出回應以後,奧古斯都又對調動軍隊的指令做出了詳細的講解,具體到每支部隊該攜帶多少裝備,在何時何地出發又在何時何地抵達。

參謀和顧問們就一些細節的瑕疵給出了自己的看法,但沒人全盤否決奧古斯都的命令——除非奧古斯都的命令在他們看來是不可思議與反人類的,不然沒人會發出不合時宜的聲音。

奧古斯都才是真正的統帥和一錘定音的人,相比之下,參謀部只負責為他出謀劃策。由於奧古斯都在革命軍中過高的地位和威望,幾乎所有人都不認為他越來越接近於獨斷專行的做事方式有任何的不對。

在指揮軍隊作戰的大多數時候,奧古斯都都會待在封閉的辦公室里端詳瑪·薩拉的地圖和科普盧星區的星圖,他會自己制定許多的計劃並從中選出最好的,當他向自己的參謀官和副官轉述這些計劃時往往都意味著其早已經成竹在胸。

「我們要包圍瑪·薩拉首都區至少四十八個小時,同時不斷地向守軍施壓。這樣,瑪·薩拉總督就會更加急迫地請求支援,那阿爾法中隊在抵達以後也必須派遣登陸部隊收復失地。」最後,奧古斯都總結說。

「要想辦法誘使埃德蒙·杜克登上瑪·薩拉,或是分散他的艦隊,我們才能在這個恆星系取得階段性的勝利。」

「所以我要在前線露面,讓杜克確信我就在瑪·薩拉是星球地表上。」奧古斯都接著說:「只需質疑杜克的勇氣,他就會上鉤。」

「我可以肯定,只要杜克被激怒,他就會立刻變成一條發了瘋的毒蛇。」這個時候,沃菲爾德攤了攤手說:「如果是別人,我絕對不會這麼說,但要是那個人是杜克。」

「他一定會上當的。只要狠狠地踢上杜克一腳再羞辱他,他就會不顧一切地咬住你。」

「但我們仍然必須考慮他沒有中招的可能性——儘管這微乎其微。」沃菲爾德提出疑問:「杜克的脾氣就跟他的家族裡的血親們一樣壞,他的確很有可能上當,但杜克的手下一定不缺乏沉著冷靜的人。」

「是的,必須考慮這種可能。」奧古斯都對沃菲爾德的說法表示贊同:「杜克在面對比自己弱小許多的敵人時幾乎沒有吃過敗仗。」

「就我們所知道的而言,他的每一次勝利都沒有什麼高明的戰術可言,阿爾法中隊每一次都迅速地擊潰了他們的敵人——從正面進攻或是使用佔據絕對優勢的火力覆蓋。」

「我的方案是:示敵以弱。」奧古斯都接著說。

「杜克不可能知道我們有多少艘戰列巡洋艦,就像我們無法得知阿爾法中隊有多少艘艦船一樣。只要讓他相信我們的戰艦遠少於阿爾法中隊,杜克勢必就會掉以輕心。」

「當然,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們還必須制定更多的備選方案,這就是我今天請到各位來的原因。」

接下來,在場的軍官和軍事顧問開始有條不紊地制定計劃、繪製地圖,一直等到傍晚才敲定最終的方案並把文件下達至各級部隊。

會議結束以後,奧古斯都的部下們或是返回自己在希羅州州政府大樓中的辦公室或是乘坐運輸機返回自己的艦隊,而奧古斯都本人則要按照行程安排登上飛往停泊在薩拉星系另一邊的星系穿梭機,在與所有的艦長召開會議以後他還要馬不停蹄地返回在瑪·薩拉星球地表上的軍隊之中。

在離開之前,奧古斯都重新安排了沃菲爾德等人的職位以及任務。

此時整個會議廳里就剩下奧古斯都幾個人,木質的天花板與地板和玫瑰色的大理石牆壁都籠罩在吊壁燈的淡藍色光暈中,沃菲爾德與天堂之魔們都在等待奧古斯都說話。

「沃菲爾德,我需要你重新回到自己的旗艦上指揮艦隊。」奧古斯都對沃菲爾德說。

「我在陸戰隊里當了十幾年的兵,現在你卻讓我指揮艦隊。」沃菲爾德攤了攤手:「我到現在都只是個門外漢。我在鋼鐵正義號的時候,也就是那麼一艘戰列巡洋艦的副艦長而已。」

「矮個子里挑個高個子,將軍。」奧古斯都只能這麼對他說:「除了你之外我也找不到其他的人手了。」

「至於哈納克和龍德斯泰因,我還需要你們再指揮一個師。」

「沒問題。」哈納克興高采烈地接受了奧古斯都的命令,他早已經受夠了在尤摩楊的安穩生活,正想要大幹一場。

「我會盡我的職責。」龍德斯泰因只是點點頭,沒有什麼情緒的波動。

「你——麗莎,你……」接著,奧古斯都又看向正盯著自己的原天堂之魔醫療兵麗莎·凱希迪。

「我就知道你想把我打發到醫院裡去。」麗莎鼻子一皺。

「麗莎……」奧古斯都看著麗莎,以不容置疑地口吻說:「第一戰地醫院正需要一位院長。我還需要你去那裡籌備革命軍醫學院的組建工作,以為我們的軍隊培養更多稀缺的醫療兵。」

「好吧。」麗莎沒多做猶豫就答應了下來:「只要是你讓我去做的。」

7017k 「收工啦!」

在直播間關閉之後,辛楊林照例大喊了一聲,緊接着大家都鼓起掌來,今天的新曲發佈直播成績很不錯,前一首歌積累的人氣加上平台的宣傳,幾個大主播適時的查房都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流量。

加上他們歌曲本身質量就很不錯,又精心準備了特效,一下子就收穫了很多人的好評。

「我給你們念念鴻影音樂下面的評論嗷。」曹芷晴嘿嘿的笑道:「太好聽啦,柔情和追尋巧妙的結合,再加上衝破世界牢籠那一刻的高音,在深情之中夾雜着一些震撼,一下子就闖到我心裏了。」

「你看這個,詞曲還有MV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情緒一點點的鋪墊到後面的爆發,果然不愧是拂煙工作室出品。」滕卓君笑着說道。

「我也看看我也看看。」辛楊林也湊了過來:「嗯,等了大半年了,終於等到了第一個專輯,第一首歌就很驚艷,不落俗套,天馬行空,期待後面的歌曲。」

「很獨特的立意,我們每個人都有想要追尋的東西,無論是感情還是夢想,甚至是房子,車子,都是我們心中想要的美好。」

「所以最終還是沒能尋找到呀,會不會後面的歌曲就是找到了愛情呢?」

「祝願天下善良的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愛情,都能追尋到自己想要追尋的美好。」

「MV的製作真的太美啦,彷彿置身於縹緲的夢幻當中,不斷地穿梭實際也太帥了吧。」

「最後一個畫面真的太唯美了,我已經截圖當桌面了,這曠野、篝火、星空的感覺也太美了吧。」

「從直播過來的,我們煙絲終於找到組織啦,哈哈,粉絲群趕緊組起來呀。」

「從第一首歌《醉雨如煙》就能看出來李拂煙的音樂和別人的有所不同,那音樂和文字之間出塵和灑脫的氣質令人心折,這一次又彷彿衝破幻想的邊際,期待新專輯呀。」

「……」

幾個人都在一起,你一個我一個的讀著評論,當然了,有些跟着搗亂的評論被大家華麗麗的無視了,而點贊數很高的這些評論也都是正面的評論。

歌曲發佈2個小時,下面的評論數已經有七八千了,這個成績非常不錯,估計今晚破萬是很容易的,點擊量已經有五六萬了。

Y站那邊的情況也差不多,有的人是在這邊點完了之後又去另外一邊點了。

可以說,依託平台的營銷,這首歌曲的成績目前非常不錯,明天應該就能佔據新歌榜的一席之地了。

「走,今晚我請客!」李拂煙的心情也很不錯,雖然剛剛連唱帶說有一個多小時,不過他還是精神奕奕,看到自己的作品有這麼多人認可,他的心情也很好。

「咱們去吃燒烤?」辛楊林笑嘻嘻的說道。

「這次我破費一次,咱們去吃大餐。」李拂煙笑着搖了搖頭,大家忙碌了這麼長時間,也該好好的犒勞一下大家了。

「好耶!」曹芷晴歡呼。

「走走走,哈哈,今晚可得好好放鬆一下。」桑中文也很開心,之前他跟着一起演奏了結他和鋼琴的兩個版本,也收穫了彈幕中不少人的崇拜,他一高興還炫了技。

玩音樂嘛,興緻到了就會臨時加一些東西,一直中規中矩自然是玩不了音樂的,音樂就是自由自在的。

「大家玩歸玩,注意一點,後天還要繼續發佈新曲呢。」滕卓君笑道。

「明白!」辛楊林和曹芷晴齊聲喊道。

他們不打算明天就直接接着發佈第二首歌曲,而是間隔一天,讓大家多聽聽第一首歌然後再接着發佈第二首。

五個人驅車來到了一家日式的鐵板燒,飯店的裝潢很考究,一個個獨立的空間上懸著垂到半空的門簾,五個人圍着一個半圓的鐵板坐了一圈,每個枱子上有一位廚師,現場製作,製作之後分給每個人。

辛楊林和曹芷晴熟練的開始安排今晚的菜品,可以說,這麼晚了還在開張的飯點已經不多了,這個時候飯店裏面的人卻也真不少。

雖然都是相對獨立的空間,但是聲音和味道是不管這些隔斷的,坐在席間,總有些隔壁的香味和炙烤的聲響躥了過來,勾搭著本就有些飢餓的饞蟲不斷地催促着讓自己快點進食。

店家也很貼心的先上了一些簡單的小食品,還有每個人最開始先點的果汁,安慰了一下已經有些不安的腸胃。

很快,廚師帶着食材和作料之類的東西就來到了餐桌前,藏在口罩后的面孔看不清什麼表情,但是看眼神應該是一直在微笑着的。

「嗤嗤……」隨着一點點油倒入了鐵板上,今天的夜宵終於要開始了。

軟嫩的和牛、噴香的烤蝦、別具風味的青椒蘑菇一點點的擺了上來,後面的食材似乎也沾染了一些前麵食材的香味,越吃到後面味道就越豐富一些。

不過隨着廚師不斷的將油趕出去重新倒油,豐富漸漸褪去,還留下的是食物與佐料碰撞的香味。

忽然……

李拂煙似乎聽到了一些小爭執的聲音,雖然雙方都在壓低聲音,但是他能聽出來那個女生聲音之中的一些小憤怒。

李拂煙怔了怔,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仔細的聽着那個女生的聲音。

這聲音他有些熟悉。

或者說,他原本就對聲音很敏感,不同的音色很難躲過他的耳朵。

他輕輕的蹙了蹙眉,這個聲音他真的很熟悉,但是一時間又有些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聽過,似乎就在嘴邊,但是又有些說不上來。

他對聲音是很敏感的,如果是熟人的聲音他都能第一時間聽出來到底是誰,但是這明顯不是熟人。

那麼這股熟悉的感覺是從哪裏來的呢?

李拂煙好奇的往旁邊的那個桌子上望了一下,雖然有帘子遮擋,但是他還是從縫隙中看到了那個早已有些模糊的面孔。

相同的是,那面孔的臉頰上似乎又帶着一些淚痕。

不同的是,上一次那面孔充滿了失落和迷茫,這一次,那面孔上寫滿了倔強和不屈。

不知道從哪裏來了一股力量,李拂煙直接從座位上跳了下來,闖進了旁邊這個小世界當中。

這個世界中,有有些錯愕的帥哥明星;有臉色陰沉的西裝男子;有一臉尷尬的廚師;有不知所措的美女;還有帶着淚痕的她……

她的面前有一杯躺倒的浸灑了一小片清酒的臟綠色杯子。

這個世界彷彿在這一刻有些定格,只剩下鐵板上滋滋的油聲。

有的時候打破這個世界,也只是需要一個念頭,一個衝動罷了。

李拂煙跑到了她的身邊,微笑的伸出了手:「走么?」

。 ….

混戰中,費仁獨自一人殺出重圍,隨後退到大殿門口前

「這就是天炎護臂?不愧為炎帝鄭符的本命靈寶之一,哪怕僅是區區一個散件,品質威力亦足以堪比尊品上階靈寶…」

只見費仁手裏持握著一雙通體火紅色的厚重護臂,護臂寬大且密佈銘文,可以直接套在身上用作防禦,正是天炎套裝其中的一個散件:天炎護臂。

先前千變妖狐召喚出來的那一縷九尾妖狐殘魂泯滅之後,眾人也是因為爭搶天炎套裝而再度廝殺,最後其中一個散件「天炎護臂」則是落入費仁之手。

「大哥,這玩意雖然看着笨重,不過可是貨真價實的尊品上階靈寶,威力無窮!」旁邊的墨白也是發出感慨聲,一臉羨慕。

「確實是個好寶物!」同樣點了點頭,費仁收回手裏這一件天炎護臂。

同為尊品靈寶,相比於之前他從龍蛇老人宋雲山那裏撿回來的龍蛇拐杖,這一件天炎護臂顯然價值更為稀有,而且威力強大,屬於頂尖的防禦型靈寶。

噌!

轟隆…!

突然,一道凜冽劍芒也是隔空襲至,隨後將費仁身前的青石地板生生斬裂,同時留下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大溝壑。

「又是你….」

猛地回頭,看到雲浩軒嘴角掛着一絲冷笑,費仁也是雙眼微眯。

雖然他早就料到自己當初得罪了雲浮宗,和對方之間早有一戰,但是費仁沒有想到,這一刻會來得如此之快。

「小子,新仇舊怨一起算….今天你跑不掉了!」

雲浩軒臉色冷漠,殺機畢露。

無論是為了報當初鄧清泉的殺身之仇,還是為了從對方手裏搶下天炎套裝的其中一個散件「天炎護臂」,他都要出手。

更何況,當初他也答應了真元宗宗主羅天,要幫對方宰了費仁這個殺害其子羅成的兇手。

「小子,你今日必死無疑!」

劉無影同樣是靠了過來,周身沐浴著陣陣佛光,散發着強大的鎮壓氣息,顯然是其獨特的命格能力「五行混沌」。

「雲浮宗少宗主雲浩軒,還有內門長老劉無影,這小子看來是死定了…」

「什麼惡人榜上的最強新秀,人人忌憚的冷血刀魔,眼下對上這兩個人恐怕也是勝算不大啊!」

「這回有好戲看咯…」

兩大玄尊境八重聯手,殿內眾人也是議論紛紛,而且似乎都看不到費仁有一絲一毫的勝算!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