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雖然他逼退了鬼陀三和王重陽兩個競爭者,不過其財力極限也是一千一百萬,根本拼不過眼前的趙無極。

「劉兄,如果你還想繼續玩,我可以再加一百萬….」

似乎是看出了劉天的心思,趙無極的聲音又是淡淡傳出,也令眾人臉色一滯,霎那間整個會場陷入一片死寂。

或許也只有出身於七大仙族之一的趙無極,才有如此龐大的財力吧。

「趙兄出身於趙族,以我等的財力自然不敵…」

劉天咧了咧嘴,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雖然內心十分不甘,不過他也有自知之明,當即放棄了競價。

而且,眼下太玄城拍賣會還未結束,如果為了一枚命格碎片和對方產生衝突,於他不利。

畢竟對方身邊跟著一位玄尊境三重的高手,還有數名高階武王境手下坐鎮,不是那麼好惹的。

拍賣會場內

就在眾人覺得這枚命格碎片已經有了歸屬之際,二樓一處雅間內又是傳來一道不和諧的淡淡男子聲音。

「我出一千三百萬!」

出聲之人正是費仁。

而此言一出,整個拍賣會場也是陷入了一片騷動和震撼。

「到底是誰,竟然敢和趙族之人作對,不要命了吧?」

「那可是整整一千三百萬枚中品元石,放眼整個太玄城三大勢力,都沒有幾個人擁有如此財力吧….」

「這回可有好戲看了。」

看到有人突然出手,打亂了自己的計劃,當下趙無極也是臉色一黑,沉聲道:「我乃趙無極,閣下還請給我一個面子,將這枚命格碎片讓出,趙族日後定會湧泉相報…」

雖然他的內心十分不爽,還是頭一次有人敢和自己作對,不過礙於還在拍賣會現場,顧及劍宗以及其他幾個三品勢力的面子,趙無極並沒有當場暴怒動手。

「不好意思,這一枚命格碎片我也看上了。」

然而,出乎趙無極意外的是,費仁並沒有妥協的意思。

「既然如此,那我便出價一千四百萬!」

「對了,奉勸閣下一句,得罪我們趙族的人一般下場都會很慘….」聞言,趙無極不怒反笑,當即又是加了一百萬,陰柔的臉龐上流露出一絲狠厲和殘忍,言語中充斥著威脅之意。

….

二樓雅間內

「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這麼有錢,看來僅憑我手裡的那些九品丹藥,很可能拼不過….」

看到趙無極又是加了一百萬,費仁也是眉頭微皺。

原本他是打算將手裡的九品丹藥全部出售,然後換取等價的中品元石,然而現在看來卻是差了一些。

「費兄,你哪裡來的那麼多錢?!」

一旁,李立也是湊了過來,臉色忐忑道,語氣驚訝。

剛剛對方突然出手開出一千三百萬的天價也是嚇到了他,畢竟為了這一次太玄城拍賣會,他也不過是準備了五百萬枚中品元石,和費仁的的叫價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我手裡煉製了一些九品丹藥,可以拿來兌換元石。」

又是看了一眼李立,費仁點了點頭道,似乎並不在意暴露自己九品煉藥師的身份。

九品丹藥!

聞言,李立臉色一滯。

「費兄,雖然你手裡有一些九品丹藥,不過我之前買了不少東西,現在手裡只剩下三百萬枚中品元石,怕是爭不過那傢伙….」

「除此之外,那個叫做趙無極的傢伙還是來自趙族的年輕天才,要不咱們還是….」

看到費仁打算和趙無極死磕,似乎生怕徹底得罪對方,一旁的李立又是低聲忐忑道。

畢竟對方背後的趙族乃是七大仙族之一,底蘊實力堪比大陸一品宗門和家族,而他們李家不過是太玄城區區一方四品家族,根本得罪不起這等龐然大物。

而且,哪怕是單純比拼財力,他們兩個人全部加起來也是夠嗆。

「不必理會,繼續喊價,這次加到一千五百萬。」

回頭看了一眼李立,費仁又是示意道,語氣淡定從容:「李立,相信我….」

顯然,他並沒有將趙無極的威脅放在心中,執意要奪下那一枚尊者大能遺留的命格碎片,哪怕不惜花費自身全部財力!

「好吧…!」

見此情景,李立也是咬了咬牙,當即豁出去道:「我出一千五百萬!」

他手裡僅剩三百萬枚中品元石,雖然不知道對方哪裡來的底氣和趙無極競爭,不過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接觸下來,他也是知道費仁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因此,這一次李立還是選擇相信了對方。

除此之外,對方還有一個九品煉藥師的身份,拉攏一個九品煉藥師對於李家而言有多重要,李立的心裡十分清楚,這也是他不惜得罪趙無極的原因。

。 殷家。

殷向勤努力的壓抑住自己的怒火,儘力的平復自己的心緒,那隻小妖張嘴閉嘴的滅門、恩賜,實在是令人厭惡!

區區六階滿級,竟敢到我殷家如此撒野!

但是看他那副趾高氣昂的姿態又覺得這個所謂的念尊不是一般人…

要不要先看看這裡是什麼?

不過…這玩意能看嘛…

幾經糾結之後,殷向勤小心翼翼的拔掉了小瓷瓶的瓶塞。

水?

嗅了嗅,無味,就是單純的水?

那個小妖在耍自己!不應該啊,他腦子抽了?

難道是因為自己境界太低,看不出什麼端倪?

若是拿著這個玩意去打擾老祖清修…

想起老祖暴怒的場景,殷向勤不禁打了個冷顫。

可萬一那個那個妖沒有說謊…殷家豈不是真的要被滅門?

殷向勤不由得感覺頭大,「去你瑪德焚天宗!狗屁火聖子!賤貨林夢婉!」

殷向勤罵了一圈之後感覺心裡舒坦了許多…

算了還是去找老祖吧…

就算是挨一頓臭罵也認了!

若是這個念尊真的有些能耐,他拿出來的東西自己看不透也是情有可原。

是了!就這麼辦!

……

殷家禁地。

「老祖,殷向勤求見!」殷向勤恭敬地在一處山洞前行禮。

「何事?」

洞內傳來一聲蒼老的聲音。

「有神秘人自稱念尊的使者前來獻寶,向勤愚鈍,不知其中玄妙,還望老祖指點…」殷向勤恭敬的說道。

「那念尊是何許人?」洞內傳來蒼老的聲音,顯然,這就是殷家老祖。

「不知,向勤也是初次聽聞。」殷向勤小心翼翼的說道。

「哼!無名之輩妄稱念尊?」殷家老祖冷哼一聲。

「向勤確實未曾聽聞!想來,老祖若是能驗明此物,便可知這念尊究竟是沽名釣譽之輩還是深藏不露之人!」

殷向勤恭敬的將小瓷瓶端於手中,躬身前送。

「我殷家這是何等的凋落!此番小事竟需勞煩我…」殷家老祖頗為不悅的嘆息了一聲,隨即將小瓷瓶攝了去。

殷向勤也不敢言語,只能恭恭敬敬的在外等候。

片刻之後。

「此物真是出自念尊之手?」蒼老的聲音略顯激動。

「不知,只是那使者說是這是那念尊大人的恩賜,那使者的語氣異常囂張,張口閉口間便揚言滅我殷家。」殷向勤不敢隱瞞,如實說道。

「那使者還說什麼了?」殷家老祖急切的詢問道。

「他還說…他還說…」殷向勤有些猶豫。

「說!我殷家兒郎何時出了你這等扭捏之輩!」殷家老祖不悅道。

「他還說七日之後讓老祖帶隊去找林家的麻煩!他還說屆時我殷家必然崛起!」殷向勤咬牙道。

「好!哈哈哈哈!天不亡我殷家!天不亡我殷家啊!」殷家老祖忽然大笑起來。

「老祖,那究竟是何物?」殷向勤好奇的詢問道。

「怪不得那使者如此猖狂!怪不得這念尊口氣如此之大!」

「老祖,此物究竟為何?」

「此物乃是由兩種九重意志力量完美融合的具現化產物!此物之主人有望踏入十階之境!」殷家老祖的語氣中滿含激動之意。

「這世間竟還有如此強者為我所不知?」殷向勤也是難掩激動之意。

「是啊…我殷家若是能得如此強者的支持,別說區區焚天宗,就算是大唐天朝也得對我殷家禮遇三分!」

「這…老祖,恕向勤愚鈍…如此寶物,恐是以老祖的境界也是難窺虛實的吧?」殷向勤不愧是一家之主,在短暫的激動之後便提出了疑問。

「說到底,還是念尊心細如髮,知曉我等窺不得其中玄妙,將此物削之又削,才能令我等窺視其中之玄妙!」殷家老祖滿懷敬意的說道。

「如此強者為何會助我殷家?」殷向勤總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如念尊這般強者的計量豈是我等可以窺得?」殷家老祖覺得自己看不懂念尊才是應該的。

「若是有小人使詐…那我殷家豈不是…」殷向勤還是覺得有些不安。

「普天之下,能製得此物之人又有幾位?」殷家老祖反問道。

「老祖所言極是,那我等…」

「如使者直言,七日後我們便去找林家的麻煩!」殷家老祖拍板道。

「是,向勤這就去安排!」殷向勤說完便躬身退卻。

「哈哈哈哈~我殷家,崛起有望啦!」殷家老祖還是難掩激動之意。

——

「快快快!咱們只有七日的時間,一定要將地道挖好!」對身前的眾狐妖催促道。

此次作戰意不在挖土,而在打洞!

無論是跑路用的傳送陣還是偷家用的地道,都要在這七天布置妥當才行!

此時妖極等人正深處兩千多米的地下,打洞這種事,雖是上不得檯面,但架不住好用啊。

「是!念尊大人!妾身/小生等會努力的!」眾六階狐妖齊聲應道。

由於莫情專門在玉扳指中給狐妖和一種寵物準備了兩座大山作為訓練場,這些狐妖現在是手腳麻利得很。

在七日之內完工簡直是綽綽有餘,不過妖極還是象徵性的催促一下,用來彰顯存在感。

「果然,光訓練拔地皮是把路走窄了,如此這般的全方面發展才是王道!」

「你就嘚瑟吧你!」希雅鄙夷道。

「日常訓練扛屍拔地皮,搬山打洞,閑暇時間修行馭鳳乘龍典,多麼完美!」妖極有些小得意。

「是完美,但是你不覺得,這些狐妖本都是公子小姐這類人物,現在卻變成了苦力,有些屈才嘛。」希雅暗戳戳的隱喻著什麼。

「咱也知道要讓她們去練習戰鬥,但這打洞搬屍拔地皮也同樣重要!必須做到位!不然的話,咱們怎麼抓神獸,怎麼去燒殺擄掠!」妖極義正言辭道。

「你這眼界也小了!」

「怎麼就小了?」妖極有些不服。

「她們完全有實力去越級挑戰,成為輔助你去抓更厲害的妖獸的戰鬥力!而不是只跟在你身後擦屁股!」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