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然後莫情隨機的從玉扳指中抓了一隻生靈出來,是一隻半妖。

「這桌子上一共有一萬張紙牌,其中九千九百九十八張是空牌,只有兩張不一樣的牌,挨揍牌,和加大力度揍人牌。」避幸介紹到。

「你想怎麼演示?」永臻的表情露出了好奇之色。

「我與他抽牌對賭,請冰祖代我洗出一百張牌。」避幸請求道。

「可以。」永臻一揮手,取過了避幸手中那兩張不一樣的紙牌,又從桌子上取過九十八張空牌。

冰祖洗牌方法很簡單,玉指輕點那一百張牌便在半空中不斷的翻轉。

最後懸浮在避幸和半妖的身前,有了冰祖出手遮掩,避幸和半妖都可能窺視到紙牌的內容。

避幸的瞳孔中映射出禍福盤的樣貌,快速的對半妖施展了【接福嫁禍】與【吞福】,以之改變了半妖的氣運。

毫無疑問,避幸加大力度毆打了半妖一頓…

然後是一千張牌,避幸再一次吞噬了半妖的福運…

避幸又是加大力度揍了半妖一頓…

然後是一萬張牌…

避幸又是精準的抽到了加大力度揍人牌,半妖抽到了挨揍牌…

由於現在的避幸對氣運和力道的掌控非常精確,並沒有使半妖觸發【因禍得福】,只是單純的挨揍。

區區三場簡單的對賭便將這隻半妖的氣運凸顯了出來,不過這還不夠。

隨後避幸又取出了兩張牌加入了牌堆,分別是 夏明雅眼中異色一閃而過,卻很快掩去。

她語重心長地對秦舒說道:「你和小褚孩子都這麼大了,怎麼還矜持呢?其實男女之間這種事情,只要雙方情投意合,也沒什麼的。反而,還能增進你倆的感情呢。」

說完,見秦舒似乎並沒有這方面的想法,她心裏不禁皺了皺眉。

看來這件事,還得自己想辦法推波助瀾。

不管用什麼辦法,只要能讓秦舒跟褚臨沉早點結婚就行。

這麼想着,她回頭便去跟楊平瀚商量了一番。

兩人最後達成共識——明天,是個好機會。

約褚臨沉來家裏吃飯不過是秦舒臨時起意,應付楊平瀚二人的說法,沒想到被當了真。

回房間后,她只好給褚臨沉發了條信息。

難得收到秦舒的主動邀請,褚臨沉高興得很,立即打了個視頻電話過來。

他俊挺的臉上勾著愉悅的弧度,嗓音磁性說道:「正好,你們搬新家后,我還沒正式去拜訪過你父母,我得好好想想該準備些什麼禮物。」

一秒記住https://m.net

秦舒聽出他話里的意思,連忙說道:「只是請你來吃頓家常便飯,不用特意準備。」

「該有的禮數不能少。」褚臨沉說這話時神色露出一絲深沉。

秦舒不好再說什麼,由他去了。

次日。

褚臨沉穿着一身熨帖的休閑西裝,精神抖擻地牽着巍巍來到秦舒家裏。

衛何跟在他身後,兩隻手拎着大大小小的禮品盒。

楊平瀚和夏明雅見狀,欣喜不已,熱情地招呼著褚臨沉,就差直接喊他一聲「女婿」了。

餐桌上,其樂融融。

秦舒垂眸,掩去了眼中的思索。

這時候,楊平瀚拿出特意準備的酒,率先給褚臨沉和秦舒倒上。

「今天高興,來,咱們喝一杯,爸爸祝你們倆早日修成正果。」

秦舒無奈地看着他,說道:「爸,我不會喝酒。」

楊平瀚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有想到。

褚臨沉附和地說道:「這話我可以作證,秦舒的酒量,一杯就倒。」

他朝秦舒看去,兩人目光相對,不約而同地想起了初次跟他朋友見面時,秦舒一杯酒喝完癱倒在沙發里的情形。

秦舒可不想讓自己酒後失態,端起了手裏的果汁,笑着說道:「我喝這個就好了。」

楊平瀚眸光微轉,不以為然地改口道:「那行,我跟小褚多喝兩杯。」

秦舒不著痕迹地皺了下眉,「他待會兒吃完飯不是還要送巍巍回去嗎?」

而且,褚臨沉酒量也不見得有多好。

「那有什麼關係?要是喝醉了,大不了就在這兒休息一晚,反正咱們早晚都是一家人。」夏明雅意味幽幽地說道。

說完,還特意轉向褚臨沉,「小褚,你們倆慢慢喝,只管喝個盡興。」

那眼神里的暗示意味,就差直接寫出來了。

褚臨沉有些意外。

沒想到自己未來的「岳父岳母」,居然會主動幫忙製造機會,促成他和秦舒的好事。

他唇角愉悅地輕彎,看了眼秦舒。 第1844章紅·耀·石的心思

紅·耀·石扭轉身體,盯着眼前的龍傲天,這裏很黑,但因為握著密匙,因此它可以清楚的看見龍傲天的臉。

那張臉,雪白得像一張白紙,漆黑的眼睛與鮮紅的嘴唇顯得尤為突出,她還在對着自己笑……

那笑……透著一股讓人遍體生寒的顫慄。

龍傲天……她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她可以完好無損的站在精神絲線遍佈的信息處理中心呢?無數的精神絲線,將整個中心地帶編織成了一張天羅地網,再切割成一個個小空間,沒有密匙通行,無異於踩在地雷陣中,隨便踏出一步,就會將自己炸死。

為什麼?

紅·耀·石此時都已經快要綳不住了,它的任務是要奪取命線信息后,就弄死龍傲天,然而……它現在開始懷疑自己還沒有弄死對方呢,就已經被龍傲天給嚇死了。

等等。

冷靜一點。

紅·耀·石努力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下來,這個世界是沒有鬼神的,人死也絕對不能復生,所有的靈異神怪,實際上都是人作祟。自己被嚇唬住,一定是還沒有摸清楚對方的底細。

如此告誡自己,紅·耀·石終於冷靜了一些,它的大腦也重新恢復了思考,它想,既然暫時找不出原因來,那就把問題簡單化!

龍傲天能夠暢通無阻的通行,能是什麼原因呢?

最簡單的的答案,就是她跟自己一樣擁有密匙!

沒錯。

一定是這樣!

紅·耀·石覺得自己理智回來后,思路也一下子通了!那麼,她到底怎麼擁有密匙的呢?

紅一族的人想要進入信息中心,必須要向行政院申請,再由行政院的人向信息中心的系統申請,審核通過之後,便可以通行。

而——

信息處理中心的系統,實則是一台人為製造的超級大腦,這個大腦的運行依託魂池作為驅動的動力,由紅族人死去后留下的那些精神絲線進行日常維護,且一旦遇到問題,它會自動升級,自動給自己打補丁……

也就是說——

紅一族的超級大腦,已經強大到不受一般人控制。

不過,為了部落的正常發展,也為了超級大腦始終服務於紅族,當初設計、製造超級大腦的眾多紅族先輩們,預留了一道可以控制超級大腦的路徑,而這個路徑分成幾道,分別掌控在首領與長老院的九位長老手中。

龍傲天想要得到密匙,只能讓首領、九位長老一起控制超級大腦後,發給她密匙。

紅·耀·石臉色微微一沉。

它相信,就算首領得了失心瘋,也絕對不可能將密匙發給一個外族人!況且,首領一個人同意還不行,還得經過長老院的同意呢。

至於另外的九位長老,它們之間,它們與首領、之間是互相掣肘的關係,即便它們當中有人想要給龍傲天發送密匙,那也得經過其他八位與首領的一致同意之後,才可行事。

這樣一來,問題又重新被打上了死結,怎麼也搞不明白了。

難道——

龍傲天真的用了某種手段,讓首領、九位長老都同意發給她密匙?

不可能。

如果是這樣,首領給自己發佈這種任務,讓自己搞死龍傲天又為的什麼?故意鬧着玩兒?

紅·耀·石越想越不對勁,越想,也就越頭大。

接着。

它乾脆不想了,直接問:「沒有我的引導,你到底是怎麼進入到這裏來的啊?」

季柚漆黑的眸子露出一抹笑意,說:「我不就是按照你的提示,走了幾步,走到這裏的嘛,我又看你半天沒跟進來,就一直站在這裏等你咯。」

這話,明顯就不是實話。

紅·耀·石乾脆也不糾結了,直接道:「既然如此,我們現在馬上就趕去儲存信息碎片的地方。」

首領能單向接通它這邊的信息,那麼,首領應該也在關注自己與龍傲天的鬥智斗勇吧?

現在這個問題,首領必然也發現了。

既然首領都沒有說什麼,也就是說首領決定按兵不動?還是首領有其他的打算呢?

紅·耀·石說完,便一馬當先,向著前面邁出一步。

與此同時,它再次收到系統發送的通行密匙。

那麼,龍傲天會跟上來嗎?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紅·耀·石的背後就被人輕輕拍了一下,它渾身一僵,扭過頭,綳著臉,道:「龍傲天閣下,你的速度很快。」

季柚笑道:「也不快啊,主要是你腿短,邁的步子小,我就跟在你後面,你走一步,我半步就能趕上了。」

紅·耀·石:「……」

紅·耀·石道:「那接下來的路程,我會走快點,你可要一直跟上。」

季柚拍拍它的肩膀,笑道:「大妹子,你放心往前面走,不必擔心我,我就算走不快,也可以跑得快呀。」

眼下發生的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了紅·耀·石的理解範圍,它沉着臉,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靜然而,根本就平靜不下來。

急促間,紅·耀·石抬腳,再次邁出一步。

緊接着,身體一個下墜,便落到了另外一個空間,尚未站定呢,它就急急忙忙扭過頭一看,發現龍傲天已經站在自己的身後了。

紅·耀·石:「……」

季柚笑着問:「怎麼樣?我的速度很快吧?」

深吸一口氣后,紅·耀·石板着臉,道:「龍傲天閣下……接下來我會再次加快速度。」

說完。

它已經邁出去。

一步。

兩步。

三步。

……

背後,那道輕盈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竟然牢牢的跟着自己,紅·耀·石頓時覺得頭大。

再走出幾步,已經到了目的地。

紅·耀·石偷偷呼出一口氣,旋即,又綳著臉,道:「龍傲天閣下,已經到了。」

「咦?」

「已經到了嗎?」季柚歪著腦袋,向四周看了看,發現這裏跟其他的地方也沒有什麼兩樣的,都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山,於是,季柚故意吐槽了一句,道:「你們部族是很窮嗎?照明設備也不搞一下?」

「……」紅·耀·石沉着臉,道:「這裏不需要照明。」你看不到,只是因為你的精神力被攔截而已。

??第一更哦。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