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丁老頭在地下室狂吼,沒有人搭理他,可他放不下銀子和女人,捨不得死,期望着清軍可以打過來,將他從這地下室中帶走,可不管他怎麼呼喊,都沒有人搭理他。

每天只有一碗水和半個饅頭讓他果腹,巴牙喇……

《帶着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八十五章:太原城(二) 她偏頭去看枕在自己肩上的許圖南,四目相對后,她又很快的移開目光,心不在焉地看著平板界面上彈出的歌詞。

許圖南握著江淮芷的手,緩緩的移動,伴隨著吉他聲,江淮芷耳畔響起他的聲音。

「為何你總是想要逃,相思若好不了只能怪我。」

許圖南察覺到江淮芷繃緊了身軀,他微微抿嘴,貪婪地感受著對方身體的柔軟,讓這笨丫頭唱下一句。

江淮芷看著歌詞,輕聲唱了起來。

「糟糕,我陷得比你早…」

她唱完這一句話,歪頭看向許圖南,凝視著對方長長的睫毛。

糟糕,她陷得比這貨更早。

「別那麼驕傲…」

許圖南張開嘴,沖著江淮芷展顏一笑。

江淮芷被這笑容所觸動,扭動著身軀,放下吉他后,環住許圖南的脖頸,她坐在許圖南的身上,紅著臉說道:

「許圖南,你閉上眼睛。」

許圖南抱住江淮芷,微一低頭,臉就能貼在江淮芷的胸口上,他仰頭看著江淮芷,問道:

「我不想閉上雙眼,淮芷,你跟那個蘇琦是什麼關係?」

江淮芷注視著許圖南的雙眸,還以為對方能夠一直不問,「你是在吃醋嘛?」

「沒有。」

許圖南搖頭。

「你分明就是吃醋了。」

江淮芷勾了下許圖南的鼻子,解釋道:

「普通朋友,你不要多想。」

許圖南將腦袋埋入江淮芷的懷裡,蹭了幾下,說道:「我更帥,還是他?」

江淮芷急忙去推許圖南的腦袋,羞赧道:「你很幼稚誒。」

「誰更好看。」

許圖南勾了一下江淮芷的裙衣,指尖在對方的鎖骨位置處緩緩移過。

酥麻的感覺讓江淮芷繃緊了身子。

她真受不了許圖南。

「你更帥,別鬧了。」

江淮芷想要站起來。

「嘻嘻…」

許圖南看著江淮芷的鎖骨,吐出熾熱的氣息,他往江淮芷的身上靠近,一個勁的說道:

「真好看。」

江淮芷抬手拍了幾下許圖南的臉頰,知道這貨的想法,她故意沉著一張臉,壓低嗓音,「你想的話,快點。」

「哈哈…」

許圖南忍不住發出笑聲,對方可真是了解他的想法,他仰頭看了眼江淮芷,隨後埋入江淮芷的肩窩,輕聲說道:

「淮芷,你在生氣嘛?」

「沒有。」江淮芷輕聲哼哼。

「哦,這樣呀。」

許圖南深深嗅了幾下,很是留戀江淮芷身上的味道,他把頭埋在對方的肩窩處,嗅了幾下后,他慢慢地咬住江淮芷的下顎,一點點地往下移,溫柔地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顆顆小小的草莓。

江淮芷的呼吸逐漸急促,想要拒絕許圖南,可在許圖南的親吻下,又慢慢的接受,她身子有些發軟了。

許圖南緊緊的抱住江淮芷,親到鎖骨處時,他的指尖再次撫摸著江淮芷的鎖骨,微微的有點凹陷,雪白的肌膚非常細膩。

他輕柔的吻了幾下江淮芷的鎖骨,隨後咬住對方的鎖骨。

江淮芷抓緊許圖南的肩頭,漲紅了臉頰,媚眼如絲的看著許圖南,這個地方被許圖南親吻,她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受。

情不自禁,癢從心裡滋生。

許圖南鬆開嘴,瞅見江淮芷小女人的樣態,他又是輕咬了幾下江淮芷的耳垂,用腦袋蹭了幾下對方。

江淮芷很喜歡許圖南用腦袋蹭她,感覺這貨像是一頭正在撒嬌的小貓,軟軟的,極為舒服。

她也喜歡腦袋蹭幾下許圖南的肩頭。

「你怎麼不親了?」

江淮芷忍不住地說道。

許圖南怪笑著看著她,不說話。

「你一直看著我幹什麼?」

江淮芷撇頭,紅著眼看向別處。

「你剛才有些不願意。」

許圖南抓弄似的看著江淮芷,「現在可好,又要我繼續親。嘖嘖,你變化可真快。」

「嘁,你不親就算了。」

江淮芷見許圖南一直盯著自己,實在非常不好意思,她捂住臉,叫許圖南不準看,隨後又將面埋入許圖南的懷裡,蹭了幾下。

許圖南抬手,指尖掠過江淮芷的發梢,略微摸了幾下對方的頭皮,他看著自己的衣衫,很是頭疼。

同江淮芷在一起以後,他才發現,化妝的女孩子,要是在你的懷裡撒嬌,衣服上必定滿是女孩子的粉。

「你妝花了,別亂動。」

許圖南推著江淮芷的額頭,笑著道:「下一次,我親你的其他地方。」

「嗯?」

江淮芷一愣,緊接著雙手環住胸口,鎖骨繼續往下就是胸口了,這個位置,暫時不能讓許圖南觸碰。

「你想親哪?」

「嗯哼。」

許圖南直視著江淮芷的雙眸,一副對方明知故問的小眼神。

「不可以。」

江淮芷讀懂許圖南的眼神。

「不可以什麼?」

許圖南逗弄著江淮芷。

「我可以把最敏感的地方給你親,這個地方不行。」

江淮芷捂住許圖南的嘴。

許圖南的目光似銀河般燦爛。

最敏感的地方,當屬江陵—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許圖南還真像當一次李白,輕舟過萬重山,朝辭白帝。

江淮芷見許圖南的眼神不對,立即說道:

「我聽人說女孩子的腳心特別敏感,男孩子要是親了她的腳心,那這個女孩子會用一輩子去記住這個男孩子。

許圖南,你下次親我的腳心吧。我把腳心給你親,這是我最敏感的地方。」

許圖南愕然。

他上次親了江淮芷的腳背,生怕得腳氣,他光是想那個畫面,便是覺得非常酸爽。

這不可能。

除非,他是一頭舔狗。

「不,我拒絕。」

許圖南掰開江淮芷的手,搖頭道:「我選擇去死。」

「那你去死吧。」

江淮芷站起身子,俯瞰著許圖南,抬起自己的腳,「你親不?」

「瓜婆娘。」

許圖南瞟了眼江淮芷的腳,向房外走去,抬手晃了幾下,「你別想了,我不親你的腳心。」

「你別後悔。」

江淮芷故意說道。

「嘁,誰後悔,誰當你兒子。」

許圖南走出后,立即輕吁了口氣,剛才差點沒忍住。

他方才聽到江淮芷急促的呼吸聲時,有一種將對方抱到床上的想法,借著這個由頭,他止住了這個想法。

畢竟,江淮芷沒安全感。

江淮芷也是輕吁口氣,「還好這貨不親我的腳,否則我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

。 給哈迪礦業撥款500萬美元,用於金礦開發,加州財團的凱塞集團就有礦業公司,同時銷售採礦設備,哈迪礦業與凱塞集團展開合作,購買設備並請對方協助開採。

至於剩下的土地,哈迪讓哥倫布招聘更多勘探人員,對購買的土地進行探礦工作,哈迪有信心找到更多礦藏。

只要出現新礦,哈迪礦業的股票自然會漲上去。

哥倫布和他的團隊,這次發現了金礦,每個人都獲得了一大筆獎金,哥倫布拿到4萬多,普通主管上萬,一般探礦隊員都能拿到四五千獎金。

不要小看四五千獎金,這筆錢相當於普通人兩年工資,要知道這些探礦隊員平常的工資就不低,這次發的只是獎金,所以聽說探新礦,一個個激情高昂。

探礦隊擴招到300人,增加了更多設備,分成6個組在那片廣袤的土地上尋找起來。

……

哈迪集團總部大會議室。

正在召開新年度工作會議,各大公司總裁全都來了,一方面總結去年工作,一方面制定新一年經營計劃。

雖然公司有三年規劃,可每年年初都要制定全年計劃,同時對原有計劃根據情況進行調整。

哈迪掃視下面二十多個總裁,哈迪集團的隊伍日漸壯大。

各公司總裁開始一個個彙報,第一個是安保公司的蘭斯特,不管今後產業有多少,哈迪總是把安保公司放在第一位。

「去年hd安保穩步發展,業務方面開展的很順利,已經在6座城市建立分部,同時組建了兩家子公司,『信息諮詢公司』和『安全防務公司』,一方面發展情報,一方面發展對外防務。」

「今後一年的規劃,安保公司會繼續穩步推進,在更多城市開設分部,成為各大銀行、大企業的安保合作商,與此同時大力發展海外業務,在海外建立基地,開展航運護航,軍事訓練等多種業務。」

安保公司的業務有些比較保密,所以蘭斯特有些地方說的比較含糊。

富國銀行來的是一名副總,總裁此刻跟隨考察團在芬蘭。

「富國銀行會有以下幾個方面工作,一是開設更多分行,成為覆蓋全美的銀行,接下來覆蓋到歐洲和亞洲部分國家。

二是進行更多投資業務,購買看好的公司股份,去年我們已經購買了多家企業股票,ibm1.5%,摩托羅拉2.7%,高潔0.6%、高露潔11%、美孚石油30萬股、通用公司15萬股,強生0.8%,默克藥業1.8%,輝瑞製藥2.6%……」。

這傢伙一連說了幾十家企業,總投資額超過1.5億美元。

「同時我們還將大力開展『天使投資業務』,成立專業的天使投資公司。」

「…….」

「最後一項,富國銀行準備成立專業的投資諮詢公司,準備聘請『麥肯錫團隊』成為富國銀行高級諮詢團隊。」

輪到hd影業。

愛德華道:「最近受『派拉蒙法案』影響,各大電影公司動蕩不安,紛紛減少拍片量,hd影業也準備減少拍片量,繼續執行老闆只拍精品的戰略。」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