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話都到了嘴邊上,王熙鳳硬生生忍了回去,直拿眼怒視賈璉。

「你到底要怎樣?」

賈璉斜視著王熙鳳冷笑道:

「我要怎樣?咱們出去單獨說,這事今天必須得說個清楚,要知道,你拿著我的名頭插手訴訟,惹出人命,將來被砍頭的是我。」

賈璉拋下話一甩袖子便往外走,走到門邊時突然停下,回頭瞪著王熙鳳身邊不敢吱聲的平兒。

「還有你這賤蹄子,幫著她瞞了多少喪良心的事?等爺處理完這件事,就把你攆出府去。」

說這句話的時候賈璉心痛極了,以前因為王熙鳳的強勢,他眼饞平兒卻一直沒能沾手,結果現在就要白白便宜陳潁了。

平兒的臉色瞬間煞白,她從小就進了王家服侍王熙鳳,又跟著王熙鳳來了賈家,爹娘早就不在了,又沒個兄弟姐妹,若是被趕出去,她怕是只有死路一條。

王熙鳳瞪著賈璉道:「你在這兒和我們逞什麼威風,若不是今日林妹妹要來,我定要你好看。」

「平兒,你照看好大姐兒,我今天便跟他出去說個分明,大不了咱們一起回王家。」

於是,兩人便怒沖沖乘車出府,正對上了惜春說與陳潁的話。

賈璉到底還是有些頭腦的,他沒有直接在府上說出爵位、孩子這兩件事,而是先拿「人命官司」的事責問王熙鳳,讓她驚恐、憤怒。

然後再激她出府,等去了陳潁那座隔音的茶樓里,便不用擔心兩人所說之話被王夫人的眼線聽去。

還有剛才怒斥平兒,也是賈璉靈機一動想到的,正好借著這件事,治平兒一個「隱瞞不報,助紂為虐」的罪,把她放出府,也免了後面再麻煩。

PS:感謝焚琴煮鶴大佬的起點幣打賞! 「外祖母,現在你要乖乖地睡覺。」

依依奶甜地哄著,「外祖母睡著了,我再走。」

太平大長公主努力地睜大雙目,「寶寶兒,你四個哥哥對你好不好?他們有沒有欺負你?若他們欺負你,你告訴我,我扒掉他們十層皮,再把他們的指甲拔下來,讓他們嘗嘗被人欺負的痛苦滋味。」

寶寶兒真是越看越可愛!

越看越上頭呢!

哈哈哈~

她終於有孫女了!

雖然是外孫女,但是她決定了,寶寶兒就是她的嫡親孫女!

她的閨中密友總是炫耀她們的孫女多漂亮可愛,多奶萌貼心,像小棉襖一樣溫暖。

兒媳婦生養了兩個帶把兒的孫子,就不肯再生了。

太平大長公主想要一個萌死人的孫女,想得痛不欲生。

她以為這輩子沒指望了,沒想到顏兒的閨女找回來了!

現在,她要向全京城炫耀——

她太平大長公主有孫女了!

而且是精通醫術、拯救病患無數的神童!

「寶寶兒,以後叫祖母。」太平大長公主極力剋制着想伸過去揉揉揉的手。

「外祖母不是祖母,不能亂了。」依依軟酥酥道。

「不亂不亂。你父王的親娘很早就過世了,我就是你的親祖母。」

「哦……」

依依有點明白了,外祖母想當祖母。

這時,一個婆子來報,有個病患病危,要搶救。

依依急匆匆地走了。

太平大長公主美滋滋地笑,她要快快好起來,才能抱寶寶兒。

……

京城此次疫情,因為之上而下、行之有效的舉措,控制住了。

百姓意識到疫症的嚴重性,自覺地窩在家裏,不太出來。

感染的病患越來越少,這場攻堅戰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朝廷傳令各州縣,妥善安置災民,嚴查疫症,抗疫防疫。

若有玩忽職守,抗疫鬆懈者,從嚴治罪。

依依和張淮、白大夫等大夫奮戰三五日,病患的病情基本控制住了。

他們又研究出幾張藥方,針對不同體質、不同癥狀的病患,對症下藥,療效顯著。

依依連軸轉多日,終於支撐不住,一次睡着后再也沒醒來。

蕭景寒、容慕白急壞了,張淮仔細地診察了,說她體力消耗過甚,沒有大礙,好好歇息便是。

依依醒來的時候,看見熟悉的寢房,懵圈了。

她還要救治病患呢,不能回來!

太平大長公主進來,揮手示意侍婢,把茶水放在案上。

動作要輕,不能吵醒寶寶兒。

陡然,她看見床榻的寶寶兒揉眼睛,欣喜若狂。

「寶寶兒,你醒了?!」

她飛奔過去,激動地抱起小嬌包。

某隻小嬌包還迷糊著,獃獃愣愣,瞳眸軟萌地眨巴著。

侍婢出去奔走呼告。

「寶寶兒你睡了三日三夜,祖母就擔心了三日三夜。」

太平大長公主在小嬌的臉蛋狂親。

依依內心哭唧唧:糊了一臉的口水。

「外祖母,你痊癒了嗎?」

她抓住太平大長公主的手腕,把脈。

太平大長公主笑眯眯道:「張大人瞧過了,痊癒了。」

依依從脈象得知,外祖母的身體比較虛弱,要多歇息、多食補。

感染疫症的病患康復后大多如此。

咕嚕嚕~

咕嚕嚕~

太平大長公主聽見了,笑道:「三日沒進食了,餓了吧,梳洗後去用膳。」

依依起來穿衣,卻聽見外祖母道:「別動。」

「外祖母,怎麼了?」

「要叫祖母,寶寶兒要記住。」

太平大長公主摸摸她的小腦袋瓜,給她穿衣。

依依只做了一件事,伸開雙臂。

就連絲履也是外祖母幫她穿上的。

然後,她蹦蹦跳跳地去洗漱。

「別動。」

依依再次不解地看向外祖母。

太平大長公主溫柔得不像話,「祖母幫你擦臉。」

洗漱后是梳發。

依依感覺自己是外祖母想要伺候人的工具人。

兄弟四人得知依依醒了,立即過來看看。

他們看見外祖母拉着依依出來,個個喜笑顏開。

「小崽崽,三哥抱你去吃飯。」

「依依,這幾日我們都擔心死了。」

「小不點,外祖母寸步不離地照顧你三日。」

「外祖母,午膳備好了,去用膳吧。」

蕭景夜習慣性地伸手要抱小妹妹——

太平大長公主一攔,冷冷道:「你幹嗎?」

他錯愕地愣住,「外祖母,我抱小妹妹去膳廳。」

「輪得到你嗎?」

她一把抱起小嬌包,昂首闊步地走了。

蕭景夜:「……」

其餘三人:「…………」

外祖母霸氣!

不愧是叱吒南疆二十年的女將軍!

「外祖母,我可以自己走。」依依不忍心讓年事已高的外祖母費力地抱自己。

「你這小小的一隻,難不倒祖母。」太平大長公主豪氣道,「抱兩個你也沒問題。對了,寶寶兒你要叫祖母,不是外祖母!記住了嗎?」

依依:「……」

外祖母為什麼這麼固執呢?

到了膳廳,依依掙脫下來,噠噠噠地跑進去。

看見滿滿一大桌的菜肴,太平大長公主着實驚到了,「徐管家,我不是外人,不必做這麼多菜肴。」

徐管家笑道:「大長公主,不止一大桌,還有一半沒送來。」

「雖然王府大業大,寶寶兒幾輩子也吃不完,但也不能為我做這麼多,我吃不了多少……」

「大長公主誤會了,不是為您準備的,是為小公主準備的。」

「對呀,徐管家最了解我的胃了。我三日沒吃飯飯,這些不夠我吃的。」依依奶聲奶氣道。

太平大長公主:「……」

兄弟四人擠眉弄眼——

待會兒不能錯過外祖母的表情!

太平大長公主不把依依的話當一回事。

以為她是童言無忌。

再說,鋪張浪費也沒事,梟王府揮霍完了,還有長公主府給她揮霍。

這時,容慕白到了,來蹭飯。

他直接吩咐自家府里的廚子不用做主人的飯。

反正,這三日祖母都賴在梟王府。

眾人坐下。

依依端起一盤紅燒肉,正要倒——

「別動。」

太平大長公主把依依抱到自己懷裏,夾了一塊紅燒肉,「寶寶兒,祖母喂你。」

依依乖乖地張開小嘴,吃了。

祖孫二人,一個溫柔地喂,一個乖巧地吃。

這一幕,舐犢情深,讓人感動。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