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蘇小蘭看到蘇小荷,眼神瞬間一亮,也不哭了,趕緊下了地就過去抱住了她。

「二妹,你也回來了,娘沒了!娘沒了啊!」

蘇小荷嫌棄的皺了皺眉,只是隨意的用手拍了拍蘇小蘭的背,就推開了她。

「大姐,我知道娘沒了,這不是也著急趕回來了嗎?你也別哭了,這事兒都出了,還能怎麼辦呢?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娘的喪事辦的紅紅火火的,讓別人都羨慕。」

蘇招娣給王氏擦身體的手猛然一頓,不過也只是停頓了一下,隨後她開口道。

「我覺得二姐說的對,娘的喪事一定要辦的風風光光的,絕對不能虧待了娘。她活著的時候享受不到,死了也該享受一回。」

蘇小荷立刻附和著笑道,「三妹說的對,就是要讓別人看看,我們家的女兒嫁的有多好。」

蘇小蘭神色僵硬了一下,扭頭看了楊進才一眼,她家日子過的緊巴巴的,每天粗茶淡飯,哪裡能算嫁得好?

三妹家更是連她家還不如,要說嫁得好也就只有蘇小荷是嫁得好的。

蘇招娣把手帕放到炕上的水盆里,對蘇小荷道。

「二姐嫁得好,我跟大姐家都窮,所以二姐,你看娘都走了,這身上還穿著之前下地的衣服,補丁摞補丁的,讓外人看見不得笑話咱,你先讓人去給娘買身壽衣穿吧。」

蘇小荷一點兒沒含糊,財大氣粗的一揮手,對身旁的丫頭道。

「去鎮上給我娘買壽衣。」

丫鬟似乎有些欲言又止,蘇小荷朝她瞪了一眼,她才點頭,剛要轉身出去,就聽蘇招娣又說道。

「二姐,這辦喪事,村裡給搭棚子啥的就行,街坊鄰居的也肯定會幫忙,但是這幫忙的人得吃飯,既然要去鎮上,就順便把食材都買回來吧,這得幾天呢。」

蘇小荷神色立刻變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依舊是一副高傲得意的樣子。

「不就是買些菜嗎?行,三妹你說要買什麼,直接列個清單給我這個丫頭春梅就行。」

蘇招娣眼中閃過一道光芒,點點頭,「好,二姐真是嫁的好啊,你這身衣裳跟頭上的朱釵就值不少錢吧?」

蘇小荷臉上更加得意,一副頗為享受的模樣,「對,員外爺親自叫了裁縫上門給我做的,這衣裳就值一兩銀子。」

蘇招娣點了點頭,「那我就放心了,我還擔心說娘這喪事二姐的銀子不夠呢。」

「夠,當然夠了,我家員外爺家大業大的,一個喪事而已。」蘇小荷立刻說道。

蘇招娣沒再說什麼了,把布巾遞給蘇小蘭,輕輕拍了拍她的手道。

「大姐,你也給娘擦擦身子吧,以後可再也見不到了。」

聽到她的話,蘇小蘭剛剛止住的眼淚瞬間再次奪眶而出,蘇招娣從炕上跳下了地,走到蘇小荷面前道。

「二姐,你也給娘擦一下吧,以後可就見不到了。」

蘇小荷立刻後退了一步,「就讓大姐擦吧,我看看小四,他應該是嚇壞了。」

看著她避之不及的樣子,蘇招娣的眼睛微微眯了眯,點點頭,「是啊,小四今天也嚇到了,你照顧他一下吧。」

她說著對那個叫春梅的小丫頭招了招手,「跟我來吧,我列清單給你。」

當春梅看到蘇招娣列出來的那一大串的清單時,眼睛都獃滯了。

壽衣她竟然要綢緞料子,還要給王氏打一對銀鐲子,還有鎮上最好鋪子的胭脂水粉,棺材要上好杉木,還有蠟燭多少粗細,香要在什麼地方買,各種各樣的東西列出來足足有七八頁紙,春梅拿在手中都厚厚的一大摞。

她拿著清單趕緊去找蘇小荷,蘇招娣則直接走出了院子,看著院子里站著的很多圍觀的村民,眼神一動,立刻一副悲傷難過的樣子。

「各位叔叔嬸子們,我娘沒了,被我爹那個畜生給打死了,你們說他不該死嗎?」蘇招娣悲憤交加,已經帶上了些許哭腔。

季溟出現在她身旁,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有力的手臂摟住了她的肩膀。

蘇招娣心中詫異,扭頭看了他一眼,面上卻還是一副難過的樣子。

「我家窮,大家都知道,我們才剛剛被奶奶趕出去,我大姐家日子也不好過,好在我二姐也回來了,我二姐嫁得好,大家都知道,她說凡是給我們家幫忙的叔叔嬸子,我們都會特別感激,二姐還說,一定要給幫忙的人吃好喝好。不能虧了大家。」

蘇招娣停頓了一下,繼續道,「我爹肯定是指望不上了,還請各位叔叔嬸子們幫幫忙,我們家姐妹幾個真的也忙不過來。」。 至於製造空間儲物器、構建傳送陣等,更是有著極佳效果,不過卻是不捨得如此用。

最重要的是,在這裡疑似有著鯤鵬子嗣,而這空間紫晶或許可以用來吸引它們,而若是真的收服了一頭鯤鵬,這也會是極佳的補品,令其實力快速增長。

滿意地將空間紫晶收起,秦楓又取出界王鼎,如今修復的材料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還差最後兩樣,為混元水與天定石。

前者在這鯤界從未出現過,恐怕是難以找到,不過在靈界卻並非很稀有之物,洛家應當就有。

洛家此次來了三人,洛筱予正與族中之人一起行動,此時不由想著聯繫一下,碰個頭。

後者在鯤界倒是有,不過根據消息只出現過一塊,位於中央區域偏東方向的天災山脈之中,此山脈隸屬於天威堂,想要獲得頗為不易。

數日後,秦楓一行人出現在一座頗為熱鬧的城市之中,來到了一家酒店裡,在那裡,見到了洛筱予以及洛家另外二人。

「筱予。」秦楓打著招呼,臉上帶著笑意。

「楓哥哥。」洛筱予連忙起身迎來,撲在秦楓懷中。

一群人見了面,相互點頭致意。

洛家另外二人秦楓也都見過,其中之一是其族姐洛詩夢,擁有淼靈體,如今已是七重天靈尊,另一人是其族兄洛涵,年近百歲,為初入八重天靈尊。

對於洛筱予,秦楓自然不需要矯情,直接道明想要混元水。

洛家的確有,但她們卻沒人帶在身邊。

得到這一答覆,秦楓不由有些失望。

「楓哥哥,若是不急,待離開這裡回到靈界后,我便去取一份給你。」洛筱予說道。

「最好能在這裡得到,我需要儘快修復界王鼎,增強我的戰力。」秦楓說道。

而增強戰力只是其中之一,不是重點,畢竟他身邊仙器並不少,重要的是穿界靈鳥在其中,若是能恢復到仙器,世界之力將更為濃郁,便可以讓其更快孵化。

而且,他還惦記著世界樹,界王鼎達到仙器之後才有可能去收取。

「混元水不僅我洛家有,聽聞倪家也有,倪混、倪沌或許有帶在身邊,亦或是寒家,應當也是有的。」洛詩夢開口道。

「倪家與寒家嗎?」秦楓輕語,點了點頭,為了修復界王鼎,不得不嘗試一下了。

「聽說在鯤界北方有著一處神秘水池,蘊含一是混沌之力,每百年開啟一次,五日之後便是開啟之日,倪混、倪沌可能會去那裡。」洛詩夢繼續說道。

「我知道了,多謝。」秦楓頷首。

那神秘水池被喚作混沌池,就是因為其內蘊含一絲混沌之力,水池之外籠罩著一層神秘的隔絕之力,每百年開啟一次,修者可以進入其中,感悟混沌之力。

對此,秦楓也是有所聽聞,心有嚮往,但因為位於北方,有些遙遠,便沒有太過在意,畢竟這鯤界之中其他福地也有不少。

「看來,必須去一次混沌池了,而且要趕緊了。」秦楓嘆道。 不出所料,李肆這番話並未讓一眾神魔心動,這幫老硬幣,純粹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不見棺材不落淚的主兒。

對此李肆也不在意,哈哈一笑,手中就多了一個黑色的罈子,其實他也挺驚愕的,說好的買路符就這?

但那十四個神魔之中,還真有識貨的,一個滿頭白髮,瘸了一條腿的老頭子沉聲開口,「這是傳說中的往生棺,大凶之物,李老闆,切莫自誤啊!」

「嘶!往生棺?卧槽!」

一時間,一眾神魔大部分都倒吸一口涼氣,少部分不知道也都露出凝重神色,甚至齊刷刷的遠離了李肆幾步。

好像他已經變成了什麼瘟神怪物一樣。

李肆也有點頭皮發麻,但並非因為那瘸子老者的話,而是當他取出此物,就感覺一種極為陰冷的氣息纏繞在身上,不過這氣息並未深入,而是非常克制的保持了一定距離。

不然就這種氣息里蘊含的力量,絕對能完爆他百八十個的。

也正因為如此,他在冷靜下來后,反而不擔心了。

開玩笑,老子花了一百份天地氣運購買來的開採資格你們不稀罕?

「小兄弟,此物的確是往生棺無誤,方才我們遇到的,很可能是往生棺里被害之人,他的許諾,不能相信,不然我們只怕都要不知不覺走進這往生棺里。」九玄子這時候也開口了,他似乎對此事知之甚詳。

「沒錯,沒錯,我也聽說過,往生棺極其可怕,我們在現世遇到的邪神血棺,據說就是這往生棺的複製品,但那種邪神血棺根本不可能與往生棺相比。」禿頭也鄭重開口了。

人群里,小透明穆岸就瞅了瞅九玄子,又看了一眼不怎麼相信的李肆,也第一次開口勸道:「李老闆,慎重啊,九玄子前輩說的可能是真的。」

他們這七嘴八舌一說,李肆也有點拿不定主意,嗯,絕對不是因為害怕,也不是因為慫,就是有點發毛。

不過,他可不能白白浪費一百份天地氣運,到底有沒有鬼,得試過才知道,他也不再說什麼,直接探手就伸進罈子里,下一刻,他就覺得自己的手被握住了,冰涼,滑膩,惡毒,邪門,有數不清的聲音在他耳邊呢喃,說著完全聽不懂的話,但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了。

等他再把手拿出來,發現自己抓到的是一把骨灰,這玩意自動揮散,就猶如一條灰色線,朝著遠處延伸過去。

「諸位,要不要一起來?」

李肆嘿然一笑,大踏步追上去,事已至此,總得眼見為實,沒有人可以坑了他一百份天地氣運。

他這一走,十四個神魔就傻眼了,跟,還是不跟?

這是個問題。

最終,老謀深算如他們,也沒有辦法了,他們不可能每次都抽籤輪流上前面趟路去,法則亂流太可怕,他們這一路走來,十萬神魔,至少死了兩三萬了,剩下的都如遊魂野鬼一樣在這裡苟延殘喘。

但這絕對不是出路。

「罷了,跟上吧,畢竟是坑過冥土和十大宗門的人物,也許真有些本事。」一個神魔嘆道,沒辦法了,跟吧。

有了第一個,就有跟上來的十四個。

嗯,十四個。

這些神魔包括李肆都沒有注意到,他們的隊伍擴大了……

法則荒原里沒有光明,但會有一種慘淡的灰光,但這種灰光有了還不如沒有,看得時間久了,很壓抑,就會覺得人生沒有半點樂趣,我這麼努力在做什麼?

好在李肆還有酒,他灌了一大口,就扔到後面去,一米之外,禿頭穩穩接住,也灌了一大口,繼續往後扔,扔來扔去,隊伍又擴大了……

不過不重要,因為隨著那條灰線蔓延,前方那種扭曲起來的山崗好像舒張起來了,然後真有一條路出現,真有幾座房子出現,真有一座礦田出現,這情景與之前重現的場景一模一樣,只是少了五個人。

「真的是礦田?」

有神魔驚喜大叫。

「冷靜,不要妄動,小心還有未激活的神魔禁制,另外,這件事太蹊蹺,往生棺煉製極其複雜,艱難,用在一座小小礦田上,你們不覺得太浪費了嗎?這裡必然另有隱情。」

那瘸子大喊道。

禿頭也在喊,「冷靜,大家千萬冷靜,礦田就在眼前,誰也不要衝動,保持警戒,一切讓李老闆來安排。」

很快,一眾神魔都安靜了下來,而李肆也在此時看著前方的煉製大陣,雖然他完全不懂,也能看出此陣到底有多精妙絕倫。

回頭一瞅,十六個腦袋都離他遠遠的,他呲牙一笑,頭皮發炸,但仍然鎮定道:「諸位保持冷靜,我來探探路。」

這一刻李肆特意掃過多出來的兩個神魔,結果發現,他也有點搞不清楚了。

目前唯一能確定就是四個人。

九玄子,穆岸,光頭與瘸子,剩下的,算了,這不是他記憶力不行,而應該受到了影響。

不過沒關係,這事兒好辦,李肆轉身,從氣運熔爐里又抽調出一百份天地氣運。

從容燃燒一份天地氣運,下一秒,他獲得了一個臨時buff,運氣+0.

再燃燒一份天地氣運,還是運氣+0.

好傢夥,夠貪婪的,行,我李某人就喜歡你這種有愛好的朋友。

一口氣,燃燒十份天地氣運,運氣+2.

再一口氣,燃燒剩餘天地氣運,運氣+12.

瑪德,瞧不起誰啊?

李肆冷笑一聲,這是一種在特定情況下,具有百分百神效的方法,就是敵人無法直接攻擊他的時候,這個方法簡直無往而不利。

但如果敵人就在他眼前,咣咣咣的給他扇耳光子,那他的運氣+100也沒用。

「誰來告訴我,這玩意怎麼開啟?」

李肆大踏步的來到那座宏偉的,複雜的,神奇的煉製大陣前,這一刻他渾身上下安全感爆棚。

「李老闆,你面前應該有十二道神禁,就是用來保護煉製大陣的,正常情況下,你得打出對應的神禁才會正確開啟,不然就會反制,不過……」

後面的九玄子話還未說完,李肆就直接走過去,嗯,啥事兒都沒有,這十二道神禁居然因為年久失修,壞掉了。

但只有李肆知道,運氣+11了。

「誰來幫我開啟一下?」李肆再問,這一回,立刻就有一個肥頭大耳的傢伙衝上來,「李老闆,在下曾經開採過法則靈礦,對這種簡單的煉製大陣頗有心得,既然這煉製大陣的防護神禁已經失靈,在下可以試試。」

「好!你叫什麼?」

李肆微笑,一隻手搭在這肥頭兄的肩膀上,並不拿開。

「額,在下沈心寬。」

「很好,心寬兄,辛苦了。」

李肆還是不拿開手,肥頭兄猶豫了一下,還是自顧自開啟,這傢伙的手速很快,釋放的仙訣更是優美大方,於是,順理成章的,煉製大陣成功被啟動。

「太好了,這煉製大陣里還有八塊完好的法則靈晶,足夠我們開採一個月的。」沈心寬大喜,李肆不動聲色的收回手,運氣+10了。

瑪德,居然說話不算數,給了買路符還要貪,行!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