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昨天他跑去和艾娃玩水,就打電話讓蘭斯特搜集資料。

「調查清楚了。」蘭斯特把一份詳細股份明細交給哈迪。

現在沃什礦業的總市值183萬,流通股35%,股價0.31美元,比前兩天哈迪問的時候又跌了一分。

「蘭斯特,我記得洛杉磯金融報的總編,咱們有幾張他的照片對吧?」哈迪問道。

「對,有他的照片。」

「是時候啟用他了。」

哈迪利用這兩天時間,購買了一家空殼礦業公司,註冊成自己的公司,命名為『hd礦業』。

公司經營範圍包括礦業開發、加工、銷售,種類包括黃金、鐵、煤、銅、鋁、鎳、鎂……。

與此同時,

他又在證券公司,用手下名義開設40多個賬戶,每個賬戶分別注入4000到6000不等,找機構做空沃什礦業。

一切準備就緒。

這天清晨。

洛杉磯金融報在二版刊登一篇分析文章:

「論地質學家邁克爾·德古茲曼教授的銅礦延伸理論,將會毀掉礦業公司的未來。」

「1945年中旬,地質學家邁克爾·德古茲曼教授發表一篇論文,名為「落基山脈礦脈沉積延伸論證」,德古茲曼教授說,亞利桑那州發現了美國最多最大的銅礦,在另一側的新墨西哥州,也應該存有相同儲量的銅礦和伴生礦。」

「就因為這個理論,很多礦業公司紛紛在新墨西哥購買土地尋找礦脈,可是現在過去半年多時間,他們沒有任何發現,甚至連普通銅礦都沒有找到,更別說超大礦脈。」

「其實德古茲曼教授的這個理論,只是基於假說和猜想,沒有任何實時支持,比如舊金山的沃什礦業,在新墨西哥州購買了8000英畝土地,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尋找,現在連一塊高品質銅礦都沒有找到,他們當初就是聽信了德古茲曼教授的理論,今後恐怕會血本無歸。」

股市是最敏感的地方。

這篇報道一出,立刻引起礦業股的高度關注。

很多在新墨西哥州購買土地的公司股價應聲而落,而被特意點名的沃什礦業,更是成為下跌的領頭羊。

要知道,米股可沒有漲跌限制。

沃什礦業本來就是垃圾股,近些年毫無業績可言,人們對他沒一點信心,直接來了一個大跳水,股價從0.31美元狂跌至0.16美元,下跌幅度超過48%。

7017k 六連諸峰西山門內,黑袍人形身影快速逼近首領暫時離開的辦公室。

輕鬆撂倒守門的兩個智慧種族、以極為嫻熟的手段翻閱辦公室內存放的各個書籍。

直到從某本書內拿出一塊黑色碎片,才收手並悄然離開。

這就是最後一片了。

在一個多星期時間裏,李子傑將六連諸峰五大山門都走了遍。

包括這座西南山門在內,兩處是正面突破、三次暗中偷取。

每次離開時,都會帶出這樣枚黑色、烙印有各種花紋的碎片。

事實上當搜集到第三片時,他就大致推斷出花紋上想要表達的含義是什麼。

期間也繞路去過鎮魔峰山腳下,發現果然有不少智慧種族都被派往那個地方,認真地搜尋着。

或許毀滅教那兩騎滅世奴,猜到魔眼神廟的存在了罷。

想要開啟那座神廟禁制,就需依靠五枚碎片合併形成的鑰匙。

除非外力能夠強於大魔法師當年佈下的魔法陣,否則絕對無法強行突破。

滅世奴雖然強悍,可要說比起大魔法師、肯定不在同一個層次上。

哪怕把毀滅教所有滅世奴都拉過來,都不見得能正面突破魔眼神廟吧。

到時等搜集完鑰匙碎片,完全可以抓住其中一個傢伙、逼問出找尋結果。

只要能快速進入魔眼神廟,相信獲得深淵魔眼之力的他,絕對不會弱於任何敵人。

更何況還早就聽說滅世奴之一冽雲,已經動身前往六峰城戰場。

即便距離此地最近時,不過只是回東山門休息的片刻。

在六連諸峰內,時間並不吃緊。

主要還是擔心六峰城那邊情況怎麼樣。

無論是人們、還是被李子傑救出的智慧種族,都聚集在六峰城內外。

一旦城破,不僅人類會遭到屠殺。

就連生活在附近的種族,也會被嚴重波及。

讓數百年來都是它們在中部土地唯一凈土的六連諸峰範圍、成為最恐怖的焦土。

而如今,手中拿到最後一塊碎片的李子傑,終於可以動身前往鎮魔峰。

與毀滅教「交接」情報了。

不過在那之前,李子傑還想等個機會。

西南山門首領是一尊石像巨猿。

從情報上看,對方即將再進行兩次魔物驅逐工作,便會加入六峰城戰線。

要說石像巨猿種族,算是個赫赫有名的戰鬥物種。

雖然沒被歸屬於亞人行列,其戰力與智能、絕對令許多亞人都不敢正面與其硬撼。

根據師父當年的教導,石像巨猿本身就是身軀高達四米以上的巨型猿類。

手臂要較之其他猿猴粗壯、有力、且達到近三米長度。

同時,其從小就會在父母帶領下,尋找一種特殊土壤,往身上長年累月地塗抹。

久而久之便會在關節部位外,形成堪比重甲硬度的保護層,極為棘手。

唯一值得慶幸地是,石像巨猿雖然壽命悠長、繁衍能力卻十分低下。

整個六連諸峰恐怕加起來都不到十頭。

而且作為單獨行動的物種,尚未成年時就會離開父母,在外劃出一塊自己的地盤。

必要時即使是親族,都會大打出手。

李子傑了解到的情報來看,脾氣火爆的石像巨猿族,在六連諸峰內只剩下西南山門首領一頭存活。

其他幾頭石像巨猿都被滅世奴處理掉。

畢竟對方不僅不歸順於毀滅教,甚至還想出手進攻。

留下的這隻,要說起來似乎還沒發育完全,身體外天然護甲也沒那麼牢不可破。

且戰鬥經驗致命得十分缺乏。

即便如此,依靠對方強力手臂和幾乎刀槍不入的護甲,足以讓六峰城城門在它面前如同紙糊。

比大型攻城車效果怕都要好。

絕對不能放任這隻巨猿不管。

至少將對方剝奪戰力,到無法參加大戰的程度。

能夠選擇歸降毀滅教,就說明其心智本就不堅定,甚至稱得上是軟弱吧。

李子傑埋伏在西山門的必經之路上。

身着有樹葉等作為掩飾的黑袍,靜靜地蹲在枝頭,隨時準備發起突襲。

眼下最先出現的,是幾隻戰力堪堪比得上魔物局精銳的智慧種族。

為了不將路上設置的陷阱提前暴露出,李子傑選擇直接抹殺。

手中短弩射出數道塗抹有劇毒的弩箭,即使沒能一箭反倒對方,也在悄無聲息間用毒液奪走對方生命。

難道它們都忘了這六連諸峰內,還有我這麼個專門獵殺這些叛徒的人嗎?

李子傑跳下大樹,處理智慧種族遺體。

同時撒上些藥粉掩蓋此地血腥味。

期間共有兩批、九隻智慧種族途徑此地。

應該是要急着回山門內休息,所以被李子傑輕易得手。

有些惱火的是,最後還是有些一次性陷阱被對方觸發,導致短時間內無法再佈置。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終於,那頭期待已久的高大身影出現在道路盡頭。

呼,呼。

發育十分良好但還未完全定型的石像巨猿,駝背彎腰、雙臂拖沓在地,朝西山門方向緩緩前進。

身體太過龐大、最近食物供給也不到位、再加上身上還有層密度大的石甲作為保護。

讓得石像巨猿在驅趕魔物時,消耗了不少力氣。

以至於那些沒心沒肺的手下在得知到飯點時,都拋下它這臨時指揮官直接跑了。

「呼,呼,等老子回去了一定要好好修理你們一頓!」

自從歸降那兩個外來者,它就因戰力優勢,被對方極為重視。

成為西山門臨時指揮使,統領的也是幾十年來在六連諸峰交好的朋友。

所以倒也不會因為這點小事抱怨連連。

咦,怎麼都沒動靜了?

先前明明有好多部下都提前離開,為何感覺前面忽然就變得靜悄悄的了?

身旁僅剩三個僕從、十個人奴以及十多頭馴化野獸。

面對忽然變得詭異起來的道路,石像巨猿也不過在心中稍微警惕片刻,就依仗自己強大實力繼續前進。

好多年都沒痛痛快快打過一場了,心思都變得謹慎起來了呢。

事實上若是在兩個月前和那滅世奴痛痛快快打上一場,現在它早成為林間塵土了罷。

多虧當時意識到絕對打不過、才謹慎地選擇投降歸順,勉強留得一條性命。

咻咻咻!

道路兩邊隨着自己前進,似乎扯斷根看不見的絲線,忽然傳來極為凌厲的破空聲。

十多道尖端被削地極為鋒利的竹子,如被大型弩箭發射般朝着這邊襲殺而來。

不過是些小兒科的陷阱埋伏罷了,不值得在意。

石像巨猿早在十多年前就被六翼開過類似的玩笑。

所以心中第一想到的竟然不是敵襲,而是理所當然地認為,這是有人在和自己開玩笑。

在其他種族看來,那竹子可不是玩笑——

要麼直接被刺穿身軀帶飛,還有被連續貫穿兩三個單位才勉強停下來的竹子,幾乎將石像巨猿身後其他僕從襲殺一空。

當然還有兩三枚竹子刺中它身軀,可無一例外都被外層石甲擋住。

僅僅留下一厘米不到深度的痕迹。

至於衝擊力,對它這等高大身軀來說,又算得了什麼?

身後傳來濃郁的血腥味,讓它意識到其他生物似乎並不能做到無視這「小兒科」陷阱。

當看到其他屬下被血淋淋地擊殺、野獸們不受控制地逃走。

它一拍腦袋,大吼道:「玩笑開過了!」

玩笑?誰和我在開玩笑?

六翼不是在六連諸峰都被抓住、處決、歸降了么?

在看見同樣有人類慘死,石像巨猿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

該死!難道是那兩外來者提到過,在六連諸峰里肆無忌憚殺害智慧種族和人奴的那黑袍惡魔!?

今天還敢在你石爺爺頭上動土,怕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身邊還有幾個僥倖逃過一劫的部下,都不需要它下達指令,就朝着兩邊叢林方向分散逃離。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