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陸顏霜得到答案,有些意外,「可是師父,你不是說會去崔家,都是為了你父親嗎?如今你父親的問題已經解決了,那你為什麼又還……」

陸顏霜越說越迷惘。

帝雲卿垂眸,這瞬視線對上她,溫柔勾起了唇角。

一絲笑意,春風如沐,連同他的聲音都是那般悅耳,如同玉石敲擊般。

他回答陸顏霜,「之前去崔家,我是為父親。但這次再去崔家,我是為了你,霜兒。」

「為我?」陸顏霜更驚訝了。

「我有什麼……」

「霜兒,我是你師父。我答應過要教導你好好煉丹的,更何況,我從未見過如此我天賦的弟子。」帝雲卿語氣溫柔。

陸顏霜手揪住袖子,胡亂扯了兩下。

被他誇得有點尷尬,「我其實,我如今不過是個一品煉丹師,師父你就別總是誇我天才了。」

在練毒方面,陸顏霜倒是很有自信。

「你煉丹的時日太短了,也不想想,你才練了幾爐子的丹藥。」

而且基本還都成功了,都是極品的品質,都是一爐十顆。

「越級挑戰煉丹,你至少得堅持多練幾日,方能提升。不然你連煉丹的步驟都還記不太清晰,還得我在一旁提醒。」帝雲卿又提醒陸顏霜。

陸顏霜:「……」

她差點就忘了。

師父這話說的倒是確實沒錯。

她在二十一世紀時,哪裡用得著煉丹。

「那小雨到時候也會去嗎?」

「大概率,我攔不住她。就算不讓她去,她也會偷偷的跟著。」帝雲卿語氣無奈。

聽得陸顏霜跟著笑,這事兒算是商定好。

「那我們明天一早出發!」

等她回院子,才發覺,院子里帝家主正等著。

之前陸顏霜在席間提起,她明日要離開,帝家主一直沒有吭聲,是最沉默的一個人。

「帝家主找我有事?」陸顏霜主動發問。

她才,帝家主應該是在這裡等著她。

「確實有事要拜託。」帝家主點點頭,倒是誠實。

陸顏霜也沒多想,邀請人進去坐下,還泡了壺茶,剛喝了口,就聽帝家主石破驚天。

「麻煩陸小姐,此次回去,可否將凌風也一起帶上?往後,他就是你的人。」

「噗!」

陸顏霜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

雙眸都詫異睜圓了,手指自己,語調高揚,「我的人?」

不是帝凌風什麼時候成他的人了?

帝家主就這麼不稀罕自己兒子的嗎?

這邊帝家主還沒接話,帝凌風就率先「嗯」了一聲。

陸顏霜:「……」

她怎麼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兒? 喬思語想抽出被厲默川緊握的手,突然就聽到了他沒有任何情緒的聲音,「把手鬆開……」

緊緊地捏了捏藥盒,最終喬思語還是鬆開了手,既然已經被他看到了,她也沒打算再隱瞞。

藥盒一下子就掉在了厲默川的手上,當他看到避孕藥三個字的時候,一張俊臉瞬間變得難看,其實當葯掉出來的那一瞬間,他並沒有看清楚是什麼葯,只是看到她驚慌失措的舉動,讓他心頭越來越不安。

果然,她剛剛並不是在廁所,而是去外面的藥店買避孕藥去了……

看到藥片上的葯少了一粒,厲默川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捏著葯的手突然收緊,因為用力手背上的青筋都鼓了起來。

「為什麼?」

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失望,他的聲音都有些顫抖,喬思語心裏很不是滋味,抽出手一邊將掉在地上的東西往包里撿,一邊淡淡地開口,「不然呢?我們沒做措施,難不成要我現在就懷上你的孩子?」

「懷上就生下來好了,為什麼要吃藥!?難道你就這麼不想要我的孩子嗎?」

其實在兩人做的時候,厲默川故意沒有戴安全tt,他想着如果喬思語壞了他的孩子,她就再也不會離開他,而且她跟靳子塵離婚也會很快離婚。

因為靳子塵再愛她,也不可能接受自己的老婆懷上別人的孩子。可他沒想到她居然背着他吃了避孕藥,突然想到她說肚子不舒服,而且聯想到她臉色難看……

來不及多想,厲默川一把抱起喬思語就朝電梯方向跑。

「喂……你幹什麼?放我下來。」

商場里這麼多人看着呢,這傢伙是瘋了嗎?

王國均見自家bOSS臉色冰冷神情慌張地抱着喬思語跑過來時,立刻迎了上去,「厲總……」

「快去開車!去醫院……」

就這樣完全不給喬思語說話的機會,直接將她送到了醫院,拉着她做了一個全身檢查。

喬思語看着厲默川緊張自己的某樣,心裏特別不是滋味,又感動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先生,你太太的身體很好,一點問題都沒有。」

「可她吃了一粒避孕藥之後就肚子疼,而且臉色很難看。」

「額,人的身體健康跟自然環境也有密切的關係,自然界的各種因素均對人體產生直接或間接的影響,比如天氣,你太太之所以肚子疼是因為今天天氣比較涼,她的胃受涼了,跟服用服避孕藥無關。」

聞言,厲默川才稍微鬆了一口氣,可一想到喬思語吃避孕藥的事兒,他又緊張了起來,「她吃了避孕藥對身體影響大不大?」

喬思語在聽到醫生說「你太太」的時候,就有些尷尬,聽到厲默川這麼一問更尷尬了,她真的好想告訴醫生,她根本就沒吃避孕藥,最後那一刻,她也不知道腦子抽了什麼風,突然覺得那避孕藥就像一把匕首,她實在是不忍心拿它殺死自己的孩子。

至於為什麼沒扔了避孕藥,大概可能也許她自己還沒做好決定,可這一刻,她突然有了決定!

。 別的任務或許還可以推遲,但任務2宇恆這次必須要第一個完成。

先不說任務2本身就是完成其他任務的前提,最關鍵的是這個任務帶着力度不小的懲罰。

雖然宇恆現在已經有了黃金級技能,但中級技能在宇恆手中還是可以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

所以任何一個中級技能被取締,宇恆都會心痛。

…………

既然要好好裝飾一番,宇恆自然要先翻新一遍。

推著攤位車,宇恆一路來到了來到了汽車保養中心。

誰說不是汽車就不能跑到這裏保養的?

有錢連鬼都能推磨,就更不用說這些汽車保養中心了,誰又會跟錢過不去呢?

攤位車雖然也帶一個車字,但既然需要宇恆推,那也間接說明了攤位車沒有動力。

沒有更換機油和機濾的擔心,宇恆只是讓保養中心將車洗了一遍。

當然,宇恆自己也沒閑,他站在一旁順手給車打了個蠟。

專業的不愧是專業,翻新后的效果還不錯,至少現在的攤位車從外觀上看和剛買來沒多大區別。

…………

既然是招聘人才,廣告肯定少不了,宇恆專門找到一家規模還不大的廣告製作的印刷店。

「您好,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幫忙製作紅色貼紙廣告!」

接單的店員依舊很客氣,「那你已經想好廣告詞了嗎?還是準備讓我們設計!」

宇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看我這樣子,像是能自己創作廣告的人嗎?」

「那我把老闆叫出來,他是專門做設計的!」

看着店員去通知老闆,宇恆一個人在廣告店門鋪里閑逛。

對自己挑選的店鋪,宇恆還是非常滿意的,這裏雖然小了一點,卻五臟俱全。

拋開完備的設施,牆上的廣告設計也確實有兩把刷子,宇恆雖然不懂行,但這些廣告看起來別有一番味道。

…………

幾分鐘后

一個年齡30左右的中年人匆匆從樓上跑了下來,不出意外,此人正是廣告製作店鋪的老闆。

「你好,我…………X」

那人正準備自我介紹,但是看到宇恆后卻瞪大了眼睛,爆出一句粗口。

「你……你……你是宇恆?」

那人足足愣了有一分鐘,才把話說完整。

「是的,我是宇恆!」

得到肯定的答覆,老闆猛地發出一聲尖叫,「我終於見到偶像了,是活人的那種…………」

宇恆大汗,心中嘀咕到,「難不成我還有不活的?」

興奮的老闆很快就發現了自己的失態,他連忙做了幾個深呼吸緩解情緒上的激動。

「恆哥,我就是你群里那個超級粉絲貝塔斯曼呀,不知道恆哥對我還有印象嗎?」

「貝塔斯曼!?」

宇恆默默念了一句,隨後便反應過來。

「原來是你啊!我記得上個月粉絲群就屬你最活躍,看來我這個偶像做的不稱職,竟然連你都不認識。」

宇恆說罷便從背包里掏出一張銀色卡片,「這是我們超越體育館的銀色會員,持本卡五年內可隨意觀看比賽。」。 那兩個大漢停下腳步將楚可可放了下來。

楚可可連滾帶爬地跑到了厲默川面前,想伸手去抓厲默川的胳膊,卻被他刀子一般的冰冷目光刺的硬生生收回了手。

「厲總,我這次來景騰市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求求你放過我這一次,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厲默川並沒有理會楚可可的乞求,只是抬眸冷冷地看向了她,「你說你有靳子塵被殺的證據?」

楚可可身子一僵,臉色有些發白,那是她最後一張王牌,她怎麼可能現在就交給厲默川,只是剛剛一聽到二十五個大漢要侮辱她,她情急之下才說出來保命的。

「我……」

厲默川的眼神在一瞬間變得陰狠毒辣,「楚可可,你最好真的有證據,否則背叛我加上欺騙我兩件事,足夠讓你今生都活在地獄里。」

楚可可渾身一顫,趕緊點頭,「有有有,我真的有證據,可是厲總,那證據我現在還不能給你……」

見厲默川冷笑,楚可可心頭又恐懼又絕望,「厲總,我知道你現在要殺我的話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可是我既然再次回到景騰市,就沒打算再活下去,我也知道這五年來你一直都在找靳子塵被殺的真相,但一直都沒找到,現在我手裏有證據,如果你想要證據,就請放過我一次……」

厲默川冷笑了一聲,「你這是在威脅我?」

「不是……我只是在求厲總,厲總,請你給我兩個星期的時間,兩個星期之後我會將證據送到你手上……」

「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

「厲總可以派人監視我,我既然回來就不會再逃跑,跑了這麼多年我也累了,只是我還有一件事要去辦,所以還不能死,也不能把證據交給你……」

說着,楚可可眼眸流轉輕笑了一聲,「況且厲總現在除了相信我之外,還有其他辦法找到證據嗎?」

厲默川沉默了一會兒,隨即哼笑了一聲,「好,我就給你兩個星期的時間,如果兩個星期後你拿不出證據或者讓我知道你在騙我,你的下場只會比現在更慘。」

楚可可心底終於鬆了一口氣,「謝謝厲總……」

楚可可離開后,王國均皺着眉看向了厲默川,「厲總,就這麼放楚可可走真的好嗎?萬一她手裏沒有靳子塵被殺的證據,那我們豈不是被她耍了?」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找人盯着楚可可,她要是有逃跑的跡象或者是做出傷害思思的舉動,都給我抓回來!只有兩個星期而已,我倒要看看她能翻得起什麼浪花來……」

厲默川點了點頭,「是!」

剛走出地下室,厲默川準備開車回家,出來的時候被喬思語氣的不輕,可又捨不得離開她太長時間。

剛上車,錢一鳴就急匆匆跑了過來,「先生,不好了,太太在大富豪的酒吧喝多了……」

凌晨十二點,酒吧正是營業的高峰期。

混雜的空氣中都瀰漫着煙酒和香水的味道,熱情的DJ音樂開得很大,幾乎震耳欲聾。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