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皇城,郡主府內,此刻雖然一片寂靜,但卻也危機四伏。

「方伯,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快說啊!」

楚倩俏臉凝重,隨後看向眼前的方笑,語氣有些焦急。

雖然皇城內部發生了許多大事,皇宮被暗影衛和滕王閣的人佔領,城外還有鐵甲兵團的叛軍兵臨城下,不過對於這些她都一無所知,自從上次武道茶會結束之後,楚倩便是開始了閉關,直到今天方才出關。

「小姐,出大事了….」

「您的皇叔,晉王楚溫他造反了!」

嘆息一聲,方笑也是老臉苦澀,隨後搖頭道。

「皇叔他造反了?!他竟然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聞言,楚倩臉色當即大變,一雙貝齒輕咬嘴唇,彷彿有些不可置信。

「是的,一開始老奴也是不敢置信,不過這卻是千真萬確,根據老奴手下傳來的消息,如今皇宮已是一片混亂,到處都是滕王閣以及暗影衛的人,而皇上他則和楚溫正交戰在一起,至於勝負則暫時無人得知…」

「小姐,如今皇城已經變得十分不安全,外界又有鐵甲兵團的叛軍虎視眈眈,皇城陷落估計是遲早的事情,老奴覺得此地已經不宜久留,應當趕緊撤離!」

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方笑也是開口道。

身為一代老牌高星境武者,雖然他沒有摻和進入楚溫和楚天陽的驚天大戰中,但是二人交戰的元力餘威也是波及四方,隔着老遠都能感覺到那股無形的壓迫力和威勢。

楚溫如今已經踏入武師境一重,實力如日中天,楚天陽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因此他們這些人只有馬上離開皇城,才能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同時保留住大楚皇室最後一絲血脈。

而且雙拳難敵四手,方笑麾下雖然有不少武者高手護衛郡主府,但是負責守衛皇城的鋼鐵兵團諸將士已經群龍無首,失去了楚天陽的領導,這些人也無法凝聚出完整戰力,同時皇宮中的大內高手也是死傷殆盡,根本無人可以阻止叛軍入城。

除此之外,楚溫麾下的暗影衛以及反水的林封和滕王閣等人也不是泛泛之輩,如果各方勢力全力追殺楚倩這些皇室子弟,哪怕有着方笑等人的護衛,楚倩想要安全離開皇城也是難如登天!

「不行!如今父皇有難,本公主更加不能離開,而且皇宮已經被滕王閣那幫九品宗門以及暗影衛的人佔領,那說明母后她的處境也十分危險,本公主怎麼能丟下他們不管!」

「那是大不孝!」

面對方笑的勸諫,楚倩卻是俏臉漲紅,一雙眼瞳中隱約浮現憤恨之色,似乎不願就此離開,當一個縮頭烏龜。

。 而這些。

卻都難襯少女那張美到極致的臉半分顏色。

這是一張怎樣的臉。

世界上最美的花在她面前也會失去顏色。

世界上最白的雪形容不了她的半分聖潔。

色之絕,宛如精雕細刻的頂極白玉。

一瞥一笑,皆是令人不敢褻瀆的純潔美好。

她一出現。

便是光芒聚焦所在。

「噠、噠、噠、」

華貴寬敞的純白大殿中。

少女氣度超凡脫俗,一步一步踏着玉階,向大殿之上的寶座走去。

吸引著大殿內所有人的視線。

「聽說,有人指明想拜我為師。」

少女的聲音清脆悅耳,還帶着淡淡的疑惑。

「想必這位尊者便是流光仙子。」

「弟子廣仁曦,想拜入仙子門下,希望仙子能收我為徒。」

廣仁曦在見到少女的那一刻,眸光一凝,心跳便有一瞬間的暫停。

漆黑瑞鳳眼恢復平靜看着少女,她的態度欲發恭敬。

「就是你,氣走了小六子?」

細細打量著廣仁曦,玉流光發現她幻了形,原形模糊,卻是個女兒身。

當下覺得有意思。

廣仁曦只抬頭目露疑惑看着她,一副不知道小六子是誰的模樣。

玉流光見狀,輕笑了一聲。

「玉仙宗六長老被你氣走,你卻還不知道他是誰。」

「看來,小六子說的是真的。」

「小兒忒是大膽狂妄。」

玉流光雖是一副少女模樣,可實際年齡卻最少超六百歲。

座上還在的十一位長老,包括走了的六長老。

這些人中,最大的不過五百多。

玉流光一少女喚看似年過六旬的六長老為小六子,雖然令人覺得違和,但仔細一想,卻能明白緣由。

足足大了一眾長老一百多歲,叫什麼都不奇怪。

「流光仙子要是嫌棄這小兒,不收也是可以的。」

龔玥然聽到玉流光對廣仁曦的評價,笑眯眯看着玉流光道。

玉流光只淡淡看了她一眼,便將目光移向廣仁曦。

「你果真想拜我為師?」

廣仁曦恭敬應聲:「仁曦此次來玉仙宗,為的就是拜尊者為師。」

「尊者不必懷疑。」

玉流光細細打量了一眼廣仁曦,最後勾唇一笑。

「如你所願。」

「三日之後,在玉仙宗眾弟子面前奉了拜師茶。」

「你便是我玉流光唯一的徒弟。」

「如此,你可歡喜?」

廣仁曦抬頭看她,漆黑瑞鳳眼似發着光芒:「仁曦歡喜至極,謝尊者成全!」

玉流光會收廣仁曦為徒,這是一眾長老都沒想到的。

當玉流光收了廣仁曦便離開了大殿時,大殿許久都沒有人出聲。

廣仁曦不知道另兩個同行的少年少女最後被誰收為了徒弟。

因為玉流光一走,一眾長老便直接讓她離開了。

內門弟子的拜師是要在眾玉仙宗的弟子注目下進行的。

廣仁曦只要在三天後順利拜了玉流光為師。

她便是真正的玉仙宗內門弟子。

三天的時間,眨眼便過。

廣仁曦在一大早便被玉仙宗的弟子從萬獸城的客棧找出。

風風火火趕到玉仙宗主峰后,屬於玉流光的宮殿。

玉流光的宮殿較玉仙宗主峰的純白大殿多了許多顏色。

建築材料雖是相同,可宮殿之中流光正縈,百花繚繞,多了許多自然清幽的世外桃源味道。

廣仁曦被人帶入殿中一個寬敞的房間。

房中地板上儘是木質,四周豎着能清晰倒印人影的琉璃鏡。

在房間四周琉璃鏡旁,皆懸掛着華麗精美的裙袍。

一被帶入,廣仁曦便愣了下。

「仙子讓我給姑娘盛裝打扮后再去議事大殿。」

「姑娘看看可有心怡的衣裙,挑件喜歡的吧。」

一襲玉仙宗弟子裙袍的女人看着廣仁曦。

廣仁曦被看的皺了皺眉。

「拜師為何還要換裝?」

「便是換裝,也該換玉仙宗弟子的衣物。」

「讓我穿這些衣物過去,未免不妥當吧?」

廣仁曦想過成為玉流光的徒弟會遇上什麼問題。

可她卻沒遇上過這種問題。

「仙子一脈不受玉仙宗宗法束縛,姑娘大可不比擔心衣物不同一事。」

「仙子有言讓我轉告姑娘。」

「若要成為她的徒弟,姑娘必須在衣物上迎合她的喜好,否則她看了不順眼,隨時會反悔收徒。」

「姑娘一直以男兒身示人,可能對自己穿人族衣物有所不適應。」

「仙子也是為姑娘着想,姑娘可不是辜負了仙子對你的好意。」

廣仁曦聽完女人的話,有一瞬間的沉默。

側頭看了眼鏡中一襲白袍,身資清瘦的自己。

廣仁曦抬起了一隻手。

看着手上那枚純黑戒指,廣仁曦漆黑瑞鳳眼輕閃。

終是到了這一天。

…………

幻歷一萬一千一百二十一年,十一月十八日。

在這個距離年底除夕夜不過十二日的時間中。

自玉仙宗宗主將徒弟逐出宗門后,迎來了屬於玉仙宗的第一個大事。

玉仙宗宗主胞妹,流光仙子玉流光。

自當副宗主,幾百年都沒有收過徒弟的她,要收徒了。

而且她要收的徒弟,還是一個來自偏遠小~國~的少年。

一聽資質便達不到頂尖的那種。

因好奇,許多原先在蒼穹國王城的修靈者紛紛聚到了萬獸城,準備探聽到第一手消息后,再各回各家。

蒼穹國朝聖學院的天資過人修靈者不知凡幾。

他們想知道,這個譽有「流光仙子」之稱的玉仙宗副宗主玉流光。

想收徒了沒有看上蒼穹國朝聖學院比較出名的天資過人的少年。

會看上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

……

玉仙宗弟子因事先收到宗門短訊,但凡是能回到玉仙宗的。

在這時皆聚於玉仙宗主峰的光潔白玉大殿中。

便是久未露面的玉仙宗宗主玉流光,以及玉流光曾經的愛徒之子,也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沒有人看到,端坐於宗主寶座右側的副宗主玉流光,在看到龍鱗之子的模樣時,臉色有一瞬間的變化。

「哥哥,他就是龍鱗之子嗎?」

「和龍鱗,真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側頭看着自己那宛如天上明月的哥哥玉無瑕。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