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王明成凝神端詳琴兒半天,他開心地大笑:“寶貝兒,你剛纔還說沒生氣,你自己現在招.供了。傻丫頭,你認爲我這把年紀了,還能愛上那樣年輕美麗的外國女人嗎?我這身體還能經受得起折騰嗎?”

琴兒酸酸地:“明成,你的身體結實着呢。別說一個那樣的外國.妞,就是兩三個愛上你,你也能輕鬆地拿下。”

王明成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寶貝兒,看來在你心目中,我還是寶刀未老、老當益壯呢。這也證明你心中還是很愛我的,對嗎?否則你不會爲那個外國姑娘吃醋。”

琴兒仍然嘴硬:“明成,你少自我陶醉了!我早就不愛你了。我現在只愛明哲一個人。我纔不會爲你吃醋呢。”

王明成用大手溫柔地托起琴兒精緻的下巴:“寶貝兒,你一輩子都沒學會撒謊,你一撒謊臉就紅,不信你自己照鏡子瞧瞧。

寶貝兒,我不用看你因撒謊變紅的臉,我只聽你酸酸的口氣就知道你吃醋了,而且醋勁還挺大。

寶貝兒。我倆分分合合共同走過了二十多年的人生路。我對你的一切都瞭如指掌,你卻還在誤解我!我確實有點傷心和灰心。

寶貝兒,年輕時候血氣方剛的我對女人尚且沒有多大興趣。如今我年紀大了、心也老了,我對漂亮女人更是具有免疫力。再怎麼漂亮的女人都打動不了我,因爲我心裏只想着你。”

琴兒只覺得一陣暖流在心中慢慢升騰,然後緩緩地向全身流淌。等它掠過她的雙眸時,晶瑩的淚珠在她漆黑的眼眸裏閃閃發亮。

王明成瞬間被琴兒美麗而哀愁的雙眸所打動。他輕嘆一聲:“寶貝兒,我在你面前永遠沒有免疫力。你不要用這樣嫵.媚而哀傷的眼神盯着我看,否則我會失控。”

琴兒偷偷地笑了,她俏皮地用自己酥.軟的香脣輕觸王明成灼熱而溼潤的雙脣。然後兩人的嘴脣像被強力膠粘貼一樣再也分不開。

琴兒和王明成兩人深情地擁吻在一起,他們吻得如癡如醉、吻得忘了時間、吻得忘卻自我、吻得消除猜疑、吻得心心相印、吻得情意綿綿、吻得纏.綿.悱.惻!

琴兒吻得醉倒在王明成的懷裏。她柔若無骨、醉如貴.妃、身如羽輕,她不想醒來。只希望就這樣依偎在他溫暖的懷裏再也不分開。

時間在悄悄地溜走,外面大街已華燈初上。北京絢麗多姿的夜.生活開始了。

王明成和琴兒兩人十指緊扣走出品茗軒,外面的熱浪撲面而來,他們覺得天氣的炎熱遠不如他們心中的愛情炙熱,他們兩人渾身似火燒般滾燙。

“寶貝兒,你帶着小云來北京生活吧,我等着你。”王明成開車送琴兒回大酒店,在車上他熱切地懇求琴兒。

琴兒未明確答覆:“明成,小飛全都告訴你了?”

王明成點點頭:“寶貝兒,小飛只告訴我大概。明哲今天上午給我打電話,他詳盡地講述了你們之間發生的一切故事。他說自己今後不能照顧你、不能帶給你幸福,他希望我和你再回到從前。”

琴兒不再說話:同時被兩位如此優秀的男人愛着這是一種多麼難得的幸福,但爲什麼自己心裏卻有一種想大哭一場的衝動呢?是因爲自己覺得承受不起嗎?還是因爲即將面對的分離呢?

“寶貝兒,你放心!那個外國姑娘只是我美國上司的女兒,她來中國旅遊,我上司拜託我照顧她,因爲她的漢語很差。住酒店她覺得不方便和我聯繫,所以她希望住我家裏。”王明成坦誠地解釋。

琴兒無邪地笑了:“外國.妞就是太大方、不拘小節,她和你萍水相逢,竟然那麼親熱地挽着你的胳膊。真讓人受不了。”

王明成一隻手開車,騰出另一隻手來緊握琴兒的纖纖玉手:“寶貝兒,你要永遠相信我,我只愛你,不可能再愛上別的女人。而且外國女人身上那種氣味我實在受不了。你身上的桂花香味最誘.人。”

琴兒將頭靠在王明成的肩上:“明成,你再等我一段時間,好嗎?我和明哲之間不是那麼容易說斷就斷的,我不希望因爲和他藕斷絲連而傷害你。”

王明成沉吟片刻後終於再次開口:“寶貝兒,我會一直等你,等多久都行。但是明哲和宋師兄都在上海,他們都會影響你的生活。你如果帶小云來北京生活就可以避開他們,這應該是更好的選擇吧。”

“明成,我曾經設想過將愛琴海集團總部搬到北京來,我回上海與小飛商量後再告訴你我們的決定。你的建議很合理,我確實想遠離明哲和成仁過平靜的生活,我不希望自己打擾他們的生活。”

琴兒再三考慮後向王明成坦白了自己的今後打算。

王明成竟然有點興奮:“寶貝兒,如果愛琴海集團總部能搬到北京來,我最高興了。那樣小飛結婚成家後我就能每天看到我的孫子了。寶貝兒,退休後我和你一起幫他們帶孫子。你高興嗎?”

琴兒被王明成的興奮情緒所感染:“明成,我當然高興了。能和自己最愛的人白頭到老,而且我們的兒孫滿堂,老來有他們陪伴左右,那是最幸福的晚年生活。”

王明成因爲晚上和客戶有約,他送琴兒回大酒店後很快離開。琴兒回到大酒店時候,李明哲未回來。夜很深了,他仍然未歸。

琴兒忽然意識到:李明哲早就打算今晚不回來,他將今晚的時間全都留給自己和王明成,希望自己和王明成今晚鴛.夢重溫。

琴兒非常傷感地給李明哲掛電話:“老公,你什麼時候回來呢?我從7點等你到現在,我還沒吃晚飯呢。你吃晚飯了嗎?”

電話那頭李明哲的聲音有些哽咽:“寶貝兒,對不起!我馬上趕回去,我順道給你買些吃的東西。你等着我。”

李明哲心急如焚地回到酒店,兩手拎滿食品,都是琴兒最愛吃的東西。

琴兒滿心感動:“老公,你怎麼這麼傻!我要不給你打電話,你是不是一個晚上不回酒店了?你今晚去哪兒休息?再開一間房?”

李明哲放下手裏食品,他深情地摟琴兒入懷:“寶貝兒,我是男人,到哪兒都能對付一個晚上。況且室外晚上很涼快。我還可以欣賞風景呢。只是我沒想到你一直等我吃晚飯。讓你受委屈了。對不起!”

琴兒依偎在李明哲的懷裏,他滿身的汗味自己也愛聞:“老公,愛不用說對不起。你在外面呆這麼晚,心裏肯定受着煎熬,你比我更苦、更累。我更心疼你。咱們快點吃完晚飯,早點休息吧。”

這天晚上,李明哲和琴兒再也未提起王明成這個名字,他們還像正常夫妻一樣享受着性.福生活的樂趣。

這天晚上,琴兒和李明哲聊了很多、回憶更多,他們彼此都明白這樣溫馨的時刻將要一去不復返。

這天晚上,琴兒和李明哲深情擁吻、纏.綿.悱.惻、親熱溫存大半個晚上,他們恨不得永遠粘連在一起永遠不再分開。

這天晚上,琴兒和李明哲兩人都將手機關閉,沒有別人的煩擾、沒有外界的消息,只有他們倆全心全意享受性.福的時光。

李明哲整個晚上只想和最愛的女人在翻.雲.覆.雨之後共享欲.仙.欲.死的最極致仙景!因爲這樣像神仙般逍遙的日子快要走到盡頭。

李明哲回上海後即將離開琴兒,今後的日子裏再也沒有她的笑聲、沒有她的溫言軟語、沒有她的溫柔體貼、沒有她的桂花香、沒有她做的噴香飯菜、沒有她“神.器”的周到服務、沒有她的纏.綿深吻!

但生活仍然照樣地繼續,容不得任何人停下腳步。

7月8日,曲歌生日前一天,李明哲和曲歌到婚姻登記處將綠本換成紅本,他們又成爲正式夫妻。

同樣在這一天,李明哲徹底搬離琴兒家,從此以後他們不再是夫妻,他們的緣分已盡。() 琴兒從北京回上海後和大兒子小飛商量:能否將愛琴海教育科技集團總部從上海遷到北京?

小飛直接否決:“媽咪,小琴兒還在上海上大學,集團總部搬到北京後,我和她就要分開。能否等她大學畢業後再搬遷總部呢?”

琴兒滿意地:“小飛,你沒讓我和小琴兒失望,我和你商量現在搬遷總部也只是試試你。你對小琴兒的愛情比事業更重要,媽咪爲你們倆感到高興。這一點你比你爸爸強。我有點嫉妒小琴兒的幸福。”

小飛摟住媽媽:“媽咪,謝謝你袒護我和小琴兒的愛情,你的開明讓我能兼顧事業和愛情。

媽咪,你和李叔叔已經離婚,我爸爸在北京一個人生活,或者你去北京、或者爸爸來上海,你們兩人儘快復婚吧。這樣你也不用嫉妒小琴兒,你也有我爸疼你了。”

琴兒忐忑不安地:“小飛,我這次到北京,你爸爸已經請求我帶小云到北京和他一起生活,但我未明確答覆他。我和你李叔叔之間還未徹底結束,這樣沉重的我回到你爸爸身邊我們倆也不會幸福的。”

小飛着急地:“媽咪,李叔叔只是你的過去,你就翻過他那一頁故事吧。你和我爸爸都不再年輕,你們都抓緊時間和機會吧。你準備什麼時候和我爸爸復婚呢?你有時間計劃嗎?”

琴兒搖搖頭:“小飛,沒呢,我心裏還沒想好未來計劃。和你李叔叔分開生活後,我想先過一段平靜日子然後再考慮將來的生活。”

小飛催促琴兒:“媽咪,宋爸爸現在還不知道你和李叔叔已離婚。他一旦知道這個消息,他會變本加厲地追求你。所以你和我爸爸最好早點復婚吧,這樣省得宋爸爸總糾.纏你。”

琴兒點點頭:“小飛,媽咪接受你的建議,等我確認你李叔叔和曲阿姨一家三口的生活恢復正常以後,我就帶小云去北京生活吧。只是這麼大的家裏只剩下你一個人孤單生活,我有點放心不下。”

小飛安慰媽媽:“媽咪。你放心吧!小琴兒每週都回來陪我呢。我有她陪伴很知足。而且辰辰也在上海上大學。她也每週回家。有她們兩位漂亮女士陪伴我,我的生活多幸福呀!”

琴兒長吁一口氣:“小飛,媽媽就聽你的話。等你弟弟小翔、小鵬和妹妹辰辰他們都放暑假回家。我們全家人團聚一起生活一個多月,我們送小翔前往美國深造後,我就帶小云去北京陪你爸爸吧。”

李明哲離開琴兒家後,很少和她聯繫。似乎她已真正地走出他的生活圈子。

琴兒也從不主動給李明哲掛電話,雖然她心裏每天都想知道:他和曲歌復婚後的婚姻生活幸福嗎?但她仍然剋制自己每天想打電話的衝.動。

7月底。小翔以優異成績從北京大學畢業,他和弟弟小鵬一起從北京飛到上海,他與媽媽和兄弟姐妹們歡聚一個月後,他就要前往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繼續深造。

小翔到達上海的第一天晚上。他瞅兄弟姐妹們都已睡覺,他來到媽媽的書房:“媽咪,你現在忙嗎?我有件事想急着告訴你。你和李叔叔去北京時候我就想說。但那時我們娘倆沒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琴兒驚訝地:“小翔,我現在不忙。你說吧。我在北京時候,你如果告訴我有急事,我可以到你學校看你。我擔心我去你學校會影響你的正常生活,所以我一直未去你們學校。”

小翔坐在琴兒對面的椅子上:“媽咪,我爸爸生病了,而且很重。他怕你和大哥爲他擔心,所以他不讓我如實告訴你們。”

琴兒從轉椅上猛地站起來,她衝到小翔面前,雙手顫抖地扶住他的肩膀:“小翔,你爸爸究竟得了什麼重病?我在北京時候和他見過面,他對我什麼也沒說,看起來他不像有病的樣子呀。”

小翔神色凝重地:“媽咪,我爸爸得了前.列.腺.癌,幸好現在只是早期。我陪他到我們學校的附屬醫院檢查的,我們學校的教授親自幫他確診的。我爸不希望陳志遠教授知道他的病情,所以沒去找他。”

琴兒一顆擔憂的心劇烈地跳動着,似乎要從她的噪子眼裏蹦出來:“小翔,你爸的確診結果出來後他已經接受治療嗎?你們學校的教授認爲這種病能治癒嗎?”

小翔站起來將媽媽摟進自己的懷裏:“媽咪,你彆着急!我爸爸目前只是早期症狀,他已經按療程接受治療了。我們學校的教授說這種病有治癒的希望,但比較難治,因爲男人的日常生活離不開前.列.腺。”

琴兒依偎在小翔的懷裏,她嬌小的身軀看起來那麼地無助:“小翔,我不僅爲你爸爸着急,而且我還爲他傷心。他這一輩子不管身體經受什麼病痛折磨,他每次都堅決地不告訴我,他的理由是怕我知道後擔心。

你出生後不久,他長期應酬喝酒得了肝病,他懷疑自己得了肝癌。他竟然導演一場婚.外.戀狠心地逼我離開他。後來他到美國治療才發現只是普通的肝病,並非肝癌。但我和他已經錯失良機了。

小翔,這一次你爸真的患了前.列.腺.癌,但他仍然瞞着我。可見他心裏還是沒有我的位置,我仍然不配成爲他患難與共的妻子。這次我不想管他了,我也不想去北京,你勸他自己接受正常的治療吧。”

小翔極力勸慰媽媽:“媽咪,你別生我爸的氣!他這一輩子性格太倔強,所以吃盡生活的苦頭。他老來孤苦伶仃一個人生活也是他自己造成的後果。

媽咪,我知道你剛纔說的只是氣話,不是你的真心話。你內心裏比我更擔心我爸的身體健康。

媽咪,李叔叔那麼重的白血病在你的關心和照顧下已經徹底治癒,我相信只有媽咪你有辦法讓我爸治癒疾病最終恢復健康。

媽咪,我爸和你第二次離婚的故事我聽周靜媽媽給我講過,我爸就是爲了報恩才和她第二次結婚,因爲我爸在美國治病時候是周靜媽媽陪在他身邊照料他。而現在我爸身邊最需要你的關心和照顧。

媽咪,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你比周靜媽媽更愛我爸爸,我爸爸他這一輩子只深情地愛你一個人,他一直夢想着和你有緣再做夫妻。他心中早就將你看作他的結髮妻子。

媽咪,我相信你和我爸之間的深愛一定能保祐我爸順利度過難關最終恢復健康。因爲你們之間的愛情能創造奇蹟。”

琴兒煩亂的心緒在兒子小翔的勸慰下慢慢平復:“小翔,你比你爸爸更瞭解我。我至今還記得我和你爸第一次結婚時候的結婚誓言:我願意嫁給我身邊這位英俊瀟灑新郎爲我唯一永遠的丈夫,無論貧窮或富貴、疾病或健康直到永遠!但你爸似乎早就不記得誓言了。”

小翔親親媽媽聰明的額頭:“媽咪,你別難過!我爸爸向你隱瞞他得病的實情也是他深愛你的一種表現,因爲他不希望你爲他擔心。

我爸爸的前.列.腺.癌確診結果出來後,他就告誡我別向你和大哥泄密。他說他自己會積極治療爭取儘快恢復健康,所以不用驚動你們大家爲他擔憂。”

琴兒的眼眶已潮溼:“小翔,你放心地前往美國深造吧,你不用爲你爸爸的身體擔心。你出國後我會帶小云一起到北京陪你爸爸生活,並且鼓勵他儘快戰勝病魔早日恢復健康。我有辦法讓倔強的他向我坦白招供的。”

小翔終於釋懷:“媽咪,俗話說,一物剋一物。我爸這輩子只聽你一個人的話,倔強固執的他在你面前乖乖地俯首稱臣。只要你和我爸復婚後能照顧他的生活、鼓勵他戰勝病魔,我們做子女的就完全放心了。”

琴兒和小翔第二天簡要地告知小飛關於王明成患前.列.腺.癌的事情。小飛獲悉後也很着急,他和小翔一樣極力勸說媽媽帶最小的弟弟小云到北京陪爸爸生活,他們都希望媽媽能幫助爸爸儘快戰勝病魔,他們都祝願媽媽和爸爸的愛情能創造奇蹟。

琴兒欣慰地笑了:在孩子們的心目中,自己似乎是上帝,能用愛創造一個又一個生命的奇蹟,從死神手裏拯救親人寶貴的生命。自己似乎又是白衣天使,所有的病魔見到自己都會害怕地望風而逃。

琴兒的心裏又有點難過:孩子們都相信自己有能力幫助王明成戰勝病魔恢復健康,王明成爲什麼不能像孩子們一樣相信自己和愛的力量呢?他爲什麼一次又一次地向自己隱瞞實情呢?到北京見到他後必須向他拷問清楚。

小翔明天就要啓程直飛到美國,他已獲得全額獎學金、將進入哈佛大學醫學院留學深造。

今天琴兒家裏熱鬧非凡:王明成、周靜和陳志遠都從北京趕來上海,他們都來送小翔出國並且順便休假。李明哲和宋成仁都應邀到琴兒家做客。所有人都爲出國深造的小翔帶來了精緻高檔的禮物。()

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 第26回 愛情能創造奇蹟)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王明成是第一個到達琴兒家的人,他的第二個兒子小翔和大兒子小飛一樣成績卓著將要到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深造,他深感自豪。

琴兒和小飛應小翔的要求都假裝對王明成的疾病毫不知情。王明成進門後一見到琴兒就將她親熱地摟進懷裏。

小飛和小翔互相對視片刻,兩人都發出會意的微笑。

琴兒所有的擔憂和不滿只能放在心底,她強顏歡笑接待王明成。

保姆出門買東西去了,琴兒自己一人在廚房忙碌着。

王明成偷偷地從琴兒背後抱住她:“寶貝兒,你怎麼啦?你今天好像有點不開心,看起來你心事重重。因爲小翔明天要出國你捨不得他嗎?”

琴兒幸福地依偎在王明成的懷裏:“明成,小翔要出國好幾年時間,我要見他很難,我當然捨不得他了。不過,這不是主要原因。

你和周靜、陳志遠醫生今天都到我家,所以我邀請成仁和明哲今天都來我們家做客。成仁來後就會發現我和明哲已經離婚的事實。他肯定會向我再次求婚,請求我和他復婚。這是我不開心的主要原因。”

王明成馬上安慰琴兒:“寶貝兒,你不用擔心宋師兄。因爲我現在就向你求婚,我們纔是最般配、最相愛的夫妻。你看我將結婚鑽戒都帶來了,你還願意嫁給我嗎?”

王明成立即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那枚只屬於琴兒的心形鑽戒,他虔誠地牽着琴兒的纖纖玉手,就等着她的首肯。

琴兒心裏面暗自得意:“老公,我早就盼着這一天了。我當然願意嫁給你了。我早就盼着再叫你老公了。”

王明成溫柔地爲琴兒戴上那枚珍貴的心形鑽戒,他深邃的雙眸裏有淚光閃爍。他灼熱和溼潤的雙脣蓋在琴兒酥軟嬌嫩的香脣上,兩人吻得如癡如醉、吻得纏.綿.悱.惻。

辰辰最先發現媽媽和王叔叔在廚房裏深吻,她感動和興奮地招呼哥哥和弟弟他們都悄悄地過來駐足觀看。

小飛看一眼後馬上輕聲地趕弟妹們離開:“大家看一眼就走,不準打擾媽媽和爸爸他們。”

但這時候門鈴突然響了,司機去機場迎接周靜和陳志遠夫妻倆已經返回了。s173言情小說吧

琴兒和王明成聽到門鈴聲迅速地分開,他們擡起頭猛然發現孩子們都站在廚房門口,琴兒的臉瞬間羞得通紅。

王明成臉皮很厚。他平靜地牽着琴兒的手走出廚房:“孩子們。我剛纔向你們媽媽求婚了,她已經同意嫁給我。我們很快就要復婚。你們都支持我們的決定嗎?”

所有的孩子都異口同聲地:“我們全都支持!”

琴兒的臉上漾起幸福和得意的笑容:看來自己的這一次“逼婚”小計謀算是成功了。

周靜和陳志遠醫生進門後,小翔立即興高采烈地告訴周靜媽媽:“周媽媽。我爸爸和楊媽媽剛纔已經訂婚,他們很快就要復婚。”

周靜衷心地祝福:“琴兒、明成,祝賀你們!你們這對夫妻終於破鏡重圓了。我爲你們感到高興。你們纔是最恩愛、最有緣的夫妻。”

陳志遠醫生意外地:“琴兒,看來你陪明哲到北京複檢時候向我隱瞞某些事實了。不過。小靜說的對,你和明成確實是最相知、最恩愛、最應該獲得幸福的一對夫妻。”

琴兒豪華的家裏好久未像今天這樣熱鬧了。孩子們的歡聲笑語簡直要將屋頂掀翻。

琴兒和保姆一起爲大家準備的豐盛午餐讓每個人都大飽口福、讚不絕口。尤其王明成對琴兒更是欣賞至極,他讚揚的口氣聽起來就像他剛嚐到她的廚藝似的。

這也難怪:王明成有很多年未嘗到琴兒親手做的飯菜了,從今天開始他能夠每天品嚐她親手做的美味佳餚,他又找回二十多年前那種和諧、美滿和幸福的家的感覺了。

王明成在大家面前對琴兒的稱呼不是“寶貝兒”就是“老婆”。這讓周靜羨慕和嫉妒不已,因爲含蓄的陳志遠醫生對妻子周靜的稱呼永遠都是“小靜”。

王明成驚喜地發現:琴兒未安排他今晚住客房,他今晚能和她睡一個臥室摟着她進入甜蜜夢鄉。

下午3點多。李明哲帶着女兒李念唸到琴兒家做客。他女兒現在放暑假在家,她早就多次請求爸爸帶她到琴兒家找小云一起玩。

但李明哲一直未同意女兒的請求。因爲隨着時間的流逝,他對琴兒的思念越來越強烈,但他卻不能允許自己越.軌,琴兒也不會同意。

李明哲走進熟悉的琴兒家門以後,他馬上發現:王明成親.暱地摟着琴兒的香肩,他們兩人並肩站在門口迎接自己和女兒。

李明哲感覺自己的心變得非常沉重,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他雖然早就預料到這個結局,但一旦親眼目睹真實情景,他還是心痛萬分,因爲他深愛的還是前妻琴兒、不是現在的妻子曲歌。

琴兒敏感地捕捉到李明哲受傷的眼神,她想離開王明成的懷抱,但王明成卻故意摟緊她,並且和李明哲親熱地打招呼:“明哲,你來了!你女兒很漂亮、很可愛!她長得很像你。”

李明哲謙虛地:“王大哥,謝謝你的誇獎!我女兒相比你兩個優秀的兒子可差遠了。小飛和小翔這兩個孩子都很聰明好學,他們現在已經是青年精英。所以今天我要恭喜和祝賀你。”

王明成笑容滿面:“明哲,謝謝你的祝賀!我兩個兒子今天都有出息是因爲他們有位卓越的媽媽,所以我老婆琴兒功勞最大,我很慶幸餘生我還能和她一起度過。”

李明哲的眼睛馬上瞟向琴兒的無名指:那裏已經赫然戴上了一枚別緻的心形鑽戒,很華貴、很耀眼。

李明哲的心裏更加悲痛,剛纔他故意只祝賀和恭喜王明成,未順便祝賀琴兒,他內心深處還是不願意將琴兒和王明成聯繫在一起。

李明哲雖然在北京複檢身體時候給王明成打過電話拜託他今後照顧琴兒,但是他和現在的妻子曲歌生活一段時間後,他非常後悔自己當初的選擇,他只要一回到家就強烈地思念琴兒。

曲歌現在已經扔掉柺杖,她早已裝上義肢,所以她除了走路有一點瘸外,她走出家門後和正常人沒有大的差別。

曲歌戴着義肢白天上一天班身體受累和遭罪,她晚上回家後馬上就將義肢摘下來,而且還將義肢隨意亂放。李明哲好幾次下班回家後疲憊地往沙發上坐下去,竟然坐在堅硬的義肢上,他噁心得想吐。

李明哲幾次提醒曲歌和家裏保姆將摘下來的義肢放在專門的存放位置,但也只是改善幾天。過不多久,義肢再次出現在沙發上。李明哲無可奈何地決定從此以後再也不坐家裏沙發。

曲歌自從失去一條小腿後,行動不太方便。除了上班外她很少出門,而且她家裏現在有保姆幹家務,她回家除了照顧女兒的學習外很少做其它事情。所以她現在越來越胖,已完全失去年輕時候苗條和婀娜多姿的風采。

李明哲原來就不愛曲歌,對她只是同情和憐憫,還有一點感恩。曲歌現在完全是破罐子破摔,她絲毫不注意自己的形像。現在這種狀態下的曲歌讓李明哲對她更是愛不起來。

和曲歌相比之下,琴兒卻依舊保持卓絕的風采。琴兒雖然已經50歲,但她的身材仍然像小姑娘一樣苗條和秀麗,她全身沒有一塊多餘的贅.肉,肌膚依然細膩、光滑、紅潤、幾乎沒有皺紋。

只要是個正常審美的男人,自然只會愛上琴兒這樣依舊苗條秀麗的女人,不會愛上曲歌那樣體態臃.腫、毫無美.感的少婦。

所以隨着時間的流逝,李明哲對琴兒的愛情非但沒有減輕和消失,反倒比以前更加強烈。他每天做夢都想摟琴兒入懷、每天夢裏都和她盡情地親熱溫存。

“實際上,王哥,我今天應該祝賀你雙喜臨門。你小兒子即將出國深造,你自己和最心愛的女人馬上就要成婚。我特別羨慕和嫉妒你現在的幸福。”李明哲酸酸地調侃王明成。

王明成笑得特別無邪和燦爛:“明哲,再次謝謝你的衷心祝福!我這輩子最大的成就不是當公司總裁,而是娶了琴兒這樣善良和聰明能幹的好媳婦。而且她還爲我生了兩個優秀的愛情結晶。”

琴兒惱怒地瞪了王明成一眼:無論多麼高尚的男人,在情.敵面前都會失去優雅的紳士風度、都會無聊地炫耀和顯擺、都會激起男人與生俱來的鬥志。

正在這時,琴兒家的門鈴再次響起。

從對講裏,大家都清晰地看見宋成仁拎着很多禮物站在樓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