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域外勢力當中,小勢力是越來越弱,大勢力越來越強,最近百年兩極分化已經是到達一種極其嚴重的地步了。

所以!

現在的域外,幾乎就是被各大勢力壟斷的一片土地。

其中,八大隱世宗門,便是那片土地作威作福的皇帝。

一線勢力!

也全部都是依附在八大隱世宗門之下的,如若不然,可沒有生存的空間。

至於二線勢力,三線勢力!

這些要麼就是依附一線勢力,要麼就是在夾縫當中求生存。

那天雷山的雷神聖教!

雖然名字霸氣,但原本在域外也就屬於是二三線小勢力罷了,屬於是那種沒有依附任何勢力,在夾縫中求生存的那種。

但現在!

聽不朽蛟龍的意思,那雷神聖教因為天雷山異變,已經是獲得不少寶貝了。

而雷神聖教!

也已經從不起眼的二三線小勢力,成長為可以媲美八大隱世宗門的高端勢力了,光是不朽境界的高手,便有好幾位。

不朽蛟龍在沉默一會後,再度說起天雷山的事情,囑咐葉天傾日後去的時候,記得帶著兩位九荒古族的高手保護。

畢竟!

哪裡屬於是正八經的域外,再者就是現在的雷神聖教,勢力忽然暴增,行事也很猖狂。

所以葉天傾以後過去的時候,帶著九荒古族確保安全,還是非常有必要的。。唐曉曉睜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這一幕。

班主任季小婉,責備的看着唐曉曉。

「唐曉曉,原來你在裏面啊!

我剛才敲門,你怎麼沒有答應呢?」

剛、剛才敲門了?

唐曉曉滿臉迷茫的搖了搖頭,她什麼都沒有聽見。

剛才太專註了,忽略了敲門的聲音。

《神秘復甦:我抽的卡竟然全是反派》第258章室友 在正式頒獎典禮之前還有幾場比賽,當然這肯定不會對最終結果產生影響,因為內部的投票已經結束了,齊策已經確定獲獎,只要到時候去領獎就行。

這段時間只是給外界製造一些懸念而已,為報紙獲得更多銷量的慣用小手段,這時候再放出一些有點小爭議的話題,那銷量嘩嘩的就上去了啊!

當然,主流視角認為齊策獲獎是沒有一丁點懸念的,所以大部分國內球迷也不著急,就等著正式頒獎那一天了。

11月21日,德甲聯賽戰火重燃,多特蒙德將坐鎮主場迎來一支特殊的對手。

美因茨。

當然,對於大部分多特人來說這並不特殊,不過對齊策,克洛普和蘇博蒂奇而言是非常奇妙的體驗,對陣老東家。

當然,多特蒙德球迷對美因茨的來訪也可以說有點特殊的,因為兩支球隊關係不錯,多特蒙德球迷上賽季在南看台就為客隊送上過掌聲,那時候還是美因茨人的齊策,克洛普都是多特蒙德球迷鼓掌的對象。

當然還有羅伊斯。

本賽季,在圖赫爾的帶領下,美因茨的戰績相當不俗,雖說沒有上賽季那樣一度保級保到聯賽第一的壯舉,但他們這賽季非常穩定,一直在第八到第十位左右徘徊,很多人都認為這賽季美因茨保級的問題不大。

更難得的是歐聯杯,歷史上第二次參加歐聯杯,第一次參加歐聯杯正賽,美因茨在他們的小組以小組第二身份出線,這讓不少人都非常驚喜。

而齊策和克洛普的離開,固然對美因茨有極大的影響,但邁爾,羅伊斯,許爾勒,弗蘭契奇,諾伊施泰特,還有從青年隊提拔上來,本賽季已經獲得機會的老朋友基希霍夫等人已經成為了球隊的中堅力量。

正是這些人的穩定發揮,美因茨也穩定的在德甲聯賽位居中游。

對於美因茨而言,競技層面這可能不是一場友好的比賽,目前多特蒙德高居聯賽第一,而美因茨目前排名第九,兩隊水平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不過美因茨球員大部分對這場比賽也很期待。

羅伊斯不說,每次回到這座球場就動力十足,其他一些球員能見到一些老朋友也非常高興,齊策在美因茨的時候和隊友關係都很好。

當美因茨和多特蒙德一起入場的時候,美因茨得到了不少多特蒙德球迷的掌聲,這在威斯特**球場是很少見到的景象,美因茨可能是這座球場最受歡迎的客隊之一。

美因茨本場比賽的首發陣容也是他們常規聯賽主力,門將1號老門將瓦赫,圖赫爾似乎在門將位置上更加信任經驗豐富的瓦赫而不是維特克洛。

右後衛還是霍蘭德,中衛組合變成了諾維茨基搭檔邦格特,這位上賽季前半程一直在踢右後衛的小將本賽季被圖赫爾固定在中衛位置,表現不錯,儘管沒有蘇博蒂奇那麼驚艷,不過總體而言還是非常穩健的,左後衛還是捷克人卡德萊克。

中場組合是諾伊施泰特,卡爾漢,許爾勒,伊萬施茨和邁爾,而羅伊斯被圖赫爾安排在了前鋒。

這位被克洛普推崇的年輕教練是控球和壓迫打法的愛好者,美因茨的配置對他而言非常不錯,更重要的是進攻三叉戟,羅伊斯,許爾勒和邁爾都能執行他的踢法。

這三人在美因茨球迷口中有了一個新的稱呼,叫做布魯赫路男孩,這是因為邁爾。

不知怎麼的,邁爾似乎迷上了音樂和搖滾,於是他的慶祝動作經常會和音樂搖滾有關,而許爾勒也對此似乎十分感興趣。

羅伊斯和許爾勒關係不錯,於是也被加入了這個團隊,加上他們三人是球隊最有天賦的三個年輕人,於是這種樂隊式的名稱在球迷群體中流傳開來。

幾人對這個團體名稱也非常滿意,邁爾表示他們應該趁著熱度寫幾首歌出來,然後一起發個專輯什麼的。

然而這群傢伙都不會寫歌,這個提案只好作罷,不過邁爾這傢伙似乎不肯死心,他經常把吉他帶到更衣室,煞有介事的彈幾下,甚至聽說他還在找專業音樂人幫他們寫歌……

這些都是題外話。

比賽正式開始。

和上次來到這裡不一樣,美因茨的球員們明顯適應了很多,老門將瓦赫也算是見過世面了,在南看台下守門,也沒有受到太多影響。

美因茨的小夥子們明顯比上個賽季更加成熟,這也是齊策等人離開之後,美因茨依然能保持不俗戰績的主要原因。

甚至可以說他們的實力除了齊策和蘇博蒂奇這最重要的兩點上,其他地方比上賽季有了明顯提升!

這讓他們差一點就在威斯特**球場先聲奪人!

不過還是差一點。

這是布魯赫路男孩們在威斯特**的表演。

邁爾在中場搶斷了齊丹的球,然後直接大腳長傳送出身後球,羅伊斯衝上去一個人單挑老隊友蘇博蒂奇和邊後衛奧沃莫耶拉!

他的盤帶技巧也比上賽季更加成熟,看上去並不華麗,但那很實用,然後就是速度,羅伊斯不愧為小火箭之稱,橫向帶球走了兩步,突然一個假傳真扣!

他沒有選擇走蘇博蒂奇這邊,而是往邊路,這一下是直接突破了奧沃莫耶拉,然後在大禁區前沿左側送出一腳貼地傳中,另外一邊的許爾勒拍馬趕到,左腳爆射集中球門右側立柱!

這個球讓魏登費勒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已經提前移動到右側準備防近角,但這個球幾乎是從他腋下鑽過去的,幸好他稍稍改變了一點方向,球打在了門柱上。

錯過進球的許爾勒雙手抱頭,羅伊斯拋過來拍拍他的腦袋,準備繼續投入進攻。

邁爾主罰角球,齊策的老熟人們卡爾漢,諾維茨基和邦格特都衝到禁區爭頂,不過球被胡梅爾斯前點解圍,這邊,多特蒙德發起了快速反擊!

「回防速度要快!」沒能頂到球的卡爾漢大吼了一聲,美因茨球員們一個激靈,全體往後撤。胡梅爾斯頂出來是齊策拿到第一點,轉身準備衝刺,然後就看到諾伊施泰特衝上來了。

場邊,諾伊施泰特的父親彼得·諾伊施泰特在看台上關注著兒子,他同時也在看齊策。

兩年多前,正是這位青訓教練在美因茨監督齊策第一次在歐洲大陸亮相,如今兩年過去,諾伊施泰特怎麼也沒想到,當年那個顛球十幾下就出現失誤的中國小男孩已經到達如此的高度。

「真是,你永遠不會知道人生會帶給你什麼樣的驚喜啊。」

「哈哈,彼得,你又不是年紀很大,也會有這樣的感慨?」身邊,一位大鬍子男人哈哈大笑著拍拍身邊的諾伊施泰特,他是格羅斯·史密茨,美因茨的青訓主管,和第一次見到他時候一樣,他依然留著那令人印象深刻的黃鬍子。

「我也不年輕了,格羅斯。」諾伊施泰特看向場上,年輕的後生們在足球場上奔跑,拼殺,他彷彿看到了自己年輕時候的樣子。

這場比賽,跟隨美因茨大巴來到多特蒙德的美因茨人不少,有些是為了找老朋友敘舊,有些是青訓教練來看看昔日弟子們在一線隊的發揮。

而諾伊施泰特和史密茨則兩者都有,他們已經約好和克洛普比賽完之後出去喝一杯,地點就定在齊家柵食府。

這也是廣告效應啊!

齊策可沒忘了給老熟人和隊友們打廣告,多特蒙德的球員或者工作人員們也經常會去齊家柵師傅打卡捧場,有朋自遠方來,自然也會想到那個地方。

7017k 冥淵遇到二十七個掌門攔路,直接顯出了原形,鬼氣衝天,力如排山倒海,直接湧向了二十七個掌門。

二十七個掌門各顯神通,二七把劍對應二十七星宿的位置,劍氣如流雨,符籙通天,也紛紛壓向了冥淵,這二十七個人站的位置各不相同,就好像的星座排列一樣。

「這女人和你們什麼關係,用得着如此保她嗎?你們星宿派可真會多管閑事。」冥淵揮手一打,幾千道鬼氣形成了龍捲,摧毀着眼前的一切,山谷蕩漾著可怕爆裂聲。

「惡鬼,休要猖狂,你屠我星宿弟子,我們如何不出手?」一陣陣聲音如雷鳴,震得冥淵心頭一緊。

轟……

二十七把劍合為一體,將鬼氣斬斷,符籙如星火一樣,直接砸向了冥淵,紅光照亮天空,如火燒一樣,將鬼氣驅散,劍如長虹,指向了冥淵的心臟。

冥淵渾身纏繞着鬼氣,如惡魔降世,他雙掌漫開,無數的骷髏頭沖了出來。

「萬鬼伏葬,鬼煞千殺!」

數不清的骷髏如蝗蟲一樣,遮天蔽日,鬼氣滾滾而來,將那把劍淹沒了,黑雷橫行,鬼氣好像深淵巨口,將劍吞沒,符籙瞬間消亡,變成了灰,漫天的劍氣被壓了下去,星宿暗淡,紅光再被擠得往外飄。

二十七個掌門憋得臉通紅,冥淵比想像中要厲害很多,他還沒鬼化,一旦現出鬼相,缺一人的他們不可能贏得了,但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放手一搏,不過他們知道冥淵不會把自己的所有底牌亮出來,他如果在這裏拼個你死我活,那他的計劃就全泡湯了。

「星咒諸天,降魔萬法,斬!」

二十七個掌門雙手合一,一起大聲喝道,他們高聲念著咒語,符光滿天,那把劍好像注入了無窮力量一樣,發出可怕的金光,然後一劍斬下。

轟……

鬼氣被斬斷了,所有骷髏頭瞬間毀滅,然後如潮水般褪去,金光將一切壓制,劍氣把地面都斬開了,震得冥淵步步後退,身體如風箏一樣,他將劍遁入地中才能勉強穩住身體,二十七個人加起來的力量不弱,加上他們藉助了符籙和星宿的力量,不說通天,可斬妖除魔的力量還是極其可怕,冥淵如果不全力以赴,絕對贏不了這二十七個人,畢竟他們也活了很久很久了。

「你們少一個人,一定要拼到這麼絕嗎?」冥淵雙拳緊握,一拳轟向了那把劍,轟一聲巨響,劍鬼都被震退了,地面爆裂,火花四濺,山谷全是鬼氣,花草都枯死了,鳥獸根發了瘋一樣逃亡,殺氣的碰撞達到了頂峰,兩方各不相讓。

「冥淵,這個女人不會讓你帶走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冥淵眼瞳生出了黑火,有些憤怒,不殺了他們,根本帶不走蘇雨,但他實在不想把精力用在這裏,和這些人戰個你死我活,他還有計劃要去做,可這二十七個人好像吃定他了一樣,讓他有些不爽,二十七缺一,冥淵只要使出全身之力,絕對能贏他們。

可他們好像算到了這一點,根本不懼怕冥淵,甚至有點欺鬼太甚。

「哼,你們少了一個人,憑什麼如此囂張,別逼我。」冥淵咆哮一聲,陰氣大起,頓時飛沙走石,山谷都在呼呼叫着。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旁邊被俘虜的蘇雨眼眸發亮,表情有些異樣,她猛然起身,反手掐住了冥淵。

「誰跟你說,我們少一人的?」蘇雨惡聲說道,好像變了一個人,聲音很粗。

「嗯?何人?」冥淵皺眉。

「你說呢?十殿之首!」

蘇雨冷哼一聲,雙指一起,等冥淵反應過來的時候,蘇雨已經在他的額頭亂畫了幾筆,冥淵的額頭上立刻出現了一個星咒。

「怪不得,原來這女人肚子裏的孩……」

「爆……」冥淵沒說完,蘇雨大喝了一聲,星咒發出雷光,轟然大爆。

砰……

冥淵的腦袋炸成了黑煙粉塵,飄在半空中。

可不消幾秒,冥淵的頭顱又恢復了,可爭取的這幾秒,已經足夠了,高手過招,爭的就是這幾秒。

劍從蘇雨背後衝來,她歪頭一躲,劍如流星一樣沖向了冥淵的心臟,噗嗤一聲,直接插在了他的胸膛之上,不偏不倚,貫穿了他心臟的部位。

蘇雨撲了過去,雙手握住了劍柄,突然好像注入了第二十八股力量一樣,劍變強了,劍氣大增,撕裂著冥淵的鬼體,而且很恐怖,將他的鬼體破壞得近乎所剩無幾,別看只加入了一股力量,但性質完全不一樣了,有些東西,肉眼看不見。

天上好像有股莫名的力量降了下來,白天的天空好像出現了二十八顆星,星河拉開,咒法將它們連了起來,整齊的排列其中。

「算你們走運,本大爺沒空陪你們玩,但這仇,咱們算結下了,我會回來找你們的。」

冥淵一散,宛如珠子一樣,全部飄上了天空,然後再凝聚成鬼體,將那把劍別離開了。

「你們給我等著。」冥淵說完后,嗖一聲就消失了,無影無蹤,天空烏雲散開,所有東西消失,恢復了原樣,二十七個掌門收回自己的劍,蘇雨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滿身是汗,臉色蒼白,神情恢復了,剛才發生的一切,她不是不知道,只是身體突然動不了,好像被什麼控制了一樣。

蘇雨摸了摸肚子裏的孩子,明白了什麼。

這時候高嚴和布青衣出來了,連忙扶起蘇雨,他們不是剛剛趕到,而是沒敢上來,這兩方交手無疑是神仙打架,他們無法插手,不然就是炮灰,該說不說,這星宿派的掌門們還是挺厲害的,不然這麼強的惡鬼,早殺光所有人,帶走蘇雨了。

「你們真卑鄙,為什麼要奪舍我的孩子!」蘇雨顫顫巍巍的指着他們質問道,剛才好像用盡了所有的力氣,身體被肚子裏的東西支配,蘇雨已經知道是什麼。

「我們也是迫不得已,那天惡鬼殺到,嬰兒死了,魂無處藏,如果去投胎,那我們的輪迴就中斷了。」

。 娜奧米的魅獸鐵背穿山甲,是名副其實的挖洞小能手。

而且它皮糙肉厚,已經是六階中期。

以普通炸彈酸蟻體內的強酸,只要不濺入眼睛等薄弱部位,很難對它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簡單研究完之後,曹雷和娜奧米就先敲定一個尋找方案,嘗試在地底打洞,繞開前方無數炸彈酸蟻,直搗蟻后所在的核心區域。

在他們看來。

堆放著大量伽馬晶核的地方,多半就是蟻后的藏身地,畢竟繁衍後代需要能量補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