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蘇雲只能盡量的趴在地上匍匐的跟着前進,可是身後的背包太胖了,在雪中爬行的蘇雲如同一個慢吞吞的烏龜,直接暴露了視野。

一瞬間,暴躁的犬吠中在安靜的夜中突然炸起,牧羊犬從狗舍中如利箭一般竄出,猙獰對着暴露的蘇雲狂吠。

狼王一看暴露了,毫不猶豫在雪中彈射而起,直奔牧羊犬而去,高達1.8米的鐵柵欄被狼王輕鬆躍過,穩穩的落在地上。

緊跟其後的是狼后,然後再是四頭亥狼,首先落地的狼王直接無視掉狂吠的四頭牧羊犬,看向蒙古包的位置,似乎是被狼王的氣勢所震懾,又或者是被緊跟其後的五頭狼驚嚇住,竟沒有在第一時間衝上來廝打,反而鬼哭狼嚎般的撕破嗓子想用這種叫聲驚退狼群。

蘇雲看着狼群紛紛進入院內,暗罵一聲,自己也趕緊手腳並用的爬起身跑向小院,但被1.8高的鐵柵欄給攔住,蘇雲根本過不去。

惱怒的罵了一聲艹,蘇雲將背包丟進去,然後人順着鐵柵欄的縫隙鑽進去。

【狼王:豬隊友】

【主播這波直接拖後腿,原本狼群穩穩的偷襲成功,但是現在直接因為主播的原因暴露了,笑死我了。】

【主播爬的時候跟個烏龜一樣,哈哈哈,笨拙的我想笑!】

蒙古包內頓時雜亂的走動起來,繁瑣而又難以明悟的蒙古語嘰里呱啦的在蒙古包內響起,聽的蘇雲一愣一愣的。

男聲女聲混合著響起,能讓人頭昏腦脹的蒙語接連不斷的在蒙古包內傳來,意思蘇雲聽不懂,但是聽語氣就不是在說歡迎光臨。

蘇雲奇怪的看向蒙古包,頓時在屋檐上看到了映着紅光的攝像頭,下意識的有些做賊心虛的捂住了自己的臉,但是摸到了圍巾后才鬆了口氣。

蘇雲悶悶道「屋檐上竟然有攝像頭,好尷尬啊。」

蒙古包內的人似乎是看到了蘇雲,話音響的更快了,還瘋狂的拍著蒙古包上的氈布,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狼王看蒙古包的人沒有出來的意思,便將視線重新放回到瘋狂嘶吼的四隻牧羊犬身上。

黃色的瞳眸淡漠的盯住為首的一隻牧羊犬身上,依舊淡默,沒有任何的示威。

這個時候,狼王將氣場拿捏的死死的,跟看家護院的嘶吼著的牧羊犬形成了鮮明對比。 「007號就在裡面了。」

道格拉斯·韋爾帶著兩個人來到了實驗室的一間經過特殊加固的房間外面。

這個房間不敢像其他的房間一樣採用強化玻璃做全透的可觀察牆壁,整個房間都是用全黑色的陌生金屬鑄就而成。

唯一能夠看到房間內的,就只有門上的一個小窗戶。

而且這個小窗戶也做的非常小,僅僅只有巴掌的大小,勉強可以看清楚裡面的現狀。

「怎麼沒有人?」盧平透過小窗戶看了裡面一眼,輕聲地嘀咕道。

「怎麼可能!」道格拉斯·韋爾立刻伸過頭去,發現房間內的確是空空如也,全部都是白光。

就在道格拉斯·韋爾驚訝的時候,一道黑影從旁邊出現,猛地撞擊在了小窗戶上面。

「啪!」

特殊定製的強化玻璃上面立刻出現了龜裂紋路,這種可以輕鬆抵禦突擊步槍的強化玻璃,在剛剛那個黑影之下,卻顯得如此的脆弱無力。

道格拉斯·韋爾立刻後退了兩步,恐懼地盯著那個小窗戶,並且憤怒地吼道:「快!快快快!通電!」

旁邊的研究員立刻在手上的平板划動了一下。

房間內部傳來了噼里啪啦的聲音,只見一道黑影出現在了房間內部,身上還帶著被高壓電攻擊的痕迹。

「007號最近越來越暴力了,其實……這並不是一個融合的好時機。」道格拉斯·韋爾站在邊上,一臉為難地說道。

「你攻擊它,它自然會進行反擊,這是再簡單的動物都會的本能反應!」

顧雲沒有理會道格拉斯·韋爾的建議,只是質問道,「我們的要求是看管它,並不是馴服它,你攻擊的不僅僅只是007號外星生物,同時也是S.H.D.的特工!」

「非常抱歉,非常抱歉!」道格拉斯·韋爾連聲道歉道。

在顧雲和道格拉斯·韋爾爭論的時候,盧平透過碎裂的強化玻璃,依舊可以看到房間內的情況。

裡面站著一個高大的黑色生物,渾身上下都是純黑色的,就算是肌膚也有一種液體的流動感。

高大的身軀上面還有著一塊塊結實的肌肉,很顯然剛剛那一下就來自於他們的威力。

與此同時,裡面的生物還擁有一個邪典式的腦袋,上面全部都是尖銳的牙齒,密密麻麻的,可以讓密集恐懼症頭皮發麻。

毒液似乎注意到了盧平的目光,它還對著盧平露出了自己的牙齒,上下咬合了幾下。

如果現在往這張嘴巴裡面塞一根火腿,恐怕幾下就會連骨頭都被它給嚼碎直接吞到肚子裡面去!

「嗨!」

盧平對著裡面的毒液打著招呼。

雖然毒液看起來非常的可怕,但盧平並沒有注意到他身上那膨脹到幾乎要爆的肌肉和那鋒利的尖銳,他注意到的是毒液身上依舊在冒著火花的電光。

毒液愣了愣,他在這個實驗室呆了這麼久,大部分的研究員依舊沒有辦法這麼淡定地和他打著招呼。

更何況,根據他非常好的記憶顯示,眼前的這個男人應該是第一次過來吧?

這……

「咻!」

龐然大物一樣的毒液一下子縮小了下來,幾乎就在一瞬間,他就從原本兩三人高的形狀,變成了一個普通的成年男子。

毒液已經從外顯變回了原本宿主的樣子。

只是毒液這個宿主的樣子並不好看,他身上沒有被高壓電攻擊的樣子,但他臉色蒼白,臉頰消瘦,就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似的,似乎沒有幾年好活了。

「他這是……」盧平轉頭詢問道。

「他這種狀態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了,我們也沒有辦法,那個外星生物一直在吸收他身體的養分,所以他的身體在不斷地衰落下去,這是一個而不可逆的過程。」道格拉斯·韋爾一臉感慨地說道。

「毒液是來自於外星的生物,它必須要寄生於某個宿主才能夠繼續生存下去,它的能量來源也是來自於宿主,所以它可以自主地吸收宿主體內所需要的能量。

不過毒液同時也可以幫助宿主保持一個健康的狀態,但前提是宿主願意接受他這個能力。

但這名特工來自於S.H.D.,他加入S.H.D.的目的就是因為他的妻子因為一場第五類接觸而死亡,所以他和外星人有不共戴天之仇,自然是不會接受毒液的幫助,才導致了現在的情況!」

顧雲看了道格拉斯·韋爾一眼,開口解釋道。

這個毒液並不是來自於劇本,而是顧雲單獨召喚出來的,所以也不會有電影裡面那些外星背景,只是單純的一個毒液。

當任何一件東西的出現,宇宙意識都會配齊它的一部分來歷,讓其看起來比較真實。

就像振金盾牌一樣,僅僅只有來自於S.H.D.的秘密藏品的來歷,所以不會牽扯出來地球上的振金礦脈。

而這個毒液寄生體的來歷,就是一個星際旅行之中丟失了記憶的外星生物,意外融合了S.H.D.的特工,卻被S.H.D.特工排斥不得不尋找下一個共生體的簡單故事。

「啊這……」

道格拉斯·韋爾有點懵。

他訕訕地看向顧雲,可能是發現自己研究了毒液幾年時間,居然還沒有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毒液的顧雲了解,所以才感覺到異樣吧。

「做好準備吧,先讓他和毒液隔著門相處一段時間,然後可以逐步取消雙方解除的隔閡。

與此同時,你開始檢測他所有的身體素質,讓他為與毒液的融合做好準備。

我希望這些準備工作在二十天內做好,沒有問題吧?」

顧雲開始下達命令,他其實已經可以察覺到道格拉斯·韋爾的排斥,但他並不是很在意。

毒液本來就是S.H.D.的秘密藏品,儘管已經寄存到了韋爾實驗室多年時間,卻並不代表毒液是屬於韋爾實驗室的了。

而且S.H.D.每年都有一筆寄存費會通過贊助的方式,捐給韋爾實驗室。

同時這些年的時間,韋爾實驗室的幾個重大研究成果,有一半是來自於毒液的。

可以說毒液已經給韋爾實驗室帶來了足夠豐厚的回報,現在顧雲提前收回毒液,並且依舊會履行合同裡面的寄存費,已經是仁至義盡的事情了。

因為盧平狼人的身份,顧雲希望在下一個滿月之前完成毒液和盧平的融合!

。兩天時間,轉眼就到。

兩天後,阮星晚由一個長發飄飄的姑娘變成了一個留著清爽短髮的,穿著合身西裝的司機。

嗯,沒錯,大金牙的司機。

而且,她的臉上也被大金牙作了一些改變。

大金牙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一種特殊麵皮,戴在臉上,就可以改變了樣子。

之前顧明淵就用過這樣的麵皮,所以阮星晚越發肯定,之前九城會議那個綁架案,顧明淵絕對是有參與的。

這個認知,也讓阮星晚心裡頭對葉氏集團背後的黑暗勢力越發的忌憚起來。

連參加九城會……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三百六十九章葉氏集團繼承史 「爺爺您聽我說,每一份勞動都值得尊重,每一個物品都有它的價值。金錢不是衡量它的標尺,卻是體現它價值所在。」

「而且市場有市場的規則,要謀求長久發展遵守價格底線是每一人都應該做的,今天秋雨開了免費的先河,有可能導致其他收費的賣不出去,接下去一整個市場的平穩都會被破壞。」

趙青葵說得嚴重,彷彿易秋雨不接這兩百多塊就是千古罪人。

但是讓他們收下這麼多又萬萬不行。

在趙青葵情真意切的勸說下,易爺爺終於鬆了態度。

「要不這樣吧,你按我們正常的收購價拿走。」

易爺爺說着看向自家孫女:「丫頭你那裏一共多少布?」

「818尺。」易秋雨機靈的回答。

「65塊四毛四。」

易爺爺還在那兒數着多少錢,司寧已經貼心地為他答疑解惑。

易爺爺絲毫不疑堅定地點頭:「對,六十五,那四毛四你也別掏了。」

「這怎麼行,這足足低了四倍啊。」趙青葵不同意。

活久見,這世上哪有送錢都不要的人。

「我不管,反正你要給就是這樣,多了咱不收。」易爺爺回答得乾脆。

「那以後我還想要進貨呢?總不能每次都這樣吧?」趙青葵又問。

「那就等以後再聊。」易爺爺說着揮揮手:「好了你們倆到一邊解決,我菜都要糊了。」

易爺爺說罷轉身炒菜不再理她們。

易秋雨得到爺爺的指示,高興地拉着趙青葵往一邊去。

對於價格,爺孫倆都是那麼堅持,趙青葵想提價都沒轍,最後只能昧著良心付了65塊。

雖然趙青葵覺得給少了,就像剝削了秋雨似的。

但是秋雨並不覺得,這些全是她過家家似的在玩的東西,沒曾想有朝一日能變現成錢。

而且她一個月工資13塊,現在轉眼就拿到了65塊呢!

看着秋雨數錢那喜滋滋的模樣,趙青葵有些疑惑。

「不是說平時也有人來收購嗎?為什麼還存下這麼多呀?」

「收購是有顏色要求的。」

言下之意,收購的人沒看上易秋雨的作品。

趙青葵瞭然地點點頭:「嗐,是他們沒有眼光,不過也幸好他們沒眼光不然也不能便宜了我。」

「對了秋雨,像這樣的布染起來費時嗎?」

「染布不麻煩的,一個下午我就能染好多,織布比較麻煩。」易秋雨吐吐舌頭。

「那織出來的素布有人收購嗎?」

「有呀,素布是5分一尺。」

趙青葵聽了不由得挑眉,感覺這是一個商機。

吃飯時她又問了易爺爺的工作,這才知道原來易爺爺是村裏為數不多的修理好手,十里八村所有器械設備都是找易爺爺維修。

不過易爺爺本身也沒學過什麼理論知識,就像鄉間黑醫似的全靠生活經驗「治」疑難雜症,所以易爺爺能修的就有救,易爺爺修不了的那它也回天乏術了。

半年前,司寧偶然間來到這裏之後,那些角落裏堆積的破銅爛鐵才重新煥發了生命,於是易爺爺的「生意」開始下滑。

。 雪糕這東西倒也不是不能做,楊默斟酌著這件事的時候,王夫人在一旁聽了很是興奮,連忙問你有法子么?

楊默搖了搖頭,雪糕沒做過,但是夏天造冰倒是可以的。

王夫人連連應聲:「對對,我想了半輩子了,夏天造冰是可行的,但就是不知道用什麼原材料,還有製作可樂啊…」

她突然感傷起來:「哎,這輩子臨死之前能再和一杯冰凍肥宅快樂水,那是再美不過的事了。」

楊默表示自己對造可樂是一竅不通,但對製作炸藥武器卻是箇中好手。

而且順帶告訴王夫人,夏日製冰也很簡單,只要有硝石就可以。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