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就在典韋離開御書房不到一炷香時間,羅世信高聳巍峨的身影出現了。

進入御書房后,躬身一揖,「稟陛下,諸葛大人他們回來了。」

聞聲。

楚帝倏然起身,疾步從上首位置走了下來,拂袖朝着御書房外走去。

四大輔臣歸來,楚帝必須親自相迎。

此番他們功不可沒,成功摧毀了秦帝留下的血龍大陣,讓楚國能夠化險為夷。

走出御書房。

諸葛亮,姜尚,張良,劉伯溫四人迎面走來。

四人前往不同的地方,卻一起返回日月城,好像如約而至一般。

楚帝知道,通過此番之事,足以看出四大輔臣的本領,在不相伯仲之間。

見楚帝迎面走來,四人疾步擁簇上前,紛紛躬身施禮。

「四位愛卿辛苦,請隨朕入殿一敘!」

楚帝手腕微抬,扶起四人,轉身向御書房內走去。

前行中。

姜尚眉頭緊鎖,側目看向楚帝,「陛下,我等四人返回前,察覺到一股浩瀚的凶煞之氣,正在向戰爭大陸降落。」

「怕是神魔降臨要提前了,原本以為破除了秦帝留下的血龍大陣,紫微星主之危就可以化解,現在看來黑暗凶靈的到來,才是吾楚最大的危急。」

聞聲。

楚帝眸子一凌,繼續前行,「該來的總會來的,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

諸葛亮輕輕頷首,「陛下所言極是,有些事情的確躲不掉,黑暗時代到來,這才是對吾楚最大的考驗。」

張良附和,「陛下,要早做準備,以現在情況來看,最多十日時間,凶靈將出現在戰爭大陸上。」

此時。

眾人已經進入御書房內,楚帝揮手示意四人落座,「黑暗時代到來,到底是必然,還是偶然,四位愛卿可知?」

「陛下,要說黑暗時代,就要從數千年前說起了。」

「這背後隱藏之事,隨着時間的推移,很多早已被人遺忘,但黑暗時代到來,一直以來都有傳聞。」

「只是一連過去數千年都沒有出現,人們已經不再相信這個傳說了。」

聞聲。

楚帝看向姜尚,出言詢問道,「什麼傳說?」

姜尚眸光閃爍,似在回憶著,「陛下,在戰王蚩泰,龍天大帝之前,戰爭大陸就存在,那時候天下分九州,萬域。」

「當時有兩位帝皇,一人掌管九州,一人掌管萬域,他們不斷發生摩擦,戰火連天,這一燒就是一千年。」

「最後九州被滅,九州帝皇隕落,可他卻在臨死之際,將萬域之皇封印,一共開啟了三道封印,萬域帝皇的勢力被封印了三道。」

「這三道封印分別被成為黑暗時代,殺戮古戰場,喋血萬域。」

「就這樣兩大帝皇消失,大戰落幕,天下陷入一片混亂,那個時代被稱之為混亂時代。」

「九州帝皇的後裔各自建立勢力政權,而萬域帝皇的後裔,則傳出消息說起千年之內,黑暗時代必將到來,皆是三道封印會一一開啟,萬域帝皇會重現人間,執掌天下萬域。」

「時過境遷,數千年已過,人們忘記了曾經的穿傳說,沒想到黑暗時代會到現在降臨,由此可見,傳說是當真存在的。」

姜尚緩緩開口說着,楚帝早已沉浸在震驚中。

如果說姜尚說的這段話是一則故事,那這的確是不錯的故事。

可惜這故事真是發生,這讓楚帝覺得不可思議,縱觀華夏五千年歷史長河中,所有的朝代都出現在戰爭大陸。

另外還有無數國度並存,楚帝能夠接受這個現實,畢竟他的存在也是無法解釋的。

穿越。

異界空間。

但現在一下出現了九州和萬域兩位帝皇,之後還有龍天大帝,戰王蚩泰。

以及現在他知道的大夏神朝,戰爭神朝,以及出現的各域,難道時代的變遷,這裏又一次要回到數千年的格局?

那他數年來的努力,卻只是在最底層的拼搏,亦不知道黑暗時代到來,凶靈實力恐怖幾何。

他們會四處肆虐,隨意攻擊,還是有人在指揮他們?

所有的問題,讓楚帝陷入茫然中。

一直以來,楚帝都知道這個世界是永無止境的,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可他沒想到這水會這麼深。

稍有不慎,能把人淹死。

該發生的終究要發生,一切只有面對。

逃避,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念及於此。

楚帝看向姜尚四人,「四位愛卿,黑暗時代將領,可有辦法保吾楚平安?」

諸葛亮沉聲道,「陛下,我等四人能夠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召喚這些凶靈,很顯然是有人刻意破開了黑暗時代封印。」

「讓這些凶靈重新現世,禍亂天下,殘害蒼生。」

「要想吾楚渡過這場災難,唯一可行之法,就是擊敗召喚凶靈之人。」

楚帝點了點頭,「四位愛卿,是否可以推演出此人是誰?」

姜尚看向楚帝,緩緩開口道:「稟陛下,無需推演,時下戰爭大陸之上,除了陛下之外,能夠擁有如此強大的大帝之威者,非戰爭神帝莫屬。」

戰爭神帝異軍突起,出現之後建立戰爭神朝,先後橫掃西大陸四大帝國。

之後。

又派出獨孤三兄弟,四王,武皇等人前來楚地,此人狼子野心,志在天下。

如果凶靈投奔到他的陣營中,楚帝知道接下來楚國將要,面對一尊十分強大的敵人。

即便是楚帝,心裏也沒有全勝的把握。

畢竟敵暗我明,對手的實力和底蘊到底多強,他現在所知少之又少。 聽我解釋完水庫的情況后,朱八的臉色也變得非常難看,說道:「那我們現在即使過去了,恐怕也幫不了什麼。」

「的確是這樣的。」我也很無奈,「不過我們還是要過去,這件事情說不定和鬼將也有一些關係。」

白水鎮的水路比較複雜,等到我和朱八到水庫的時候,時間已經很遲了。不過有包隊長帶路,進入水庫的時候也還算是比較順利,並沒有發生什麼衝突。

來到水庫旁邊后,頓時就感覺到陰冷的氣息侵入身體,讓人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水面上忽然出來一陣冷風,夾雜着腐臭的氣息。

根據白水鎮鎮子的人說,這些魚是昨天晚上才翻的肚皮,不過晚上這些魚還沒有死,等到今天早上才死的。可是不過是一個白天的時間,這些魚就開始腐爛發臭,就像是死了七八天一樣。

的而且這些腐爛發臭的樣子,和人體腐爛后的臭味竟然是相同的,這實在讓所有人都難以安心,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我雖然看出來這裏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但是也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能處理嗎?」包隊長看着我問道。

我看到包隊長的臉色並不是很好,顯然對於這件事情非常的頭疼,想來應該是白水鎮的村民給包隊長壓力了。

不過對於現在這個情況,我只能搖搖頭,說道:「這已經超出了我的能力範圍,憑藉我現在的本事根本解決不了。」

聽到我這樣說,包隊長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說道:「那你有沒有什麼建議?現在白水鎮的人都快要將我的警察局給拆了。」

「找一個高人過來,還有讓我繼續看看水庫這邊的情況,或許能夠找到別的辦法。」我說道。

「拜託了。」包隊長說道,我感覺他好像將希望放在了我的身上,我頓時感覺到壓力很大。

「我盡量。」

水庫很大,想要知道屍油和陰氣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還需要再這裏仔細查看一遍。不過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已經可以排除一種可能了。

屍油絕對不是從別的地方流過來的,畢竟剛才我就是從河面上過來的,流向水庫的水源不存在任何問題。屍油應該是這個地方本來就有的,而且很有可能是一條腿前輩在這個地方做了什麼事情,類似深山山洞附近的桃花山一樣。

對於水庫的地形我不是很熟,需要有人帶路才行。我和包隊長說了這個問題,隨即包隊長從白水鎮給我找了一個幫手過來。

是一個壯年男子,長得五大三粗的非常的有力氣,在詢問了一些事情后,我也了解了這個人。他常年在水庫旁邊的山上砍柴,對水庫這邊的問題非常了解,並且力氣也大。

找到幫手后,我朱八還有砍柴漢子撐著老爺子給我留下來的船準備進入水庫中。只是在這個時候,遠處有人拿着手電筒,慌慌張張的從遠處跑了過來。看那個人跑過來的方向,就是不遠處的村子,難道村子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包隊長,鎮長,不好了!出事了!」跑過來的是一個警員。

我感覺他們似乎碰到了什麼大事,也就沒有急着划船查看水庫的情況,而是站在包隊長身邊等著那個人過來。

「什麼事情?」包隊長急忙問道,現在他手中已經有很多事情了,這些事情讓他壓力很大,現在竟然又出現了新的情況。

「好像有人死了,又好像沒有死。」警員思路有些混亂的說道。

我看到警員臉上似乎還有幾分驚恐,他應該是在附近的村子碰到了恐怖的事情。這個地方陰氣重,而且還有大量的屍油,出現一些鬼物實在是在正常不過了。

「說清楚點,到底是怎麼回事?死了還是沒有死?」包隊長問道。

「沒有死!不過那個人和死人也差不多了,他們雖然和活人一樣能動能吃飯能喘氣,可是在他們的臉上卻有屍斑,而且渾身都有屍臭,有些人身上的皮膚已經開始腐爛,這樣的人還不是一兩個,有很多人都出現了這樣的情況,現在山下已經亂成一團!」

「先下山去看看。」我看向包隊長說道。

這水庫在這裏不會跑,而且水庫的問題一時半會也解決不了,根本就不急在這一時。可是村子裏面的情況就有些詭異,必須儘快弄清楚才好。

包隊長也知道情況緊急,急忙帶着他的人向著附近村子趕去,我和朱八跟在他的身後,也向著山下趕去。

剛剛到村子門口,我和朱八就停下了腳步皺着眉頭,好濃重的屍氣!整個村子都籠罩再屍氣當中,看來村子裏面果然是出事了。

按照剛才那個警員的描述,村子裏面的人很有可能是沾染了屍氣濃郁的東西,所以讓他們的身體發生了變化。在這個地方,有屍氣的也只有水庫當中的屍油,還有那些吃了屍油而死的魚。

看了看這村子裏面的建築,能夠猜到村子裏面的人日子應該不好過。可是從水庫撈上來的死魚,在怎麼說都算是肉。

剛才在水庫邊上,我看到撈上來的死魚可是隨意的堆在岸邊,碰上貪小便宜的,很與可能就會順手帶兩條死魚回家。

進入村子之後,我們直接走進了旁邊的一戶人家。

此時他們的家中也有些混亂,他們已經發現了身上的異樣,現在正在照鏡子企圖將臉上的屍斑給弄掉,當然也有人正在院子中洗澡,想要洗掉身上的臭味。不過他們做的都是徒勞的,沒有一點作用。

看到他們走進來,他們感覺有些意外,隨即瞪着眼睛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我和朱八雖然都能夠打得過這個人,但是這是白水鎮的地盤,不好和白水鎮的人發生衝突。我和朱八走到一旁查看這院子的情況,讓一同過來的包隊長以及鎮長村長他們和這些人溝通。

「你們今天都幹了什麼?怎麼會弄成這個鬼樣子?」鎮長憤怒的說道,就差掄起拐杖打人了。

我和朱八四處走動,尋找院子當中屍氣最濃郁的地方。

「少門主,這裏!」朱八將我拖到一旁。

在一顆樟樹下我看到魚骨頭,以及幾條腐爛發臭的魚。整個院子當中的屍氣就是從魚骨頭上散發出來的。除了這些魚骨頭,我沒有發現其他地方還有屍氣。 接下來的幾天裏,方然和上星期一樣,每天在學校學習、戀愛、運動三不誤。

回到家寫完小說就開始學習漫畫製作工具。

其實畫畫也不是很難,就和寫歌、寫小說差不多。

技巧隨着學習時間的增加每個人都會變得成熟起來。

真正難的地方在於藝術,創造力、靈感等等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

譬如那些超經典的卡通角色:哆啦A夢、皮卡丘等等。

簡單的線條、簡單的白藍、黃白配色,沒有任何技術難度和複雜可言。

但角色就是如此的經典,可愛。

看一眼便讓人喜歡上了。

所以說,創造力才是最難得的。

而這些恰好就是方然現在最不用擔心的地方,滿腦子都是現成的。

大概只學了幾天,方然就初步掌握了一款繪畫軟件的基本操作。

然後他花了一個晚上把灌籃高手裏的櫻木花道、流川楓等湘北五虎以及仙道、阿牧等神奈川縣的幾個經典配角全都按照記憶中的漫畫形象大致畫了出來。

畫完之後,方然看了一眼,感覺還是差了點。

但每個人的大體輪廓包括特點是出來了,如果拿到前世給看過灌籃高手的人來看,肯定是認得出的。

櫻木花道的紅頭髮、赤木的濃眉、流川楓的帥氣等等。

畫完正經角色之後,方然又把每個角色迷你萌版的樣子花了一份。

灌籃高手中隨時切換的小人版搞笑可是非常經典的一幕。

畫完之後,方然看了一下,滿意的坐在電腦椅上。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