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士兵拿着望遠鏡仔細搜索一番,然後有些古怪的望向王鉞:「隊長,我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

「什麼事?」王鉞皺眉。

士兵抿了抿嘴,道:「我發現山下的營地,居然沒安排斥候出來禁戒。」

「嗯?」

王鉞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士兵以為他不信,緊接着將望遠鏡遞給他:「不信你自己看。」

王鉞接過望遠鏡四處看了看,滿臉懵逼,以為自己眼花,又仔細看了一邊,詫異道:「這怎麼回事?兩萬多人的營地,怎麼連斥候都沒有?」

「是啊!別說遠距離斥候,就連明哨,暗哨,都稀稀疏疏,感覺完全沒將咱們放在眼裏!」士兵有些哭笑不得的道。

「呃…..」

王鉞尷尬的咧了咧嘴:「我還看到站崗的士兵在喝酒…..」

士兵:「…….」

王鉞:「…….」

兩人撓了撓屁股,皆是無語。

片刻,王鉞率先開口道:「咱們的地圖已經繪製得差不多了,先回去稟報武成侯吧!」

………..

很快,二人與王離匯合。

「報!」

王鉞頭戴綠色頭盔,飛快的衝到王離馬前。

「武成侯,我們已經探查到大月氏營地,據此十五里處的一條河流邊。」

「對方有多少人馬?多大規模?」王離追問。

王鉞拱手答道:「初步估算,大概有兩萬人,而且看那規模,應該是兩部人馬!」

「兩部人馬,兩萬人?」

聽到這話,王離露出詫異的表情。

王鉞隨手拿出繪製的地圖,遞給王離,又道:「稟將軍,屬下還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那些大月氏人,居然沒派出多少明哨,暗哨,甚至連斥候都沒有!」

「這……」

王離聞言,直接懵逼。

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然後接過地圖,仔細查看。

在此期間,陸續有偵察隊的人歸來,所報的情況,跟王鉞大致相同。

「哼!」

看完地圖之後,王離冷哼一聲,呢喃道:「我們的同胞因為你們陷入戰火之中,你們卻安心的在我們的土地上宰羊喝酒?」

說完,立刻朝身邊的王彥下令道:「王彥!傳我將令,今夜殺他個片甲不留!」

……….

是夜!

彎彎的月牙靜悄悄地掛在枝頭,薄薄的雲霧時而出現,時而消散。

王離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心說今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一旁的王彥轉頭看着他:「怎麼,有點緊張?」

「嗯,畢竟對方有兩萬多人。」王離回過頭說道。

「其實沒什麼,第一次都這樣,等你習慣了,你會發現,兩百人跟兩萬人都差不多,要麼你看着他們死,要麼他們看着你死!」王彥笑着安慰。

王離怔了怔,有些古怪的看着這位表兄,片刻,深吸了一口氣,轉頭望向另一邊:「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還沒有,還差一路人馬沒有佈置完。」

王鉞搖頭。

王離皺眉:「那就再等等。」

說完,又掃了眼身後的陷陣營士兵,只見他們一個個面無表情,肅殺之氣宛若實質。

雖然他們是臨時組建的軍隊,但每個人都是勇猛之士,所以面對山下的兩萬人,毫無懼色。

從這一刻開始,王離才感覺這是戰場。

時過不久,一道黑色的影子,飛快的靠近王鉞,悉悉嗦嗦的說了什麼,緊接着回歸隊伍。

「稟武安侯,已經準備好了!」王鉞朝王離點頭道。

這一刻的他,包括王彥在內,都沒有露出一絲微笑,紛紛望向王離。

王離正了正身型,然後抽出腰間的唐刀,立刻下令道:「開始行動!」

緊接着,三千輕騎從他的後方呼嘯而過,直奔山下大營。

而陷陣營則快速朝預定地點轉移,準備阻截衝出營地的大月氏騎兵。

「轟隆!轟隆!」

就在三千輕騎衝下山不久,巨大的爆炸聲,接踵而至。

無數的帳篷,以及刺耳的慘叫聲,響徹天際。

等大月氏營地反應過來的時候,周圍已經是一片火海,那是隱藏在鐵皮炸彈當中的燃油彈。

趙昆之所以沒告訴王離有燃油彈,是想給他一個驚喜。

卻沒想到,直接給了他驚嚇。

不僅他嚇到了,就連那些安置燃油彈的偵察隊都嚇到了。

媽呀!

這是什麼鬼東西!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營地里已經火光衝天,黑煙繚繞,再看那些大月氏人,好多變成了人形火球,在營地里慘叫亂竄。

「這…..」

一名鬼面騎咽了咽口水,下意識朝同伴問:「到底他們是鬼,還是我們是鬼?」

只見那些被火焰覆蓋的大月氏人,瞬息之間變成了黑炭。

無論他們怎麼掙扎,翻滾,最終都被活活燒死。

而那些準備救火的人,也因為部了解燃油彈的人,引火燒身。

「快!快衝出大營啊!!」

「別管其他人!快衝出去!」

阿扎爾從炸響中驚醒,衝出大帳,在火海中下令。

身旁的親兵,連忙護衛他撤離。

就在他剛走不遠,吾合利灰頭土臉的趕了過來:「阿扎爾,到底什麼情況,我聽到天雷聲,莫非長生天發怒了?」

「去你娘的!你個混蛋!是秦人!秦人襲營了!」

吾合利憤怒的抓住阿扎爾衣領,咆哮著說道。

阿扎爾滿臉懵逼,但很快發現火勢朝南邊蔓延,當即提醒;「別發怒了!快看你營地那邊!」

聽到這話,吾合利猛地轉頭,發現自己營地也著了火,頓時氣得跳腳,一把推開阿扎爾;「這件事我跟你沒完!你個蠢貨!」

說完,頭也不回的朝自己營地衝去。

就在這時,王彥的三千騎兵已經衝到了營地附近,抬起弩箭,對着逃跑的大月氏騎兵,一頓狂射。

只見那些零散匯聚的大月氏騎兵,直接被箭矢射成了篩子。

「啊啊!!是秦人!!」

「該死的秦人!該死啊!」

憤怒的大月氏騎兵,咆哮著朝王彥騎兵反撲。

「撤退!」

王彥騎兵射完攜帶的箭矢,立刻撤退,朝着營地左側奔襲。

那些大月氏將領已經憤怒得失去了理智,想也不想的窮追不捨,直到一處狹隘的路段,他們才發現一隊隊步兵列陣等着他們。

「哈哈哈!愚蠢的秦人,居然以步兵戰騎兵!」

「殺!殺光他們~!」

「殺了他們為族人報仇!」

見到陷陣營,大月氏騎兵們毫不減速,直接沖了過去。

等到他們靠近的時候,才發現步兵手中握著明晃晃的長刀,緊接着,前面的馬匹開始翻頓。

無數慘叫聲,嘶鳴聲此起彼伏。

他們有的是摔死的,有的是被自己的戰馬踏死的,也有的是被陷陣營士兵砍死的。

總之,這隊大月氏騎兵,已經交代在這裏了。

但戰爭還沒有結束。

王彥的三千輕騎補充完箭矢,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引誘,這次是鐵網陣。

而王離的鬼面騎,則做好了下一輪屠殺。

今夜註定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想要嗎?」

「想要!!!」

任務護臂狗子搶答道,口水都流出來了。

羅青山沒有理會它。

他詢問的是鐵浮屠。

「……」

鐵浮屠沒有回應。

一旦吞噬了這顆大道金丹,它將化為真正的世界,永遠被恆定在青萍位面,取代清平世界本土,承載眾

《玄幻:我的功法修鍊能快進》第三百二十章以大神通再造青萍世界 某社死的葵花欣慰地點點頭,到底,還是有好消息的。

至少春風和圓圓一樣,在小葵花都得到了成長。

金街十店開業三天狂歡活動終於落下帷幕,在這三天當中銷量第一的當屬小葵花折扣店,它一舉拿下了56290元的戰績。

小葵花服飾旗艦店也破一萬大關。

緊隨其後的是瓜子鋪,三天賣出六千多塊。

趙青葵點完賬目之後愉快地給手下每個員工都發了50元作為獎勵。

現在才月初,但是員工已經第二次領獎勵了,這隨便一次獎金都比別人一個月的工資還高,眾人高興的恨不得能在小葵花效力一輩子。

而趙青葵結束了盤點貨物,在司寧的護送中帶著大筆錢財回家。

現在她的房間藏了近7萬塊,趙青葵略微有些不踏實,這麼多錢要麼弄個保險箱要麼把它換成實物才好啊。

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錢的時候,比起錢她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

《小情人》準備開演了,她和寧寧子的約會很快就要開始。

工作室里的女工們已經休息,趙青葵特地換了一條漂亮的白色連衣裙,外頭披一件淡藍色小外套,配上小白鞋,白皙纖細的腿露在空氣中有些冷冽不過勝在夠漂亮。

趙青葵今天特地綁了一天的辮子,而現在把辮子解開就是天然的波浪卷,她又花心思在後腦勺扎了一個淡藍色蝴蝶,配上從草鞋叔那裡買的黑皮小包包整一個小公主既視感。

趙青葵在廁所鏡子照了又照,這才滿意地下樓。

小姑娘只是回家放個錢,但也不知她把錢藏在哪兒,總之小姑娘在房間磨蹭了好久才出來。

彼時司寧就站在西苑的圓拱門等得他都要懷疑小姑娘是不是放下錢倒頭就睡了,西苑終於傳來腳步聲。

沒多會兒一個打扮得就跟洋娃娃似的小姑娘走了出來,她穿了一身漂亮的衣服,及腰的長發不知怎麼弄的竟然成了波浪卷,這捲髮讓她平添了一絲成熟和女人味。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