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萬事都有宿主在,他偶爾幫個忙就好。

旁邊的房間,一笑照舊搬了椅子過來。

「今天這個紫薯山藥羹你可以多吃點,滋補。」一笑挖了一勺遞到元橫嘴邊。

不知道是不是吃的東西多了,他這兩天好了不少,現在靠在枕頭上也沒那麼疼了。

臉上的血印子慢慢的隱藏起來。

但是偶爾看著太陽穴那裡突起的黑色血塊,一笑還是會心疼的直皺眉頭。

「我有一件東西、送給你……」咽下一口粥,元橫啞著嗓子說道。

一笑挑眉:「是什麼?」

元橫手動了動,但是還沒辦法抬起來,有點放棄的說道:「在我懷裡。」

「要我去拿?」一笑把碗放在一邊,好整以暇的看他蒼白的臉上染了一點紅色。

女子輕笑,輕輕撥開被子,在他胸膛處看了看,伸手拎出來一塊玉佩。

「是這個?」

元橫眨著眼睛,看著那塊雕著蓮花的玉牌點頭:「這是我家鄉那邊的習俗。」

「什麼?」一笑剛開始沒太明白,後來靈光乍現,抿嘴一笑,原來是早上她說的話。

讓他以身相許,他想了很久,最後認同了這個報恩的方法。

從空間里拿出她最開始的得到那枚玉扳指,用紅繩系著掛在他手上。

「算作回禮!」

元橫看著手上那隻沒什麼裝飾的玉扳指,微微動了動手指。

玉扳指摩擦著他的指甲,質地微暖,應該是塊上好的暖玉。

「謝謝。」

一笑把玉牌掛在腰間,重新把葯碗端回來,舀了一勺送到他嘴邊:「謝什麼,往後我照顧你。」

元橫閉了閉眼,長長的睫毛顫抖,好似欲飛的蝴蝶:「莫、莫要胡說!」

「收了我的定情信物,那可就是我的人了。」

元橫歪了歪腦袋,閉著眼睛不去看她。

「好啦,別害羞,快點把粥吃了,涼了就不好吃了。」一笑用勺子抵了抵他的嘴唇,溫聲哄到。

粥是甜的,吃到胃裡也暖洋洋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不但臉熱,心裡也有點熱。

雖然最後元橫乖乖的吃完了粥,但是眼睛閉著不看她,她只好先把東西收拾好。

「晚上我會帶樓蘭竹回來,你乖乖配合王藥師。」一笑把吃剩下的東西放在一起端出去。

元橫用手摩擦著玉扳指,歪著頭看她推門離開。

這個姑娘……

好像對他有種致命的吸引力。

從第一次見面,沒忍住救她開始,一點一點,讓他的防備形同虛設。

現在還把玉牌都給出去了。

明明他從沒對女人動過心思,怎生遇見了她,就如此沒出息了?

另一邊,王藥師吃完了飯,小童扶著他回去歇著。

一笑和行雲把東西收拾好,然後讓行雲把食盒給前院送過去。

下午她沒去纏著王藥師,在系統商店兌換了一點醫書,坐在桌子邊一頁一頁仔細的看。

她記性好,往常讀書非常快,但是翻這本書的時候,她神情專註,半點也沒有以前急躁的樣子。

以前看書是為了消遣,再不濟就是學些新知識。

現在看醫書,也是新知識。

但是醫書這種書籍,不是死記硬背就可以學會的。

學醫要的是融會貫通,一點點的天賦加上八分的努力和二分的實踐環境。

這個世界沒有人給她試藥,她就必須自己琢磨明白。

行雲平日在空間里,也許會讀一讀所在小世界的劇情,但是到了外面,他就常常想出去走走。

前幾天,他們一直趕路,所以沒覺得多無聊,反倒是現在大家都有了想做的事情,只有他無所事事的。

他無聊了,就趴在一笑旁邊,直勾勾的盯著她看書。

最後一笑被他煩到,給了他點錢,讓他自己出去逛。

行雲拿到錢蹦蹦跳跳的走了,一笑耳邊清凈了不少,漸漸也讀進去書了。

不過這本醫書有些生澀難懂,有些藥材沒有見過,這個世界似乎也沒有。

但是藥材嘛,總是有替代品的,就算無法做到完全相同,但是平替也可以。

很快,她就學會了不下十個藥方。

但是對於博大精深的醫學世界,她這點連皮毛都不夠。

時間到了晚上,眼看快要到和天地玄黃約定的時間了,一笑把書放下。

揉揉乾澀的眼睛,換回男裝戴著面具。

王藥師在房間里給元橫針灸,一笑知會了小童一聲,出門去了。 又是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這段時間裏邊科比採用了自己的方式去學習籃球之中的戰術,他從網上下了大量的比賽視頻,然後一邊看這些視頻一邊去分析比賽雙方所使用的戰術。

這其中也包括一些科比早點自己在湖人隊時的比賽視頻,他還對比了自己職業生涯的幾個不同時期里球隊的打法變化,已經這些變化所帶來的影響。

以前科比也經常都會在比賽之後觀看比賽錄像,但是那和他現在看的時候感覺還是不一樣的,那個時候他主要看的是最近幾場比賽的錄像,而且大多數時候也都只是看湖人隊自己的比賽,但現在科比所看的視頻來源則是源自於好幾個時期的。

才開始的幾天裏科比的收穫並不大,但是隨着他所看的比賽視頻的數量越來越多,他也有了不少的發現,這其中包括在科比早年所在的NBA和後來他職業生涯巔峰時期的NBA,以至於他後來生涯末期的NBA在比賽節奏,比賽規則,甚至比賽吹罰上的一些變化。

他也發現其實小球戰術在90年代的NBA已經出現,當時是以老尼爾森為代表的崇尚進攻的主教練在使用,後來到了千禧年之後,太陽隊也在風之子納什以及教練德安東尼的率領下打起了快攻旋風,號稱在8秒內結束進攻回合。

乃至於06-07賽季勇士隊在巴郎戴維斯的率領下,擊敗了當屆常規賽MVP諾天王所率領的小牛隊,完成了黑八奇迹,那時候的勇士隊進攻節奏就非常之快,而主教練也正是一直以來都努力推行小球戰術的老尼爾森,並且諾天王生涯初期也是由老尼爾森所執教,這是諾天王連續第二個賽季折戟季後賽,這讓他在10-11賽季獲得總冠軍之前一直都背負着軟蛋的罵名。

再後來的熱火三巨頭嚴格意義上來說也是一種小球打法,他們的陣容之中經常不會讓傳統中鋒打太長的時間,而是讓空間型內線波什去打中鋒,讓詹姆斯去打大前,這讓詹姆斯在進攻之中能夠獲得更多的錯位機會,利用自己的速度欺負對方內線,利用自己的身高力量欺負對方的後衛,並且利用快攻反擊作為主要的拉開比分的方式。

當時熱火的主教練斯波爾斯也是一位非常擅長防守的教練,儘管熱火的內線薄弱,籃板球在全聯盟都是倒數的,但他們只要能夠拿下后場籃板球,就有很高的幾率利用韋德和詹姆斯的快攻反擊去獲得比較輕鬆的反擊得分。

這也是經常能夠看到詹韋連線的原因,他們倆在反擊之中就像是兩個擁有跑車速度的坦克一樣,橫衝直撞無人能擋,賽后一看熱火隊的籃板球經常輸一二十個,但是總體命中率卻要高對方不少,而且在限制對手的得分方面熱火隊也是極其出色的,他們經常在第三節突然發力,一波流就帶走對手。

其實成功的小球打法的球隊一直都有,只不過在04-05賽季的總決賽之上,因為兩隻以防守為主的球隊活塞隊和馬刺隊的比賽收視率太過於慘淡,因此作為商業聯盟的NBA不得不進行了規則更改,修改了一些關於外線防守時的吹罰,這讓從前的高身體對抗的防守直接就不行了,反而逐漸催生出了越來越多以擅長造犯規作為自己重要得分手段的球員。

像是一開始的凱文馬丁就是哈登之前的造犯規大師,後來哈登繼承了馬丁的造犯規絕學,並迅速成長為造犯規領域的泰山北斗,簡直無人能敵,而隨着哈登的成功,聯盟之中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向著造犯規的這條歪路走去。

而外線防守規則的改變也讓投手們,特別是那些身體對抗並不好的三分投手們獲得了越來越大的生存空間,相應的原本以打內線為主的傳統內線球員的生存空間就越來越小,逐漸淪落成為搶籃板、防守以及吃餅的藍領,即便是像魔獸霍華德這樣的曾經聯盟最頂級的內線球員,也逐漸的被邊緣化,特別是他離開科比和湖人,與哈登在火箭組隊之後,其戰術地位更是加速的下滑,沒過多久就成為了浪跡聯盟拿底薪的流浪球員了,不得不令人感到唏噓不已。

即便魔獸霍華德的攻防效率依然不差,但是像他這樣無法投三分拉開球隊進攻空間的球員已經難以適應以三分和快攻為主的小球時代了,他所要面對的對手往往也是空間型中鋒,這讓他原本引以為傲的內線防守變得價值越來越低,他拉出去防守空間中鋒,那麼他內線防守和搶籃板的優勢就沒有,如果他不防出去,那麼對手就有一個點可以在沒有防守的情況下隨便投三分。

而在進攻端魔獸霍華德的個人進攻技術粗糙,儘管曾經拜師大夢奧拉朱旺,卻也只是學了一個皮毛而已,同時外線投射能力幾乎為零,甚至連中距離投籃也極其不穩定,這讓他在進攻端的威脅本身就不大,加上他又是一個愛面子不願意打擋拆吃餅的球員,這讓他在火箭與哈登的配合之中甚至還不如哈登與當時的新秀卡佩拉,畢竟人家餅皇就挺聽話的,願意和哈登進行擋拆吃餅的戰術。

毫無疑問造成NBA小球泛濫的重要原因或者推手就是規則上的改變,這也迎合了某些球員的個人利益以及球迷的喜好,以前的肉搏與防守大戰觀賞性不夠好,難以吸引球迷,而加快進攻節奏則能夠讓球迷們更加喜歡,儘管三分球的泛濫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會降低比賽觀賞程度的,但只有三分才能夠拉開比賽場上的空間,讓球員更好發揮出個人單打的能力來。

在這種情況下哈登和歐文這樣的進攻遠遠強於防守的球員才能夠有機會成為球星,否則以老一輩的觀點來看他們這種防守漏洞實在是球隊的毒瘤,但是小球時代進攻上的優勢太過於明顯,很多球員的得分數據都爆炸式的提升,這也讓他們能夠有機會獲得更大的合同,所以球員也很喜歡打小球。

小球時代的出現是一種利益的博弈,但它也未必就會一直存在着,時代一直都在發展,時代很多時候都會走向輪迴,NBA歷史上其實有幾個時期的進攻節奏也是很快的,像是五六十年代的蠻荒時代進攻節奏就很快,當時一場比賽下來籃板球數據非常的爆炸,就是因為雙方的進攻回合很多,並且投籃命中率並不高。

後來到了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期,整個NBA的比賽節奏達到了頂峰,隨後比賽節奏慢慢的變慢,從八十年代後期到貫穿整個九十年代,直到二十世紀初期,這段時間NBA的進攻節奏都非常緩慢,再到後來NBA規則改變,比賽節奏又逐漸的變快了起來。

沒有人能夠說得清楚小球時代什麼時候會結束,也沒有人知道小球時代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去結束,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沒有任何時代是可以一直存在着的,這也包括了小球時代。

科比也算是經歷了從90年代的慢節奏一直逐漸向著小球時代的快節奏發展的全過程,其實戰術的變化並不是絕對的,NBA的小球風潮已經席捲了全世界,特別是現在的年輕人都變得喜歡投三分球和打快攻反擊了,科比也必須要去適應這樣的一種變化。

不過他也發現高中聯賽所使用的比賽規則還是與NBA之間有着一定的區別的,高中聯賽所採用的規則更類似於FIBA國際籃聯的規則,這就意味着他們可以在比賽之中進行更高強度的身體對抗和防守,不過儘管如此如今也很少有人願意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打磨自己的防守技巧了,對於新時代的球員來說依靠進攻得分獲得好看的數據往往才是最重要的。

這個時候教練的作用就發揮出來了,他作為掌控一個球隊的真正大腦,他必須要想辦法改變球員的防守惰性以及一些不好的防守習慣,並建立起一個行之有效的防守體系。

科比還沒有加入校隊的第一梯隊,因此他也並不知道老教練所打造的防守體系是什麼樣子的,不過一中長期以來都能夠佔據強隊的位置,在防守端是肯定有着其獨到之處的。

進攻贏得數據,防守贏得勝利,這一點即便是在小球時代也是成立的。

。 循著那聲提醒看過去,孟有房就看到前方有一棵歪脖子小樹苗,小樹苗的下方一塊爛木墩子上破開了一個大洞。

「這就是萬年黃金樟?」

孟有房的腦門子上全都是問號。

就這體量估計上個吊都夠嗆,哪裡來的勇氣可以稱之為萬年黃金樟,不過這底下的大洞倒是挺寬。

「進去!」

劍如雪的輕呼讓孟有房回神,他看了一眼,隨後直接鑽進了那個破洞之中。

嚯!

一進洞孟有房這才發現,原來這裡面還真的別有洞天。

整個樹樁基本上被掏空,裡面是一個很寬闊的空間,一些木製桌椅很規整的擺在那裡,顯示著這裡曾經也是有人住過。

只不過,那些桌椅全都有一層厚厚的灰塵,好像很長時間沒有用過了。

「這裡是有人故意開發的嗎?」

孟有房疑惑的看了兩眼,隨後就想想動手去收拾。

劍如雪可沒等他,一個閃身出來,她向著孟有房一擺手:「你自己多加小心,我可能照顧不到你了。」

說完之後直接盤坐在地上,她身上的靈氣不停的向外噴吐。

孟有房一看不妙,他也是定了定神手一晃一頂帳篷拿在手中:「姐姐你先等等,我把帳篷支起來再沖!」

雖說帳篷是舊款的可那功能還在,多一重保障也是多一分安全。

劍如雪掃了一眼壓了壓身上暴動的靈氣,她快速的動手撕開了帳篷袋子。

打樁,定釘,拉繩,不一會兒的功夫帳篷便是支了起來,劍如雪二話不說瞬間就鑽了進去,然後把所有的防護全部打開。

看著劍如雪進去,孟有房長出了一口氣,可他並沒有放下心來。

大將軍的實力擺在那裡,劍如雪的進階必定會引起他的注意,這裡還是有那麼一點危險的。

幾塊極品靈石礦扔在地上,棍子在那中間一插,靈氣源源不斷的輸送進了帳篷里。

看了一眼系統時間,孟有房的手中多了幾塊上品靈石礦,一個閃身他直接出了樹洞。

雖說萬年黃金樟也能擋住一些探測,可多一些偽裝總是好的。

把上品靈石礦扔在爛樹樁的周圍,孟有房的身上靈氣涌動,一張陣圖被他甩在了靈石礦上發出了耀眼的白光。

「嗡!」

光華一閃,一座陣法眨眼之間覆蓋住了整個爛樹樁。

做完這一切孟有房也是趕緊的鑽回到了樹洞里,陣法一開,整個樹樁消失了蹤跡,而就在這時系統的提示音也響在了耳邊。

「叮咚!九龍棍效果消失,宿主進入虛弱狀態,持續時間八天。」

孟有房的身體驟然發緊,全身的力氣瞬間被抽空,他一個跟頭就栽倒在地上。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雖然他的狀態要比病去抽絲好一些,可這一躺八天的時間真不是那麼好躺著的。

手指動了動周圍的極品靈石礦散發出更濃郁的靈氣。

孟有房的身體在吸收著靈氣,虛弱的狀態也是在一絲絲的緩解,他的心裡也是有了些許的安全感,一切就靜等時間過去了。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樹樁上那棵歪脖子小樹苗也在瘋狂的吸收著靈氣。

時間一天天過去,劍如雪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時不時的還有著一絲威勢衝出了帳篷壓得孟有房喘不過氣來。

不過,孟有房卻是很開心。

劍如雪終於是要進階了,估計這一次她的實力會變得更強,可能說她是真正的仙人也不為過。

只是…

孟有房有些擔心自己的身體,究竟能不能抗的起這進階之威呢?

向著身體上掃了一眼,虛弱的狀態還在,只不過比起一開始要好上了許多,可這也僅僅是好了一絲,還完全沒有達到能自由活動的地步。

「轟!」

一聲爆鳴從帳篷里傳了出來,孟有房的神色瞬間大變,他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

「有雷劫!!!」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