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抱歉啊,我只是隨意說說。」穗乃宇很是乾脆,直接對着本條二亞道歉,反正一點壞處都沒有。

「行吧。」本條二亞倒也沒有繼續深究。

「不過星宮六喰在月球上是什麼意思?怎麼可能啊。」五河琴里很是驚訝,雖說星宮六喰是精靈,但這些精靈們也都是在臨界生活,也沒有哪個去過月球啊。更別說就生活在月球了。

按照本條二亞的意思,星宮六喰可是一直在月球上的,因為她現在可是什麼都沒幹啊,那就很明顯不是去月球上玩的。

也就只有可能是生活在月球了。

而且是一個人獨自在月球上。

估計是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吧,反正本條二亞的囁告篇帙都出來了,星宮六喰來一個空間移動,不需要呼吸什麼的,也不驚訝了。

不過穗乃宇是這樣想的,但是其他人可都不見得能理解。

「應該是有原因的吧,去月球上辦個事什麼的。」誘宵美九想了想,覺得很有可能。

「辦事?月球上什麼都沒有,辦什麼事啊?」八舞耶俱矢很不留情的直接揭穿了誘宵美九的想法。

「就是啊,光禿禿的,誰去上面辦事啊?星宮六喰難不成去月球旅遊?」七罪也是絲毫的不留情面,毒舌道。

「那你們說幹什麼去了?」誘宵美九很是無語,「不是我說的原因,那你們就說一個啊。」

「生活。」

穗乃宇淡淡的回答道。

「哈?生活?」

所有人頓時都震驚的看着穗乃宇。

「士道,那可是月球啊。你說星宮六喰她一個人在月球上生活?又不是臨界。」夜刀神十香完全不信穗乃宇說的話,這已經完全超出了常識的範圍了。

「星宮六喰,肯定是在月球上生活,而且是長時間的那種。」穗乃宇搖了搖頭,對着眾女說道,「你們想,剛才二亞的囁告篇帙檢索到的星宮六喰的信息是什麼?在月球上,而且什麼都沒做。沒錯,什麼都,沒做這個最重要。如果待在月球上什麼都沒做,還能是幹什麼?」

「好像說的有道理啊。」本條二亞點了點頭。

「二亞,你的囁告篇帙難道只能檢索到這些嗎?為什麼不檢索更多呢?比如她現在的心情之類的。」五河琴里看了一眼本條二亞,問到。

剛才本條二亞所說,囁告篇帙可是很厲害的,什麼都能檢索到,現在怎麼就只檢索出兩樣?

「可以檢索到,只是我現在體內的靈力太少了,所以說在檢索的時候,星宮六喰對我的囁告篇帙的屏蔽效果太大了,以我現在的體內的靈力量,對於星宮六喰檢索的時候,是真的沒有辦法,而且星宮六喰的靈力我能感覺得到,要比我的全部靈力還要多出三分之一,沒辦法。」

本條二亞搖了搖頭,對着眾人說道。

「靈力不夠啊,那就我來吧。」本條二亞如此,穗乃宇當然對眾女說道。

自己的靈力那可是多的不行,八個精靈的靈力,全部都在自己體內,鳶一摺紙,本條二亞,四糸乃,五河琴里,七罪,八舞耶俱矢,八舞夕弦,誘宵美九,夜刀神十香。

這些都是自己的後盾。

即使星宮六喰的靈力再多,自己的靈力至少都是星宮六喰的五倍以上。

「對啊,那就士道你來吧。」本條二亞眼睛一亮,剛才是穗乃宇沒有見識過自己的囁告篇帙,不能使用,但現在可以了。

既然穗乃宇體內的靈力那麼多,肯定比自己檢索到的更多。

在眾人面前,本條二亞直接被穗乃宇親了一口,本條二亞的靈裝也因此直接消失。靈力眾數回歸穗乃宇的體內。

本條二亞雖說再一次的全身赤裸,但也沒有害羞,而是在眾人面前騷了起來。

然後,直接被四糸乃和七罪兩人給拉回了房間穿衣服去了。

很快,本條二亞穿衣服的速度,僅僅幾分鐘,遠比一般的女性快多了,而三女一出來,穗乃宇也就直接仿照本條二亞召喚出了囁告篇帙。

「囁告篇帙!」

說來也奇怪,在看過本條二亞召喚囁告篇帙之後,穗乃宇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自己可以使用囁告篇帙。

所以說這一次也是成功的召喚了出來。

不過與本條二亞的囁告篇帙比起來,還是假了那麼一點,比如說周圍就沒有光芒。

畢竟是劣質的啊。

不過劣質的也可以了,功能上差距還是不大的,反正又靈力彌補,穗乃宇是一點不擔心自己檢索出來的信息會比本條二亞少。

「囁告篇帙!檢索!星宮六喰!」

在眾女期待的目光中,穗乃宇直接發動了囁告篇帙的力量,檢索起來了星宮六喰。

頓時,關於星宮六喰的眾多信息,出現在了穗乃宇的心中。

星宮六喰,今年十四歲,身高148,三圍,B91W60H88。這個數據有點微妙,不過穗乃宇還確實想知道~

六喰擁有着金黃色長捲髮及琥珀般的眼睛,靈裝是宛如有星辰點綴的粉紫色旗袍,手套上及衣擺上皆有着星座圖案,腳上則穿着猶如中世紀騎士的鎧甲型長靴。

一個很是經典的蘿莉形象。至於性格方面,說話語氣很古風,重視家人,渴望親情。

靈裝自然是神威靈裝六番,而星宮六喰的天使則是封解主。封解主是鑰之天使,是一柄頂端鑲有裝飾,底部有着不規則金屬齒的長柄,和一個鑰匙非常的像。

天使的能力,非常的強,強到穗乃宇覺得它比刻刻帝還要強。

首先是「閉」,可以封印某一事物或概念,也就是說直接取消掉一個概念。比如說,星宮六喰直接封印了氧氣,那麼這個世界氧氣就會消失。

。 「那……您的意思是?」

「如果蘇先生能再回一趟Z市,探知清楚這怪人細胞是如何製造出來的,那麼我想,它與這神秘玻璃碎片之間的聯繫,便能徹底打通了吧。」

皮姆博士最後如此說道,同時將手搭在了蘇沫的肩上。

關於這點,蘇沫雖然感到有些意外,但卻也在情理之中。

畢竟,這怪人細胞的製造者乃是怪人協會中的怪人王大蛇。

如果要徹底摸透這怪人細胞,也非得見到怪人王大蛇,甚至是打敗他,方才可以。

如是想著,蘇沫乾脆就要答應皮姆博士的這個要求了。

正好現在距離復活雪女也只差那麼一千點的正義值。

如果再回一趟Z市,肯定就能把這些正義值都給攢夠了的。

但,就在蘇沫正準備開口之時,班納博士和神奇先生卻是同時叫住了他。

二人還齊齊將嗔怪的眼神投向了皮姆博士。

「你說什麼呢?現在,怎麼可能讓蘇先生再回去一趟啊?」

「就是,A市的情況,現在可遠比Z市要嚴重的多呢。更何況,魏老已經故去了,他所負責的這個神秘玻璃碎片的研究項目,也就暫時被上峰給擱置下來了。」

「什麼?!」

一聽說這個研究暫時被擱置了,蘇沫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這可是能夠召喚怪獸的東西啊!

更何況現在的研究,距離最後的真相就只在咫尺之遙了。

怎麼能說擱置就給擱置了呢?

難道說魏老死後,他生前所留下來的種種囑託,就都不作數了嗎?

一想到這點,蘇沫頓時就怒上心頭。

「蘇先生,這倒也不是說真就給全面擱置下來了。」

看到蘇沫的這副樣子后,神奇先生忙安慰他道:「以後,等A市的問題解決了,相信這個研究還是會重啟的。」

「嗯,現在A市的問題要更嚴重一些,我還是抓緊研究那個探測器吧。」班納博士也幫腔道。

「不過就是一個餓狼罷了,至於嗎?」

蘇沫朝地上啐了一口,不爽道。

這倒不是因為他真就目中無人,連餓狼也看不起了。

而是因為他想不明白,一個餓狼怎麼會把A市乃至英雄總部,給攪得如此雞飛狗跳的。

要說餓狼在暗,英雄總部在明,這點他也認了。

但是,對付一個餓狼,卻遠遠不及研究這神秘玻璃碎片來的重要。

他甚至隱隱懷疑,是不是上峰有意要把問題全引向餓狼的「英雄狩獵計劃」這一件事上,藉此來轉移魏老死亡的真相。

蘇沫認為,這雖然像是個陰謀論,但也不是沒有可能性。

如是想著,他索性直接沖面前的蟻人、綠巨人以及神奇先生說道:「既然把我調回了A市,那麼我姑且就先對付餓狼吧。

但是等到餓狼的事情結束了以後,我必須要返回Z市一趟,這個有關於神秘玻璃碎片的研究,也必須進行下去!」

說罷,蘇沫直接轉身離去。

念動力俠和鋼鐵戰車也隨之緊跟而上。

望著蘇沫離開的背影,這三位站在人類智商巔峰的人,此時都不禁愣住了。

好半晌過後,直到蘇沫三人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了以後。

神奇先生才緩緩開口道:「你們說,難道上峰刻意讓我們暫停對這玻璃的研究,真的是另有目的嗎?」

「難說,畢竟魏老的死,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三人面面相覷,他們的智商雖高,卻也猜不出這背後的陰謀。

只能隱隱感覺到,這陰謀,肯定是存在的!

另一邊,當蘇沫走出英雄總部的研究所后,卻是不知該去向何方。

畢竟現在Z市也回不了了。

更何況,由於有了之前洛基的事以後,現在整個英雄總部又展開了戒嚴,鬧得是燈火通明的,卻還是連洛基的半點兒影子也沒抓到。

只能妨礙了英雄總部內人員的正常通行。

一想到此處,蘇沫就好一陣無語。

「算了,回家吧,好久沒見小希了。」

蘇沫嘆了口氣,心想著自己確實是有一段時間沒見過自己的這個妹妹了,如此想著,他的腳步也不禁加快了起來。

「小希,哥哥回來了!」

蘇沫輕輕敲了幾下門后,心裡還有些忐忑不安的。

畢竟很久之前章魚博士綁架走了蘇希的事,到現在還歷歷在目,也成了蘇沫揮之不去的陰影。

好在,這次他還沒敲兩下門,蘇希便蹦蹦跳跳地過來給他開了門。

「哥哥,你回來了!」

蘇希興奮地道,沒有過多的言語,兄妹二人便緊緊相擁在了一起。

然而,當蘇沫抬起頭來時,卻發現,這客廳之中,竟然還坐著一個人!

她剛一見到蘇沫,便也興奮地抬起手,沖他揮了揮。

「噫!蘇哥,你回來了!」

她看樣子比蘇希還興奮,直接快步走到門邊,牽起了他的手。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小雅。

「你……你怎麼來了?」

蘇沫有些尷尬,滿臉通紅地不敢去看她。

這倒不是因為蘇沫害羞了之類的,而是因為,他想起了在Z市當中遭遇到了小雅哥哥的事。

如今自己再次見到小雅本人,自然是要保證守口如瓶。

但同時,他又有一點兒愧對於小雅。

畢竟,人家的哥哥是死在了自己的面前的。

雖說自己幫他報了仇,殺了那龍級怪人豪傑。

但,不管怎麼說,當蘇沫一看到小雅這女孩子,就是會有一種沒來由的害羞之情產生。

「蘇哥,別愣著了,飯都要涼了呢。」小雅招呼蘇沫道。

一進門,滿眼便是豐盛的菜肴,足足擺了滿滿一桌子。

蘇沫可是早就餓了一天了,自然是一看到這些東西就忍不住了。

看到他這副樣子,小雅自是掩面偷笑。

但,念動力俠此時卻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這個女人,久久不語。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