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但面前的戰鬥只持續一刻鐘就出現了這般敗像,剩下的三刻鐘又該如何抵擋?

這不得不讓他在心中做出最壞的打算。

同時。

扭頭吩咐一個身邊的親信,讓他儘快回家報信:讓家人見情況不對,就儘快的通過密道逃離玄龜城。

至於能不能逃出被數以萬計妖獸團團圍困的玄龜島,就得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到時候他自身都可能難保,就更顧不了家人了。

又過了一刻鐘。

當越過堅厚的城牆,進入陣法中戰鬥的妖獸超過上千頭后,膠著局面便徹底扭轉。

讓本來疲於應付,身上或多或少都帶傷的眾多練氣期修士的情況急轉直下,重傷和傷亡也在不斷擴大。

僅僅只過了一盞茶的時間,就讓原本三五百的練氣期修士折損了三分之一。

剩下的三分之二的修士也都是各個帶傷。

能成為練氣期修士的大多都是人類的佼佼者,沒有傻子,也更沒有為玄龜島上上萬凡人拚命的想法。

他們之所以這般拚命和妖獸作戰,完全是為了個人生命的安危。

都想著人多力量大,只要能在妖獸的進攻之下堅持一炷香的時間,便可以迎來周圍島嶼的救援。

現在妖獸的實力超出了他們預估,抵禦隊伍不斷出現傷亡之下,他們個人的性命也都危危可及。

於此同時。

也都知道獨自逃命的下場,其生還幾率可能只有一兩成,有大幾率被妖獸斬殺的可能。

前有狼後有虎。

這讓一眾練氣期修士的想法不由得出現了搖擺。

是繼續抵禦這看似不能抵禦的妖獸攻擊?

還是分散獨自逃命,去搏取那小几率的生還可能?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遠處天空上那一片始終不動的黑雲終於動了起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戰場快速移動過來。

轉眼間便來到眾人的上空。

等築基期修士提醒正在和妖獸戰鬥的眾多練氣期修士后,這片黑雲便已經來到他們的上空,讓整個戰鬥場地的光線為之一暗。

當眾多和妖獸爭鬥的練氣期修士反應過來之時,天空中那片黑雲便已經快速瓦解分散,都化為一個個兩三丈大小的黑色身影,快速朝下面的練氣期修士襲來。

這個時候,一眾練氣期修士才看清這些黑色身影的相貌,這那裡是什麼黑雲,分明是一個個背生雙翅的飛行妖獸。

在部分練氣期修士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探出一雙利爪快速襲擊。

「啊!」

「啊!」

一時之間,血肉橫飛,斷胳膊斷腿的皆有。

讓戰鬥場地上僅剩的三分之二練氣期修士,又折損了一半。

這下子,讓原本三五百人的練氣期隊伍,只剩下了一百多。

於此同時。

這次飛行妖獸的襲擊,也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本來還在猶豫的一眾練氣期修士瘋狂後退,向四周逃竄。

因為他們已經看不到阻擋妖獸一炷香的希望,與其白白的將生命浪費在這裡,還不如博取一下那小几率一兩成逃跑生還的希望。

此時。

玄龜城抵禦妖獸的隊伍才真正的宣布瓦解。

那些築基期的大修士,也在看到這一幕後,加入了逃跑的行列。

兵敗如山倒。

即便這些築基期修士有著種種厲害手段,也雙拳難敵四手,抵擋不了眾多妖獸的群攻。

況且。

這些妖獸當中還有不少百年以上修為的大妖,如果走的晚了,都怕被這些大妖纏住,到時候便是想走都困難了。

顧長生也在剛剛飛行妖獸襲擊的範圍之內。

不過他實力強,反應也快,直接閃身到崔陽身前,收起寒光劍,用雙手將剛剛和崔陽對戰的一頭四五十年修為的成年蛇蜥蜴直接抱起來舉到兩人頭頂,以此來擋住空中飛行妖獸的襲擊。

這個舉動不但崔陽沒有想到,就連被他舉起來的成年蛇蜥蜴也沒有想到。

要知道這成年蛇蜥蜴可是有一丈大小,對人類而言可是巨型妖獸,上千斤的存在。

能將其斬殺的有不少,但能將其輕易舉起來的卻不多。

此時的顧長生也顧不得隱藏實力,先逃離戰場才是現在的首要任務。

「崔陽,跟緊我。」

一臉英氣的崔陽,雖然看著顧長生的眼睛有些放光,但也知道此時情況緊急,就給趕緊點頭答應。

「嗯!」

至於在他們附近的紫雲閣的築基期修士,此時更是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反正是看不到其身影,估計獨自逃命的幾率很大。

崔陽見顧長生一邊舉著成年蛇蜥蜴,來抵擋頭上隨時會襲擊的飛行妖獸,一邊向東邊的玄龜城城外跑去。

就急忙拉住顧長生的衣服,急忙說道:

「顧大哥,你要是相信我的話,咱們就先回城內紫雲閣,我有辦法讓咱們兩人安全逃出玄龜城。」

顧長生略一猶豫,就聽從了崔陽的意見,改變方向,向城內紫雲閣的方向跑去。

之所以做出這個決定原因有二。

一是覺得崔陽作為紫雲閣的掌柜,肯定掌握一些不為他人所知的秘密,有密道之類逃出玄龜城也不稀奇。

二是通過一個多月的短暫接觸,覺得崔陽不是那種自尋死路之人,說的話有一定的可信度。

有如此考慮之下,顧長生這才聽從了崔陽的意見,向城內跑去。 天幕之下,三千劍仙在蘇牧的帶領之下極速的朝著天幕飛去!

餘下的司戰弟子也迅速的開始變動,乍一看上去有些混亂!

但事實上已經從戒備陣型變為了沖陣絞殺的陣型,鴛鴦陣三十人為一組的小型獵殺軍陣,除去聖地司戰一脈有條件去修鍊之外,其餘勢力壓根兒就沒那個條件。

天幕上的司戰弟子動了,這是所有圍觀者的所看到的事實,事情大條了!看來這顧家的確是與妖族!

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否則聖地絕對不會動用如此強烈的手段!

地面之上的顧西來匆忙的說道:「所有人戒備咱們有大陣的保護,這麼點戰修根本沖不過來。」

顧西來並不認為這麼點兒人,能夠衝破顧家苦心經營上千年之久的防禦法陣!

面對設立了數千年之久的龐大法陣,人數上的優勢並不見得能有多大優勢。

這下子不光是蘇牧,有些高看顧西來幾分。就連汝清顏江道一吳長老等人,也是高看了顧西來幾分!

面對強大的戰修大軍,能夠保持足夠的沉著冷靜的確值得高看幾分!

但沉著冷靜並不能夠擋住司戰的弟子的衝鋒!

距離地面三萬丈的位置這是最合適的距離,劍仙最佳的攻擊手段就此展開!

三千劍仙圍成球形,無數口法劍環繞著巨大的球形陣勢!

在迅速墜落的途中,陣勢周圍環繞的劍氣劍意越發濃烈。雖然樣貌很滑稽但卻無人敢於不將其放在眼中。

劍仙的組合型攻擊招式向來如此直接簡潔卻不好看,但勝在威力極為強大!

顧西來有些膽顫心驚但還是選擇了相信萬寶閣的法陣,以及萬曉閣的法陣排行榜!

萬寶閣出產的法陣自然是不負虛名,但三千結成突擊陣勢的劍仙呢?

難道就是浪得虛名之輩嗎?

……

雖然顧西來十分的自信,但尚在城中的修行者們根本不看好顧家的法陣!

久守必失去,久戰必勝!

劍仙才是修行者中真正的司戰之人,一個沒有劍仙的仙宗根本不能夠稱之為仙宗!

就如同使用了萬寶閣法陣的世家永遠進入不了大荒頂層一樣!

兩者轟然相撞,三千劍仙結成的陣勢瘋狂的旋轉,劍氣成絲就在這瘋狂的旋轉中不斷地切割著顧家的法陣光幕!

法陣光幕在如此衝擊之下給人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單純的防禦法陣毫無殺伐手段!

大荒中真正能夠接觸到陣法的除了聖地以及一些福源深厚的散學修行者外再無他人能夠一窺陣法的奧妙。

顧西來怒喝道:「頂住給我頂住,這可是萬寶閣出產的法陣至少能夠擋住十萬戰修地衝擊,他們不過三千人根本打不破法陣光幕!」

他的怒火終究還是起了些作用,至於八千死士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更沒有見過劍仙的威嚴,自然不會害怕更不會恐懼!

三千劍仙沖不破法陣,那再加上十萬司戰弟子呢?

江道一手持法劍身著靈甲高聲喝到:「司戰弟子聽令隨我沖陣!」

十萬司戰弟子不知道多少的鴛鴦陣勢,如寒冬雪花一般飄落!

沒錯!

就是飄落與剛才劍仙沖陣的速度相差甚遠!

但是誰也無法忽視司戰弟子在緩慢飄落中,釋放的大型組合法術!

不間斷的大型合計法術轟擊法陣光幕的一個點,典型的以點破面!

這是最常見的攻擊法術也是最為實用的攻擊法術,華麗與實用你總得選一個又不是宗門大比出風頭的時候!

炸裂聲不斷響起,周圍沒有受到法陣光幕保護的建築物被衝擊波震得

……

看似極為簡單絲毫不帶花里胡哨的攻擊,給顧府的法陣光幕帶來了巨大的損傷!

像這類大型防禦法陣一般都是汲取靈脈為驅動源,法陣的防禦強度取決於靈脈的大小!

顧府坐落在天斗僅次於太虛觀的第二大靈脈之上,法陣光幕自然是無比的強悍。

但無論多麼強悍的法陣用於傳輸靈力的符文靈物再某一結點瞬間攻擊超過飽和量的時候,就會發生損壞從而引起全面的崩潰!

恰好顧家所使用的正是萬寶閣標配符文靈物!

往日里賣相極好的符文靈物在這一刻突然開始出現裂紋,就連遍布整座顧府的符文也開融毀!

靈氣傳輸開始減緩!

朱紅大門之外顧西來也隱隱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兒,法陣光幕的亮度似乎有些減緩!

雖然他現在不太清楚剛才的攻擊到底給自家的法陣造成了怎樣的損傷但決計不是什麼好事情!

與此同時衝擊過一次的三千劍仙再次與顧府拉開距離,十萬司戰弟子也騰空而起。

蘇牧看著已經受損但仍舊堅挺的法陣光幕,面對如此衝擊都堅持了下來顯然也是個硬茬子,不過能堅持一次難不成還能一直堅持下去不成。

「傳令,登上虛空法舟全力衝擊!」

他不打算浪費寶貴的法力與法陣打什麼消耗戰了,虛空法舟衝擊豈不是更好只是可惜了那條靈脈。

司戰弟子與三千劍仙開始徐徐回撤,下面的顧西來面帶笑意!

想要打破我顧家經營了數千年的法陣,做夢去吧!

這也不能夠怪這位顧家主不識貨,畢竟虛空法舟這種道器即便是一些真傳弟子手中也沒有,而蘇牧這艘虛空法舟還是繼承他師父的,就連他師父大荒真人也是繼承他師爺長明真人的。

城中一些修行者也十分疑惑司戰弟子的舉動,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顧家的法陣光幕已經撐不了不久了,只需要加強攻擊力度不用幾個時辰就能夠將其擊碎!

「他們在幹什麼,明明都快擊碎了為什麼還要後撤!」

「難不成真的只是聖地中某些弟子來故意找茬!」

有修行者反駁道:「能夠讓太虛山一峰之主外加太虛聖女瑤池聖子,以及一位不朽金仙境界的司戰長老一同來找茬顧家還沒那麼大的面子!」

很顯然蘇牧等人的身份根本瞞不住!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