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薛峯終於還是搖了搖頭,邁開了步子,一步一步,慢慢向着路雁走了過去。

一路上,他看着對面心愛的女人,隨着他向前邁着的每一步,眼神在他身上不斷地流連。他忍不住又是一陣哈哈大笑,笑聲灑脫,豪邁,感染着後面吳鐵柱幾個也紛紛圍了過來。

“你還不過來?”薛峯熟悉的聲音,輕輕響在路雁的耳邊。

見她還沒有反應,他又貼在她的耳邊,輕咬着她耳垂。

“怎麼,爺不在,就這麼着急嗎?爺要是今天不回來,是不是你就要給自己招駙馬了?嗯?”

薛峯說着,嬉笑着,一把摟過他的女人,在路雁耳邊繼續痞痞地笑出聲,還是那副欠揍的吊兒郎當的樣子。

被他緊緊地摟在懷裏的路雁,好半天,纔回過神兒來,怔忡之間都忘記了哭。

終於,她瞪圓了眼睛,死死看着薛峯,衝着他就是使勁一掐,喊了起來。

“你他媽,還知道給老孃死回來?”

然而,她話剛說完,就看見在她的臉上,涌現出一幅難以置信地表情。


那個在她心中,被她猜測過無數次的可能……居然……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剛纔,他明明是談笑風生,一路輕鬆地向她走來的。 重生之如意佳妻 這不是真的!

看着他站在她的面前,宛如神邸,路雁又不死心地伸手,向他右腿使勁掐去……

薛峯的右腿,硬邦邦……

她滿臉震驚,驚訝地站在薛峯面前,一臉不置信。好久好久,她才輕輕伸出雙手,緩緩地託向薛峯的臉龐,淚如雨下……

“你受苦了……嗚嗚嗚……”

話沒說完,路雁就哽咽得不像樣。

“傻瓜!哭什麼,我這不是還活着的嗎?放心,爺沒事兒!不就是斷了一條腿嗎?爺說過,爺不想死,爺還得跟你生娃娃呢!嗨!你這娘們兒,怎麼哭起來沒完了啊?……好了,好了,別哭了,這不是回來了嗎?”

薛峯手忙腳亂地安慰着路雁,從沒有過的柔情,在這位硬漢的臉上詮釋得那樣深情!

終成眷屬的,自是有情人……

(本章完) 這幾天,那位自山崖上掉下來,被村民好心送來的男人特別奇怪。

這人已經一連好幾天,不去康復訓練室了。他每天呆在病房裏,不知道感謝什麼,並且還一反常態,找來了一大堆花卉展的資料,沒日沒夜地瞧。

男人生的威武,一看就知道是個硬漢子。惹得醫院裏一羣小護士天天談論着他的事。

一個叫盧燕的小護士,是這羣小護士裏跟他最熟的一位。說最熟,也就是這位不善言辭的酷哥,跟這位叫盧燕的小護士能每天多說上幾句話。

大家都很奇怪,爲什麼這位小護士能特別入他青眼。

這天,又到了這位叫盧燕的小護士值班的時候了。

聽說那個男人這幾天有些沉默,一直沒出房門。盧燕心中詫異,心裏總覺得這樣的男人,不應該是衆人想象中的頹廢之輩。

人家從懸崖上摔下來,摔斷了一條腿,至今沒有找到。當時,村民們將他送來時,血肉模糊,失血過多,差點死去。而且,醫院條件簡陋,在給他縫針處理傷口時,當時麻醉針劑量不夠,這位漢子當時連吭都沒吭一聲,可見此人意志力有多強。

盧燕這樣的一個男人,任誰都會喜歡上的吧?她知道喜歡他的不止她一個人。但是,這麼多人裏,她自己也感覺到,這個男人對她是不同的

想到這裏,她心情愉悅了幾分,走向男人病房的腳步也快了幾分。

“先生,你該換藥了!”盧燕看着病牀上的那個男人,小聲地說着。

盧燕的父母是鄉村老師,自小她就是個知書達理的姑娘。所以,她從來對人都是彬彬有禮。她更不像那幾個瘋丫頭,喜歡直接喊他“帥哥”,每次,她來查房,見到他時,都是很禮貌地稱呼他一聲“先生”。

她也自認自己條件不錯。身材不差,氣質也好,外形也算得上是清秀,所以,她將自己跟一般的護士並沒有劃爲一類。

可是,她奇怪的是,每次跟這個男人說話,除非男人主動問些什麼,不然,這位冷淡的男人也最多隻是輕輕應一聲,卻從來不會看她。

除非是,正好有人叫喚她的名字“盧燕”,他纔會多看她兩眼。

她一直覺得自己的名字沒什麼特別的,然而日子長了,她也不自信自己到底哪一方面入了他的眼,使他願意跟她多說幾句話。

眼看着,他這幾天異常地沉默。

盧燕覺得這男人有心事,於是,她心裏隱藏的那份喜歡。就再也埋不住了。

她覺得不管怎樣,她也要找機會跟他表白一次。

“先生,你感覺今天怎樣了?聽說,你沒去康復室,要不要我扶

你去?”盧燕小心翼翼地問道。

牀上閉目養神的男人擡了擡眼,似乎有些奇怪她今天的話多了些。

“先生,那個,其實我是想說,我願意每天扶着你去康復……”盧燕有些失望他的態度,忍不住紅着臉,把話說得更直白了些。

“我不需要你扶!”躺在牀上的男人赫然睜開雙眼。

“先生,我願意扶你!我不會嫌棄你的,我也願意一直陪着你,照顧你……”盧燕有些心急,越發語無倫次了。

牀上已經坐起身的男子面色更加冷淡了,他猛然掀開自己的牀單,冷冷看向她。

她驚得猛抽一口氣。

只見他原本短一截的右腿上,赫然裝了一枚假肢!

“我不需要你照顧,我有自己心愛的女人,哼!嫌棄?嫌棄是什麼?我不愛的女人,嫌棄不嫌棄我,跟我有啥關係?”男人話很犀利,也是第一次對她一次性說這麼多字。

盧燕再也撐不下去了,紅着眼睛,飛快地離開了他的病房。

後來,她才知道,那幾天這個男人沒出病房,是因爲他扔掉了柺杖,在適應假肢……

在後來,她從報紙上才知道,這個男人,他心愛的女人原來就叫“路雁”,跟自己的名字“盧燕”是那麼的相像……

(全書完)

(本章完) 夜晚,六點左右,位於市中心的豪庭酒店門前,開始陸陸續續的出現爲數不少的名車,這些車子的主人都是政界和商界的名人,而他們聚集在此的原因只有一個。

那便是商界的翹首和政界大佬之女的四周年婚慶。

位於頂樓的婚慶主會場,是一個美奐絕倫的露天天台,大到泳池,花壇,小亭,小到鮮花,彩燈點綴都是出自名師之手,每一樣東西都是被傾心打造的,爲了這場宴會,酒店的高層更是不敢有任何的差池,因爲一點點的小錯都無法被顯赫的冷家所包容。

琴聲婉轉而悠長,和每一位賓客臉上淡淡的笑意交相輝映,然而,獨自坐在宴會休息室的女人,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緊繃,而握緊手機的手指漸漸的泛青。

而只有在這樣四下無人的時候,她才敢將自己的情緒顯露在臉上。

“扣扣。。。”

忽然的聲音讓女人臉上的表情立刻變得柔和,而她的聲音更是完美的沒有露出任何的異樣,“請進。”

“楠楠,”推門而至的是一個約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她一身貴氣的打扮,臉上更是堆積着笑意。

“媽,你怎麼進來了,爸呢?”看到來人,楚語楠臉上的笑意多了幾分真誠。

她提起禮服的紅色的裙襬,走上前去握緊母親的手,拉着她坐到一旁沙發上。

“你爸啊,一來就被他的那些好友拉到一旁談大事去了,這正好,我也可以偷偷來看看你不是,”提到自己的老伴,楚母的臉上笑意更濃了,而那種笑容是發自內心的笑意,讓楚語楠眼中多了一絲朦朧。

她不自然的別開眼睛。

她的爸爸雖然有着羨煞旁人的政績和高位,但是身爲他妻子的母親卻始終都被父親捧在手心裏,他們之間長久建立的感情基礎更是外然無法體會,然而有這樣的幸福的父母,她一方面是高興的,另一方面卻苦澀難以下嚥。

“對了,楠楠,我也正想問你呢,現在賓客已經來了大半了,我怎麼還沒有看到昊擎,”沒有發覺女兒異樣的楚母開口詢問,臉上開始有了一絲擔憂。

“媽,別擔心,我剛剛打了電話給他,他已經在來的路上了,一會就到,”楚語楠選擇跟母親撒了慌,她剛剛就已經打電話給他了,可是他卻沒接。

平常很在乎時間觀念的他,怎麼會在這樣的節骨眼上遲到,隱沒的不安開始在楚語楠心裏翻騰。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最近有關與你們夫妻不和的傳聞太盛了,待會你讓昊擎等會多表現表現,流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楚母溫柔的說着,語氣竟是對女兒的疼愛。

儘管知道女婿的問題很多,但是婚姻是女兒自己的選擇的,她身爲母親也沒有辦法阻攔她,只能說在這樣的時候多多關心一下她。

“媽,謝謝你,”楚語楠握緊母親的手多了一份力量,儘管眉間的鬱結無法真正化開,但是心底多的那道清泉,讓她的心也不至於變得那麼冷。

誰說商政之家沒有親情,只有利益,至少她的家是例外。當然這裏面不包括她的丈夫,冷昊擎。

送走了母親,楚語楠剛剛坐下,桌上的手機發出的震動的聲響。

楚語楠毫不猶豫的接通了電話,冷然的開口,“你在哪兒?” “你在哪兒?”

‘四周年婚慶主角到現在還沒有到場,我以爲你現在會亂的像熱鍋上的螞蟻,看來,楚語楠我是低估你了,’電話那端的男人不疾不徐的開口,沒有回答楚語楠的問題。

“跟你結婚四年總要學會點東西,要不然我怎麼有本事維持我們之間的婚姻這麼久,”楚語楠也不甘示弱的回擊過去,“不管你在那兒,限你十分鐘到會場,今天我爸爸帶了不少政界的朋友過來,如果你想出什麼岔子的話,我不介意我一個出席我的四周年婚慶。”

聽到電話那端出現了短暫了猶豫,楚語楠心裏的大石終於落下了一半。

Boss追寵:霸道總裁太纏人 她知道他在考慮她的話,而這樣的結果也表示他會等會過來,這便是冷昊擎,利益權衡永遠就是他的第一考量。

“我知道了,我待會就過去,”電話那端的冷昊擎的語氣已經恢復正常了,不再對楚語楠冷嘲熱諷。

掛上電話,楚語楠一臉茫然的走到不遠處的鏡子前面,看着自己沒有任何強勢和假意的表情。

修長的指尖貪念的劃過自己的臉上的輪廓,她一直很想問自己究竟爲什麼獨獨對冷昊擎情有獨鍾,爲了他,她放棄留學計劃,爲了他,她將婚姻和她覺得最不恥的利益劃上等號,爲了他,她成爲了他需要的政治角色。

曾經她以爲高傲的她可以無所不能,可是,最後她明白的徹底,在愛情和婚姻面前,她所有的高傲頃刻倒塌。

這樣的婚姻讓她經歷了多少的同*異夢,多少的失望和絕望,可是她卻不想放手,不想放開他。

她還能堅持多久,是另個四年,還是更久,她不知道,更不想知道。

彷徨過後,楚語楠給自己一個楚語楠式高傲的笑容,轉身走出了休息室。

一襲大紅色的禮服的楚語楠,除了頸項間那串冷家家傳的鑽石以外,沒有其他奢華的搭配,但是她無形之中露出的華貴可比任何的點綴,她出現的瞬間,立刻成爲了會場的焦點,所有的人幾乎在同一時間都看向了她。

只是在確定只有她一個人孤單影只之後,宴會又開始新議論的私語,而那些名媛貴婦,更是瞅住了機會便給楚語楠一陣寒暄,而她們都極有默契的將問題都圍着她的丈夫在轉。

“爸,你最近身體好嗎?”巧妙的避開了一個貴婦的提問,好不容易走到父親面前的楚語楠寒暄着。

然而和楚語楠一臉討好的臉色相比,楚國榮臉上卻沒有了什麼和顏悅色。

“你怎麼你一個人跑出來了,那小子呢?”

“爸,彆氣彆氣,他一會就到,不過就是幾個無傷大雅的問題,我還能應付,既然她們都那麼想了,我何不順順她們,等會昊擎來了之後流言就會不攻自破的,”楚語楠小聲的安撫着父親,完全沒有計較父親眼裏的怒氣。

楚語楠話音剛落,遲遲未到的婚慶主角終於露面,然而他的出現不是讓留言自破,而是將所有的猜測變爲可怕的現實,答案昭然若見。 人羣中很自然的騰出了一條道,讓楚語楠可以不用霧裏看花,卻也無法逃避。

四周的投來的同期和詫異的眼光楚語楠沒有看到,父母臉上發青的臉色她沒能去安慰,現在她的眼裏,她的腦子都只有那個男人一臉溫柔的笑意,和被他挽着的女人靦腆的笑意,還有,看到她時,那個女人眼神中的歉意。

終於,那雙擦得閃亮的皮鞋落在了語楠面前,宴會中心已經沒了任何的聲音。

冷昊擎打量着一身火紅的楚語楠,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當發現她的身上除了那條屬於他們冷家的項鍊以外,竟沒有半點多的點綴。

這是他家家傳的項鍊衆所周知,她這麼做是在向大家證明自己是冷家人,只是,馬上她就不是了。

“昊擎,我不想呆着這裏,”挽住冷昊擎的手腕多了一份力道,喬可薇眼底盡是令人心裏無法忽視的不安,可是在楚語楠看來她的眼神是帶着無數利刃的刀口,狠狠插入她的心臟,不給她任何掙扎的機會。

“冷昊擎,不給賓客們介紹一下這位小姐嗎?”儘管已經血淋淋,但是她絕不容許自己先倒下。

“你不需要知道,我只是來告訴你,什麼四周年婚慶沒有了,因爲馬上要離婚的我們沒有任何慶祝的必要,”他冰冷的眼神頓了頓,楚語楠身後,“爸,勸勸她,放彼此自由。”

說完,他剛準備拉起身旁喬可薇的手,卻被先一步洞悉他動作的語楠奪去了喬可薇。

“楚語楠,你想對她做什麼?”

“楚小姐,對不起,我不想來的,是昊擎堅持,我才。。。”被拉過去的喬可薇也沒有掙扎,任由語楠拉着她,還不忘緊張的解釋着。

冷冷打斷喬可薇的解釋,楚語楠開口,“這是我和我丈夫之間的問題,你一個人外人沒資格插嘴,還有你冷昊擎,爲了讓我信服找來了這麼弱的一個女人,你覺得我會妥協麼,要離婚,你休想!”

爲了不傷到喬可薇,冷昊擎也沒有上前去強行搶人,而是狠獰的看着楚語楠,兩個人僵持不下。

一聲嘆息響起,楚母走到女兒的面前,不帶任何的責備的開口,“楠楠,放手吧。”

母親的話瞬間喚醒了楚語楠的理智,她的眼中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多大的一個錯誤,幾乎是立刻放開手裏的喬可薇。

噗通——

喬可薇單薄的身子在楚語楠放開她的那一瞬間,踉蹌了好幾步,跌進了她身後的水池裏。

“有人落水了。。。”

噗通——

冷昊擎在喬可薇落水的瞬間也跳了下去,片刻之後,他將受到驚嚇的喬可薇放在了池邊,用服務員拿來的毯子爲她蓋上之後,起身走向楚語楠面前,透着血絲的眼凝滯在語楠臉上,而他放在身體兩側的雙拳發出啪啪的聲響。

“昊擎啊,有什麼話我們回家好好說,現在這裏人太多。。。”楚母看出冷昊擎臉上的表情是認真的,趕緊攔在了他和語楠之間。

“媽,這件事我會好好處理的,你先讓開,”她根本沒有用任何力,是那個女人自己掉進水裏了,她沒有必要爲自己沒有犯下的錯而承擔責任。

女兒都那麼說了,楚母也不好再攔在他們之間,只好默然的退開,可是他沒想到冷昊擎的怒意比她們想象中要濃郁的多,甚至不給楚語楠任何開口解釋的機會。

啪—— 清脆響聲讓會場整個安靜下來,沒想到一向冷靜自持的冷昊擎會在這樣的場合和自己的妻子大打出手,這讓所有的人都有了底,看來冷昊擎和楚語楠這段被譽爲最合適的商界和政界結合,正在這樣戲劇化的變化裏落幕。

偏過頭的楚語楠捂住自己開始發燙的臉頰,她不動聲色的轉過臉,卻沒有說什麼,只是看了看冷昊擎和坐在不遠處的喬可薇,最後鎮定的宣佈。

“還愣着幹什麼,服務員,服務員,快拿冰袋過來,”首先反應過來的楚母開口,看着女兒臉上清晰可見的五指痕跡時,聲音不自覺的變得急切起來,然而她的吩咐卻被楚語楠打斷。

“不用了,”歉疚的彎下身,楚語楠從容的橫掃四周投來的各式各樣的眼神,“今天的宴會讓大家看到這麼不愉快的事情,我對大家表示歉意。”

“莆叔。。。”

“夫人,”從語楠身後走出以爲一臉慈祥的老人,這便是冷家的老管家,而剛剛將一切收進眼底的他,孰對孰錯,他可是明白的很。

“你安排一下,送客事宜,”交代完,楚語楠一臉疲憊的轉身,拉起爸媽的手,想離開。

看着自己捧在手心的女兒被這樣當衆羞辱,楚國榮第一個不依,剛要開口的他卻被女兒顫抖的手握緊,耳邊傳來了語楠小聲的懇求,“爸,這件事情您還是別插手,我不想讓您也趟這渾水,讓你看到這樣的事情都是女兒的錯,我讓司機先送你們回去,明天我會去看你們的,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

“媽,你多多寬慰一下爸爸,他最近身體不是怎麼好,千萬不要爲我氣壞了身子。”

半推半哄中,楚母和楚父被人帶下了去了,而這個時候原本天台花園裏的客人已經紛紛離去,就連原本落水的喬可薇也消失了,只剩下。。。

當楚語楠對上他桀驁的眼時,她原本隱藏的很好的情緒終於涌現出來,她一步步的走向他,然而走的太用力讓一切的表現的太刻意。

啪啪啪——

清脆的鼓掌聲在冷昊擎諷刺的笑容裏顯得格外刺耳,也刺疼了楚語楠的心。

“不錯,看來你的功力真的是越來越深厚了,這樣情形都能讓你這麼鎮定,可惜。。。”他的眼神一擰,“我一點都喜歡以爲能控制一切的女人,更不喜歡一個強悍的妻子。”

“冷昊擎!”虧他還能像一個無事的人一般,將她們的週年慶變成一場鬧劇,他就真的那麼開心嗎?

“你知道爲了今天我籌備了多久,爲了幫你拿下西島那個案子我都已經請了我爸爸出面,可你呢,看你都做了些什麼,你瘋了嗎?”他是個圓滑的商人,不可能無緣無故做出跟他以前作風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來!

“爲了我好,楚語楠,今天之前我可能會覺得你會是我今生最需要的女人,可是當我知道你的另一面的時候,一切都不一樣了,如果我今天會瘋,那也是一手造成的,你也脫不了干係。”

“你什麼意思,”他到底知道了什麼另一面。

奈何情深卻淺薄 “剛剛那個女人你不認識嗎?”他逼近她,扣住楚語楠的雙臂,質問。 “你到底想說什麼,我爲什麼要認識她,”那個女人,她可以肯定她不認識這個人,但是她根據剛剛發生的一切,她可以肯定那個女人一定是來者不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