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正看到不知何時主子的目光已然落在他身上,帶著冷意讓他頓時後背一涼,呆愣片刻,頓時像反應過來一般,倉皇的將落在沈明珠身上的視線轉開!

垂眸的臉上更多了幾分不可置信!

主子這???

袒護?

吃醋?

不想讓他看?

傅無咎收回視線,落在沈明珠身上,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角,垂眸間卻又將所有情緒收斂的乾乾淨淨,神色清冷,眉眼間更似多了幾分沉默,微沉吟后才緩緩開口,

「若非那日,我也不會舊傷未好,更不會在回程后處處受限被逼無奈給你落下子母蠱……如今,我傷勢未愈……」

他頓了頓,神色間更多幾分落寞,

「才至於落入現在這般寄人籬下,不受待見…」

「……」

左風驚愕抬頭。

下巴都快掉地上了,看著傅無咎的眼神兒更像是看鬼附身似的,簡直風中凌亂!

這話居然是從他主子口中說出來的?

偏生。

沈明珠聽著他這番話,臉上也升起了幾分愧疚之色,算起來也是,若非是她之前險些害死他,以那男人的身手又怎麼會有她救他的機會?

細想想。

倒真全因她而起!

如今他傷勢未愈,她更是沒有給半分好臉色,全然不顧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的緣由,於情於理,她都應該補償他,畢竟,在古代,她做的這些單拎出來一樣都是以下犯上的罪名,沒被凌遲處死都已經是法外開恩了!

「我日後…不,在你傷勢徹底好之前,有什麼要求我自然會儘力而為,待你傷好離開,那我們之間……」

「我自然不會刁難你半分!」

他聲音淡淡,

「至於子母蠱,特殊情景出此下策,日後我也會儘力幫你找尋解藥。」

「好!」

沈明珠深深點頭。

眸光閃爍中,對眼前這個清冷的男人似乎也多了幾分暖意。

若如此說來,他沒有對她動手已然是仁至義盡了,一切因她而起,她自然應當為他的傷勢負責,尤其是子母蠱他都已說了為她周全,更是讓她心裡最後幾分芥蒂也消失殆盡。

之前處處冷言冷語,更讓她忍不住為自己臉紅!

明明是個外冷內熱的人啊!

「……」

左風站在一側看的目瞪狗呆!

主子。

你的傷,不是娘胎裡帶的毛病麽?

看著沈明珠神色漸暖,眼神中也沒有半分提防之態,看著主子神色清冷但形象瞬間兩米八的姿態,左風頓時梗住。

好像。

似乎。

主子也沒有他想的那般清冷不問世事?

**

當晚。

沈明珠極為殷勤的做了好幾個菜,對傅無咎態度更是一改從前,讓左風在心裡止不住的暗嘆道,

主子不愧是主子!

劉嬸兒看著情況也沒有多待,確定沈明珠沒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就帶著劉小月轉身走了出去,只是臨走的時候不忘交代了一句,

「那張老二回來了。似乎現在頗為顯赫,不僅僅生意做的不錯還和新任的縣令老爺有些關係,你處處小心,實在不行就先搬到我那裡避避風頭……」

沈明珠不以為意。

夜色漸深。

她正準備休息,卻聽到房門被扣響,下榻開門卻正對上傅無咎深邃的眸子,看著她的目光更是幽幽的深邃的似一望無際的星夜一般,將手裡拿著的布帶和金創葯,緩緩走了進來,聲音更是波瀾不驚,

「你手上的傷,該上藥了。」 喬治和弗雷德剛剛離去,某個很不受歡迎的人就露面了。

「這是在吃你的最後一餐飯嗎,波特?你那麻瓜老家一定吃不到這些東西吧,說不定以後你還會想念它們呢。」

馬爾福的臉上佈滿了紅色的抓痕,他還時不時扭動着脖子,好像衣服並不合身,而克拉布和高爾則站在他身旁,就像兩個保鏢一樣。

「馬爾福,看來你受到的教訓還不夠啊,現在你可是在地面上,我要是你,就會乖乖的躲遠點。」

被打擾了性質的克拉克放下手中的刀叉,冷冷的威脅道。當然,他也就是說說而已,此刻枱子上坐滿了老師,作為一個好學生,他當然不會在這裏動手了。

馬爾福被他的話語嚇了一跳,差點離席而去,但又很快反應了過來,知道對方只是在嚇唬自己。

於是他看也不看克拉克一眼,轉而向一旁的哈利挑釁道:「你就這樣像個小姑娘一樣,躲在別人的後面嗎?哈利,我隨時願意單獨與你較量。」

哈利滿頭的黑人問號臉,明明是你和克拉克之間的矛盾,怎麼突然就扯到我了?難道是看我好欺負?

但馬爾福可不管這些,自顧自的說着:「如果你沒意見的話,就定在今晚。來一場巫師之間的決鬥。只用魔杖,不許接觸,怎麼啦?我猜,你還沒聽說過巫師決鬥吧?」

「他當然聽說過。」哈利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羅恩就搶先一步答應道:「就這麼定了,我是他的助手,你的助手是誰?」

坐在一旁的赫敏剛想插一句,克拉克在桌子底下一把扯住了她的手,搖了搖頭。不過赫敏已經不關注這些了,她的臉上紅通通的。

馬爾福看着克拉布和高爾,把他們倆的本事在心中掂量了一番,發現不管是帶上哪個都差不多。

「克拉布。」他說,「就在午夜,怎麼樣?我們在獎品陳列室見面,那裏從來不鎖門。」

馬爾福走後,哈利也沒怪罪羅恩的擅作主張,只是好奇的問道:「巫師決鬥是怎麼回事?你說做我的助手,這又是什麼意思?」

「噢,如果你死了,助手就會接着上。」克拉克吃掉最後一點豬排,擦著嘴巴,輕描淡寫的說。

他剛才一直在靜靜的看着哈利和馬爾福約架,一點插手的想法也沒有。

自從上次在海格的小屋,知道魔法石也是轉職的憑證后,他就起了心思。這次哈利要是不夜遊,不去四樓那條走廊,不去看看那條三頭犬,魔法石的劇情還怎麼發展下去?

那玩意說不定就是鄧布利多為了考驗哈利而設計的,若是藉著原著劇情的勢,自己獲得魔法石的幾率,起碼得提高三成。

「死了接着上?」哈利驚呼了一聲,然後將求助的目光投向克拉克。

既然是可以找人幫忙,他為什麼不找個更厲害的人呢。

此時羅恩捕捉到了哈利臉上的神情,急忙解釋道:「他那是嚇你的,一般只有真正的巫師進行正規的決鬥時才會死。你和馬爾福充其量只能向對方發射發射火花。你們倆懂的魔法太少,不會真正傷著對方的。不過,我敢說他還以為你會拒絕呢。」

「如果我揮動魔杖,一點兒反應也沒有,該怎麼辦呢?」哈利擔心自己想要換助手的這件事情會傷害到熱情的羅恩,只能無奈的放棄了。

「那就扔掉魔杖,對準他的鼻子揍一拳。」羅恩提了個靠譜的建議。

「對不起,打擾一下。」

赫敏從剛才就想制止他們的,這會聽見他們倆的對話,終於是忍不住了。

看着站在面前的赫敏,哈利和羅恩也大致猜到了她會說什麼。

「知道打擾了,就不能讓人在這裏消消停停地吃飯嗎?」羅恩說。

赫敏沒有理他,義正言辭的對哈利說道:「夜裏你絕對不能在學校亂逛,想想吧,如果你被抓住,會給格蘭芬多丟掉多少分啊,而且你肯定會被抓住的。你真的太自私了,就不能學學克拉克嗎?」

「噢,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羅恩咕噥道。

哈利原本還有些心虛的,畢竟這是違反校規的事情,然而在聽到了赫敏的話后,他的心裏反倒是起了逆反情緒:這事克拉克不敢做,我卻做了,那等我打敗了馬爾福,我也就不比他差啦。

所以他埋着頭,看也不看赫敏一眼,只是悶悶的說了句:「這事真的與你無關。」

羅恩更是下了逐客令,「克拉克都沒說什麼,你看,他都走了,你不快點追上去。」

面對着這樣不識好歹的兩個人,赫敏扭頭氣沖沖的走了。

到了晚上,克拉克躺在床上,可以清楚的聽到外面哈利和羅恩商量的聲音。

「如果他試圖給你念咒語,你最好躲開,因為我不記得怎樣擋住咒語。」

此時羅恩在給哈利出謀劃策,迪安和西莫都進入了夢鄉(納威還沒有從醫院裏回來)。

克拉克則拉上了帷帳,裝作已經睡着的樣子。

他並不想參與哈利他們今晚的冒險活動,因為他明天早上五點鐘還需要早起跑步。

這可不是開玩笑,他的【健跑】專長任務,已經完成三分之一了。

況且他也不是真的不聞不問,該安排的他都已經安排好了。

「十一點半了,」終於,克拉克隱約聽見羅恩低聲說道,「我們得走了。」

然後便是一種窸窸窣窣的穿衣聲,還有赤腳踩在地板上的聲音,開門的聲音,下樓梯的聲音。

等這些聲音消失以後,克拉克嘟囔了一聲,徹底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克拉克照例早早的起床,看着呼呼大睡的哈利等人,搖了搖頭,先去跑步去了。

等他跑完回來洗了個澡,哈利和羅恩竟然難得的都起來了。

「嗨,克拉克,你一定想不到,我們昨晚都經歷了什麼。」哈利和羅恩一看到克拉克,就興奮的大喊道。

看來,對於看見三個腦袋的大狗,並且近距離接觸的這件事,兩個人都覺得十分的興奮,巴不得再經歷一次。

「看來你們昨晚的經歷一定很酷了!」克拉克擦著腦袋,十分湊趣的說道。

哈利點點頭,連忙把昨晚發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和他說了。

從馬爾福沒有赴約,到他們被管理員費爾奇追,再到他們在一隻烏鴉的幫助下,逃到了四樓走廊盡頭的房間里,看到了一隻有着三個腦袋的大狗,以及大狗腳下的活板門。

而且,哈利原原本本地對克拉克和羅恩講了那個似乎已從古靈閣轉移到了霍格沃茨的小包裹。

【叮,你收集到部分轉職憑證的消息,請繼續努力。】 「爹,既然仿傾青布莊的布匹這麼的好賣,你為何不多做些。」張白晴滿意的看著眼前的場景,見買主都是源源不斷的進來,可這柜子上的貨倒是只減不增的。

「你多少還是個外行,這你就不懂了。」張立強示意張白晴跟他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