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打過招呼,接過西蒙的西服疊好抱在胸前,伊莎貝爾又道:「老闆,愛麗絲回來了。」

雖然依舊還在擔任維斯特洛家的女管家職務,因為亞馬遜網上商城的事情,愛麗絲·弗格森閑暇時間更多都待在三藩市。

佐伊和伊莎貝爾近期被安排在杜梅岬莊園照料西蒙起居,其實也是女管家得到默許后在培養自己的接班人。

維斯特洛家只是北美這邊的女僕團隊就已經達到三十多人。

不過,幾經調整之後,很多女郎直接被安排在西蒙名下物業所在城市常駐,能夠走近西蒙夫婦身邊的,還是最初那一批。

打量了一眼伊莎貝爾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把自己西服擠在胸前的模樣,西蒙笑着問道:「在哪呢?」

伊莎貝爾在西蒙目光注視下微微挺了挺腰身,表情中卻一副若無所覺的模樣,指了指一個方向,道:「起居室那邊。」

貝殼別墅里有專門給女僕們安排的活動區域,一般卧室在二樓,一樓也有她們專用的廚房、衣帽間、健身房和起居室等專屬房間。當然,這種僅限於ABCD和女管家等幾位能待在西蒙夫婦身邊的女郎,其他大部分都只能住在莊園外面。

今天已經是4月9日,伊格瑞特公司1992年第一季度的一些經營狀況應該已經出爐。

西蒙想着這些,就徑直向伊莎貝爾指向的別墅大廳東側一間起居室走去。

伊莎貝爾見西蒙動作,微微愣了下,就連忙跟了上來。

西蒙以往是很少主動去她們的房間的。

剛剛來到起居室門口,西蒙就聽到了一陣帶着嬌嗔的輕笑聲。

好奇從門口望進去,愛麗絲·弗格森捧著一台筆記本電腦坐在沙發上,佐伊·帕克斯偎在她身旁,手臂摟着女管家的腰身,下巴還磕在她肩頭,嘴角帶笑地低低說着什麼。

一個娃娃臉女孩小鳥依人在一個氣質清冷的短髮美女身邊。

這畫面,嗯,很美。

只是。

西蒙卻不由生出了一種被撬了牆角的感覺。

這可是我每天努力工作辛辛苦苦賺錢養的小花瓶啊!

伊莎貝爾·鄧恩跟在西蒙身後,她也聽到了佐伊的輕笑聲,小心越過西蒙朝起居室望了一眼,再看男主人的反應,頓時就生出了幾分淡淡的幸災落禍感覺。

讓你總是對我們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

哼哼。

不過,為了避免情節進展過於尷尬,伊莎貝爾還是主動輕咳了一聲,算是提醒。

起居室內燈光明亮,走廊里卻只有黃色的壁燈,因此女管家兩人才沒有第一時間察覺西蒙到來。

突然聽到聲音,一起望過來,看到是西蒙,還纏在女管家身上的佐伊·帕克斯第一個反應過來,受驚小貓一樣跳下沙發站起身,眼神慌亂地左右閃了閃,才強自鎮定地打招呼道:「晚上好,老闆。」

女管家卻是一副很淡定的模樣,也起身打了句招呼,就主動打發『做賊心虛』的佐伊去給西蒙準備咖啡。

看着娃娃臉女孩跑出房間,西蒙走進起居室,在女管家側邊的單人沙發坐下,翹起腿,打量着眼前的冷美人,也不說話,一副『你自己交代吧』的惡老闆模樣。

伊莎貝爾其實是很想進來湊一下熱鬧的,不過,眼看西蒙的模樣,女郎剛剛踏進門幾步,又悄悄退了出去。

女管家重新在沙發上坐下,神色自若地再次捧起筆記本電腦,敲敲打打了幾下,就將筆記本轉向西蒙,道:「老闆,網上商城第一季度的基本營收數據已經出爐了,你要看一下嗎?」

西蒙接過女管家遞過來的筆記本電腦放在膝上,看向屏幕上的文件,一邊道:「不打算解釋一下嗎?」

女管家語氣依舊平靜:「老闆,你可沒說過不允許辦公室戀愛」

西蒙微微皺眉似乎努力回憶了下,才又道:「好吧,應該,確實沒有說過。」

女管家見西蒙注意力都放在了筆記本電腦屏幕上,飛快且認真地打量了下眼前男人的表情,大致放下心來。

自家老闆,顯然是並不真的在意這些。

為西蒙工作了這麼久,愛麗絲大致也能夠分辨出這個好像永遠一副雲淡風輕模樣的年輕人什麼時候是真的生氣。

不過,突然又發現,這麼長時間,這個骨子裏透著冷漠的男人,生氣的次數,簡直一隻手都湊不齊。

好像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多少值得他在意的東西。

確實,24歲的年齡,就已經達到了這個世界上大部分人十輩子都不一定觸及的巔峰,太容易獲得這世間的太多東西,自然也就很難在意。

不由忍不住想,如果是自己呢?

產生這個念頭之後,女管家突然意識到,或許,自己剛剛的想法有誤。

並不是他擁有太多而不在意。

更可能,這個男人天性就是如此。

天才往往都是孤獨而冷漠的。

眼前這個男人,甚至都不能用簡單的天才來形容了。

完全就是一個奇迹。

一個很容易讓人產生強烈尋根究底慾望的奇迹: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又是如何做到了現在的一切,將來的極限又在哪裏?

「艾莉,你知道嗎?當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產生了強烈好奇心,她往往會不知不覺地愛上對方。」

耳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女管家清醒過來,陡然發覺自己已經盯着自家老闆看了不知道多久。

眼前的茶几上放着兩杯熱咖啡。

顯然,佐伊已經送過咖啡進來,也已經悄然離開。

有些慌亂地收回目光,下意識反駁道:「我才不會愛上你。」

說出口就立刻後悔。

這句話,簡直是肥皂劇女主角口是心非時的標準回應。

西蒙笑了笑,繼續翻看筆記本電腦上財報文件的最後一頁。

亞馬遜網上商城於年初的1月23日開放,第一季度,其實只運行了大概70天時間。

因為用戶嘗鮮心理和廣告效應導致的首日訂單爆發之後,網上商城隨後的銷量開始緩慢回落正常並逐漸趨於平穩。

兩個多月後的現在,網上商城的單日訂單基本上都維持10萬以上,具體訂單數量隨着互聯網用戶數量的整體增加而呈現穩定上揚趨勢。

開放首日爆髮式的132萬訂單、156萬冊圖書和3276萬美元銷售數據之後,整個第一季度,網上商城一共完成931萬訂單,售出圖書1117萬冊,總銷售額2億1726萬美元。

西蒙的記憶中,亞馬遜1995年成立,直到3年後的1998年才實現了全年6億美元的銷售額。

此時新版的亞馬遜,只是開放第一季度就完成了2.1億美元的銷售額,全年甚至有望突破10億美元。

九十年代初,美國圖書市場的年銷量在5億冊左右,按照第一季度的數據,只是一年時間,亞馬遜網上商城在圖書市場的佔有率就有望達到10%,這絕對是一個商業奇迹。

另一方面,亞馬遜網上商城實現的業績,其實也顯得順理成章。

不同於原時空中傑夫·貝佐斯白手起家需要從零開始的亞馬遜,現在依託於伊格瑞特公司的亞馬遜網上商城,幾乎一上線,就擁有了整個萬維網平台千萬級別用戶的流量導入,這是一個超過兩千萬的龐大消費群體,而且都是美國經濟狀況最好教育幅度最高因此習慣於購買圖書的高端群體。

除了龐大的潛在用戶群,全新的亞馬遜商城,還擁有日趨完善的Ypay線上支付體系,這一點也是曾經的亞馬遜遠遠不能比擬的。

哪怕在平台容量上,曾經的亞馬遜因為從零開始,只能一步步擴大規模,從幾萬到幾十萬再到幾百萬用戶級別。這一次的亞馬遜網上商城,平台開放之初就能夠支持500萬人次的同時訪問容量。

伊格瑞特公司已經開始運營並持續改進的雲計算平台,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網上商城的運營成本。

否則,只是龐大的伺服器開支,就將是網上商城的一個很大負擔。

最關鍵的物流方面,西蒙也根據印象中的百視達模式和其他一些信息,利用自己的先知優勢,讓亞馬遜提前與美國最大的物流網絡美國郵政服務公司建立了緊密合作關係,最大程度上確保了用戶的線上購物體驗。

總而言之,亞馬遜網上商城的成功,實際上是伊格瑞特公司成立幾年時間持續投入積累的一種厚積薄發的結果。

要知道,此前的1991年度,伊格瑞特公司在YS服務、在線廣告、Ystore和IE瀏覽器銷售等方面的影業總收入達到了4.91億美元,這種業界看來同樣是一個不小的創舉。

然而,另一方面,伊格瑞特公司全年接近5億美元營收的背後,是高達3.87億美元的凈虧損。

美國商業歷史上,很少有那個資本,敢於在一個完全看不清前景的行業上一擲千金地每年燒掉數億美元,要知道,美國1991年度福布斯400富豪榜的入門門檻,也只有3億美元出頭。

而且,3.87億美元的虧損,卻不止是意味着伊格瑞特公司1991年度只燒掉了3.87億美元,接近5億美元的營收,基本上都重新投入了伊格瑞特的人才雇傭、技術研發、宣傳營銷和基礎設施建設等等方面。

很多此時已經耳熟能詳的科技公司,英特爾、微軟、蘋果、甲骨文等等,發展初期都只是幾十萬幾百萬美元的融資,然後一步步發展壯大。

伊格瑞特在西蒙完全不計成本的投入下,則完全是一種跨越式發展。

而且,不同於原時空中互聯網行業早期的百花齊放,也正是因為西蒙不遺餘力的投入,現在的萬維網,即使一直打着開發的旗號,但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就是一個被伊格瑞特公司完全壟斷的平台。

維斯特洛公司等於通過大手筆砸錢,同時聯合英特爾、微軟、思科、美國在線等一大批科技公司公司,直接創造了一項全新的高科技產業。

看完資料,西蒙隨意瞄了眼筆記本電腦右下角的時間,馬上就是深夜11點鐘。

瞟了眼身旁,女管家依舊正襟危坐。

挑起嘴角笑了下,西蒙放下筆記本電腦,起身走到女管家面前,在女郎慌亂中帶着些許別樣意味的閃爍目光中說道:「我突然想讓你兌現最初的承諾了。「

西蒙說完俯身,直接將某個身子僵僵的女人扛起來,離開了起居室。 段清雲即便心有不服。

但是聽到這話,心下冷笑着看向段嬰寧。

這個小賤人,還想着爹會處置她……是在想屁吃呢!

誰不知道,爹素來偏疼她,即便是她錯了也會想法子替她遮掩過去。

因此,她不以為然,反而挑釁的沖段嬰寧笑了笑。

見段志能遲疑着不說話,容玦冷冷地說道,「本世子還是第一次被人罵作野男人!看來寧遠侯對女兒的管教,也不過如此!」

段志能:「容世子……」

「若寧遠侯不知該如何處置此事,本世子便親自動手了!」

他的語氣微沉,語氣中的冰冷清晰可聞!

段志能自然知道,這位容世子的手段。

他雖年輕,但得到了皇上看重與信任,甚至就連那幾位皇子也爭相要拉攏他!

傳聞,皇上因為太過喜愛容世子,一度要認他做義子……

古往今來,皇上親自認乾兒子的例子,可幾乎沒有過啊!

可見這位容世子在皇上心裏,有多重要的地位!

因此段志能雖算是長輩,但每每見了容玦,便如同老鼠見了貓……能躲則躲,躲不過便上前討好請安,生怕得罪了這位小祖宗。

眼下聽容玦分明是生氣了,段志能哪裏還敢含糊?!

他轉頭沖段清雲喝道,「你這孽女!竟敢污衊你二姐姐,還對容世子出言不遜!是為父平日裏疏於管教,才讓你如此無法無天!」

「來人啊!將三小姐帶回清雲園,禁足一個月!」

段清雲傻眼了!

從小便被捧在手心的她,怎麼能接受被禁足呢?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