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林靜玄怪異搞笑的模樣,不只是讓金剛大叔一臉的問號,就連工作室內的大家,也一個個好奇的抬頭看了過來。

「嘶~牙疼,酸死我了,哥你怎麼買這麼酸的橙子。」

緩了好一會,在大家的目光注視下,好不容易從酸味中走出來的林靜玄,幽怨的將手中的橙子皮扔進垃圾桶,給出了答案。

「噗~。」

「哈哈~,靜玄前輩,剛剛我還以為你來那個了。」

聽完林靜玄的話語,頓時讓大家反應了過來,結合起剛剛前輩怪異的姿勢,忍不住發出一陣鬨笑。

「真的很酸嗎?」

而和鬨笑的大家不同,此時的金剛大叔,低頭看着手中已經切好的橙子,又看了林靜玄和正在媽媽懷中渴望的盯着自己的某隻小可愛,嘀咕著反而左右為難起來,這可如何是好。

「嗚嗚~媽媽~耶耶~。」

盯了好一會,見金剛爺爺已經切好,但是就是不給橙子送過來,小承恩直接在自家媽媽懷中鬧騰起來,一隻小手指著金剛爺爺,一隻小手抓住自家媽媽的小臉告起狀來。

將自家閨女的小手從小臉上拿開,沒一會又被小傢伙抓住頭髮的知恩,有些惱怒的捏了捏自家鬧騰閨女的小屁股,隨即頭也不抬的無奈催促起來:「啊~,大叔你不會是在偷吃吧!我快給恩寶撓死了。」

「來了、來了。」一直關注小傢伙的金剛大叔,當然也看見自家知恩閨女的狼狽模樣,只能無奈應了一聲,忐忑的端著切好的橙子,往那邊走去。

「喂喂老哥,這不會是給小公主的吧!」

看着直奔IU走去的金剛老哥,林靜玄錯愕伸手就要拉住對方,開玩笑,剛剛他都以為自己吃的是檸檬,這要是給小公主吃了還得了。

一臉心疼的看了看自家可愛的小公主,又看了看手中的IUtv攝像機,掙扎了一會的鄭韓特一臉心疼的咬牙邁步上前,一把攔下了林靜玄:「前輩。」

「韓特你這樣會被小公主討厭的。」

看着攔在面前,但是攝像機鏡頭依舊對準知恩母女倆的鄭韓特,林靜玄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這是小要拍攝經典畫面了。

「前輩,我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聽林靜玄說會被小承恩討厭,鄭韓特一張臉頓時喪氣的垮了下來,語氣十分無力的回了一句。

「好吧!小公主肯定不會討厭你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林靜玄一臉安慰的拍了拍鄭韓特的肩膀說完,轉身就往外走去,不過嘴角壞笑卻怎麼也掩飾不住了。

「韓特啊!反正你被討厭了正好,這樣小公主在這片地盤,就只會喜歡我一個人了吧,嘿嘿~」 往生堂最近都在忙開幕式的事情,而這一下開幕式結束,往生堂瞬間變得清閑了許多。

與之相對,整個月海亭與蒙德使團忙的是一塌糊塗,據一位路過的蒙德騎士所說,優菈帶著人已經好幾日沒有從群玉閣上下來了,都在為了那合約的細枝末節而爭執。

於是等清再次見到優菈的時候,已經是距離開幕式的五天之後了。

與優菈的忙碌不同,清這五天時間過的極其瀟洒,與胡桃住在一起,每天起來後來蒙德使團住下的客棧轉一轉,與駐留在此的騎士聊聊天,象徵性的完成一下自己的任務,然後回去和胡桃繼續貼貼。

有些疲憊的優菈帶著幾個手下從外面緩步走進客棧,看著正在和一名騎士聊的開心的清,不由得眉頭一皺,走到了清的對面坐下道:「清先生還真是忙啊。」

「開幕式都已經結束了,我現在的任務不就是陪著使團的各位交流交流感情么。」

清看著臉上寫滿了疲憊的優菈,不由得有些心疼道:「你還是趕緊去休息休息吧,別和你們的代理團長一樣,不顧自己身子骨的忙活。」

優菈聞言瞥了一眼旁邊站起身來的騎士,反問道:「你似乎對蒙德有些熟悉?」

「我曾經去過蒙德,可惜只是匆匆而過,沒有機會好好逛一逛。」

清自然知道優菈是在認為手下隨意和外國人議論自家團長,緊跟著解釋道:「剛才是在和這位兄弟討論起如今的蒙德有什麼變化。」

「你去過蒙德?」

優菈顯然有些意外,朝著旁邊擺了擺手,讓其他的騎士們下去休息,自己則是繼續的開口問道:「蒙德是不是要比璃月好多了?這裡的人們整日活得忙忙碌碌,著實是無趣。」

「不同的人都有著自己喜歡的活法,或許是自由,又或許是勞碌。」

清輕笑著搖了搖頭,看著優菈繼續的開口說道:「更何況你在蒙德過的很輕鬆嗎?還有那位操勞無比的代理團長?你們或許應該將這種忙碌分下去與百姓一同承擔,蒙德是大家的。」

「蒙德是聽憑風指引的國度,它是自由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尋求自己最喜歡的方式。」

優菈同樣的露出了笑意,抬起手來感受著門口處傳來的微風,繼續的開口說道:「若是有機會你再去蒙德,我會讓你感受到摘星崖上,那屬於風的氣息。」

「那一定會有這個機會的。」

清看著優菈那懷念家鄉的模樣,不由得笑著開口說道:「到時候要是你不帶我一起去,我一定會纏著你的。」

「你居然質疑我?」

優菈聽著清的聲音,跟著眉頭一挑,隨口道:「又是一個仇啊。」

「優菈!」

清正準備開口繼續說話,門外忽然傳來了熟悉的聲音,緊跟著便能夠看見煙緋小跑著走了進來。

煙緋那滿臉笑意的表情在看見清的一瞬間便冷漠了起來,坐到了優菈的身邊,拉著優菈的衣袖說道:「說好的我請你吃飯,這幾天你都在群玉閣上,要不你下午好好休息休息,晚上我請你吃飯?」

「你覺得我會在意你這一頓飯嗎?」

優菈緩緩地搖了搖頭,繼續的開口說道:「你居然認為我是這種人,這個仇,我會記下的。」

「無論如何,你可是救了我的。」

煙緋微微的嘟著嘴,看著態度明確的優菈,便轉過頭看向了清,朝著後者使了使眼色。

清看著一直對他沒啥好臉色的煙緋這時候記起他來,也不由得擺起了譜,裝作看不懂的眨了眨眼睛。

煙緋看著清這副模樣,不由得生氣的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輕笑著開口說道:「清先生啊,你是不是拜託萍姥姥做了一個東西啊?」

坐在對面的清聞言,眉頭跟著輕輕挑動,他覺得煙緋這是在威脅他,不由得撇了撇嘴,直接無視了煙緋的問題。

煙緋見勢,臉色有些僵硬,然後轉過頭去在自己的包包里翻找著,最後掏出來了一個壺,直接擺在了桌子上。

這壺有隻有一個拳頭大小,白色的底色,搭配著楓葉紅的花紋點綴,像極了一個手藝出彩的工藝品。

優菈忍不住的伸手戳了戳這小壺,她很喜歡這個賣相。

「已經做了好啊!」

清忍不住的將這小壺拿了起來,頓時感覺到了上面隱隱約約的力量,輕輕引動,壺瞬間變成了人頭大小。

旁邊的優菈一臉驚訝的看著這個突然變大的壺,然後轉過頭去看了看旁邊臉色一變的煙緋,最終把目光放在了清的身上。

煙緋瞪大了眼睛看著清的動作,然後突然詞窮般的開口說道:「萍姥姥不讓……啊……我要挨罵了……」

清看著一臉生無可戀的煙緋,不由得笑出了聲,然後無奈的開口說道:「放心放心,優菈知道我的身份。」

「啊?」

正在沉迷於自己要挨罵的煙緋突然一愣,轉過頭看向了優菈,忽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角,似乎在糾結是不是要把自己的身份也向這位救命恩人坦誠一下。

清則是轉過頭看向了優菈,指著壺解釋道:「這玩意兒可是仙人特產,叫做塵歌壺,有沒有興趣一起進去看看?」

「進去?」

優菈看著這個塵歌壺,不由得眉頭輕挑,有些不敢相信的開口問道:「進去壺裡面?」

看著優菈一臉的不敢相信,清笑著點了點頭,站起身來繼續說道:「去你屋裡試試吧,這兒的動靜太大了。」

優菈則是半信半疑的瞥了清一眼,起身朝著自己屋子的方向走去。

清跟著優菈走去,然後在走出去了兩步之後回過頭來看著還在發獃的煙緋,朝著後者的腦袋使勁的揉了揉道:「走啦!」

煙緋連忙的扶正了自己的帽子,瞪大了眼睛盯著清的背影,然後咬牙切齒的撇了撇嘴,跟在了清的後面。

三個人一路走進了優菈的屋子裡面,清將塵歌壺放在桌子上,轉身去將屋子的門反鎖上,這才走到了塵歌壺的跟前。

清看著眼前的壺,突然覺得有些尷尬,轉過頭去看向了煙緋,輕咳了兩聲道:「話說,現在我們該怎麼進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翌日,程苒睡醒想要起來洗漱,才發現封墨燁的手還搭在自己的腰上,她唇角微勾,這男人,從睡覺到現在,就一直抱着自己,不管她怎麼睡,這男人始終都要抱着自己才算安心。

這大熱天的,黏糊糊,她自己都覺得好難受,這人就一點都不覺得嗎?

她見過女的粘人,還從來不知道那個男生這麼粘人的。

程苒好不容易才把封墨燁的手從自己的腰上挪開,手臂撐著床畔就要起身,男人的手又伸了過來將她整個人又拉回了懷裏。

大概是剛睡醒的緣故,封墨燁聲線低沉,磁性十足。

「老婆,再陪我睡會兒。」

「等會兒還有事,你自己睡。」

「不行,我喜歡跟老婆睡。」

封墨燁緊緊抱着程苒不撒手。

這時,外面傳來一陣響動,伴隨着尖叫聲。

「嫂子,嫂子……」

還沒等程苒跟封墨燁反應過來,門都已經被推開了,封彥菲看見他們兩個睡在床上,那姿勢還有點……

她急忙轉過身去,也覺得倍感尷尬。

「對不起對不起,我……我以為你們都已經醒了。」

封彥菲這麼一喊,徹底把封墨燁的睡意給擾沒了,男人眉頭緊蹙,一臉不悅。

「封彥菲,你以後要是再這麼沒規矩,我就只能讓爺爺早點給你找個男朋友,再早點把你給嫁出去。」

封彥菲一聽到要嫁人,急忙搖頭。

「不行不行,大哥我錯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就饒了我這一次,我現在所有的心思都在我的事業上,還不想談戀愛。」

封墨燁輕嗤:「你的心思是都在事業上嗎?你的心思都在打遊戲上面,不務正業,看看外面的那些人都是怎麼談論你的,到了該談婚論嫁的年紀,整天就抱着個手機跟遊戲過日子,像什麼話。」

封彥菲還是難得見封墨燁這麼多話,她拔高了音調。

「你就是因為我打擾了你跟嫂子,所以你才想要報復我,要給我找男朋友,你這是公報私仇。」

「看來打遊戲也是有點好處,至少這智商是提高了,都看的出來我在報復你了。」

封墨燁又跟封彥菲開起了玩笑,其實他最喜歡的就是封彥菲的性格,因為很逗,也很好玩兒,最重要的是,封彥菲從來都沒有什麼心思。

她自己也是很討厭那種耍心機的人。

程苒看他們倆這一來一往的,再多說兩句,怕是都要中午了。

她掀開被子起身,走到封彥菲跟前:「你這麼激動的進來,找我,到底是有什麼事兒,總不能說最近你的工作室,又出現什麼意外了吧?」

「說到這個意外,倒是也有一個,踢館的,說自己曾經是職業選手,還幫他們戰隊拿下了很多冠軍,想要來挑戰一下我們這邊最厲害的。」

程苒雙手環胸,若有所思的點頭。

「他們有是想要開一個工作室,而且是要開在你的旁邊是嗎?」

封彥菲不禁瞪大眼眸:「嫂子你太厲害了,這都能夠猜到。」

「我記得上次路過,去你那邊看過,旁邊還空了一個大廈,而且你的那個地方選的很好,現在工作室應該也經營的很不錯,自然是會有人眼紅,一山不能容二虎,這一點,你比我更加清楚,就好像在王者榮耀峽谷裏面,就算是有兩個法師,他們的地位也不會一樣。」

封彥菲聽到程苒的一番見解,對她的仰慕更加深厚了,她彷彿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狗腿的笑着。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