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時家大小姐生不出孩子,才不得以把丈夫在外的私生女接回家。可是在小時禕七歲的時候,時夫人突然有了。

養得自然不如生的親,往後種種褚澄都是聽別人說的。經常是左耳進,右耳出。

他對別人家的事情不感興趣。

後來他有了妹妹,自然是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就更加不能理解別人家的所作所為。

小破橙子一開始還哥哥前哥哥后的,加上有隔壁的方家臭小子老是跑來獻殷勤,就沒怎麼感受過姐姐的魅力。

兩歲半的時候上幼兒園,放學回來不得了,非要個姐姐。

可是方圓那麼多戶人家,只有他們三家有小孩。其它家裡的孩子大多已經很大了,要麼在外上學,要麼已經工作了,哪有閑人陪小孩玩。

小孩鬧得第二天,方陽吭哧吭哧爬上了時家的圍牆。 ,

第101章

宋三喜微笑說,我是她老公。

管理大媽微微一驚,看這男人高大帥氣,衣着高檔,人也和氣,和蘇有容倒是很般配。

於是,她打了電話到蘇有容的單人宿舍里,講明了情況。

誰知,掛了電話后,管理大媽搖搖頭:「你老婆說,她頭疼,想休息,叫你不要上去了。」

「哦好啊,謝謝您了。」

宋三喜略有點失望。

心裏一想,可能蘇有容感冒了。

這天,真的很冷。

極易誘發風寒感冒。

於是,出廠,附近的藥店,買了幾味中藥。

以他對於醫學的了解,西藥,能不用還是不用。

開着車,回家。

花了近一個小時,才把中藥熬制好了。

這中藥,熬制出來,像龜苓膏體一樣,很粘稠。

藥味很濃,但效果很好。

宋三喜,用保溫桶裝了些,留了些在冰箱裏。

開上車,再次趕到禮樂制衣廠。

離下午兩點半,蘇有容的上班時間,還有十來分鐘。

到了宿舍樓下,一個個白領都往廠區去了。

來往看着宋三喜,感覺這男人真帥。

管理員見又是他,不禁道:「你咋又來了?」

「哦,我老婆頭疼啊,我給她熬了點葯。」

「啊?你這感冒買西藥就好了嘛,又方便,還熬中藥,不麻煩啊?」管理員搖頭感慨一笑,

「不麻煩,中藥好些。」

「真是個好老公。上樓去吧小夥子!」

「謝謝!」

宋三喜很快上二樓,敲了蘇有容的宿舍門。

蘇有容剛剛起床,正在收拾。

開門一看,是宋三喜,頓生厭惡。

她整理了一下漂亮的工作小西服,襯衣領,表情也有些冷。

「你上來幹什麼啊?」

宋三喜感覺不對勁。

但,還是微笑着一揚保溫桶。

蘇有容道:「這都過了飯點了,你給我送飯幹什麼啊?」

心裏說:哼,早上跟李蕊陽勾勾搭搭,這會兒來送飯,騙人都不會了!以為我傻啊,會上你的當?

宋三喜認真道:「對不起,我中午沒時間給你送飯」

「就現在送嗎?晚了!」

蘇有容打斷他,反正他現在裝好人,不打人,她就不怕他了。

沒有感情,對這段婚姻也沒抱希望。

她只打算,周末找律師。

宋三喜無奈一笑,「您能等我說完嗎?」

蘇有容扭頭看向一邊,不想說話了。

「中午,我就過來了。本來是想陪你出去買些衣服的。現在,你時間也寬鬆些。」

「我有衣服,不用。」

「管理員沒讓我上樓,打電話給你,確認我的身份。我才知道,你頭疼,所以」

說着,宋三喜揚了揚保溫桶,「我給你抓了葯,熬了一下,送過來。你應該是風寒感冒了,現在喝一劑,晚上回家再喝一劑,就能全好了。」

「你呵!」蘇有容看着他認真的表情,看看桶,苦澀一笑,搖了搖頭。

這個人渣,他還想玩什麼?

真關心,還是假情意?

李蕊陽家勢可比我蘇有容強多了。

何必這樣對我?

「來,喝了吧!冬天感冒早治早好,要不然會拖很久的。」

「我沒感冒!謝謝!我要上班去了,請你讓開。」

「啊?」宋三喜微微一驚,但道:「有容,你是不是有事?」 ……

清霄掌教覺得他不應該在這裏,他應該加入他們坐在車裏,明明是三個人的電影,他一定要擁有姓名。

於是他翻了個白眼,選擇開麥:「你們師徒二人感情也未免太充沛了些。」

簡單來說,就是——

你們兩個戲真多。

聞言,陸盡歡的視線轉到他身上,先是璀然一笑,隨即開炮:「掌教師伯過獎了,不過您好像忘了什麼東西呢?」

她笑嘻嘻地將白皙修長的手伸到清霄掌教面前,攤開掌心,示意他做人坦率點。

一時之間,崖頂一片寂靜。

清霄掌教直勾勾地盯着她,面龐緊繃。

二人相互對視,僵持不動。

唯有吐息之聲清晰可聞。

「噗嗤——」

弼星沒忍住笑出聲,他以拳抵唇,輕笑道:「清霄,沒人能從我這徒兒手中佔半點便宜,還不快快把丹藥交出來。」

清霄掌教:「……」

竟連最後一顆丹藥都留不住了么?!

他垂眸片刻,試圖搶救一下:「陸師侄,你好歹在南峰生活這麼多年,我那二徒弟也悉心照顧着你,現在你竟連顆小小的丹藥都不願意孝敬我這個師伯了么?」

弼星:「……」

嘖,沒想到這老傢伙越發的不要臉了。

陸盡歡倒是面色動容,她微垂著腦袋,露出一段優雅白皙的脖頸,自她入宗起,確實便有一大半的時間都是在南峰待着的,而她師尊不僅是個沒耐心的,還很狗,曾經在她還是個小蘿莉時,他竟也好意思名曰棍棒底下出孝子提劍追着她打,禽獸啊!

她甚至懷疑他收她為徒,是不是就是為了養肥她后,然後再被他毒打。

清霄掌教見陸盡歡面色似有所鬆動,趕緊趁熱打鐵繼續道:「陸師侄啊,師伯知道你向來都是個有禮有節的好孩子,你看這淬體丹不如……」

陸盡歡微微閉了閉眼睛,纖長的睫毛微微一顫,似給他說服了一般,她睜眼直視清霄掌教:「既掌教師伯這般喜歡那顆淬體丹,不若花點靈石給買了去?看在我們往日的情分上,師侄可以給你打個折。」

嘻嘻嘻,談感情多傷錢啊。

清霄掌教:「……」

你這個沒有心的臭劍修!

陸盡歡瞅着他快頭頂冒煙的樣子,這才正色道:「掌教師伯,這淬體丹不是師侄不願意給您,而是,這避雷針與淬體丹都還在試驗的階段,雖能感知到這淬體丹保存了將近一半的天雷之力,效果也應有天雷淬體的一半,但其中是否有副作用卻未可知,師侄還需留下再研究研究。」

她頓了頓,繼續道:「師侄會趁著在前往少英大會前,將這避雷針與淬體丹其中的原理以及所需的煉製材料整理成冊子,再交與給掌教師伯您。不過這避雷針是有使用限制的,一般來說,接受三到四次的天雷后,其使用壽命都差不多到頭了,因此怕是需要耗費大量的靈石。」

她將利弊與清霄掌教說得明明白白,一言以蔽之,就是——

這玩意兒作用大,但燒錢啊!

清霄掌教聞言,眉宇間染上些許憂愁,哎,他們雲天宗是眾所周知的簡樸。

宗門的傳統是養傷都靠躺。

畢竟玄心谷那群醫修都曾想在宗門的大門豎個小牌子——

御劍而行的土狗和劍修都不得入內。

但也幸好自陸師侄展示了驚人的醫修天賦后,他們宗門在購買清心丹這方面,着實是省下了不少靈石。

哎,這避雷針作用是不錯,可這開銷一大起來,他們宗門負擔不起啊。

陸盡歡瞥見清霄掌教那張冷峻的臉轉眼變得如同[小姨子偷了自己的棺材本後跟人跑了]的愁眉苦臉,心裏大逆不道地吐槽著,這貨真的毫無做奸商的潛質啊摔,難為他只能靠繼承祖產養活宗門了!

慘。

她幽幽地道:「掌教師伯,我師尊說了這避雷針於整個修界也算一件好事……」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