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嘁,日和這個傢伙……」不爽的嘀咕著,店員先生和酒友碰了一下杯,又灌了一大口冰檸檬水,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廚房的拉門後面。

下一秒,本來準備暫時咽下這口氣的少年,一時間被蹲在地上的那一小團笑的直抖的背影弄得再次惱火了起來。

杯子重重一放。

赭發少年樣的神明不爽的撇過臉,對剛準備繼續緩和氣氛的友人揚聲吐槽道:「好什麼啊!我哪裡能輕鬆的起來……她根本就是越來越能折騰了吧!」

聽出他語氣里彆扭的意思,織田作之助失笑。

「中也先生不可以在背後說日和的壞話!」還帶著揮之不去的笑意,小姑娘隔著門的抗議聲就已經傳到了起居室兩位男士的耳中。

「哈?」

中原中也當即就給她氣笑了。

和小姑娘較上勁的少年在友人無奈的目光下擼起袖子起身就向廚房走過去,抬手就準備把上鎖門強行拉開,嗤笑道:「有本事出來跟我說啊!你以為這種鎖對我有什麼用?!」

忽然感覺背後的拉門門鎖發出了奇怪的鬆脫聲,在咖喱店老闆的笑聲中,日和這才驚覺大事不妙,急忙動手抵住了門,慌張道:「!!嗚啊不可以啦!中也先生不可以把門掰壞呀!修起來很麻煩的哦!」

「嗤,你慫什麼?壞了也是我來修……至於現在,你給我出來!」

伴隨著門鎖報廢的慘叫,嘴角掛著兇殘弧度的店員先生輕輕鬆鬆扯開了拉門,從廚房裡抓出一隻蔫嗒嗒的小姑娘,惡劣的笑道:「剛才不是有意見嗎?現在還有什麼想說的?」

「那個…這個……啊!日和的料理都還沒做完呀!距離晚餐的時間不多了呢!」

被扣住手腕跑不掉,有點笑不太出來了的少女小小后挪一步,努力做出最後的掙扎:「對、對吧?織田先生?」

坐在矮几邊默默看少年和少女鬧起來的紅髮青年沒想到還有自己的事,愣了愣,織田作之助還是開口道:「啊,確實——嗯?幸介?你們……」

餘光瞟見樓梯口垂簾后表情嚴肅擠成一團的孩子們,並不知道他們準備做什麼的老父親陷入了迷惑。

還沒等紅髮青年問出口,孩子們就異常有組織性的在白髮男孩子驚慌的勸說聲中冷不丁沖向了廚房的位置,齊齊一擁而上——「大家!上!不能讓矮子哥哥欺負大姐姐!」

「?!??」

在年紀最大的幸介的指揮下,毫無防備的店員先生身上瞬間掛滿了幼崽。

※※※※※※※※※※※※※※※※※※※※

!豈可修……!好想快進到下個星期!!我已經按捺不住要寫戰國篇中也先生自己綠自己的精髓操作了嗚嗚嗚……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晏酒酒放了心,幾人落座吃了早飯,便見圓圓捧著一堆衣服進來,她走到晏酒酒身邊恭敬道:「夫人,還請夫人到後面試試這些衣服。」

「現在就要試嗎?」晏酒酒剛才吃的有點多,不太想動彈。

「若是你累了,那就歇一會兒,不急於一時。」肖三郎自然不會逼她做她不願意做的事情。

晏酒酒看了一眼圓圓手裏的衣服,忽然就坐不住了,「還是現在試吧。」

在這個世界成衣店並不多,要想穿衣服大多是自己做,而她在做衣服這方面完全不行,全靠李大……

《農妃傾天下》第288章人靠衣裝 左藍離開后的十幾分鐘內,那枝憑空陷入到一種瘋狂的臆想當中。

她用盡各種辦法去證明,證明國王沒有要打壓舊貴族的意思,勍惟太公一定是做了傷天害理的大事,才得到其應有的報應。

關於左藍說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她苦思冥想,找各種理由安慰自己,一切都只是左藍的想像,都是假的。

但可惜,臆想出來的證據越是充分,越是能對應一切推斷的正確性。

想來想去,總也想不明白。

大廳另一角落的小門打開來,大廳內的光線照耀進小門後面,光亮的門框投影在地上,門框內,站着一個揉眼睛的小女孩。

那枝驚呼出聲:「貝基?沒和父母走嗎?」

這完全出乎意料,這個孩子的父母到底怎麼回事?這麼大的孩子丟在這裏,忘了不成?

貝基還在揉眼睛,另一隻手抱着枕頭,環視大廳,除了那枝,空無一人。

她丟開枕頭,飛奔著跑到吃飯的長桌子上面,撲到那枝身上,不停平復胸口,狀態不是很好。

那枝看這孩子滿頭大汗,女性心腸暴漲,暫時拋開煩惱,摟住嬌小的孩子。

「怎麼了貝基?做噩夢了?」

「嗯。」

貝基乖乖點頭,深呼吸,之後坐在椅子上面,心有餘悸地看那個離開的房間,好像房間裏面有着可怕的東西存在。

那枝各種安撫,摸摸頭,抱抱,說一些關切的話。

貝基明顯餓了,吃着桌子上的殘羹剩飯,也不挑也不撿。

桌子上也沒水能喝,那枝到某間客房裏面,提着一小壺水過來,找了個空酒杯倒上水。

吃過東西后,貝基抬頭問:「那枝姐姐,剛剛您在和誰說話啊?」

那枝身體僵住,再摸摸貝基的頭笑道:「這裏沒什麼人的,貝基一定聽錯了。」

心情已經緩和了的小女孩,趕緊躲開頭上的那隻手,連聲說:「不要摸頭,會長不高的。」

那枝笑笑,收回手來,透過大廳的玻璃,看着外面發獃。

院子裏面出現了兩點火光,火光越來越近,一直到了大廳後面,貝蒙和他的夫人舉著燈走進來,兩個人都穿着厚重的衣物,頭上身上有點點雪花。

貝基的媽媽一進門便沖向自己的孩子,一把將之抱起來,親昵地口吻說:「哎呀,貝基,嚇壞了吧,都是媽媽不好。」

貝蒙拍打拍打身上的雪花,隔着很遠的距離對那枝點點頭,之後呼喚一家人離開。

這一來一去,他們都沒有和那枝說一句話,這讓那枝感受到了明顯的距離感。

她還不知道一件事,貝基的媽媽一直打算托關係,讓自己的女婿放假。

她依舊看着窗外,喃喃的說了一句:「下雪了。」

這一句在王都很多地方都有,這場雪在夜間平白無故地降落下來,雪花飄落得到處都是,為這個世界點綴白色。

雪漸漸大了起來,在雪夜裏的人都知道,明天將是一個休息日。

「噢,下雪了。」

左藍滿意的看着窗外的雪景,閉上一個眼睛,像是瞄準一樣,盯着酒杯里的氣泡,他在瞄準這些扶搖直上的氣泡。

短短十幾分鐘,桌上的空酒桶擺了一大堆,這個人已經喝醉了不少。

這裏是洛汗的新家,這段時間裏,他可是賺了個盆滿缽滿,便在距離自己工廠近的地方買下了一套房子。

房子是某個二等侯在王都的居所,因為常年無人居住,加上最近經濟上有點困難,房子低價出售,還附帶一群僕人。

參與競價的,有幾個貴族,洛汗最終能拿下這套房子,是因為沒接受低價房,原價購買。

等房子到手后,原來的僕人,一多半因為各種理由離開,其原因,是不想伺候跟自己同一個階級的人。

當然,洛汗不在乎這些,他從來就是一個人居住,不太擅長讓人侍奉著。

至於他有沒有配偶,這個人連一星半點的緋聞都沒有。

雪花落在窗戶口上,慢慢向上堆積,照這個趨勢,明天一早,窗戶必定會被積雪所覆蓋。

洛汗也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下肚,今天,他的心情很不錯,調侃起了左藍:「能和貴族聯姻的機會可不多,據我所知,你是第二個,第一個跟一個琴師跑了。就這樣放棄了,不覺得可惜?」

左藍還在瞄準杯子裏的氣泡,這氣泡緩慢上升,越升越小,一直到沒有了為止。

他一口喝下去,又給自己滿上,再去瞄準新的氣泡。

「可惜嗎?你知道的,我志不在此,說不定有一天,貴族就不再是貴族了。說起來,你今天還挺開心的,那個老頭被抓起來了,對你很有利吧。」

左藍醉醺醺的語氣,醉醺醺的姿態。

「那是,我跟你講,偉大的國王陛下把這些老傢伙除掉后,我就鞍前馬後伺候着,你最好現在開始巴結我,等我有勢力了,興許給你個一官半職的。」

「你想得美,在你這一輩子,是不可能成為貴族的了,別想了。」

「那說不好,咱們處在風雲變幻的時代,什麼事不可能發生。不說這個了,你也不用蒙我,來我這裏喝了這麼多酒,張口閉口就是那個小姐,說說,到底為什麼拒絕?」

「啊?什麼小姐?胡扯。」

左藍口齒不清起來,那些氣泡還沒飄完,又一口乾下去,喝完直接倒酒。

酒水流過杯壁,嘩啦啦順流而下。

這次,他再沒看那些氣泡,一杯接一杯往肚裏灌。

洛汗一副我都懂的樣子,端起酒杯來說:「別自己喝啊,來,碰一個。」

兩個酒杯碰撞時發出清脆的響聲,才碰上,左藍仰著脖子又給灌了。

洛汗乾巴巴地看,笑着搖搖頭,跟着一口喝下。

才一小會兒時間,喝了如此多的酒,一般人真頂不住。

左藍同樣頂不住,一秒鐘趴在桌子上,酒杯碰灑,酒桶滾了一地。

洛汗嘆口氣,站起來要收拾殘局。

只聽趴在桌子上的左藍,用他含糊不清的嘴巴說:「我真的喜歡她,可是呢,那樣她會很難過的,每次看見她,我都想起自己的姐姐,我想照顧她。」

屋外,雪不知不覺間已經很大很大了,地上、樹上、房上,到處一片白色,慘淡的白色。

洛汗摸摸左藍的後背:「屋裏睡去!嗯?睡著了?」

左藍已經入睡。

洛汗拿着酒杯挪到窗戶前,這裏是三樓,這套房子的三樓有些局促的狹小,他和左藍每次喝酒都選這個地方,在這裏,有種安全感。

因為在三樓,能看見外面的大片世界。

那些商販們,或拉或推著車,瞞着風雪歸途,每一個車上都有一盞燈,會聚成了一條條亮黃色的小溪流。

在這些燈的附近,光能夠照到的地方,多到成了一條條直線的雪花,變得清晰可見。

洛汗舉杯對着窗外,和窗戶上淡淡倒影的自己碰杯。

「敬這個充滿機會的世界。」 看到柳若歡標準的拱手做楫,姿態謙正,風度翩翩,喬三姨也忍不住在心裏暗贊了一聲。

「其實話說回來,你母親柳蘭夢乃是蘇州府青竹書院的高材生,與我雖不同輩,但同出一門,也算是有些同窗之誼。」

喬三姨微微笑道:「你母親入獄的事情我也略有耳聞,為官之道上,出出進進難免需要一些打點,不足為奇。從這裏出去我就會與中書省侍郎修書一封,替你柳家在聖上面前多多美言幾句。」

柳若歡心裏微微一驚,沒想到此次喬家人對自己頗為客氣,還揚言要幫柳家一把。

難道是在異地見到讀書人的後輩,有些感同身處嗎?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