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見秦維傑衝出『守護屏障』一眾攝魂怪也都不再攻擊其他人,而是向著秦維傑的方向殺去,轉眼間秦維傑便被淹沒進了攝魂怪的洪流之中。

就在所有人以為秦維傑就要葬身攝魂怪的洪流之中時,無數攝魂怪的中心突然爆發出一股巨大的推力,一時間風聲烈烈,風捲殘雲一般的將無數攝魂怪推出十數米遠,而就在爆發的中心,竟憑空出現了一個丈許大小的颶風。

颶風扭轉,呼嘯而來的勁風裹挾著無數的雨水,雨水冰冷的彷彿能凍結一切,每一滴雨落都在周圍十米左右的範圍,一時間彷彿形成了一個由風雨組成的巨大屏障。

同時每一滴雨水落地,都能在地面砸出一個十幾厘米深的孔洞,這雨水墜落的威力恐怕已經不亞於老式的火槍威力了。

雖比不上如今手槍左輪的威力,但其威勢也是極為可觀的,至少對攝魂怪還是存在一定的火力壓制,雖不至於擊殺,但也能做到擊退的效果,與勁風相結合威力是極為不俗。

湯姆站在遠處看著那丈許的颶風,口中念叨了一句:「『狂風驟雨』!有了『元素意志』的加成,他掌握到的『狂風驟雨』果然恐怖如斯!」

伊蓮娜此時根本不在意秦維傑施展的『狂風驟雨』威力有多大,她更擔心的是秦維傑的安全。

「可是他的魔力會透支的!就算他有六階的魔力等級,但高階魔法『狂風驟雨』的消耗極大,以他現在的魔力最多施展一次體內的魔力便會見底,到時候依然無法脫困啊!」伊蓮娜說著都快哭出來了。

「我去救他!」

湯姆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便一臉凝重的衝出了『守護屏障』。

你不能死!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你不能死!我雖然怕死,但我更怕——看著你死!

「呼神護衛!」湯姆舉起魔杖,大聲呼喊。

此刻湯姆的腦海中浮現著與秦維傑的點點滴滴……

兩個少年漫無目的的在夕陽下的對角巷閑逛;兩個少年在陽光下給狗子洗澡,最後弄得渾身是水;兩個少年彼此鬥嘴據理力爭;兩個少年一起吃飯,一起上課,一起去圖書館,一起搗亂,一起冒險,一起犯傻……

好像自從認識你之後,我的世界突然就變得有意思了呢~

在這些快樂回憶的刺激下,湯姆魔杖杖尖的光彩越來越奪目,湯姆意識到,這是他迄今為止施展的最成功的『守護神咒』。

下一秒銀白色的光輝宛如水波蕩漾出漣漪,這漣漪看似無害溫潤,但卻將湯姆眼前的攝魂怪一一盪開,而在漣漪中心出現了一條巨蛇,沒錯是巨蛇!

湯姆具象出的守護神比以往都大,而且更為耀眼,遠遠看去那是一條長達近十米,體型極為粗壯的銀白巨蛇。

此時的巨蛇守護神,沒有了蛇的陰暗與冰冷,有的只是聖潔與神秘。

巨蛇仰天嘶吼,眼中閃現出一抹人性化的怒意,隨即扭動著數米長的身子衝殺入洶湧的攝魂怪之中,一時間竟宛如虎入羊群一般造成了巨大的混亂,同時也衝殺出了一條血路。

「二狗,我掩護你,你速度快,由你去救維傑!接上他之後努力往前跑,我斷後!」湯姆對著身後的二狗喊了一聲。

二狗搖晃了一下腦袋,發出一聲怒吼,身形瞬間膨脹一倍,周身肌肉也膨脹的嚇人,此時的二狗一改往日憨態可掬的樣子,瞬間彷彿變成了一頭凶獸,這恐怕才是獒犬真正的神威。

二狗順著湯姆打通的道路如離弦之箭沖了出去,湯姆繼續輸出魔力支撐『守護神咒』擊退所有想要靠近或阻擋二狗的攝魂怪。

這時湯姆身後再次亮起一道銀白色的光芒,一隻靈動的黑貓與湯姆擦身而過,隨即越過數只攝魂怪攀上了前方巨蛇守護神的蛇頭。

有了黑貓的加入,巨蛇守護神的力量彷彿更強了,周遭攝魂怪就算再瘋狂的衝擊,也而無法衝破封鎖,二狗一路暢通無阻的接近了颶風中心的秦維傑。

此時湯姆才回頭看向那隻黑貓的主人,伊蓮娜精緻如洋娃娃的臉頰映照著銀白色的光芒,不屈的神采倔強且堅定的眼神,讓湯姆心頭一震。

呀~是心動的感覺~

伊蓮娜:「我和你一起!」

「嗯!」湯姆用力的點點頭,與伊蓮娜並肩而行,支撐著守護神咒驅散面前的攝魂怪。

二狗成功救出秦維傑,秦維傑此時已經是累的氣喘吁吁了,但當看到巨蛇與黑貓之時秦維傑還是欣慰的笑了。

「還是守護神咒對付攝魂怪有效果啊!」秦維傑說著看向剛剛趕來的湯姆與伊蓮娜:「他們的目標是我!你們跟過來只會引火燒身!」

湯姆白了秦維傑一眼:「廢話真多!我就想來試試自己的守護神咒,礙你什麼事了!」

「切~傲嬌」秦維傑也不依不饒的來了一句。

伊蓮娜看不下去了,怒喝一聲:「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們倆還在這兒打情罵俏!?想辦法脫困吧!」

「校長他們還沒趕過來嗎!?」秦維傑此時都恨不得問候校長的親人了,關鍵時刻你丫不在,你這校長是怎麼當的啊!

湯姆無奈的搖搖頭:「剛才比賽的時候,我在空中,看見校長他們向著城堡方向去了,從城堡到魁地奇球場,使用魔法也需要至少十分鐘,從攝魂怪包圍魁地奇球場到現在最多不過五分鐘。」

「那沒辦法了……跟大部隊會合可能會傷及無辜,畢竟攝魂怪的目標只是我,禍水東引的事我做不出來。城堡和黑湖方向沒法走,攝魂怪的陣型明顯加強了對城堡方向的堵截……往西邊是霍格莫德村也沒法去……這尼瑪是個死局啊!」 第768章

李輝的父親李江,也收到了蘇家的邀請函。

只不過他有事耽擱了,現在才來參加晚會。

只是,他剛走進宴會廳,還沒來得及去跟那些企業家打招呼,幾個身穿制服的人就走了進來。

「你是李江吧?」帶頭的人語氣冰冷。

「我是,你們是?」李江有些茫然。

「是就對了!」

帶頭人冷笑一聲,直接揮手道:「把他帶走!」

幾個人直接衝上來,很快就把李江控制住。

李江懵了,怒道:「你們幹什麼,憑什麼抓我!」

「李先生,我們剛剛接到有人舉報,說你威脅某位外來企業家,要人家在這座城市混不下去。你公報私仇,嚴重觸犯我們的條例,必須跟我們走一趟!」

「帶走!」

李江滿頭黑線。

他威脅誰了?

「扯淡!我沒有!你們這是誹謗!」

李江差點嚇尿了。

他哪經得起查啊,要是被這群人帶走,沒個幾年他肯定出不來的!

人群里的李輝,也看到了這一幕,連忙沖了過來。

「你們幹什麼!憑什麼抓我爸!」

帶頭的人,又看了李輝一眼,冷笑道:「李少,你自己要坑你親爹,我們也沒辦法啊。」

「對了,你們李家每個人都要接受調查,你也得跟我們走一趟。」

「把他也帶走!」

這群身穿制服的人,根本不跟李輝廢話,直接就把他們父子給拖走了。

「周總。」

帶頭的人忙走到周宇跟前,恭敬道:「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們領導已經發話了,像李江父子這樣的人,他一定會嚴肅處理。」

「並且,我們歡迎每一位企業家到我們這裏來做生意。」

「誰要是敢威脅這些企業家,決不輕饒!」

周宇點點頭,淡淡回應:「好。」

帶頭的人:「還有,希望您那位大哥,千萬不要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給我們一個改正的機會。」

周宇笑了一聲:「好,我知道了。」

那人頓時鬆了口氣,這才轉身離去。

周圍的一些客人,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了。

不過他們知道,李家肯定是完了,估計沒個幾年出不來。

這李家,到底是得罪誰了啊,被整得這麼慘。

不過,這只是一段小插曲,沒人會在乎。

商界的競爭,十分殘酷,每天都有企業家完蛋,很正常。

而另一邊。

蘇雯帶着唐萱兒,已經結識了不少大人物了。

那些人倒也是聰明,看到蘇雯如此重視唐萱兒,自己就屁顛屁顛跑過來跟唐萱兒打招呼,然後恭敬地遞上自己的名片。

沒多久,唐萱兒手上全是名片,起碼有上百張。

看到這些名片,唐萱兒眼睛都放光了。

今後唐氏要想在靜海立足,少不了這些人的幫助。

「蘇小姐,真是太謝謝你了!」

唐萱兒裝好所有的名片,感激道:「要不是你的面子,我根本結識不了這麼多企業家,這對我們唐氏的幫助,是巨大的。」

蘇雯笑笑:「不用跟我客氣。」

其實,該說謝謝的人,應該是她才對。

比起林壞拯救了整個蘇家,這點小忙,又算得了什麼?

但也不得不說,今晚唐萱兒確實是收穫不小。

晚會結束后,蘇家姐弟親自把唐萱兒和林壞送到酒店門口。

兩姐弟還是有些緊張,畢竟,今晚蘇晨那小子,實在是太冒犯林壞了。

好在有唐萱兒在,林壞沒有太過於生氣。

「好了,就送到這兒吧。」

林壞看着兩姐弟,笑道:「今晚,謝謝你們的款待,我代表唐氏謝謝你們。」

說完,林壞和唐萱兒上了車,絕塵而去。

兩姐弟站在門口許久,才慢慢緩過神來,鬆了口氣。

看來林壞沒有再怪他們,還跟他們說謝謝了。

「我們要感謝唐小姐。」

蘇雯吸了口氣:「她真的是一個很單純,很善良的姑娘。」

之前,蘇雯還有些不服,什麼樣的女孩才能配得上林壞。

現在,她服了。

「蘇凡,你通知下去。」

蘇雯道:「今後唐小姐在這座城市做生意,任何人都不許找唐氏的麻煩,我們蘇家更是要盡心儘力,保護唐氏的安危。」

蘇凡:「是!」

今晚過後,維護唐氏,就是當下最重要的任務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