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嗯,好好唸書,要乖一點哦。”慕月白親切的壓了一下她的肩膀。

月白哥哥?

慕月森聽到她對慕月白的稱呼,極致俊美的面容瞬間繃着比鋼板還要硬。

出了別墅,夏冰傾走到車子邊,拉開後面的車門。

“坐前面!”冷硬的命令從後面傳來。

“今天我想坐後面!”

夏冰傾違抗的喊出去,一隻腳邁進車裏。

下一秒,她就被拎出來,塞進前面的副駕駛室裏。

車門砰的一聲很大力的被甩上,似乎帶着強烈的怒氣。

慕月森繞到駕駛室那邊,打車門坐進來。

“慕月森,你怎麼能這麼霸道,明天起我不要你送了。”夏冰傾怒喊過去。

“不要我送想讓誰送?你的月白哥哥嗎?”慕月森眸光陰嗖嗖的射向她。

“是月白哥哥那就太好了!”

“夏冰傾你臉皮可真是厚,才一天時間,她就對慕月白這幅花癡相!”

“你管我!”

“我就管了,以後不許跟他說話。”

夏冰傾不服氣的說:“我才不會聽你,我要跟月白哥哥做好朋友,我要——”

忽而——

她的後腦勺被扣住,眼前壓來一片黑影,嘴巴就被強勢的壓住了。

夏冰傾的眼睛猛的張大:“唔——”

他的舌頭強硬的撬開她緊閉的牙齒,懲罰般的狠狠吸允她的舌頭,扣着她腦袋的手因爲她的奮力掙扎而更加用力,手背上的青筋全部暴起。

兩人粗喘的氣息僵持的對抗着。

漸漸的,夏冰傾的力氣開始用盡。

她掙扎不動了。

粗暴的吻漸漸變的溫柔了,但手依然沒有放鬆,因爲他不能讓她有逃走的機會。

夏冰傾的頭腦昏眩的厲害,滿嘴都是他的氣息,清冽的,強悍的,還有那麼一點柔軟。

半天,他才鬆開她。

“流氓——”夏冰傾第一時間揮拳揍他。

拳頭還沒有落到他身上,就被他攔截了。

慕月森平靜看她:“不聽話就是這個下場,如果下一次再讓我聽到你叫什麼月白哥哥,我就直接把你的舌頭咬下來。”

夏冰傾氣哭了:“你太過分,我叫月白哥哥礙着你什麼了?”

“因爲我討厭!”慕月森酷酷的吐出三個字,不做更多的解釋。

“你——”夏冰傾捏着拳頭,氣到最後想哭也哭不出來了。

窗戶外面,有人咚咚的敲着車窗。

慕月森把車窗按了下來。

外頭是慕錦亭跟夏雲傾,他們正準備去上班,聽到車裏有爭執聲,才過來看看。

“姐,姐夫——”

夏冰傾心虛的看着外面的兩個人,說話的時候,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她的舌頭止不住一陣的發麻。

“大老遠就聽到動靜了,怎麼,你們吵架了?”夏雲傾擔心的看着妹妹。

“沒,沒有啊,我們——,我們是在聊天!”

不能讓姐姐知道,因爲即使她知道了,也只是讓她感到左右爲難而已。

慕錦亭彎下腰:“月森,我讓你照顧冰傾,你可別欺負人家。”

“怎麼才算欺負?”慕月森反問。 十六、抵達羅馬–親們,月底了,手上有多餘的票票不,不投也浪費了,扔給葉子吧。

還有推薦票,是每天系統都會刷新的,如果不用也是浪費,不如一股腦的全砸過來吧,葉子在這給你您作揖了**

“各位旅客我們的飛機現在開始下降,請各位旅客繫好安全帶,收起小桌板,扶直座椅靠背,靠窗的旅客拉起遮光板…”航班機務人員用英語和意大利語分別播報了航班信息,隨後各機艙位內空姐開始巡視檢查安全情況。

又過了沒一會廣播再次響起:“各位旅客我們的飛機將在二十分鍾後抵達羅馬名菲烏米奇諾機場,請您再次確認繫好安全帶,羅馬當地時間爲夜間七點十五分,天氣晴朗,氣溫是華氏23度。謝謝…”

小鷗和司馬明柏聽到廣播後就將安全帶繫好,而兩人的手緊緊的交握在一起,等待着飛機着落——滑行——停止。

當飛機完全停止後,小鷗動作飛快的解開了安全帶,站直了身子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然後說了一句:“啊,總算到了…”這時候的她就象是一個頑皮的孩子被禁錮了很久得到了釋放,臉上露出了得意與嚮往的神情。

小鷗的個頭很高,一站起來就高出了隔斷,而她那俏麗的臉龐也隨及暴露在了排隊下機的旅客面前,不管是男還是女都張大了眼睛有點不可思議。

柯小鷗一看,得,俺還是老老實實的戴上眼鏡吧。這付臉啊,早晚要惹點禍。

“咋,外面天都黑了,還要帶着太陽鏡幹嘛…”司馬明柏也解開安全帶站起來。準備將頭頂的行李箱打開,拿出小鷗隨着的揹包。

“姐天生麗質難自棄,這張臉太招搖了。遮着點吧,出門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柯小鷗用嘴呶了一下,意識讓男人看周圍。

司馬明柏擡眼四周一看,原本帶有笑意的臉沉了下來,因爲他看見幾個外國男人的眼神裏流露出異樣的神情,但是他知道在國外不比國內,不能隨意動怒。更何況意大利是黑手黨的根據地,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惹禍上身。

“那就帶着吧,明天我也去買一付太陽鏡戴戴。”他取下揹包牽起小鷗的手也離開了座位。

“嘻嘻,你的確也要帶付鏡子,不然哪個外國富婆看中你。把你搶去做壓寨相公那就慘了,外國那些富婆多是大肥婆。”柯小鷗嬉笑着跟在小明同學身後,嘴裏還拿他打着趣。

“橫,你希望別的女人把我搶走?捨得?”男人停住腳步轉過頭看着碎嘴的女人,語氣中有一絲威脅。

“嘻嘻,我是說着玩的嘛,我哪捨得這麼好的相公被別人搶走啊,誰敢搶我相公,我打爆她的頭~~”柯小鷗握起小拳頭假意的揚了一下。小嘴還撅着老高。

走出機艙,站在懸梯上柯小鷗就深深的吸了一口外國的空氣,然後又擡起頭望着天空。

司馬明柏看到她那滑稽的表情忍住笑問道:“老婆,你這又是幹嘛呢?”

“我在看月亮,看看外國的月亮是不是比中國的月亮要大點。”

“噗哧”小明同學再也沒忍住的笑出了聲,他搓了一下小鷗的頭笑着說道:“真是個傻姑娘啊。我記得你初中的時候地理考試全是100分,這回全還給老師了?”

柯小鷗板起臉認真的說道:“那爲什麼那麼多國人爭先恐後要往外跑呢?難道不是外國的月亮更圓一點嗎?”說完自己也沒忍住笑了起來。

他倆是頭等艙裏最後一個走出機艙的,站在艙門口的互動以及兩人的笑臉感染了守候在一邊的空中小姐。

司馬明柏在北京的時候就預定了羅馬皇家酒店的貴賓套房,倆人一出關就有酒店的專車接上直奔酒店,而柯小鷗在上車前就和那個風趣的碧眼棕發的外國司機微笑的打了一個招呼……司機的年紀不大,約三十歲左右,很健談,原本他是打算用英語來交流的,見這位美麗的客人會說意大利語也就換成了自己母語……美麗的客人,歡迎你們來羅馬旅遊,你們是來自神祕的東方嗎……是的,司機先生)

“小鷗,你們在說啥?”司馬明柏鬱悶之極,他下決定回去一定要加學一門外語。

“他在問我們是不是來自東方,我說是的.”小鷗依在小明同學的懷裏嬌媚的回答着,嘴裏還嗤嗤的偷笑着。

“你們說英語嘛,意大利語我聽不懂,”司馬明柏皺着眉頭,想了想還是把實情說了出來。

“嘻嘻,我想練練語法嘛,以後自己也能熟能生巧,”柯小鷗差一點說漏了嘴,本來是想說以後自己一個人出來遊玩也方便。

夜晚的羅馬街頭霓虹燈閃爍,到處都是燈紅酒綠的美麗夜景,因爲是夜晚看不太清楚遠處的建築,可是司機的嘴卻一直沒有停過,一路介紹着經過的景緻。

“那是什麼地方,”柯小鷗用英語指着不遠處一座有很多白色大柱子支撐着的巨型宮殿問道……啊,那就是梵蒂岡啊”

在司機的介紹下,倆人才知道車剛剛經過普天下基督教徒門最爲神聖的地方——梵蒂岡,而它就駐紮在羅馬這座城市的西北角,是天主教教宗和教廷的駐地。也是世界上最小的國家,號稱“國中國”。

“明早我們去那裏轉轉吧,”小鷗對梵蒂岡有點興趣,自己是東方修士。來到了西方天主教的老巢中,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收穫。

“嗯”

柯小鷗問過司馬明柏,爲什麼會選擇羅馬皇家酒店。他說那是一家五星酒店,牌子老,地段好,服務更好,小鷗就對此也有了點興趣,畢竟自己前世就是在酒店工作的,不過那只是四星酒店。

“美麗的小姐。如果你們明天要出去玩,建議你們先去西班牙臺階,然後再去許願池、萬神殿、沃納沃廣場、真理之口,這樣一路過去也不至於走重複路線。”因爲倆人聊天用的是英語,好心的司機就給出了他認爲的最佳旅遊線路。

見倆人沒吭聲。司機又說道:“我們酒店有給遊客開通的線路,你們可以選擇一下,如果你們是第一次來羅馬,建議你們還是跟團走比較好,這樣也有人給你們做介紹。”

柯小鷗和司馬明柏相視了一眼,司機的這個提意來的正是時機,倆人要是自個玩的話,到時候肯定會有地方漏掉,因爲他倆在羅馬最多就待三天。後面還有很多地方要走。

Roma是意大利的首都,也是國家政治、經濟、文化和交通中心,是一座集歷史,時尚和美食爲一身的世界著名的歷史文化名城。羅馬皇家酒店給人的感覺就象一個迷人的有着年歲的老夫人,讓人感到優雅又高貴。

酒店的前面是一個小型廣場,後面是一個小型的花園。園中的花兒正爭相鬥豔。

當車停到酒店門口的時候,酒店的門僮立即上前打開了車門,司機也下車打開後備箱取出了倆人的行李,司馬明柏按禮節付了小費後,倆人隨着門僮走進了酒店。

進入酒店大廳感受到了相當濃郁的異域風彩,弧形的屋頂,四面的牆壁上全是彩繪的油畫,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是那麼的撲朔迷離。

因爲是貴賓套房倆人的房間是九樓,上樓乘坐的電梯速度很慢,電梯四周全是實木包裹着,是一坐老式的電梯。

打開房門。咖啡色帶暗紋的波斯地毯腳踩上去是那樣的柔軟,牆上貼着米色帶暗紋的牆紙,還掛着高雅的油畫,寬敞是小鷗一進房間的第一感覺,房間整體是米色調爲主。

兩扇巨型的落地窗上掛着垂地的米白色窗簾,米色的布藝沙發上放着幾個咖啡色的靠墊,臥室裏超大的牀彈性非常好,牀上用品也是米色和咖啡色搭配,顯得整體非常舒適,給人一種大氣的感覺。

小鷗拉開其中一扇窗簾想往外看去,結果發現這是一個小門,外面還有一個精巧的小露臺,從陽臺俯瞰正好可以看見那個小花園,露臺上還有一個竹製的躺椅。

打發走侍應生,小鷗懶懶的躺在了躺椅上面,雙手抱頭眯上了眼睛,徐徐的風帶着花香順着她的呼吸道進入了心肺,整個心身是那樣的愜意。

好一會功夫,司馬明柏才走進陽臺,看着那似睡着的女人臉上露出了寵溺的神情,他俯下身子在女人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輕輕的喚道:“小鷗,去泡個澡去去乏吧。”

“嗯,待會再洗,我先睡一會,”徐徐的風吹在女人身上使她全身發懶一點也不想動彈。

“乖,洗洗再睡~~”男人象哄小孩一樣的哄着女人。

“不嘛,我現在懶得動。”女人扭動着身體想擺脫男人的魔掌,開玩笑,現在去洗澡一會又要演肉搏戲,美着他呢。

近三十個小時的飛行路程,男人使壞的讓女人**了N次,叫不能叫,喊不能喊,那種空虛感讓女人憋曲壞了,所以她要報復男人,讓他當幾天的和尚。

男人見女人耍賴,無奈的笑了笑轉身回房間取出一塊薄由搭在了女人的身上,羅馬的夜氣溫並不高,陽臺上還有些小風,要是真讓女人這樣睡有可能會感冒。(某人是關心則亂,感冒病毒見到金丹大人早就躲得遠遠的了)(未完待續)RQ 唐若甜是聰明人,自然能夠聽得懂聶揚的話外之音,她輕笑了一聲,臉上沒有出現任何的神色。

“聶揚,你是不是我朋友?在這個女人面前取笑我。”樓紹棠一口喝完紅酒,撇了唐若甜一眼,淡淡哼了一聲。

他並沒有對聶揚說,雲爵娶這個女人是被逼的。

說了,也就只會讓這個女人更加得意罷了。

聶揚爲樓紹棠倒了一杯酒,細心得問唐若甜:“若甜,聽雲爵說,你的酒量比雲爵還要誇張。雲爵是一杯倒,你聞到酒味都有些頭暈,我和紹棠在你面前喝酒沒事吧?”

紅酒淡淡的香醇氣息在空氣中散開,讓人緊繃的神經有些鬆緩,唐若甜搖了搖頭,“你們隨意。”

聶揚這突如其來對她表示好感,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恐怕不只是單純因爲她成了顧雲爵的妻子吧?

唐若甜的手指輕敲着那粉色的禮盒。

果然,聶揚喝了一口紅酒,對唐若甜說道:“若甜,你是不是曾經學過表演?”

唐若甜搖了搖頭,“是,曾經學過兩年,後來轉到新聞系。”

當初,她的確是對表演挺感興趣,那時候她還在唐家,有關希辰的保護。

後來離開唐家之後,在看到學姐爲了出演一個角色,甘心被潛,她毅然決然的轉系。

“呵呵,果然。經過前一陣子的相處,我有一個很大膽的想法。”聶揚雙眸晶亮,盯着唐若甜。

“你不要告訴我你大膽的想法和我有關。”唐若甜給了他一個不軟不硬的釘子,她有一種直覺,聶揚所謂的想法肯定會給她帶來麻煩。

“哈哈,若甜你好聰明!怪不得雲爵會在認識你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甘願和你結婚。”聶揚哈哈大笑,精鋼練成的臉皮唐若甜那個不軟不硬的釘子對他完全沒有任何的傷害。

不等唐若甜繼續毒舌,他直接開口說道:“你和雲爵合作拍攝的那支香水廣告正在後期制作,我看了看短篇,你和雲爵真的很默契。關氏很重視這一次的廣告,廣告分三期拍攝,我想着既然如此,爲何不將這三期合併拍攝成爲一個微電影呢?”

分三期拍攝跟她有什麼關係?她早就想好,拍攝完那支廣告之後,就打定主意不再接觸這些東西,好好的做她的小記者去。

“嗯,一個很有意思的想法。”她敷衍說道,不知道媽媽的畫廊最近怎麼樣了?

她前一陣子忙着廣告拍攝,媽媽也在法國,畫廊關了一陣子。

樓紹棠看着不冷不熱的唐若甜,直接翻白眼,“聶揚,你別和她兜圈子了,直接說讓她做這次微電影的女主角不就好了。”

樓紹棠這句話無疑就是一個炸彈,打斷了唐若甜的思維,她眯着眼睛,直接拒絕道:“我不當什麼女主角。聶揚,你已經拍過很多東西,應該看得出我和顧雲爵拍攝那只廣告時候的生硬。你要是真的想要拍好那支微電影,那就重新找人吧。”

聶揚攤手道:“你和雲爵的表演是有些青澀。可要是好好打磨一下,會很吸引人的。”

他的身子前傾,靠近唐若甜,狹長明亮的雙眸逼近唐若甜的,仔細的看着她的臉,“若甜,我看人很準。你很適合走這條路。”

近在眼前的這張臉皮膚白皙,不及巴掌大小,一雙眼睛尤爲漂亮,很黑,水汪汪的,卻又有一些慧黠,粉色的脣瓣時時向上勾着,帶着敷衍,帶着一絲嘲諷。

腦海中,不由得想到他和唐若甜試戲的時候,唐若甜那段驚豔的表演。

他緩緩坐回去,身子靠在椅背上,笑道:“有一句老話不是說,全靠祖師爺賞飯吃,而祖師爺賞了你表演這口飯。現在又有一個機會擺在你的面前,若甜,嘗試一下吧,不試你怎麼知道結果是什麼呢。”

唐若甜皺眉,聶揚的恭維她沒有聽進耳中,“聶揚,多謝你的誇獎了。可是我已經打定主意了,我現在只希望我的生活能夠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她看向臉上已經散去笑容的聶揚,一字一字說道:“我想雲爵也不會勉強我的。”

“雲爵的確是不會勉強你。”一直沉默不做聲的樓紹棠冷冷開口道:“他很在乎你,你不願意做的事,他一定也不會勉強讓你去做。即便是給他的事業帶來沉重打擊。他也不會對你說一個字。”

唐若甜望向樓紹棠:“你是說楊舒偷拍的事嗎?我不認爲一個小報社對顧雲爵演技的評價,會對他的事業帶來什麼沉重的打擊。顧雲爵出道這麼多年,他的事你一直都在管,你的能力出衆,又有什麼事你沒有遇見過呢。”

樓紹棠冷冷的看着她:“雲爵正在嘗試轉型。他的人氣一直都很旺,可終究還是比不上一線舉行。雲爵是模特出身,並未接觸過表演這方面。接下這支廣告,就是一次試水。我已經在和幾個知名導演再談,可那次偷拍的事出來之後,那導演都再也沒有跟我聯繫過。”

唐若甜不語,這跟她有什麼關係?憑什麼讓她爲了顧雲爵,去做她不願意做的事?

“這一次,聶揚才會費盡心機,取得了關氏的同意,改掉這支廣告。前面投進去的資金,全部都有jaj負責。關氏同意的條件是,女主角必須是你。”

看着唐若甜不爲所動的樣子,樓紹棠一口喝進杯中的酒,冷冷道:“關氏爲什麼要這麼做?還不就是關希辰想要捧你,而你現在又在拿喬什麼?”

唐若甜眯起眼睛,望向樓紹棠的眸子絲毫不退讓。

“關希辰願意捧我那是他的事,跟我沒關係。”

“呵,你這是再說關希辰是熱臉貼你的冷屁股了嗎?”一道諷刺的嗓音傳來,唐若甜皺眉,看向不知何時走了過來的上官敏月和唐若雪。

怎麼在哪兒都會碰到這兩個人?

唐若甜挫敗的想着,面上卻不動聲色,擡起小下巴,率先開口道:“姐,好久不見。上官小姐,最近好嗎?上官先生什麼時候放上官小姐出來了?”

上一次,上官敏月設計她,被逼向她道歉,聽說,上官煬極爲生氣,將她關在家中。

唐若雪淡笑,“好久不見。”那笑並未到達眼底。

上官敏月卻不如唐若雪淡定,上一次她被逼向這個狐狸精道歉,對於她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你這個女人到底有沒有廉恥?勾了自己姐夫不說,甚至還不嫌臊得在這種公開場合攘攘,生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你幹的那些齷齪事!”上官敏月一上來說話就夾槍帶棒。 桃花聽着這話,更加的得意的瞪大眼睛看着杜素兮,眼巴巴的等着杜素兮開口跟她道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