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當然不敢說,王輝想把宋三喜害成什麼什麼樣。

宋三喜並不知道她和王文洪的事,但知道王輝。

宋三喜不拆穿,只是點點頭,深表同情。

看着講完,又在抹淚的褚艷,他道:「艷子,你現在還差多少錢?」

褚艷只能說:「男朋友給的錢,都存着,雪導的研究成果,我也有獎金,這一年多,湊了不到五百萬。加上男朋友送的房子和車,一共能有六百來萬吧!」

王文洪給的錢,當然不能說,只能說是男朋友給的。

宋三喜道:「這光是拍戲的提前片酬,加上你本身的資產,離兩千萬也還差不少呢!按時間來看,等票房分賬,也等不到了。」

褚艷苦笑,「三喜哥,我想的是,大不了,我先拿幾百萬回去,陪那個惡霸幾晚上,緩一緩吧!反正,這身子,也就這點用處了。」

說着,眼睛又濕·潤了。

「那你這,就對不起現在的男朋友了。艷子,明白的說,我知道你男朋友是誰,他還是我的對頭。」

「啊?」褚艷驚呆了,是真驚了,甚至有點驚慌,「不是三喜哥,你怎麼知道的?」 回家的路程中

凌淵的手機突然響了。

是韓雨柔打過來的。

一接通就聽到了對面焦急的聲音。

聽着對方的噓寒問暖,凌淵只感覺無限溫暖。

心中竟然在瞬間萌生出了。

三次元女生也不錯的想法……

第二天

「叮鈴鈴!」

大約在九點多的時候,凌淵被手機鈴聲給吵醒了。

眉頭皺起,對着虛空一握。

床頭柜上的手機瞬間飛到凌淵手中。

迷糊的睜開睡眼,看着上面的備註,點下了接通鍵,放到耳邊。

還不待對方開口,凌淵就用一種極為平淡的聲音到:「你不給我解釋個所以然,爺今天就滅了你。」

「?你還睡得着啊,昨晚出了那麼大的事我到現在都沒睡。」電話對面的王明詫異道。

「天塌了有高個頂着,哦,差點忘了,你爸就是天芒市的高個。」

「我也很無奈啊,經過昨晚的事後,要不是怕被揍,我早就讓他辭職了。」王明苦笑道。

昨天真的快嚇死他了。

估計誰也沒想到在天芒市下面竟然封印着那樣的怪物。

就差那麼一點。

凌淵:「說吧,找我做什麼?至於道謝就不用了。」

「道謝?你在說什麼?我找你道謝個毛線。」王明一臉困惑。

聽着對面疑惑的話,凌淵一愣。

難道說王叔沒有將他的事情告訴給王明?

「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夢還沒醒?」

「給爺爬。」凌淵側身一轉,將趴在神色的奧菲斯往懷裏緊了緊,繼續道:「說吧,一大早到底有什麼事。」

「對對對,驚天大消息啊!凌淵,你知道嗎?長崎被炸了!」

「炸了就炸了唄,和我有什麼關係。」凌淵迷糊道。

「就一晚上的時間,整個長崎就沒了!本來在天芒市覺醒的湮獸神不知道怎麼回事直接到了島國。直接把長崎給整沒了。」

「這不是好消息嗎?」

「是好消息,但島國那群憨憨要藉此說事,一口認定是我們炎國做的。」

「這樣啊,看來長崎滅了還不夠啊。」凌淵咂了咂舌,下巴往奧菲斯腦袋上蹭了蹭。

「誰說不是呢,仗着一隻八頭蟲,就以為牛皮的不行,要不是忙着國家鎮壓天峰山,早就被那條邪蛇給斬了。」王明也是吐槽道。

「光是這種事發消息就行了吧,前面說了這麼多,可以說說你真正的目的了嗎?」

電話對面的王明一陣汗顏:「額,不要這麼直白啊,循序漸進不好嗎?」

「不說我掛了。」

「是我爸想見見你。」

「為什麼不是你媽想見我?」凌淵下意識道。

「?好傢夥,占我便宜?!」短暫的懵逼后,王明慍怒的道。

很顯然,凌淵現在沒有那個力氣和對方扯這種事,直奔主題到:「定個時間吧。」

「就今晚,六點之前來就行了,對了,我爸說要你把那叫什麼夏苒苒的也帶來,話說這個夏苒苒的是誰?你不是有韓雨柔了嗎?」說着,王明自己都懵了。

腳踏兩條船?

「夏苒苒是我隔壁家的,她媽和你爸應該有些關係。」

「卧槽!該不會是來認親的吧?」

此刻王明的腦海里已經腦補出蕭清雅是他爸情人,夏苒苒是外面私生女的狗血畫面了。

「放心,不會和你爭財產的。」

「!你這麼一說我就慌了啊,不行,我得去好好問問我爸。」

「祝你好運。」

說完,對面的電話就掛了。

放下手機

從床頭柜上的大師球拿到手中。

輕輕把玩在手中。

「八岐大蛇?呵呵。」

摟着奧菲斯,凌淵看着不何時掉在地上的貝貝龍,一手拎住對方的后脊,重新放到了自己的邊上,蓋好被子。

再次陷入了夢鄉。

在凌淵閉上眼睛的瞬間,貝拉貯起四足,頭部四顆橙色的水晶倒映着凌淵的面孔。

輕輕伸出頭,碰了凌淵一下。

只要再有一顆核心,她也可以和奧菲斯一樣化形了……

大約在十一點多的時候

凌淵才逐漸從夢鄉中清醒過來。

這一熬夜就容易虛。

就算白天睡得再多,還是會犯困。

這不,凌淵現在是一點都不想去做午飯。

凌淵:「@全體成員,有人在嗎?」

第八公主:「在的。」

赤瞳:「在。」

雷之滅龍:「怎麼?想通了,要把群主轉給我了?」

梅普露:「拉克薩斯大叔就不要想這些不切實際的事情了。」

沙尼亞特:「在的。」

凌淵:「那個,你們有吃的嗎?剛醒,不想做午飯。」

藍胖子:「抱歉啊,錢都在媽媽那裏……」

卡塔利娜:「我的零食被母親大人禁了,只有下午茶的時候才能吃一點。嚎啕大哭.jpg」

凌淵:「還不是因為你吃的太多。」

沙尼亞特:「凌淵大人您還沒吃飯嗎?我現在給你做吧,正好我這裏準備做點點心。」

凌淵:「唔,這就是塞西莉亞嗎?愛了愛了。」

沙尼亞特:「那個,凌淵大人您這樣說我會不好意思的。」

赤瞳:「吃糖果嗎?我可以破例分給你。」

凌淵:「謝謝,我不吃藥。」

赤瞳:「???」

前後差距太大來吧,為什麼對塞西莉亞是那副語氣,對她又是另一種語氣!

第八公主:「凌淵哥哥,我這些有些點心,你先墊一下吧。」

說着,紅玉將桌上的糕點通過紅包發送給了凌淵。

凌淵:「@第八公主,謝謝紅玉妹妹,這就是皇室的美食嗎?感覺此生無憾了。」

第八公主:「凌淵哥哥喜歡就好。」

第一皇子:「我這也有一點。」

凌淵:「謝謝大家,這就是家的感覺啊!」

雷之滅龍:「呵,屑凌淵。」

凌淵:「.…..」

很快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