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以他劇毒煉體術大成的毒抗性,風雲世界能放倒他的毒藥幾乎不存在,就算真有也不是無神絕宮能弄到的。

「我來東瀛之前,見過聶風和聶人王一面。」王鴻想了想還是如實說道。

對於顏盈這個熟透了的果子,王鴻還真有興趣嘗一嘗。

當然,這種興趣也就像酒吧遇到順眼緣的女人,開房來場友誼戰,第二天給對方點好處,絕對不會再深入交往。

只是現在對方剛上門,他總不能如此猴急的把人扛上床吧。

夜間無聊,拿這美艷熟fu逗逗樂子也不錯。

「風兒?他還好嗎?」顏盈聞言立刻詢問起來。

對於聶人王,顏盈這種貪慕虛榮的性子,根本就不會惦記。

可親兒子聶風就不一樣了,母子兩人分離十多年,她如何能不記掛?

王鴻點了點頭說道:「當初雄霸雖然坑了你,但對聶風卻不錯,不但收為親傳弟子,傳授三絕之一的風神腿,更封他為神風堂堂主,是如今中原武林有數的青年高手。」

「那就好,那就好……」聽說了聶風的消息,顏盈幾乎喜極而泣,這裡面既有做戲給王鴻看的成份,但也不乏真實感情。

「所以,我和聶風還算是熟人,你今晚確定要留下嗎?」王鴻戲謔的說道。

可顏盈卻一點尷尬的意思都沒有,反倒泫然欲泣道:

「奴家如今身處險境,天兒又隨時可能喪命,還請大人看在風兒的份上,讓奴家跟在大人身邊伺候吧!」

王鴻此刻真被顏盈的臉皮給驚住了,不過仔細一想卻是自己在矯情。

顏盈是什麼樣的女人,難道自己不清楚嗎?

驚什麼驚!驚給誰看呢?

王鴻隨即自嘲一笑,然後也不再多說,起身便往卧室走去。 千葉魂面色不變,淡淡的說道:「今日這裡的一切都由我宗帝子沐白主導,有什麼事直接和他交談便可!」

「這……」

望月宗主有些遲疑,這少年雖然充滿了傳奇色彩,被尊為帝子,相傳有大帝之資。

但畢竟還未徹底成長,如何能做得了主?

但是當他的目光認真看向一旁的沐白時,徹底被震住了。

他發現此子身上居然盤旋著九條由濃厚氣運凝聚而成的五爪金龍,命格竟然聯通周天星辰,深邃無比,體內氣息磅礴而堅韌,猶如日月,給人一種難以撼動之感。

星魁宗主因為功法原因,看到的更多,剛剛的輕浮心態,在一瞬間消失一空。

趕忙說道:「帝子身份尊貴,由帝子來說,自是毫無問題。」

沐白微微一笑,對兩人突如其來的態度變化感到有些意外,但隨後看到系統提示頁面上出現了兩人名字后,心中不由有了些答案。

知道了兩人的態度,沐白心中底氣也不由足了許多,開口說道:「晚輩只說兩點,第一點,此次仙靈聖宗兵鋒所指之地,並不是望月仙宗和星魁仙宗。」

「如此便好。」

兩大仙宗宗主皆是鬆了口氣。

若是真開戰,那壓力實在太大了。

「不知這第二件事是什麼?」

知道不是攻打自己的,望月宗主心中巨石頓時落地,主動詢問道。

沐白神秘一笑,道:「二位宗主想必也曾聽聞晚輩震退雷劫之事吧。」

「敢問帝子,此事可是真的?」

聽見震退雷劫,兩大宗主臉色都變得極為凝重。

渡劫境修士除了每過一千年強制執行一次雷劫,修為每突破一層也都要經歷一次雷劫。

每一次的雷劫都是九死一生,危險無比,所以若是能直接避過雷劫,那無疑是極好的。

只不過無盡歲月以來,還從未有人能夠號令雷劫!

所以他們本能的便是不相信,但這種事情可騙不了人,特別是這位帝子身份尊貴,騙人實在有些得不償失。

「倒不是我等不相信帝子,實在是避開雷劫這件事對我等渡劫境修士而言實在太過重要了。」

星魁宗主擔心質疑會引起沐白不快,補充道。

「我沒必要騙你們,我確實能幫助渡劫修士躲避雷劫,只不過也要付出一些代價罷了。」

沐白一邊說著,一邊裝作一副「代價而已沒什麼」的大義凜然的樣子。

代價肯定是要付出的,一千震驚點。

「能否請帝子移駕望月仙宗,幫助我宗太上渡過雷劫,我宗的報酬絕對不會讓帝子失望。」

望月宗主急切道。

星魁宗主也不甘示弱,說道:「我星魁仙宗也誠摯邀請帝子幫忙,我宗願付上一枚混沌石當作報酬。」

「我望月仙宗願意支付兩枚混沌石,還請帝子移駕。」

「我星魁仙宗出三枚!」

「我望月仙宗也出三枚,」

望著突然互相競爭起來,毫無宗主風範的二人,沐白不經覺得有些好笑,但這正是他想達到的效果。

「兩位宗主不必爭了,天武宗挑釁不斷,我已決心親自覆滅天武宗,實在是抽不出時間去二位仙宗拜訪了。」

沐白堅定的拒絕道。

配合他這張絕美容顏,看上去是那樣的大義凌然。

兩位宗主心中頓時著急了,生怕天武宗覆滅了之後沐白就跟別人跑了。

特別是鳳鸞仙宗現在還在來的路上,待會鳳鸞仙宗若是知道雷劫之事是真的,肯定會將沐白拉到鳳鸞仙宗去。

兩人對視一眼后,同時說道:「無妨,我二人最近也沒什麼事,不如便和貴宗一同前去討伐天武宗吧!」

天武宗這個最近百年間突然強勢崛起的宗門,一直想要躋身十大最強仙宗。

這份野心本就讓他們忌憚,此次能藉助仙靈聖宗一舉將其覆滅,也不失為一樁好事。

況且這可是結識這個人族帝子的好機會!

「這…」

沐白臉上有些猶豫,沒有答案。

心中確是樂開了花,這可是兩個渡劫境修士啊!

若是加入了隊伍,那震懾效果直接拉滿好嗎?

到時候任務完成,想辦法讓天武宗道個歉,賠個款,此事就可以結束了。

「帝子無需為難,我二人完全是自願的,而且絕對不會單獨行動,影響貴宗計劃。」

星魁宗主勸道。

「既然如此,那便請兩位宗主去神舟入座吧!」

沐白「無奈」道。

「好。」

兩人見沐白答應,高興萬分,殊不知最高興的還是沐白。

隨即,四人回到神舟。

在接下來和沐白的交談中,兩位宗主異常活躍,誇讚之言不絕於口,而且態度謙和。

而對於下方的數十位長老,只有冷漠和忽視。

這兩個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讓下方的諸位長老心中非常苦澀。

大長老低著頭,喝著悶酒。

這兩位可都是一方仙宗宗主,渡劫境的絕對大佬,如今居然也對沐白獻媚討好,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莫非少主在外的地位已經高到了如此地步,又或是說在渡劫境的圈子裡,少主的地位很高?

這不可能啊!

沐白這小子再怎麼天賦異稟,也絕無可能影響到這種人物。

那麼究竟是什麼讓兩位宗主如此,而且還要幫忙一起討伐天武宗。

太不可思議!

看著大長老滿臉不解的樣子,沐白在心不斷偷笑,卻並不打算和她解釋。

他已經從江俊傑那裡得知了,這大長老這婆娘果然想取消自己的御令。

實在是太過分了,有事你找我爹去啊!

老揪著我是什麼意思啊!

回頭必須找個機會將這婆娘徹底擊潰,讓她身心皆服。

……

天武宗。

「宗主,你確定我們要這麼做嗎?」

一個長老臉色蒼白,質疑道。

轟~

下一刻這位長老的身軀便烈焰所吞噬,連嘶吼聲都沒來得及發出,便消亡了。

「現在誰還有疑問?」

天武宗主眉頭微皺,不怒自威,嚇得四周長老背脊一涼,恐懼瞬間瀰漫心中。

太狠了!

這可是一位長老啊!

化神境的強者啊!

只是因為開口提出了一句質疑就被隨手抹殺,完全不顧這麼多年的情誼,簡直就是滅絕人性。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