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豈不是沒用人能夠對我們產生大的威脅了?」孫司馬把本子揣進了懷裡,有些不解的說道。

韓元輕笑一聲,望著那白茫茫的一片感嘆道,「這片草原見證了多少部落的興亡,在陷入低谷之後,總會有一個屬於他們的雄主引領著他們。」

「對於我們來說,讓他們部落減少並不好,只有讓他們勢均力敵,才是對我們最好的。」

孫司馬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等他回過神的時候,韓元已經邁著步子往城裡走去了。

在鄯州城韓元是親身體驗到了這群戰士們的善意,特別是他們知道韓元阻止了瘟疫蔓延之後。

哪怕是韓元走在街上遇到一群軍士買東西,也會毫不客氣的往韓元懷裡塞一些,搞的韓元很是不好意思。

自己又不能拒絕,這些率真的漢子們表達善意的方法很簡單粗暴,因此韓元都會回贈一些小東西。

哪怕是身上沒有帶,也會記錄下那個營房的,等到回去之後,便會讓人送回去。

韓元漫步在鄯州城的街上,今天是個難得的晴朗天氣。

關塞的天氣十分的詭異,有時候天空正放著晴,忽然就狂風大作起來。

就在韓元路過一家雜貨鋪時候,正打算進去看看有沒有什麼特產,自己回去時候也好帶一些回去。

「紅花遍地百花殘,刀劍寒光將軍散。」一句別具的詩聲突然傳入韓元的耳中,韓元剛停下腳步,正打算看清楚那吟詩人的模樣時候。

一道黑影從韓元面閃過,等到三子等人圍攏上來時候,那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韓元的手中多了一個信封,這讓韓元先是一怔,隨後便興奮了起來。

這難道就是失傳已久的輕功?

牛逼啊!

「軍師,你沒事吧?」三子急忙湊上來正打算上手上下檢查一下韓元呢。

韓元直接推開了三子的手,把手上的信封塞到了袖口裡面,一臉興奮的看著三子問道,「三子,這是不是輕功?」

三子:「……」

軍師你這關注點怎麼那麼奇怪呢?

現在不應該擔心那人對你下黑手了沒有嗎?

「問你話呢?」韓元有些不耐煩的拍了拍三子的肩膀。

「是。」三子還是很老實的點了點頭。

「行,我知道了。」韓元嘿嘿一笑,雜貨店也不去了,直奔臨時住處而去。

經過剛才那一遭三子等人也不敢有一絲的馬虎,急忙跟了上去,把韓元護在了中間。

回到住處的韓元打開了那封信紙,看著信封上的紅花無奈的搖了搖頭。

「什麼癖好。」

隨後打開了信封,入眼還是一張空白的紙張,老掉牙的把戲,沒意思。

「三子,端盆水進來。」韓元沖著門口喊了一聲。

不一會三子就端著一盆水走了進來,他小心翼翼的把盆子放在了地上。

「軍師還是老樣子,六分溫。」

韓元:「……」

我尼瑪,要熱水幹嘛?

嘶,自己好像還沒有試過熱水能不能讓這玩意顯色呢,要不試試?

不過韓元還是放棄了探究科學的想法,畢竟就這麼一份,玩意不行就徹底不知道內容了。

重新讓三子端了一盆水之後,韓元把紙放進水裡,那字體再次浮現了出來。

「客安呼?開始。」

韓元一臉狐疑的翻了一下紙張,仔細的看了一下背面,發現上面沒有一點字跡后,一臉無語的丟在了一邊。

「真有錢。」

這群老鼠還真是無孔不入,就連戒備森嚴的鄯州城都有他們的人。

韓元:「……」

我尼瑪,要熱水幹嘛?

嘶,自己好像還沒有試過熱水能不能讓這玩意顯色呢,要不試試?

不過韓元還是放棄了探究科學的想法,畢竟就這麼一份,玩意不行就徹底不知道內容了。

重新讓三子端了一盆水之後,韓元把紙放進水裡,那字體再次浮現了出來。

「客安呼?開始。」

韓元一臉狐疑的翻了一下紙張,仔細的看了一下背面,發現上面沒有一點字跡后,一臉無語的丟在了一邊。

「真有錢。」

這群老鼠還真是無孔不入,就連戒備森嚴的鄯州城都有他們的人。 宋娉婷跟童珂見狀都驚呆了!

陳寧也是哭笑不得,這幫傢伙平日都是非常穩重的領導,怎麼今天都變成熱血小伙了?

當然,他心底很清楚,這幫傢伙之所以這麼「衝動」,完全是因為他的身份。

他望着杜天霖一夥,微笑的說:「既然大家都為我抱不平,非要仗義給我出頭,那麼我就跟大家出去看看吧!」

很快,陳寧帶着杜天霖等十多個人從包廂里出來。

大廳上,老闆張月年已經打倒在地,被打得滿臉鮮血。

不過張月年還是抱着海陽的腳,苦苦的勸道:「不要,海公子你們真的不能過去打擾牡丹包廂的客人們,你惹不起他們的,你會惹禍上身的。」

海陽怒火中燒,一邊抬腳狠狠的朝着張月年踢去,踢得張月年滿臉鮮血,一邊罵道:「他娘的,別說在上杭市,就算在整個東海省,也沒有幾個人是我不敢動的,滾開!」

陳寧見狀,臉色一沉:「我聽說你找我!」

海陽見到陳寧跟宋娉婷出來了,他那張被酒水掏空顯得沒多少血色的臉,露出獰笑:「呵呵,小子,你終於肯出來了。」

「你竟然敢對我出言不遜,還打傷我的手下。」

「現在我給你兩條路,第一條路我讓我的手下現在就弄死你,第二路是你讓你老婆跟我走,你自己選吧。」

陳寧嘴角微微上揚,冷笑的說:「就憑你?」

海陽昂着頭,倨傲的說:「還有我身後這一百個海家手下!」

他說完,轉頭詢問身邊的那一百個手下:「弟兄們,這小子膽敢羞辱我,還敢打傷我們的人,你們說該怎麼辦?」

一百名手下殺氣騰騰,齊聲說:「殺,殺,殺!」

陳寧微笑道:「好威風,老杜你們怎麼看?」

杜天霖一幫東海將官們,一個個都滿臉怒容,紛紛說:「來來來,我們今天就要跟這幫社會渣滓們玩兩把。」

海陽聞言,冷笑的說:「小子,你把你大爺、二大爺都叫來助陣呀,不過這幫老東西也救不了你。」

他說完就吩咐身邊的手下:「動手,廢了他們,就算打死人也有我擔着。」

「殺!」

海家一群打手,氣勢洶洶的朝着陳寧他們衝來。

陳寧身邊的杜天霖等人,毫不猶豫的發出低吼,大步迎上。

戰鬥,瞬間展開。

杜天霖一幫領導,都是從基層一步一個腳衝上來的。

軍中格鬥術!

對他們來說,當年都是練到爐火純青的基本功。

雖然他們身處高位,但一身殺戮本領,卻沒有拉下。

尤其是三叉戟特種部隊總指揮周鐵成幾個,一身軍中格鬥術,非但沒有落下,反而更加嫻熟,抬手投足便能殺人。

因此,海陽的手下雖然多,但卻完全不是杜天霖一幫中老年人的對手。

於是,海陽就看到了讓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他帶來的這批精銳手下,竟然被一幫中老年人打得雞飛狗跳,不但慘叫着倒下。

沒多久,他這些手下,就全部倒在血泊中了。

海陽還沒有回過神來,六十歲的杜天霖已經過來。

杜天霖抬起手,啪的一巴掌,抽得海陽臉頰浮腫,牙齒都被抽斷兩顆!

杜天霖指著這小子鼻子怒道:「你什麼玩意,敢瞧不起你大爺?我告訴你,你大爺永遠都是你大爺,你在我們眼裏屁都不是!」

海陽終於從震撼中回過神來。

他捂著被打的臉,沖着陳寧一幫人色厲內荏的叫道:「你們有種,有本事你們等著,我打個電話,我要你們全部都完蛋。」

陳寧跟杜天霖等人對視一眼,彼此眼睛裏都露出了笑意。

杜天霖不屑的對海陽說:「看來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現在你就給我打電話,把你能夠動用的資源,把你能夠叫動的人,全部都叫來,千萬不要讓我們失望!」

海陽恨恨的說:「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是你們逼我出動大場面的,到時候希望你們不要被活生生嚇死就好!」

陳寧微笑道:「我們等著!」

千千 「人身有七魄,七魄中常駐七鬼,其第一魄便為『屍狗』。當年龍門派的常月道人為清凈體魄,斬落七魄之鬼,存於靈佑宮。其中『屍狗』因意外散落於外,此次掃帚星現世,帝流漿降落天下,那『屍狗』便與尋了野外一具黃狗的屍體,藉此托生而出。」

李嵩撫摸著屍狗的腦袋,平靜的開口說道。

一轉眼,自己那老友離去已近三百載。

「此犬雖然為陰鬼邪祟,但其心中卻有成道之志。自化生之日起,便生一執念,欲天下之魂靈皆有祭祀。希望藉此為功德,飛升天闕。於是,它便每日在野外遊盪,每逢見孤墳中有枯骨流落於外,便銜其歸家,幻化成生前模樣,令其家人供養。」

「只是,人鬼殊途。人死之後,魂靈散落天地,枯骨中殘留的不過是一二記憶念頭而已,根本就記不得生前家人。且鬼物自有陰毒,於人身有害,必然會妨礙活人之性命。那小陳庄乃至附近的幾十起性命,皆為此犬所害。」

李嵩緩緩道來,好似一切都無法瞞過他的眼睛。

那黃狗歪著頭,眼神依舊懵懂迷糊,但卻對於李嵩有着本能的親近。

「三兒,這貓狗邪祟,殺也殺不得,若是任由其放縱於外,恐怕會給天下帶來無盡災患。之前你說你願意以自身之軀封印此二妖,可是當真?」李嵩伸手在那黃狗的腦袋上一敲,這黃狗同樣縮小到巴掌大小,落入其手中。

吳玄之重重的點了點頭,「自是當真,如何封印,還請前輩施為。」

「這簡單……只需……」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