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跟我走?」

「嘎。」

「那你的小弟們怎麼辦?」

「嘎嘎嘎嘎。」

「啊?它們巴不得你走啊,那你還真慘。」

「嘎嘎!!」

「對不起對不起,你雄霸下個區域的雄心壯志怎麼辦。」

「嘎…嘎!」

「等以後足夠強了,再殺回來啊…」

「嘎嘎!」

————

正午的陽光下,一人一獾靠在山谷的巨石邊上,進行了一番神奇的,沒有障礙的交流。

沒有人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但在未來,這座架在兩城之間,總距離超過一千公里的巨大山谷,有着數之不盡、殺之不絕的異獸巨魔的巨大山谷,會被一隻看起來有些傻愣的蜜獾以鐵血手腕統一,成為屹立於時停界,最強大的勢力之一。 面戴嘲風,御風踏水,橫跨東南海,至半途中,一盞燈懸在海上,金焰搖曳如鬼,再一定睛,赫見黃泉老人現身攔路,陰冷笑聲不絕於耳。

趙風見狀停下,一抬手,定魂石出現在掌心上,只見那黃泉老人長袖一引,定魂石脫離掌控,回歸黃泉盞,縈繞其主周身,散發出陣陣幽紫魂光。

「哦?閣下竟然沒有認主這枚定魂石,老朽為了煉製出這枚玄階上品的法寶,可沒少花功夫啊……還是說,閣下已經算到了眼下的這一幕?」黃泉老人語露意外之意,眼前之人身上散發出的的威壓甚至不足黃階,卻仍可在海面上持續高速行進,他料想是另外一件法寶在生效。

趙風沒有回應,而是默默地撤掉了自身對大罪業咒的壓制,隨後雙眼轉為罪眼·魔瞳,霎那間,視野中的黃泉老人形象驟然改變:龐然罪業以彌天蓋地之勢自其駝背湧出,在海面上空形成一個百丈高的漆黑鬼影!

那鬼影張牙舞爪,好似扯開這片天地!

趙風對大罪業咒的自我禁錮,純粹是擔心大罪業咒對罪業的吸收會引起修者注意,所以在拍賣會現場一直沒敢開啟,而今四下無人,面對黃泉老人,再無所顧慮。

哞——!!

忽而,趙風胸腔之內傳出一道沉重古鐘聲,被禁錮依舊的大罪業咒超負荷運轉,好似要將這段時間被禁錮的委屈全部發泄出來,致使趙風身上的咒力在達到極限后,幾乎形成了一道以他肉身為核心的百丈龍捲,以驚人氣勢席捲方遠百里之內的一切罪業!

黃泉老人看不到趙風身上正在發生的事情,但身為鬼修的他,在意識層面的境界本就比一般修者強得多,自然也在無形中感覺到了趙風身上散發出了一股駭人的氣魄,而且,這股氣魄對他這種鬼修而言,竟是有種莫名的剋制之意。

此時此刻,黃泉老人駝背之上的漆黑鬼影已經開始在大罪業咒的影響下產生形變,並逐步被百丈龍捲牽引,黃泉老人畏懼趙風身上的駭人氣魄,一時之間,竟是不敢輕舉妄動。

「老朽觀閣下身上一派正氣,不知閣下師從何門?」黃泉老人對趙風知之甚少,便想旁敲側擊,先弄清其背景,再做抉擇,畢竟現如今的高純度靈魂已經很難尋得,事關境界突破,若非必要,他不想輕易放手。

「師門——百竹山·澹臺空竹。」

趙風回應之際,巨大鬼影徹底化入百丈龍捲,使得龍捲轉為漆黑,並且持續不斷地從黃泉老人身上抽出罪業之力,卻久久無法抽離乾淨。

也在此時,黃泉老人終於察覺到了異常: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思維似乎在轉變,一種名為慈悲的情緒在他的腦海中滋長,與他過去的一切罪孽記憶產生衝突,以至於他整個人對自己的存在意義都產生了質疑!

逃!

必須要逃!

雖然不知道眼前之人做了什麼,但如果繼續留在這裏,最終的結果必然是自我意識被另外一個「自我」取而代之,那等同於死!

黃泉老人神色凝重,隨後便要抽身撤離,卻在此時,趙風祭出煉魂鼎,此鼎暴漲至千斤姿態,懸在黃泉老人頂上三尺,以萬魂之力鎮壓鬼修境界,致使黃泉老人雙腳陷入海面半尺,肉身受梏其中,無從脫身!

「不!!這不可能!!放開我!!」

黃泉老人竭力嘶吼著,奈何此時的他等同廢人,甚至無法操縱身前的黃泉盞、定魂石,而隨着鬼修境界被逐步壓制,兩件寶物上的鬼力消散,最終從半空跌落,墜入海里……

足足半個小時,隨着最後一絲罪業之力從黃泉老人體內抽出,鬼影在百丈龍捲內被消融,最終由大罪業咒轉化為純凈佛力,反哺趙風肉身,一股聖然氣勢幾乎要將趙風推上佛門聖境!

「九重封天陣!」

眼看着體內的佛力就要強行帶着趙風衝破境界,他當即解開九重封天陣,而後重新自封,浩瀚佛力被封得僅存千分之二不到。

超頻運行的大罪業咒終於平息下來,趙風雙眼恢復正常,難掩眉宇間的一絲疲倦,他抬頭再看此時的黃泉老人,原本黑白相間的長發徹底轉為蒼白,老者跪在海面上,雙手撐著海水,無助地落着淚,發出撕心裂肺的痛哭。

「對不起……我罪孽深重……我罪該萬死……殺了我……求你殺了我……」黃泉老人用力地撕扯著自己的白頭髮,不一會兒,竟是硬生生地將原本茂密的發量歸零,只剩下血肉模糊的頭皮明晃晃地暴露在艷陽之下。

趙風對眼前一幕,卻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處置。

毫無疑問,黃泉老人是大罪人,從他身上抽取的罪業之力來判斷,他所殺之人至少百萬,其中無辜者不在少數,他的殺戮持續了至少十甲子,只為了他的鬼修境界。

這種罪人死一千次一萬次也不夠償還他犯下的罪孽!

但現在跪在面前的黃泉老人是已經被大罪業抽出過往一切罪孽的「另一個人」,他記得自己的罪孽,並且因為大罪業咒的影響,過去犯下的罪惡越多,被煉化罪業后的本性就越善良。

至善的現在,如何面對至惡的過去?

懺悔無用,僅剩尋死一途,而黃泉老人也的確是希望趙風能殺了他——現如今的黃泉老人甚至連自己都不敢殺!

「殺了我……求你殺了我……」

黃泉老人痛苦地哀求着,似乎是為了平衡內心的矛盾,他不惜將頭沉入海面,讓海水傢具頭皮的傷口,以肉身之痛來自我懲戒。

趙風眼中始終迷茫,如果眼前的黃泉老人是被大罪業咒凈化前的狀態,那他毫無疑問會殺了他,但現在,在明知道這個人已經悔改,且此後絕對不可能再為惡的情況下,真的還要再殺他嗎?

曾經姦殺辱掠、無惡不作的黃泉老人,曾經無論男女老少、無所不殺的黃泉老人,曾經圈養凡人、以供修鍊的黃泉老人。

也許留着他,讓他為自己過去的錯誤贖罪,讓他以善良之心,接受過往之惡的折磨,也算是一種懲戒?

惡人死去,將再無價值,讓惡人活着行善,才是對世人最好也最有利的決定?

死去的人不會因為惡人伏誅而復活,留下他,百利而無一害!

他會是善的最佳代行者!

趙風的腦海中,似乎有一道聲音在勸說他,甚至已經說動了他。

然而,趙風搖了搖頭,抬掌凝蓄怒濤佛印——

「如果世上的善,要用惡人的醒悟來貫徹,是不是意味着世上已經不存在真善?又或者說這個世界不需要真善?」

「為什麼從一而終的善得不到重視,而自惡而生的善卻能得到世人的稱讚?」

「醒悟,不該是惡人的免死金牌!」

「世人愚昧,辨識不出醒悟的真假,若真的醒悟了,便如眼前黃泉老人這般,承受不住良心的自我指責,極力求死,他的過去雖惡,如今已經摘下惡源,若是堅持讓他活着,究竟是在懲戒惡人,還是在懲罰善人?要求他活着的那些人真的是出自善意嗎?還是說純粹是為了讓他背負着過去的罪惡,被凌駕在道德高處的優越者奴役?」

「若是假的醒悟,便是惡人為了求生,被迫選擇醒悟,為誆騙世人,以醒悟為借口,為自我推脫罪責……」

趙風眼中堅定,他長舒一口氣,沉聲道:「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不該是這樣,這個世界不該是這樣……」

怒濤佛印之勢空前強盛,直接逼得周遭海水朝着四面八方逆涌而去!

「世間之善,留給世人去貫徹,至於你……你心中的善,帶到地獄,去感化惡魔吧……如果有來生,望你心中之善,無垢如新……」

趙風心意已決,黃泉老人聞言抬頭,他知道自己即將得償所願,臉上滿是解脫,當即雙手合十,將自己仍在人世的最後一絲虔誠,奉獻給眼前之人》

「謝上仙成全……謝上仙成全……」

隨着黃泉老人最後一次低下頭,趙風掌威蓋下,浩然佛威摧毀老者肉身,將之存在,從人世間徹底抹除!

砰!!!

掌威餘力直接擊入深海,驚起萬丈波瀾,趙風凌空而上,朝着其中一道波瀾招了招手,便見,黃泉盞、定魂石脫離海水,飛入其掌中,而黃泉盞上的魔焱仍在熊熊燃燒。

趙風心情沉重,再一招手,將半空中的煉魂鼎一併撤回收起,隨着海面重新恢復平靜,他繼續踏上追蹤冥界殺手的征途……

……

韓國·首爾·東大門,趙風易容潛入,根據橋樑系統的網絡監控,鎖定了雨屠夫的下落。

半個小時前,雨屠夫等三十七名冥界殺手挾持四十二名中國富商子弟,進入了一家五星級酒店·頂峰酒店。

這家酒店的十層到十五層在一個星期前就被人包下,如今雨屠夫等一夥兒七十九號人就入駐在這六層之中。

趙風幾經易容,在頂峰酒店四周探查,等待潛入的機會,從中午等到傍晚,眼看着天色暗下來,趙風知道機會來了。

砰!

就在趙風再度易容,即將進入酒店時,酒店門口發生了一起車禍,很快引起軒然大波,趙風隱約聽見,發生車禍的似乎是某個韓國知名男星。

不一會兒,酒店門口堆滿了記者…… 身體消失在原地,猶如一道殘影,出現在男子面前。

後者已經有所準備,第一時間祭出長劍,凌空一個飛舞,長劍幻化出無數道劍影。

「萬劍朝宗!」

飛劍越來越多,足足數千枚,鋪天蓋地朝柳無邪襲來。

出手就是殺招,不給柳無邪任何機會。

就在這一刻,另外一名男子趁機出手,長劍指向柳無邪的後背。

前後夾擊,配合的天衣無縫。

「小師妹,快走!」

后出手的男子大喝一聲,讓小師妹快走,逃出此地。

「哼,誰也別想走!」

柳無邪殺心大起,恐怖的殺意,凝聚成一座滔天的漩渦,出現在天空上。

話音一落,無數寒冰之氣,從四周冒出,將方圓數千米,全部封鎖起來,變成一片寒冰世界。

結界!

這是結界的雛形!

真正的結界,可以封鎖一座大陸,讓裡面所有人,進出不得。

那名女子飛速朝外圍掠去,手持長劍,狠狠的斬向寒冰結界。

「轟!」

寒冰結界發出一聲劇烈的轟鳴,竟然紋絲不動。

這讓那名女子臉色驟變。

封鎖住了四周之後,柳無邪全身心投入到戰鬥當中去。

邪刃撩起,遙指蒼穹,無盡的金色刀芒,閃爍不息。

他們剛才沒出全力,柳無邪同樣沒出盡全力,只是開胃菜而已。

駭然的力量,席捲四周。

凌空刺向自己的飛劍,紛紛被震偏,無法靠近柳無邪。

「縛地鎖!」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