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貴客光臨,可是需要些什麼。」月少茗走上前,摺扇輕搖,溫和一笑。

「月樓主這裡可有紫幽草?」夜醉心點頭,壓低了聲音問道。

月少茗眸中似有微微的詫異之色,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貴人裡面談。」

夜醉心點頭,兩人一起進了裡面的會客間。

「娘娘要紫幽草作何?」月少茗斟了一杯茶放在了夜醉心的面前。

「令太妃日常失眠多夢,我偶然得法知紫幽草可根治。」

這套說辭是她早就想好的,扯個小謊對月少茗來說無關緊要,但對真正有失眠症的皇甫司寒來說,卻是一個把柄。

若是被有心人知曉了,從中下手會讓人防不勝防。

「紫幽草是北苗國特產之物,且劇毒無比,想要運到西夏國來,至少需要兩個令牌。」

月少茗點頭淡淡說來,面露難色。

「葯神令和羿王的令牌,缺一不可。」

北苗的藥材並不隨便外售,但有了葯神令就輕而易舉。

而西夏國禁止引入有毒的藥材,只有羿王手中的令牌可以勒令放行。

夜醉心眸光一亮,巧了這不是!

「葯神令我這裡倒是有一枚,羿王殿下的令牌晚些時候我再交予你。」

她既然認定了自己的心,就必然不會背叛皇甫司寒。

但是這令牌還是要交給皇后,只需拓印一下令牌的樣子再製作一個高仿的便好。

她上次並沒有看清令牌是什麼樣子,總不能隨便做一個,那樣也糊弄不過去在皇宮多年的皇后。

「若是如此,就好辦很多了。」

月少茗接過葯神令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回過了神,輕笑道。

「娘娘連葯神令都能拿到,使得混跡葯界多年的月某自愧弗如。」

夜醉心輕笑搖頭,得到這個令牌她差一點連小命都豁出去了。

「偶然得到,月樓主若是需要,儘管來找我。」

「娘娘說笑了,在下這就捎信給北苗國,紫幽草到西夏國僅需五日。」

月少茗起了身,給了夜醉心一個確定的時間。

「好,麻煩月樓主了,五日後我會把羿王的令牌送來。」

一路回到羿王府,夜醉心迫不及待的就往皇甫司寒的房間里走去。

「娘娘,你走慢點!」綠芽個子本來就不高,平日里跟著夜醉心還顯不出來,今日小跑著都有些沒跟上。

「娘娘戀愛了,咱們就別跟著了。」

連英一把把綠芽揪了回來,臉上是早已看透一切的笑容。

自從夜醉心出了妙婧長公主的房間,她看著她的神色就已經知道了一切。

因為夜醉心的表情她曾經在晴妃看皇上的時候見過。

那是一個女人最傻但也最可愛的時候。

「咚咚,殿下。」

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夜醉心就漲了記性,無論如何都要敲門。

很快門就被一股真氣彈開,夜醉心笑了一下,走了進去。

皇甫司寒正坐在茶桌前喝茶,抬眸看向一臉笑容的夜醉心。

什麼事讓這女人這麼開心。

夜醉心正打算與他說皇宮裡的事,往前一湊,便聞到了熟悉的茶香味。

又是這個助眠的茶水,他是又失眠了嗎?

「殿下,可是又沒睡好?」

夜醉心在皇甫司寒的面前坐了下來,托著下巴眨了眨眼睛。

皇甫司寒默不作聲,拿起茶杯準備再飲一杯,這女人今日怎的有些奇怪。

「別喝了。」夜醉心伸手將皇甫司寒手中的茶杯搶了下來。

是葯三分毒,這茶中是加了助眠的藥物,但是劑量十分的重,長期飲用極有可能適得其反,損傷身體。

皇甫司寒沒想到夜醉心竟然如此膽大,斂了眸子視線直逼她執拗的眼睛。

「倒是第一次有人能從本王手上搶東西。」

夜醉心輕咳的一聲,心裡默念,為你好為你好為你好,給自己壯了壯膽子。

「臣妾這是擔憂殿下的身體健康,臣妾有一法,不知殿下可願試試。」

皇甫司寒也不惱,饒有興趣的說道。

「說來聽聽。」

夜醉心輕笑,這個方法一舉兩得。

「殿下可有試過葯浴?」

葯浴搭配著紫幽草,能從根本上治療皇甫司寒的失眠癥狀。

而且他泡葯浴的時候肯定要脫衣服,那她就有機會接觸到他的令牌了。

皇甫司寒瞧著夜醉心有些得意的小模樣,站起了身。

「既然王妃有此想法,本王也不好拒絕。」

說罷,皇甫司寒走到了夜醉心的面前。

「如此,等準備好了進來服侍本王沐浴。」 滔滔不絕的掌聲,猶如雷動。

手術室內雖然隔絕所有聲音和視野。

但他們也能夠感覺得到,外面是什麼樣的情況。

畢竟,這樣的手術記錄,當今第一人。

可謂是前無古人。

至於後有沒有來者,其實他們內心也想的明白。

這種記錄,尋常人想要解決這三個繁雜的步驟,開局的都要兩小時以上。

更何況是不到四十分鐘的開局?

這樣的數據,太讓人觸目驚心了。

「哈哈哈,太強了,其他醫生都沒搞定呢。」

「龜龜,藍醫生的速度確實快啊,而且還能夠做到完美,這太猛了吧。」

「且不說這個,你們不看看外域的那些教授臉都成什麼樣了嗎?」

直播間內的調侃,一下子從華夏涌到了外域網的直播間里。

差點又把他們伺服器搞崩潰。

「法克,為什麼我們的醫生還沒好?」

「阿西吧,我們大韓才是最強的,我們是宇宙最強。」

「不可能,我大日的醫生都沒好,憑什麼你們就已經做好了?」

看著一個個不服氣潑髒水的言論,華夏這邊嚴陣以待。

「噗,笑死,大韓最強?現在第一步都沒結束?」

「啊,這就是西醫嗎?唉,果然,我大華夏還是不行啊,才一小時四十分鐘而已,藍醫生還得多多努力呀。」

「憑什麼?告訴你憑什麼,就憑華夏是你爹。」

一句句嘲諷從直播間內飄然而過。

做到了真正的劍不傷人語殺人的境地。

一個個凡爾賽更是飄蕩著。

在外域的人看來,是那麼的刺眼睛。

太特么憋屈了。

來無影,去無蹤,華夏網友功成身退。

手術室內。

「藍醫生,你這怕是要被載入教案裡面了。」

「我算是服氣了,藍醫生,你這個速度,要不去申請一下吉尼斯世界紀錄?」

面對眾人的話語。

藍天也笑了起來。

「哈哈哈,哎,還別說,我去申請的話,應該能夠可以,就是不知道你們行不行。」

眾人聞言:()

真不知道自己為啥要這麼說。

不知道面前這個男人,一開口就能把人氣的肝疼嗎?

關鍵他說話還不會讓人反感。

唉,難受。

不過,經過藍天這一句話,大家的心情更加的放鬆了。

這一場手術,他們參與其中。

對於他們今後的閱歷,資歷以及個人經歷上面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幫助。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