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直都在想,他當初與慕青女兒的樣子,結果發現完全想不起來。

甚至翻抽屜,也沒有找到當初那個女兒年幼的照片。

江鎮心裡雖然極其不認同,慕安安就是自己與慕青的女兒,但還是忍不住多看兩眼。

「琴琴,下來!」江鎮回頭沖著車內的江琴說。

江琴坐在那邊,表情高傲,不願意下去。

她就覺得,自己是江家大小姐,身份高貴的很!

慕安安就是一個什麼背景都沒有的孤兒,憑什麼讓她當著這麼多人面,獨戀道歉?

憑什麼!

「給我下來!」

江鎮一聲低吼,把江琴強行拖了下來,兩名保鏢早就準備,江琴一下來便扣著的歐江琴走到慕安安面前。

江鎮低頭,「安安小姐,小女江琴在這次事件里沒有幫慕安安洗刷冤屈,還被霍真真給蒙蔽,給您造成傷害,再次我特意帶小女過來道歉!」

江鎮這一句道歉的話下來,就把江琴從這件事里撇的乾乾淨淨。

一旁本就憋了一肚子氣的霍風不爽了,「我說江總,你這是什麼意思?明明是你女兒教唆我侄女,怎麼就成了蒙蔽了?」

江鎮:「霍總,您說話要講證據。」

霍風:「證據?真真明明說,是你女兒暗示她。」

江鎮:「你……」

慕安安:「可以閉嘴嗎?」

慕安安冷眼看著爭鋒相對的兩個人。 看到這一幕,錢文勝緊皺的眉頭更深了。

他只是聽說陛下身子很弱,有點不太好,沒想到這麼不好!

錢文勝有點擔憂,「陛下身體不適,可要傳御醫?」

「朕無事。」

陳玦喝了口水,緩了緩氣,重新將杯子放下后隨意地往軟榻上一靠。

看上去慵懶又閑適。

「錢卿此次平安護送柴王妃及世子等人回京,可要什麼賞賜?」

陳玦含笑勾唇看向錢文勝,一邊問他,一邊重新拿起放在右手邊的書慢悠悠的翻著。

錢文勝愣了一下,沒想到陛下突然提前要賞賜自己。

在護送回京的路上雖然遇到了些意外,也都解決了,但這些都是他應該做的。

反應過來,錢文勝抬手拒絕道:「回陛下,平安護送王妃、郡主以及世子回京,是臣做臣子應盡的義務。」

言外之意,就是不需要賞賜。

「嗯,」聽了他的話,陳玦很滿意。

不過賞還是要賞的。

吩咐下屬做事,做完了,事情辦得好,總是給一點賞賜意思意思。

這樣下次才能讓他更忠心辦事。

「讓王妃他們平安回京,你也算是有功。」

陳玦撐著額頭細細想了一下,「嗯,朕記得錢夫人近日身體不適,既然如此,朕就放你三天假期好好在家陪著錢夫人。」

說完,他似乎覺得還不夠,又指了一個內侍。

吩咐道:「等會兒你帶著錢卿到太醫院走一趟,帶一個御醫回去給錢夫人看看。」

最後這話是對著錢文勝說的。

話音剛落,錢文勝激動淚流,當即

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

這書,不是什麼正經書,看就看了,在他看來倒也沒什麼。

畢竟在二十一世紀網路上什麼東西都有。

而且在一九年之前,網路小說里開車,開大車的比比皆是。

就是不如他手上這本來的香艷。

又是文雅的說明,又是插圖。

說明還是之乎者也的那種,難怪之前他沒有注意到,就光看文字去了。

還真含蓄文雅,如果只看文字的話,看不出是本小黃文。

再翻到第二頁,畫面不敢想象! 李佩文白了丈夫一眼:「我是你妻子,跟你睡一張床的,你怎麼想的我能不知道。」

「我只是也有點不明白。」

黃乾平日裏不太喜歡跟妻子談論政事的,但是他今晚似乎心情還可以,竟然沒有訓斥妻子多事,而是好奇的問:「你有什麼不明白的?」

李佩文道:「羅智泉乃內閣首輔,身份尊貴,德高望重。」

「就算有點小問題,也完全可以內部解決,沒必要當眾抓人這麼粗暴。」

「那徐海向你申請,希望隨時可以抓捕羅智泉回去調查,分明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我不明白你為何不顧大局,不顧影響,同意徐海派人抓捕羅智泉?」

黃乾笑道:「你納悶的,其實也是陳寧現在納悶的。」

李佩文道:「你不肯告訴陳寧原因,總可以告訴我吧?」

黃乾笑眯眯的道:「其實你剛才已經說出答案了。」

「我做這麼多,就是為了讓陳寧這小子站出來,接我位子。」

李佩文睜大眼睛,不解的道:「不對吧,你幫助徐海扳倒羅智泉,這不是在扶持徐海上位嗎?」

「跟陳寧有什麼關係?」

黃乾微笑的道:「陳寧這傢伙只想當統帥,不願意當國主。」

「我得逼他當!」

「至於徐海跟羅智泉嘛,這兩人最近為了競選下一任國主,私下小動作不斷。」

「他們以為沒人知道,其實我都一清二楚。」

李佩文聞言沒有說話,她知道,自己丈夫雖然病了,但是每天都會有特殊情報人員,秘密進來給他彙報工作。

可以說朝中一舉一動,丈夫都了如指掌。

朝中哪些人是真有才幹,真心為人民辦事?

哪些人在背地裏玩花樣,投機取巧,丈夫都清楚。

很明顯,徐海跟羅智泉最近爭着拉攏支持者,爭着當下任國主,甚至還私下裏都搞了不少小動作,惹得她丈夫不滿了。

李佩文忽然意識到,丈夫現在表面上看起來是在幫徐海,但是回頭可能要連徐海也一起收拾。

丈夫的目的很可能是把徐海跟羅智泉都收拾掉,給陳寧鋪路,讓陳寧接國主的位子。

李佩文心想:老公對陳寧,也真是太好了。

黃乾吃着妻子喂的蓮子羹,雖然是身患惡疾,面色極差的他,其實卻不經意的散發出王者霸氣,他淡淡的道:「我要一些不是真心干實事,投機取巧的傢伙知道。」

「我是病了,不是死了。」

「他們在我面前搞小動作,死路一條。」

晚上!

陳寧回到國主府,給老師秦恆打了個電話,他說到:「老師,國主似乎是鐵了心要扶持徐海上位,這次羅智泉可能凶多吉少。」

「而且國主直言讓我別管這件事。」

秦恆聽完,沉默幾秒:「既然如此,那你就按照我之前說的,不要跟國主過不去,這件事你別管了,別因為羅智泉,壞了你跟國主的友誼。」

陳寧道:「友誼是不會因此壞掉的,只是我有點看不透國主的操作,他想要扶持徐海上位,也不至於這樣吧,對羅智泉有些不公平了。」

秦恆道:「我一時間也看不懂黃乾為什麼會如此偏袒徐海。」

「但事已至此,無力回天。」

「這件事你別管了。」

陳寧道:「半途而廢不是我的風格,而且我跟羅老交情也可以,他前兩日還跟我吃飯喝酒來着,現在他落難了,我若不管,有點太沒有人情味了。」

「我打算明天去廉政調查組一趟。」

「別的不說,至少要求調查組公平辦事,該怎麼處理羅智泉就怎麼處理,絕不準許出現小題大做,尤其不可以公報私仇的情況出現。」

秦恆嘆了口氣:「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有時候太講義氣了。」

「你這樣保不住會吃虧的。」

陳寧淡淡的道:「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老師你早點休息,明天有什麼進展,我再跟你彙報。」

秦恆道:「你也小心點,羅智泉能幫就幫,別把自己搭進去。」

「黃乾不知道是不是病了,因為要面對死亡,所以性格變得有些無償,你可不要因為羅智泉得罪黃乾,把自己搭進去。」

陳寧道:「老師你放心吧,我相信黃乾不是這樣的人,他應該有自己的理由的,只是我們一時間看不透而已。」 天台的入口是一個鐵閘門,門是開著的,喪屍都是從這裡上的天台。

趟著積水和喪屍的屍體,幾個人漸漸接近這個唯一的入口,黑暗的樓梯間從外面只看到裡面不足一米遠的距離。

好在雲溪有準備,早就給幾人配備了夜視鏡。

走過閘道之後,樓梯間漸漸變得寬敞,隔著一段距離就能看到被打死的喪屍,以及人類的殘肢斷臂,合著牆壁和地上那暗黑色的血液,可以想見當時的慘烈。

一步步,盡量放輕緩步伐,偶爾遇到幾隻遊盪的喪屍也都被很快的解決。整個樓梯間只聽見他們的呼吸以及名為墊后,實為挖喪屍晶核的雲溪刷刷刷給喪屍開瓢的聲音。

明明該是很嚴肅的繃緊神經隨時戰鬥的狀態,可是看到身後那個跟倉鼠似得女人,幾個人,包括平時最是嚴肅不過的黎栩都綳不住臉上的表情,定力最差的李路已經直接笑場。

「不對勁。」連續下了兩層都沒遇到喪屍之後,作為精神力異能者的李翰率先出聲,阻止了眾人繼續前進的步伐。

「才發現,是不是有點晚了。」將最後一顆晶核挑出來塞入包包里,雲溪唇角微勾,語帶嘲諷的說道。

不得不說的是,這裡的喪屍進化得確實夠快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裡人流量多的緣故,大部分喪屍都吞噬了血肉升級了。

You may also like